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五 血鱼之精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五 血鱼之精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据闻,那女子脚被巨石压断,在老祖悉心照料之下,这女子很快恢复健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说到这里,这位老头停下来。

    索思良久接着说“那女子腿好了之后,给老祖留下一方锦帕,然后辞别离开。之后,老祖不管做什么都顺风顺水,很快置下偌大的家业,但年过三十却不愿娶妻。因为,在他心里,没人比得上他曾救过那女子美丽。”

    说到这里,老头面上露出一丝笑意“可能是因为老祖的痴心感动上天,在老祖三十五岁那年,再次遇到那位女子。虽然十来年过去了,那女子仍然无一丝变化。”

    之后,正如苏青所料,小有身家的男主极力追求梦中情人,几经挫折,在得知美人乃是妖兽之身后,依然痴心不改,最终抱得美人归。

    “之后,女祖宗为老祖生下三男三女,其中有一女乃半人半兽之身。当时,老祖宗本欲将之遗弃,结果,女祖不同意。”说到这里,老者叹了口气。

    “女祖性子刚烈,一气之下,带着三子三女进山。老祖宗当时已年过五旬,为寻妻儿,盘出家业只身前往山中寻找,结果,却不慎为毒蛇所伤。就在他奄奄一息之时,那个半人半兽的女儿突然现身救了他。”老者笑笑说。

    故事讲到这里,一家团聚,为掩饰小女半人半兽之体,其老祖一家决定隐居在这深山之中。

    若是故事到这里结束的话,自然是个大好的结果,但现实并非如此。

    当老祖膝下正常的三男两女成人之后,为了婚嫁,他们不得已修了高宅大院,买地开田。

    请了长短工来种田,开山。

    人多是非多,很快,娶进门的新妇发现她还有个不为怪异的小姑子,这样。半人半兽女的身份就悄悄流了出去。

    慢慢的就传到当地官家,那时,正是天下妖魔大乱之时。结果,一队官兵突然随着几个道士将老祖宗一家包围。

    女祖拼命救下二子一女。及身怀有孕的儿媳,之后,跟老祖一起死在道士手下。

    之后,老祖的二子一女带着家人在那位半妖小妹的保护之下,来到此地安家。为防被道士发觉,那位半妖女祖自绝其身以成全其亲人苟活于世。

    “这样,二位祖宗,一个姑祖,就在这里安了家,然后,一代代传承了下来。”老者擦去眼角的泪说。

    “听说,当年那位半妖姑祖曾以心血许下命愿,期望其亲人后代莫在出现半妖之体。因感念其德,三位祖宗在村子深处为她。还有两位老祖,及其另外三位叔祖立子祖庙。”老头叹了口气说。

    苏青点点头“刚才冒昧了,那女观原来是村里的宗祠,想来外人也不便进入的吧。”

    闻言,老头摇摇头说“虽然以前是宗祠,不过,几千年过去了,只有当年的半妖老祖时时庇佑着村子,不但未出一个兽身之子,更是在灾年降下福祉。”

    苏青眉毛一挑“相应的。村里人逢年过节都会去给那位祖先供奉吧!”

    “仙道神通!正是这样,所以,现在村里人除了我们这些老家伙,基本上都不知道这些事情了!”老人有些感慨的说。

    接着。他有些忧虑的看了眼上房方向说“如今,村里再现这有着兽形的婴孩,不知是福是祸啊!”

    对于他的话,苏青其实是不全信的,她注意到这村子里子息比较少,但也因为如此。数千年下来,村子并没有发展多大。

    同时,她也发现村中人其实相对于其它地方而言,更富有一些。

    不过,娶进门的媳妇儿地位好像不高,而且,年长都也极少。

    这说明村里一直都不正常,苏青相信,像王三枝那样产下非正常孩子的,一定也有不少,只是,这些半兽的孩子很可能无法活罢了。

    她看了眼那者问“既然那位半妖祖宗保佑,为何村中人丁不旺?”

    听苏青这么,那老者神色突变,他低下头,良久才又抬起头说“神仙,请救救我们村里人吧!”

    说着,又要跪下去,但不管苏青怎么问,他只字不言其因,只是肯求她拯救村人。

    苏青冷笑一声说“既然村老你不愿说,那就带我到女观看看吧!”

    老人闻言,十分麻利的起身说“小老儿这就带神仙前往女观!”

    苏青看着好像突然年轻了二十岁的老人,不由暗笑这老头还真不简单啊,给自已讲了一通古,一字不漏,却又意有所指。

    看来,这个村子,还有那座女观真的十分蹊跷呢。

    苏青随着老者沿着村里的青石小路,来到村子深处的那个看着不起眼的小观。

    没想到这个村子从外面看着不大,谁知向里却延伸很深,呈长条状分布,而那女观就在村子的尽头。

    附近只有一个深潭,周围生着高大古老的女贞树,显得十分幽静。

    刚来到潭边,那老者先是躬身行礼,之后,又小心的从怀里拿出一把看上去十分古怪的木刀,将食指刺破滴入潭中。

    苏青看着那血滴在潭中之后,连一丝涟漪也无,不由感觉有些诡异。

    她总觉得这座女观有些邪气,而且还有股隐隐的阴戾之息撩绕,再看靠近女观的几个院子,基本都已荒弃。

    其中有一个青砖大院,虽被草木所掩,但看得出这房子收拾下,在此界也绝对算得上豪宅了。

    “仙道,请随我来吧!”当三滴血入潭之后,那老者气息弱了许多,他低声对苏青说道。

    跟着那看上去瞬间苍老许多的老人进入女观之后,苏青直觉得一股血腥之气扑面而来!她眼神一缩这血气之中,隐隐有股血鱼的气息!

    难道,这个女观真有什么古怪不成?

    苏青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在夕阳下,显得十分阴暗的女观,在正对着门的神台上只供着一副一男一女相对而视的图。

    苏青随着那老者在一个极暗的角落里,看到那半妖女的真面目只见她生的十分貌美,但下半身却是狐身。

    原来,那位刚烈多情的妖兽。是只狐妖,怪不得生得这般妖娆,又能让人牵肠挂肚的放不下。

    看来,狐狸精的说法。也是有渊源的。

    不过,乍一看这半位半妖女子十分美丽灵动,但再仔细一看,苏青惊然发现其眸子中射出一丝妖异狠辣之光。

    她不由心下一沉看来,这位半妖也不是如那老者所言。那般善良大义啊。

    还有那股一直充斥在鼻端的血腥气,都让苏青对这个美丽无比的半妖心生防备之意。

    “仙道,请随我进来!”老者轻轻扣了扣那半妖的尾巴,只听咔嚓一声,身侧的那道墙突然打开。

    接着,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将二人吸了进去。

    不待她站稳身子,只听耳边传来一声尖历的叫声“你是哪来的邪道?竟然来我的地盘多管闲事?哼,你既然不让那小妖孽来祭献,那本尊就要你来!”

    说着。一张血网兜头盖脸的罩下,同时,一条红光直取那老者的首级。

    苏青随手激发一张符图,将那老者护于其中,接着,一把抽出赤心剑,将那血网斩落在地。

    瞬间,一阵血雨撒下,苏青激发一张五阶圣灵符,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接着。一位满身血色的绝艳女子出现在她面前。

    “你是修士?为何冒充邪道来我的道场?”那只有半身的女子恨声质问道。

    苏青目光怜悯的看着她“你为何只留半身?就这般介意自已的身份?既然如此在意,那为何不去往生之道?还留在这里苟且?”

    她话音未落,只见那浑身浴血的绝色女子双手成爪,手指暴涨。向她袭来。

    苏青侧身躲开,随手丢出一张圣灵符,只见洁白的灵光闪起,那只留半身的女子落在地上痛苦大叫。

    “说吧,你到底对村里人下了什么邪气?为什么年仅四旬的人,看上去堪比八旬?”苏青指了指身边的一脸惊讶的老者问。

    “还有。你从何处得来的血鱼之精?又为何引那几个少年服下?”苏青冷冷的看着她问道。

    “求你,求求仙长把那符收了吧!我说,我都说!”实熬不住的女妖伏在苏青面前连连求饶。

    苏青应声收回圣灵符,谁知,她刚一收手,那半身妖女立时面目狞铮的扑了上来。

    结果,苏青早有防备,她轻身躲开之后,随手激发一个灵符阵,将这女妖困于其中“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话,不然,你就一直呆在这小灵符阵里吧!”

    这小灵符阵之力虽不比五阶圣灵符,但也以三阶圣符所布而成,是苏青自鬼域童子那鬼镇逃脱之后,特意跟着乔晓嘉学会的唯一一个灵符阵。

    那半身妖女被困住之后,先是招来无数阴灵欲冲出去,结果无济于事,只后开始苦求苏青放她出来。

    苏青看着成千上万的,或多或少,甚至有些只是毛发茂密一点的婴孩,都被这半妖所吞噬以养其灵,不由气愤不已“你这妖女,几千年来,竟害死这么多无辜生灵,真是死有余辜!”

    “哈哈,死道士!你又知道什么!当年,我不也是像他们这样无辜?只因不是纯人罢了,那些官兵带着道士,就来灭我们全家!结果,不但害的父母双亡。”说道此处,她突然双目泣血。

    “而且,当我尊了母命,耗尽妖力将二哥三哥,还有大姐安顿到这处安全之地,结果却被大嫂子撺掇着二位哥哥,为免惹祸上身,欲害我性命!”她语气悲凉无比的说。

    “当我要杀死那个因泄露出消息,给家里招来滔天大祸的女人时,我的胞兄胞姐,却是一味向着她,说她怀着我们的小侄子,还一味的指责我,是我生成这样,才害死了父母,大哥,二姐——”说着说着,她状若疯狂的大笑起来。

    只见那半身妖女随手抓住一个生着一双狐狸耳朵的婴灵说“哈哈,我只是不让他们重蹈覆辙罢了!而且,当年,我死之前,我的大姐曾亲口说,只要以后家族生下的半兽人,都会让他们来孝敬我!那可是祖誓!”

    听了她的话,苏青也唏嘘不已其实,当初生成半妖之体,也不是她的过错,但却因此而酿成如此大的不幸,也难怪她时时意难平。

    罢了,这妖女如今阴气深重,暴戾之息日增,若再放她不管,终会酿成大祸患,怕是真中那老者所言,这一村之人性命难保。

    想到这里,她正色道“我也很同情的遭遇,只可惜,当年未能了帮你渡过一劫。不过,刚出生的那个孩子身上所谓的妖兽之印,我会帮他化去的。”

    “化去?!你说你能将半妖之休完全化成人身?!”那半身女忍着被灵符圣光所洗练的巨痛,激动的看着苏青问。

    苏青淡然一笑“当然,若是不明显,我自办法,倒是你还没告诉我,到底从哪里得来的血鱼这精?”

    “血鱼之精?”那半身妖女奇怪的问“你是说那几无知的阳男食用的血沙?那些我也不知从何而来,只是莫名出现在神案之上的东西。”

    苏青紧盯着她问“血沙?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

    半身妖女不假思索的说“也不多久,大概三个月前吧,我还以为是有人悄悄给我供奉呢,味道也不错,就用了。”

    “神仙,巫女,就是从三个月前才突然变的很可怕,总是发怒索要精血!还无故灭了古森一家!就是您看到那个青砖筑成的大院!”被符图护住的老头突然对苏青大声说“姑祖,以前虽然收那些半兽体的婴儿,但这是村里的约定成俗之事,她也会将不是很明显的婴儿还回来,且,对村里人很慈爱——”

    说到这里,他看到自已干枯的手“自从三个月前,她突然像变了个神灵一样,变得十分暴燥,嗜血!为了让村子保持平静,瞒住村民。我总动用精血相伺,所以,才老成这样!而且,还不断替她以各种名目,取得村人的精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