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三章 突然离开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三章 突然离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因为罗罗县一时暴发瘟疫,每日数百人感染,又寻不到传播之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一开始这些感染之人被捉到之后沉江。

    后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感染,连官府也无力管理,县令都逃回到老家躲灾去了。

    因此,整人罗罗县,除了那些无处可去的贫困渔民,大多数都逃命去了,这些留下的人每日跟那些染了瘟疫的人相斗。

    虽然,那些感染之人相继被烧死,但仍然不断有人感染。

    “苏青,你说,怎么会有这些多的血鱼涌到这里来?”孙仪十分不解的将数百名感染者聚拢到一起后,看着正在熬药的苏青问。

    对于,苏青也十分不解,若说只有一个地方遭瘟吧,还可以说的通,但数国同时暴女瘟疫,而血鱼又在数十万里之遥的北海。

    别的不说,就是只远过来,也要费许多功夫的吧!

    “看来,妖兽一族所图甚大啊!”苏青将熬好的药倒出来感叹道。

    最近,都是她一个人熬药,给人灌药,连日来没一丝空闲。她又没灵力在经脉之中,所以,纵然已筑基,还是感觉有些劳累。

    “孙仪,我们去寻两个药童来帮忙吧?”苏给这数百名身患者灌下药之后,喘了口气跟他商量道。

    孙仪略一思索说“好,我出去帮你物色几个手脚凌厉的人来。”说着一阵风似的离开这个院子。

    他刚消失在院中,苏青便随意摊倒在屋檐下的腾椅上,他们来到罗罗县已有数十日,这个院子是一处荒废的空院子。

    虽然只有一进,但胜在地方大,正房五间,厢房六间,可着数百人。

    每日孙仪都会带回来一批身患瘟疫之人,少则三五十人,多则数百。

    苏青就在院中照料这些人。配药,熬药,一个个灌药,不分昼夜仔细查看每个患者的情况。

    整整十日下来。苏青基本上未合一眼,是以,感觉疲累异常。

    还好,有孙仪帮忙控制住刚入病人狂燥的情绪,施术让他们安静许多。不然,苏青更是头大。

    为病人恢复精神,苏青在孙仪的建议之下,在药方中加入安神草,以便于安抚病人体内狂燥之意。

    所以,这些身患瘟疫之人,根本不知道自已被带到这里接受救治,昨日第一批体内推暴热之气祛除的病人,灌完最后一挤药,就被孙仪带出去。

    虽然。苏青也想等他们醒过来,确认一番,至少让他们知道自已经历了什么。但是,眼见院中已无地方,可每天仍然有人进来,就依着孙仪把他们送出去。

    “苏青,这四个童子跟着你打下手吧!”不到一刻钟,孙仪带着四个看上去十分灵机的十五门岁的男孩进来,微笑着对苏青道。

    有了这四个药童帮忙,苏青一下子轻松许多。她只管去检查病人情况,配药即可。

    其他事情都由这几个药童去做,她每日也能抽出两个时辰睡一会儿。

    而且,她也能腾出时间料理这六人的一日三餐。至少那些病人。因都整日都在晕睡之中,所以,每日只进一些灵米紫灵芝汤就好。

    孙仪看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美食感叹道“我应该早点帮你寻几个人回来帮忙,白白错过十几日的美食。”

    听他这么说,苏青心里虽十分欢悦,突然想起之前住在桃源居时。她当时还未入道。每日里为几位修士料理一日三餐,当时,也是孙仪见她劳累,就买了几个道童回来帮她。

    也许,正是因为他这些体贴入微的关心,让自已的心一步步沦陷的吧?

    “那些人都送他们回家了吗?”苏青突然想起那些瘟疫治愈后被送出去的人。

    孙仪微笑着点点头“你不用但心,我都安置好了,这些人以后会跟正常人一样。”

    对于他的话,苏青自然十分信任,只笑笑就没有再问。

    之后,两人谈起罗罗县的染瘟情况,苏青叹了口气说“我们这样只埋头救人也不是长久之计,最关键的是寻到那些引病的血鱼。”

    孙仪挑了挑眉说“这些天我一直在查找,但是,这里本身就是水泽之地,大小鱼市多不胜数,干货也有不少。所以,至今也没寻到线索。”

    说到这里,他看了苏青一眼道“我记得你对血鱼的味道十分敏感,不如,等下我们一起出去看看?”

    苏青看了眼正在院中忙活着的四个童子,思索片刻,方才点点头说“也好,我去跟他们交待下,我们这就出去。”

    数十天没出门,感觉罗罗县多了不少人气儿,可能是那些寻事作乱的瘟疫者被带走的原故,街上行人也多了起来。

    毕竟,不管怎么样,大家还是要讨生活的,不能一直躲着不出来。

    “我们先去码头最大的鱼市看看吧,城中大部干货都是从哪里出来的。”孙仪指着不远处的码头对苏青说。

    相比其他地方,码头上还是热闹许多,虽然,这附近暴发瘟疫最严重,但是,在此地讨生活的人也更多。

    两人快步来到码头之后,刚进入鱼市,一股极浓重的鱼腥味扑面而来,加上诸多说不明的怪味混合着,让人几欲作呕。

    筑基之后,修士的五识远超常人,而苏青经落仙山被雷劈过两次之后,嗅觉更是灵敏异常。

    “呵呵,这里的味道确是让人不舒服,而且十分驳杂。”孙仪见苏青紧紧皱着眉头,走过一家家干货店,不由笑着说。

    苏青虽行走很快,但每家干货店,她都十分认真的打量过,更是忍着恶心,仔细分辨过其味。

    结果,整个鱼市的上百家干货摊走过,竟未嗅到一丝血鱼之息。

    因为,罗罗县是个水路交通枢纽地,所以,还时不时有船来将这里的干货远往汉国其他地方。

    因为,只有罗罗江出产的雪罗鱼,虽然闻上去腥臊无比。但烹孰之后,吃起来十分鲜香可口。

    最妙的是做成干货之后,只要泡发,其肉质仍然十分鲜嫩。比鲜鱼味道更好。

    所以,每天都有许多渔船来往不绝,有打鱼回来的,还有外地前来进货的。

    “若血鱼真的从这里流传出去,后果不堪设想啊!”孙仪叹了口气道。

    苏青神色凝重的说“是啊。但是,我在这里闻不到一丝血鱼之息,看来,还得从那哪些身染瘟疫的人身上下手查寻。”

    两人正说着话,只听前面一艘渔船突然搔动起来,突然有人大叫“不好了,东家发瘟了!……”

    苏青一恍神间,只见孙仪如一只水燕一般,掠向那艘渔船,待船上的诸人回过神。却发面因发瘟而持刀大砍大叫的船东已消失不见,大家顿时跪倒“多谢神仙救命,多谢神仙救我们东家……”

    “我们先找个地方,把他安置起来。”孙仪拍拍立在他身侧,看上去犹如随从一般的船东,神色从容的对苏青说。

    不识是他动作太快,还是用了障眼法,他这一举动四周之人竟无一查知。

    就是苏青也只看到他往来的影子而已,不由在心底感叹其法力高强,速度绝快。

    当孙仪熟门熟路的把那位看似于常人无异的船东带到一家茶撩之后。苏青才发现这座看着不起眼的茶撩里面居然有个暗间。

    宽大的房间中,坐着几十位像船东这像,目光呆滞的瘟疫患者。

    “是不是很吃心惊?这家的老板收了我百金,专门腾出一间房来让我寄放这些瘟疫者。”孙仪轻描淡写的对苏青描述道。

    苏青回过神来说“你可真是做善事不留名啊!”

    孙仪看她一眼说“呵呵。大道无情,我也算是给自已积点功德吧!”说完,他脸上的笑意慢慢退去,眼神也渐渐迷离起来。

    只是,苏青被外面的动静引去了,根本没有查觉到。

    她听到外面有个跟孙仪一模一样声线的人。正在大声问茶撩的老板,可曾见过一位于自相似之人。

    正当那老板欲开口之时,只听一声娇笑“您也在这里啊!让秋儿找的好苦!”竟然是吕秋儿!

    苏青正欲掀开门帘,被孙仪一把拉住,他将头抵在苏青肩窝中低声说“不要出去!我,不想见他!”

    一股属于孙仪身上特有的温厚之息扑到苏青脖子里,有些痒痒的,这种感觉直蔓延到心底,她的心几乎要跳出胸膛!

    “秋女,你干嘛弄死这个人?”那个声音不悦的问道。

    接着,是吕秋儿带了一丝讨好的声音“若不搜魂,能找到他吗?”

    那跟孙仪如出一撤的声音顿了下问道“找到了吗?他在哪?”

    “我真不明白,您为何一直要找他。”吕秋儿娇笑着回答道。

    “说!”随着一股说不清的威压传来,苏青觉得身后孙仪的呼吸更重了些,她的耳尖更加红的如滴血般。

    “没有,我,什么也没问出来,他应该没在这里吧?”吕秋儿的声音中多了些小心。

    良久,才听到外面冷哼一声“秋女,你最好给我听话!还不快走!”

    苏青感觉身后一空,耳边传来孙仪低沉的声音“苏青,我们先回去吧!”声音说出的寂寥。

    苏青跟着心事重重的孙仪回到之前的院子之后,惊讶的发现院中竟然空空如也!那些身患瘟疫之人,竟然全部消失无影。

    本来神色十分凝重的孙仪,脸色瞬间青白。

    “对不起,苏青,都是我坏了你的事!”孙仪艰难的转过身,声音低沉的对一脸平静的苏青说。

    苏青挤出一丝微笑,语气十分平静的说“这算什么,我在外游历时,经历比这此诡异艰险的事多了去!”

    接着,她故作轻松的看着孙仪说“怕什么?我们有解药在手,只要寻到血鱼,还怕破解不了?哼,妖兽一族看来对此事很重视啊!”

    良久,孙仪方才应声“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们还是快些离开吧!对方太强大,远非我们所能对付。”

    苏青随即应道“好,我们这就离开!是不是有大来这儿追杀我们?”

    孙仪深深的看她一眼,没有回话,率先往院外行去,苏青则紧随其后。

    两人化成一般渔民模民,匆匆登上一艘前往罗罗进货的渔船,顺关罗罗江向南而行。

    船行半日之后,苏青才发现,孙仪身上竟也无一丝灵力外现,不禁不有些紧张的问“那妖还在附近寻我们吗?”

    孙仪望着满的星斗,语气沉重的说“苏青,来寻我的人十分历害,远非一般大妖可能比!若是被他得逞,可能,这世界上就没孙仪了!”

    他不说苏青也明白,那人的厉害。竟然能模仿出跟孙仪一模一样的声线。而且,还能让吕秋儿对其言听计从,一定不是一般人物。

    她就觉得在北海仙山吕秋儿表现诡异,原来竟是早就于那化形的妖兽混到一起去了,只是,不知东皇门可知此事。

    “苏青,你说若得成大道,非得寡情断义,狠绝喋血吗?”孙仪看着波光凛凛的湖水,沉声问道。

    苏青忙摇摇头说“不是啊,我感觉天道应该是博爱宽仁的,修真者也要为自已的强大能力而负起相应的责任。必竟,若是修练有成,得吸纳不少天地之灵吧。”

    孙仪叹了口气说“我也想像你想的那样,认认真真的修练,努力在大道的路上走下去,问心无愧——”

    说到这里,他生生打住,然后像是下定决心一般看着她说“苏青,跟我一起行走,实在太危险了,你还是循着本意去吧!”

    他说完之后,苏青只觉得身边一空,只见一道黑影迅速消失在湖面之上。

    苏青看着平静如镜的湖面,心里顿时空荡荡的,好似被人生生挖去了一般。

    随着一阵冷风吹来,苏青感觉自已好像骤然从天堂坠入地狱一般,心慌的难受。

    苏青这样不言不动,立在船尾,随波逐流,心里都是这些天跟孙仪相处的点点日常。

    她实在不能接受他就这样突然离开,离去之时那些言语分明是要于她诀别,孙仪,他到底惹到了什么人?

    说到底,他还是不想累她一起历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