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三章 开解瘟疫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三章 开解瘟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你家夫人染上瘟疫之后,也是这般症状么?”孙仪上前抚了下那少年,只见他眼皮一搭,随即安静下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见状,那老者激动的说“是,是,我老伴她要病得厉害的多,疯了之后谁也拦不住,力大无比——仙道,我儿是不是真还有救?”

    孙仪看了眼苏青说“呵呵,我这位好友精通岐黄之术,让她帮令郎看看吧!”

    说着,看了眼正东张西望的苏青。

    “呃,老人家,你还记得你儿子染上瘟疫之前,都吃了些什么?”苏青一靠近那少年,就从其身上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腥气。

    搭上其手腕大脉之后,发觉他体内有股很明显的狂燥之气,在体内乱冲乱撞。

    那老者一愣,接着,仔细想想方才说“冲儿他是昨天晚上开始大喊大叫,然后像他娘那样狂燥无比的打砸东西,我感觉不对,怕被官兵发现带走,就把他捆了起来。”

    说到这里,他搔了搔头说“那天晚上,我伤心不已,没有做晚饭,冲儿——我想起来了,他自已去厨房寻的吃食,好像是吃的咸鱼蒸饼子。”

    “他吃剩下的东西还留着吗?快带我去看看。”苏青一听到‘咸鱼’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想起,第一次在北海清水村,所见到那些诡异的村民腌制咸鱼之事。

    孙仪也是一脸疑惑的跟着他们一起来到厨房,只见灶台上放着一个破竹筐,里面一个粗瓷器碗中,留着啃了一大半的咸鱼还有半个饼子。

    苏青一进入厨房,将闻到一股细微的腥气,正是跟北海清水村的一模一样!

    她仔细打量一眼,那被啃的只剩婴儿巴掌大小的咸鱼。只见其色如胭脂,鲜艳亮泽,跟她在北海那个诡异的清水村渔民手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若我没猜错的话,那些所谓的瘟疫。就是食用这种海鱼干所致!”苏青指着碗里那半条干鱼说。

    听她这么一说,那老汉双眼一亮“仙道神机妙算!我想起来了,三日之前,我老伴出去买菜。回来之后高兴的跟我说,南市新开一家干货店送她一条干鱼。”

    “当天晚饭时,她还特意蒸了给我们吃,不过我一向不食腥物,儿子那日去了他姑姑家。所以。她只蒸了半条鱼,自已都吃了——”

    说到这里,那老者后悔不已“我当时就觉得这鱼腥气太大,就该拦住她啊!更不该留下半条又害了冲儿!”

    说着,说着,不由老泪纵横。

    苏青忙上前劝他说“老人家,且莫伤心,只要确定是因这鱼所起,我会想办法帮你儿子解了这热毒的。”

    孙仪眼神一闪问“苏青,你怎么确定。那瘟疫就由这咸鱼而起?”

    苏青冲他眨下眼说“此事说来话长,我们现在首先要确定,我的猜测是否准再说。”

    若是一般的热毒,只要清热解毒的灵药即可,但若真的是那清水村所出的鱼干所至,要解开,怕是要费一番功夫了。

    不过,苏青此时已经能肯定这鱼干是自北海而来的了,不单单因为那股相似的腥气,更重要的是。只有北海才有这种性子暴烈的血鱼。

    还是当初洛阳去捉清灵虾时,偶然碰到,猝不及防之下被暴了一身血,然后带着随从到怪石后面换外衣。结果,他们抓的清灵虾被梅仙子顺手拎到苏青那里。

    当时,她就曾听洛阳说起,当初他们在清水村看到,那些诡异的村民手里的咸鱼就是血鱼。

    还感叹那么多血鱼是怎么捉到的。

    因为,血鱼脾气异常刚烈。只要感觉到一丝威胁,就会自暴其身。而且,他身上血腥气又重,所以,才起名为血鱼。

    “怎么验证?”孙仪眉头挑“难道找个人来试吃?”

    “如果仙道能救我儿的话,小老儿愿吃下这半条毒鱼!”那老者语气悲怆的说。

    苏青忙拦住他说“不如,去捉一条狗来试试?若不是这鱼便好,是的话,我再对症思法解。”

    孙仪击掌赞道“这主意好,你在此等候,我去捉只狗来。”

    说着,快步消失在院中,不过几个呼吸功夫,只见他手提着一只小黑狗进来,丢到苏青面说“现在可以一试!”

    苏青见那小黑狗看到碗里咸鱼之后,非但不吃,还一副惊恐不已的模样,心里不由更加相信这鱼有问题。

    孙仪上前轻轻踢了踢那小黑狗说“快吃吧,那位有解药的,不然,打死你哦!”

    他话音一落,那小黑狗好像很通人性一般,瑟缩了下身子,可怜巴巴的看了眼苏青,然后,闭上眼将那半块鱼干吞下。

    “这狗好像还有点通人性呢!”苏青见它吞了鱼干之后,那副好像吃了毒药一般绝望的眼神,心怀怜悯的对孙仪说。

    孙仪轻笑一声说“若是不通人性,我还不会拿它来试验呢!”

    他话刚落音,只见那原本怯怯的小黑狗,像疯了一般狂叫着冲孙仪扑过去!孙仪移步闪开问苏青“可能确定?”

    “果然是这血鱼之故!”苏青见那黑狗双目通红,状似癫狂,跟房间里那少年的症状一致,不由脱口而出。

    随着她的话,孙仪只轻轻挥了下手,一直追着他咬的小黑狗顿时歪倒在地,一动不动的睡了过去。

    “孙仪,你这法术倒是历害!”苏青满眼崇敬的说。

    孙仪淡然一笑“雕虫小技而已,你快看看这所谓的瘟疫怎么解吧!”

    “老人家,你先行休息一会儿吧,我们已寻到你儿子的病因,要认真探讨一下解毒之法。”苏青见那老者已憔悴不堪,忍强打精神颤巍巍的立在一旁,心下不忍劝道。

    那老者还以为,他们不便在自已面前施仙法救人,连声应喏之后,一溜小跑的来到前院守着,不过,因连日旁顿。一放松下来立时靠着门框就睡着了。

    孙仪看了眼被捆在竹塌上的少年问“这所谓的瘟疫还有怎么,隐秘的来由么?”

    苏青郑重的点点头,将她当年在北海那个小渔村所遇到之事,细细跟他说了一遍。但只下识意的未提及洛阳,同样,差点将洛阳抓走的,猜测中的北海夜叉也没提及。

    苏青知道,孙仪为人讲求事实。对于臆意之事一向不赞同。

    “北海?!看来,妖兽一族动作不小啊!只是数十万之遥,这些鱼干运到东南大陆也不容易吧!”听完之后,孙仪不由感叹道。

    苏青耸耸肩说“那些生着翅膀的,闲着不是可惜了?”

    闻言,孙仪不由失笑“呵,你说的也有道理,妖兽一族向来都闲不住啊,总得给修真界寻点事端。”

    “是啊,真不知道它们是不是吃饱了撑的。不好好修练化形,要是打世俗百的主意,有本事就去攻打天玄宗啊!时刻灭了它他!”苏青有些义愤的说。

    了解瘟疫的真像之后,她对妖兽的恶感大增,同时,也舒了口气,甚少可以确定这所谓的瘟疫目前不会传染。

    这样的话,就少了许多受害者,在她寻到解药之后,也可以多救些人。

    “苏青。你说,当时有人一开始看着正常的人,后来莫名身亡的那个,你确实他一开始跟常人一般无二?”孙仪认真的看着他问。

    苏青点点头肯定的说“是啊。一开始我看到他时,其身上并无那股血腥气!而且言谈举止都很正常。”

    孙仪接着问道“那他有没说,在小庙之中跟那所谓的神仙作了什么交易?”

    苏青认真回想片刻说“这个他并未细说,只说后悔异常,肯定是跟那妖物有协议的,只恨当初没问清楚。”

    “那他可跟你说过。村民变成那样,可有解?”孙仪继续追问道。

    苏青有些失落的摇摇头“当时,我们一味想着幕后之人,想着找到收了渔民魂魄的人就能解决,谁知,对方太过于强大,最生能死里逃生就不错了。”

    孙仪沉思片刻,点点头说“也是,当初你必竟想着救那些被抽魂之人,根本不会注意那些腌制的血鱼。不过,那人能在村里幸存,必然有他的过人之处!”

    听他这么一说,苏青突然想起,她跟洛阳刚遇到那个人时,他是从一颗突了枯木之中出来的!

    也就是说,那枯木本身可绝血鱼之气,不然,生活在那样的村子中,就是那股令人窒息的血鱼之息,呆上两天他也得发疯。

    对了,那颗枯树是——紫桑!

    既然那紫桑树可护住他,那么,紫桑是否可以解那血鱼暴烈之息?

    想到这里,她脑里浮现出紫桑的药性去热解湿,可排邪风……

    热,湿,邪风!这不正是那少年体内那股气息之症吗?苏青双目一亮“孙仪,我想起来了,当时,我遇到那个人时,他正躲在一棵枯死的紫桑树中,所以,才能躲开一劫!”

    “你说,血鱼之息,紫桑可解?”孙仪眉毛一挑问道。

    苏青激动不已的说“是啊,紫桑本来就有去湿热,排邪风之效,而且,上古医经有云,紫桑本为仙木,为栾皇所喜,赐清灵之气。那清灵之气正好可以克制血鱼之息中的暴热之气!”

    “此法极妙,苏青,紫桑虽为上古遗种,不过也不是太难寻,我这就去找些紫桑——恩,依你之见,是何处入药最佳?”孙仪快行两步,又折回来问道。

    苏青微一思索道“紫桑果素有半仙果之称,自然是最好,不过,此时,可能没有。恩,不如以紫桑老皮试试?”

    紫桑有别于其它树木还表现在,他每年都会蜕皮一次,但那老皮不会立刻掉下来,而是堆在树干之处,待下一年蜕皮时方才脱落。

    药经之中所记紫桑就是以老皮入药的。

    得了确信的孙仪,立刻消失在院中,不分半刻钟,便拿出一大堆紫桑皮。

    苏青从储物袋里拿出火炉,砂锅,将紫桑皮淘洗过后放入,然后,又灼情加入一些清灵草,白茎,木皮,这些辅助灵草,草药一起,开始熬制。

    半个时辰之后,苏青先将砂锅里的药汁倒出来一些,亲自给那小黑狗灌下去。之后,孙仪方解了它的睡穴。

    只见,那小黑狗一开始还有些狂燥,慢慢的,随着药性发挥作用,一点点的安稳下来。

    见状,苏青方才起身给被绑在竹塌上的少年灌下药汁。

    当廖老汉醒来,奔到后院之时,发现儿子眼中的血色已经退去,神色也平静许多,只是脾气还有些暴躁。

    “冲儿,你醒了?认得为父不?”他扑到儿子身边欣喜的问道。

    那少年张了张口,看着他声音嘶哑的叫了声“爹——”

    “苏青,那廖少既然好了,我们不如也离开吧,毕竟,其他地方还有不少灾民呢!”孙仪见苏青迟迟不愿理开,不由开口劝道。

    苏青看了眼神智仍然有些迟顿的少年说“他还没有完全好,我也不知这药到底真的对症否,所以,我打算等他彻底恢复之后,再行离开!”

    “多谢神仙救我儿一命!求神仙且多留些时,作善事到底,能让冲儿恢复以前的模样老汉感激不尽!”那老者听了苏青的话,只刻奔到她面前跪下苦求。

    见状,孙仪点点头道“你说的不无道理,既然救人,一定要救好,不然岂不白费了一番心思?”

    接下来的几日时间,苏青时时刻刻关注着廖少的情况,并随之调整药方,而孙仪则在一旁尽心帮忙。

    他们虽日夜忙碌,但看着少年一天天恢复,苏青心里欣慰无比,更重要的是这些都是她跟孙仪一起忙碌的成果。

    五日之后,当十六岁的少年彻底恢复之后,两人方才一起离开沤城,前往传闻中瘟疫最重的古木洲。

    汉国多水泽之地,古木洲就是个半岛,三百被汉江包围,只一边临山,因其正中有颗参天古木而得名。

    因地处江边,人们多以鱼虾为食。是以,罗罗县在古木洲中瘟疫最重。

    可能因瘟疫的原因,街上几乎没有人,临街的大门基本上都饱经打砸,大的店面甚至换了铜门。

    还有一部分就那么破烂着,也许连里面的人,也惨遭毒手了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