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二章 情动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二章 情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苏青见他点的都是,当年在桃源镇自已曾做过的菜,心知他也十分怀念那段时光,心情不由更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毕竟,这些都是他们的共同回忆呢。

    说起来,两人相识已近百年,但距离却从未曾这般近。苏青也第一次明白的查觉到孙仪的心思。

    跟孙仪在一起,时间好像过的特别快。

    转眼三日过去了,外面依然没有一丝动静,此时,苏青总算相信那些妖兽不会再来打驻军的主意了。

    这三日里,两人就住在湖边那竹楼之中。

    苏青每天满怀喜悦的变着花样料理一日餐。吃过饭后,两人会一起喝喝茶,谈这年各自的经历。

    其实,主要是苏青在说,孙仪大多数时候只是微笑倾听。

    然后,各自回房修练,每次总孙仪先起身,苏青总是不舍得跟他分离一时半刻。

    每日晚饭后,他们都会一起在湖边散步。

    此刻,孙仪会向她讲一些修真界的逸闻趣事,每每逗得苏青捧腹大笑。

    以前,微笑从不达眼底的孙仪,听到苏青清灵的笑声时,眼角的笑纹会更深些。

    苏青感觉自已好像又回到少女时代一样,跟心仪的人一起,精心为他准备美食,两人一起谈天论地。

    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她对孙仪说的每一句话都深信不疑。她感觉两人就像是前世普通的恋人一般,平静而甜蜜。

    这样的日子让她觉沉醉不已,这样的时光比最美的梦境更人向往。

    若是时间可以停留,苏青宁愿此生永远定格在这一刻,她深情望着他时,他朝她微微笑,脸上带着一丝让人心折的宠溺。

    “苏青,我们去其它地方看看有没有瘟疫蔓延吧!”这天,孙仪微笑着对苏青说。

    “好啊,我本来就是为汉国的瘟疫而来。没想到这里——呃,耽搁这么久。”苏青低头轻声说。

    她本想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想了想。觉得说不出口又生生改了话。

    孙仪从容收了阵法,随苏青一起去将军府跟王少将辞行。

    “仙道,您真的要走了么?那些,妖怪不会再来杀我了吧!”听闻苏青要离开,王少是一脸紧张的问。

    苏青看了眼孙仪。笑着说“你们放心吧,那些妖兽不敢再来了!王少将,希望你能继承父任,好好治军,莫要再天天想着玩乐了。”

    几日不见,本来一身浪子之气的少年将军,经历丧父之痛后,也可能是在军中的原因,看上去多了几分稳重之息。

    也让苏青对他的厌恶之感小了许多,最终。她只收回了陆培赠于的如意阵盘,而之前所设的简阵却是留下来了。

    跟孙仪一起离开边营之后,两人又去了次沤城,见大街上多了些人气,街边的商铺也试关开了半扇门。

    看来,这三天来,没有瘟疫暴发。

    “苏青,我们不如那间茶楼坐坐,听听城中消息为好。”孙仪指着不远处的一家开张迎客的茶楼道。

    苏青正想着如何打听沤城近日关于瘟疫之事呢,孙仪这一提意正合其心。不由欣然同意。

    可能仍然受前几天瘟疫之事的影响,茶楼里人并不多,偌大的厅中,只在东北角处坐了不足十人。

    两人随意寻了个靠窗的地方坐下。

    叫了一壶清茶。几碟子干果,两人状似闲谈,实则注意其它的茶客的言行。

    果然,这里的人关注的重点还是突发瘟疫,以及那些身患瘟疫之人的去向,而且。从他们口从得知,这三日以来,基本上未发现有瘟疫发生。

    “王三儿,你在城南那处宅子多好,怎么突然搬到城东这处小院子里来住了?”一位年约三旬的灰布衣男子问道。

    那位一直闷不作声的,着灰白长衫的人,先是警惕的向四周打量一番,然后伸长脖子压低了声说“哎~你们不知道,城南那处宅子是住着舒服,可是——”

    说道这里,他故意停下来,见同桌四个都十分认真的等下文,方才将声音压的更低说“昨天,住我隔壁的老廖家那独子,突然发瘟了!”

    他话一出口,同桌坐的四个立时往后猛的缩回身子,其中一位年纪稍长的老者问“你怎么知道的?听说,自三日前军中请了仙人来,将所有发瘟者都带走了!怎么——”

    那身着灰白长衫的人说“这事也算是蹊跷,老廖家的老婆子三日前突然发瘟,当她被神秘带走后。我还见过从姑姑赶回来的小廖呢,他当时在门外痛哭不止,看着很正常啊。”

    “哎,我大娘一家也是那天发的瘟,一家九口,只有大侄女儿没事,不知都会不会突然发瘟?”那位三旬男子面色惊疑的问。

    看着苏青越来越凝重的面色,孙仪轻轻扣了扣桌子问“可有什么头绪?”

    然后,不等苏青回答,他神色凝重的说“当日那汉娘子被我击退,应该是把所有瘟疫者都带走了,怎么还会有人发瘟?”

    对此,苏青也十分不解“不过,那妖女为何要将那些发瘟的人都弄走呢?这些人对那些妖兽有什么用?”

    孙仪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只闻妖兽一族行事向来乖张恣意,我也想不通它们为何要这般做,有可能只是仇视人族罢了。”

    仇视?见苏青十分不解的看着他,孙仪微笑着对她说“想必你也听说过五千年前的妖魔一战,据传闻,当年给妖兽打击最大不是修真者,而是世俗之人的军队。”

    “还有这么一回事?”苏青十分感兴趣的问道。

    孙仪笑着说“当然,能被世俗人所灭的基本上都是五阶以下的小妖,当时,魔,妖,人,道混居一界。”

    说到这里,他收住脸上的微笑“其实,当时有很多性情温和,体态娇小的妖兽可很受世人喜爱。它们贪图世俗人可口的美食,还有无微不至的关怀,从而甘心被世人豢养。”

    “而且,当时由于张天师一门兴盛。符宗一向广收门徒,只要稍有灵性之人,经其点拔也会几手简单法术。这些,也足以对伏各有所短的低阶妖兽。所以,当初。妖兽一族跟世俗之人还是相处不错的,还有许多百姓供奉法力强大的妖兽,以在灾年求些收成。”

    接着,他叹了口气说“随着修真界越来强大,先是收复了鬼道并入符宗门下,接着开始打压魔道,对妖兽一族也极尽苛待——”

    说到这里,他脸上露出一丝讥讽之意“最后暴发妖魔大战,虽然失败,但修真界以及与其站在一起世俗人也受到重创!特别是不明真像。站在修真者一方的世俗人,被当作抵御妖兽的前峰,战死千万人之多。”

    苏青虽然也从其他人口中听到过五千年前的妖魔之乱,但从未听过这样的说法。

    也许这才是最真正的妖魔之乱的原由以及真像吧!

    苏青痴痴看着他那张因悲悯而显得凝重的脸“那尸山血海惊动上苍,以至于天道都被蒙蔽,数千年无大能现世。”

    “原来是这样!世人何其无辜,为什么这些道,魔,妖之战不能撇开这些毫无法力之辈?”苏青有些心痛的问。

    孙仪冷笑一声“撇不开的,你忘了吗?修士本来就是从世俗之人所选。而魔道也不是天生就是魔修,也要从世俗人中遴选受众。两者相争,世人又怎么躲的开?”

    苏青睁大眼睛问“那如果世人中立,两方都不帮。是不是会好些?”

    孙仪笑着摇摇头“你想的太天真了,道魔一旦开战,首当其冲就是世俗之争,因为,谁都想争取世俗人为已所用!你想啊,如果没有源源不断的有灵根之人被选出。那么,因争战所消耗的人去哪补充?”

    竟然,还是无解!

    苏青叹了口气说“希望修真界还是平静点吧!这些个妖兽就老老实实的呆在万兽林,北海之慌修练多好?还非得来修真界捣乱。”

    孙仪轻哼一声说“这大约就是妖王的野心吧,一直以来,都是修士统领此界,它可能也想着能翻身当主人?”

    “哇!它当妖兽的王还不行啊!还想当人皇不成?真是荒唐。”苏青些抗拒的说。

    孙仪看着她笑笑说“这些事,还是让大宗门的那些老祖们发愁吧,前下,我们还是看看那瘟疫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苏青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是啊,我一时义愤,竟然忘了正事!”

    想到自已一心想着妖魔大战之事,刚才只听那些人说一点儿关于瘟疫之事,苏青不由暗叹自已怎么越来越毛躁了呢?明明快过百岁的人了,还像个小女生一样冒冒失失的。

    “我刚才听那些人无意提到一家干货店,好进去过的人基本上都染了瘟。”孙仪低声对苏青说道。

    “啊?!我——真的吗?那我们去那家干货店看看!”苏青有些心虚的低下头,原来,孙仪在跟她聊天之时,还一直关注对其它人的动向。

    孙仪含笑看她一眼说“看来,你是跟本没听他们的话了,那干货店早好像又消失不见了!所以,我们现在要先去看看那个发瘟的廖少。”

    苏青有些莫名其妙“一个店面怎么会好好的凭空消失?”

    孙仪看着她微笑的说“这倒像是妖兽的作风,我不是说了吗?它们一向肆意妄为,根本不讲什么合理不合理。”

    苏青恍然道“恩,还真有道理哦,这些个妖兽被抓到之后,都自暴其身死的极惨厉,想来真是一群不计后果的东西。”

    孙仪十分欣慰的看她一眼说“走吧,我们去城南看看。”

    两人一路向城南而去,一路上苏青特意放慢了脚步,就像一般世俗人一样,孙仪也由着她,慢悠悠的向廖家而去。

    虽然,在苏青看来,孙仪外型十分出众,令人十分心折。但可能受瘟疫的影响,这些世人都是行色匆匆,根本没人注意到两人。

    其实,不过是孙仪特意敛了威压,将自已的气息减到最低,一般人根本不会注意到他。

    苏青之所以感觉他异常耀眼,只不过是因心仪之故。

    这大抵就是情人眼里出美人吧。

    待两人来到城南之后,孙仪随意寻了个路人问过王三儿家的位置,原来就在不远处。

    “你为什么不直接问廖家呢?”苏青有些不解的看着孙仪问。

    孙仪轻笑一声说“谁知道这里住着几家廖姓人家呢?既然王三儿说那廖家在他隔壁,问到他家,不是更好找?”

    苏青顿时恍然,好像她一跟孙仪在一起就显得自已蠢笨无比。记得之前两人一起在洛城之时,孙仪还为此对她有些不耐烦。

    还好,这次自相见之后,不管她怎么样,孙仪都对她十分包容宽和。

    他们来到廖家院外,孙仪上前敲门,不一会儿,一个形容枯稿的老者将大门打开一条缝,声音嘶哑的问“是谁?”

    话里带着浓浓的戒备之意。

    孙仪微笑着说“老人家,我们是游历至此地的化外之人,见您这处宅子有股妖气久久不散,怕是家里有难,若不除妖,可能有大祸事!”

    听他这么一说,那老者顿时怔住“道长,您说我家,有妖气?那我儿——”

    说到这里,他急忙打开大门,殷切的将孙仪两人让到院中,然后,又转身将门牢牢栓住。

    “仙道,我儿他难道不是瘟疫?还有救么?”这老者领两人来到后院,一间厢房之中,只见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年,被捆在一张竹塌之上。

    本来,那少年好似在孰睡,只到动静之后,他面目扭屈的嘶嘶大叫,只因喉咙被一条麻布系住,所以,才没多大声息发出来。

    苏青见他浑身青筋暴起,双目通红,手屈成爪,神智不清的模样,倒是跟前世的狂犬症有些相似,不由出声问道“令郎近些日可曾被狗咬过?”

    那老者摇摇头说“我儿自小体弱,很少出去,他娘染了瘟疫发疯之后,我就看着他没让他出去过,家里也没养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