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四章 兽裔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四章 兽裔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可是,若能跟他并肩前行,纵然有千难万苦她也不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再说,自入道以来,她遇到的生死之危还少吗?

    但是,孙仪还是离开了,为了她的安全。

    想到这里,苏青那冰冷空洞的心,也开始慢慢回暧。

    此时,她又开始恨自已修为不够强大,若她如今结成金丹,那么也不用被孙仪那般担心了吧?

    “抛锚啦!”苏青不知跟着这渔船在水上行了多久,直到船家一声大呼,她才回过神来,隐了身形,悄然上岸。

    熙熙攘攘的码头让她心思烦躁不已,苏青逃也似的离开人群,独自一人进入一处慌无人烟的林子。

    听着清脆的鸟鸣,清新的木之气机,让她空落落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苏青拂去落在肩头的一片绿叶,想起不久前,孙仪还曾伏在她的肩窝里,心里不由涌起一股热流虽然,他再次离开了,但他心多少还有自已位置吧?

    这个念头给了苏青极大的动力,让她的心又重新激动起来是啊,经过这些天的相处,甚少,她明白了孙仪对她,绝非无一丝情义。

    若不是他可能惹到那厉害的大妖,孙仪也许不会这么突然的离开她吧?

    想通之后,苏青虽然还十分遗憾不能跟孙仪相处,但心里舒服了些,精神却是振奋了许多,她甚至萌生了去寻他的念头。

    但孙仪未留下只言片语自已的去向。

    而且,听他言语可能面临着十分危险之事,一想到这个,苏青刚平静下来的心又揪了起来。

    “啾,啾”一只小鸟歪歪斜斜的飞起来,老鸟先是不远不近的在身后跟着,待其飞的平稳之后,那老鸟就停在苏青头顶的树枝上。

    看到这一幕,苏青心里豁然开朗既然孙仪不想她跟着担惊,愿意一个去面对艰险。那么,她纵然再揪心也无济于事。

    况且,孙仪身为散修这么多年,还成功修至筑基后期。保命之术应该有的吧。

    就这样,她边纠结着,边往前行。

    走着走着,发现一个坐落在山脚下的村子,十分突兀的出现在她面前。

    苏青本无意进村。突然,见披头散发的少妇,怀抱着一个襁褓在拼命的跑出村子,七八气势汹汹的村民在其身后大呼大叫着追赶。

    苏青一眼看出这少妇刚生产不久,肥大的裤子已被下红所侵染,脚步十分虚浮。

    见状,顿时激时她同为女子的怜悯之心这些村人也不人道了吧,竟然追打一个刚生产的月子妇人。

    想到这里,就在那些村人即将追上那妇人之时,苏青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冷声喝问“你们为何要追打于她?没见她刚生过孩子?”

    为首的那个中年汉子见苏青身着一身道袍,身姿如松竹,不怒自威的模样。心知,是遇到道家仙人了。

    “见过神仙!救神仙救救我儿吧!他们要杀了他!”那汉子还未反应过来,只见被苏青挡在身后的妇人已抱着孩子伏地哀求。

    苏青刚一转身,正准备扶起她时,只听身后一片跪地求救之音“神仙大人,这妇人产下那东西,实乃妖孽!他刚一落地,村中就有数人感染瘟疫……”

    瘟疫?!难道。那血鱼已经流落到这等荒僻的山村之中?

    苏青本以为只有那些大城镇才会有瘟疫暴发,没有想到这个看似于世隔绝的小村子,竟然也有人感染瘟疫?

    但是将瘟疫与新生子联系在一起,所是不为苏青所认可的。

    她暂时未理会身后。闻讯而来跪着越来越多的村民,而是小心将那产妇扶起,继而从她怀中接过那刚出生的婴孩。

    看着那孩子毛绒绒红通通的小脸,她想不通这孩子有何不妥,只听身侧那妇人轻轻拉出孩子的小手哭着说“神仙大人,您看看孩儿手上这东西是什么?”

    苏青定睛一看。只见这孩子的细细的手指上,竟然生着锋利的,如同兽类一般的爪子!而且,手背之上还覆盖着厚厚的一层黑毛。

    这难道是返祖?苏青记得在现代社会时也有在电视上见过这样的人,相比而言,这孩子生成这样,根本不足为奇!

    她轻轻的拉了拉襁褓,把孩子的手腕放进去。然后,怀抱着孩子回身对那些跪地上的村民,轻描淡写的说“这孩子不过是返祖之像罢了,有何大惊小怪的?竟然当村追打月子妇人?”

    正当有人欲反驳之时,只听苏青轻笑一声说“刚才听你们说村中有人染上了瘟疫,老道儿不才,正好略通岐黄之术,不如,你们带贫道进村看看?”

    这些村民没一听她能治瘟疫之疾,忙激动不已的磕头不止“多谢神仙救命!……”

    见状,苏青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说“还不快起来前头带路?”

    来到村中之后,她被领到一家看上去家境比较殷实的人家,一个三分地大小的院子,四间正房,两间厢房,都是泥墙覆绿瓦。

    院中零乱不堪,箩筐,椅子,劈柴等扔的到处都是,基本让人没有下脚的地方,一进门便听到一阵阵闷吼声从东厢房传出。

    苏青不等村民们将面前的东西清到一边,她一脚踢开挡着路的箩筐,怀抱着那婴孩儿冲进东厢。

    只看了一眼被绑在木塌上的孩子一眼,就明白他确实中了血鱼暴热之气。

    苏青先回头却不见那刚生产的妇人跟过来,不由出声相讯,涌进来看热闹的村民没想到她还记挂着那妇人。

    一位年约四旬的妇人忙跪下说“回仙人,小妇人的儿媳是月子妇,不能进到人家里来,应该还在外面!”

    她话刚落音,只听苏青严厉的问“你是她的婆婆?叫你儿子出来回话!”说着,再也未看那病人一眼,又大步向外行去。

    “神仙,救命啊,神仙,您不能丢下我儿不管啊!”一个年约三旬的男子跪在她身后哭喊道。

    接着。一个十**岁,神色萎缩的男子被一人推着跟在苏青身后,颤抖着叫道“神仙,我。我就是王氏的夫君——”

    苏青回头轻蔑的看他一眼讽道“你算什么夫君?!就眼睁睁的看着妻儿被人追杀?你根人不配为人夫!”

    说完,她快步来到那缩在一根木柱边喘气的王氏身边道“你跟我一起寻个地方好好休养下吧!”

    她话还未落音,只听见那紧跟在她身后的三旬男子扶着其妻扑到苏青面前“仙道,让王氏住到我家去吧!我们这就去给她铺床,烧汤!求您救救我儿吧!”

    说完。那位妇人立刻从地上爬起来,扶住王氏情真意切的说“三枝儿,跟婶子一起回家去罢,你刚生过孩子,不能在见冷风的!”

    王氏正欲挣扎,苏青见其夫一家,竟是没人吱声,不由冷笑道“既然这样,你就先去这位夫人家里坐月子吧!”

    “仙人,小人姓张。贱名张四儿!”那三旬男子见王氏已随着自家妻子回去,脸上顿时添了神彩,急忙跪行几步自我介绍道。

    紧接着,也有染瘟疫的人家又跪倒一大片,苦求她出手。

    苏青摆摆手说“我之所以同意进村,就希望王氏母子能得到好的照顾——”说到这里她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王氏的夫君,却见他依然萎缩着躲在呆滞的父母身后,心里不由一阵失望:这样的夫,要他又有何用?

    可能是因孙仪突然离开之故,苏青心绪本就不平。一遇到事情未免有失平日仁静之心。

    是以,才显得有些强势任性。

    犹其,对这些不爱护妻子的男子厌恶到了极点。

    她亲眼看着张四儿一家将王三枝安置到正房西间,高床软卧。张四儿的妻子张氏还在忙活着给她烧汤水。

    见张氏正要去杀老母鸡给王三枝炖汤,苏青拦住她从储物袋里拿出三只已剥洗好的灵花鸡给她说“快拿去烧给三枝儿吧!记得,莫加盐!多放些老姜祛寒。”

    当张氏麻利的跟王三枝烧了红糖酒酿鸡蛋汤之后,发现那神仙已帮她命根子,十七岁的独子配了药,已经熬上了。

    同时。将其他三家染了瘟疫的人都招到自家一起,不知用了什么仙法,这些人都安静下来。

    一个明辰之后,当灵药灌下之后,在村民众目睽睽之下,张宝儿张口叫了声“娘——”

    听到这一声虚弱的声音,围在张家院里的村民都激动不止,更是在这几家染了瘟疫家人的带领下,再次伏地高呼神仙圣手回春。

    闹哄哄的人群吵的苏青有些不耐烦,她只留下这几家身患瘟疫病人的家人,然后,将瘟疫的基本方子传给村人之后,便谴他们回家去了。

    得了治疫良方的村民欣喜不已幸好,村中生着不少紫桑木。

    且不说这些村人欢天喜地的归家之后纷纷去采紫桑老皮,但说苏青将这些染了瘟疫的人家叫到一起,开始问话。

    这些家人染了瘟疫的全部都是十六七岁的男孩子,最小的也有十四岁。

    “他们这些天可有去过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吃过什么?”苏青十分认真的问道。

    听他这么一问,除了张四儿凝神苦思以外,其它三家的人都茫然摇头“我们平在地里忙活,也不没孩子们都干啥。”

    张四儿倒是皱着眉头说“我记得宝儿发病前,曾说提到他们几个一起去过巫女观!”

    听到巫女观这个地方,在座的村民都神色大变,一位身着大布衫子的男人惊讶的问“这几个孩子,不年不节的进女观干啥?!真是招灾哟!”

    苏青眉一挑“能带我去巫女观看看吗?”

    张四儿眼神闪了闪说“仙道既然将进瘟疫良方传于我们,对我们女观村也算有再生之德,待我去禀了村里长者,由他老人家亲自引您前往。”

    对于张四儿的说辞,苏青并不再意,她只有些好奇罢了,而其它几位村民显然十分赞同他的做法。

    见苏青微微点了头,张四儿立刻窜出去找那位长者。

    不多时,只见他搀着一位年约八旬,颤巍巍的老头儿进来,那老者正要伏身行礼,被苏青拦住。

    “神仙,听四子儿说您给村里赐下治疗瘟疫的良方?小老儿代全村人感谢您的恩赐!”那老头虽看着摇摇欲倒的模样,但说话中气还很中。

    苏青开门见山的说“区区小事而已,老人家,可能带我前往巫女观?”

    听她提到巫女观,那老头十分浑浊的眼里闪过一道精光“四儿,你们先出去吧,我跟神仙交待下女观的事。”

    待张四儿带着几位村民出去之后,那老头又看了眼并排躺在长塌上的四个少年,苏青淡然一笑说:“他们的药中加了安神草,一时半刻不会醒过来的,你放心说吧。”

    听他说完,那老者突然从椅子上起身“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神仙,想必您也知道不少了吧!竟能看出王三枝生的那个孩子——”

    苏青轻轻一抬手,老头只觉得一股力量自下而上托着自已起身,不由睁大的眼看着苏青“仙人,您是不是都知道了?”

    他这番话弄的苏青有些莫名其妙,她没好气的说“说吧,巫女观到底有什么蹊跷,还有,村里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之秘?”

    那老头看了眼床上躺着四位少年,闭了闭眼,方才压低了声音道“神仙,您既然能看出古家那孩子是返祖,难道猜不出,我们村的祖先曾是兽裔?”

    “兽医?跟返祖有什么观系?”苏青还以为这个村的祖宗是兽知呢。

    老头愣了片刻说“我们的祖先,其实有着兽类的血统!”

    ****杂交?苏青心里闪过一个词,想想太过于不可能,又咽了回去,只听那老头道“您别看我们这个村子不大,可也传了好几千年了!”

    几千年的村庄?苏青抬眼看了眼窗棂上的雕花,十分繁复奇特,确实很有古风

    “据说,我们第的老祖宗本来也靠打猎为生的孤儿,一个居住在附近,有天,他在山上救回一位妙龄女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