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九章 成功入丹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九章 成功入丹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自然,比根基不稳的吕秋儿更胜一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过,吕秋儿刚经历被扔出山门之辱,所以,打起来更加拼,且奇术倍出。

    一时之间,两人竟斗的不相上下,难解难分。

    这下,让一众主峰男弟子可是一饱眼福,美人斗法,绚丽的法术让人眼花缭乱。

    吕秋儿是真的拼了命去打斗,紫云却只是抱着教训对方一番的心思。

    所以,她一直未出重手,必竟她已将吕秋儿扔出山门,心里的怒气也去了大半。

    就这样一个真正被激怒打出了火气,法术越来越猛;另一个却自持身段,只管不紧不慢的逗弄对方。

    就这样,双浮云派山门之前,双方打的难解难分。

    “紫云,快住手!”当紫云将手里的法宝祭出,试图将吕秋儿困住之时,只听空中传来一声急切的喝声。

    随之而来的是结丹修士的威压,紫云一分神之下,动作一凝,吕秋儿找准机会,打出手里的法宝直取其首。

    紫云侧身避开之时,却发现那法宝十竟直接破了她护体灵气,只听‘刺啦!’一声,半副裙衫被绞了去!

    “哈哈!”随着吕秋儿的大笑,紫云只觉得身下一凉裙下那条如玉凝脂般的**顿时惊现于世。

    紫云本就有着修真界三大美人之称,不论身段,相貌,气质都是绝佳。况且,她出身高贵,在门清一向清高孤傲。

    如今,**现世,更那一众仰慕者鼻血狂流,不由在心底为东皇门那妖女的举称赞!

    相对来说,门中那些对紫云崇拜异常的女弟子,则对公然羞辱女神的贱女人更加深恨不已!

    “你这个贱人!”紫云一个回旋身,身上立刻加了件法衣,怒极之下,她施出拿手法术,水龙吟。

    顿时,修为稍次一些吕秋儿被漫的大水所困。

    只见那水龙带着一浓重的水气,瞬间将吕秋儿的护体灵气盾击溃!

    “紫云!”正当东临真人心疼刚入幕的佳身受伤害,欲出手相救之时,只听身后传来一声凉凉的声音“东临师兄,你以为此事掌门人不会知晓吗?”正是一脸讥诮之色的云夕。

    就在东临真人犹豫的瞬间,紫云激发那条水龙,已将吕秋儿恨恨摔在山门外的石柱之上。

    因为,这次紫云动了真怒,也用上十成法力。

    而吕秋儿的护身盾又被御去,登时血溅石柱!见状,东临真人顾不得避嫌,附身冲过去飞快将浑湿透,气息奄奄的吕秋儿带走。

    紫云冲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冷笑一声,绝尘而去。

    只留下一众观战的弟子,还在回味这场佳人之战。

    随着浮云派众多女修的口口相传,很快,一个东皇门放荡女修——玉颜。

    公然跑到浮云派先是勾引结丹长老,又妄图想招惹修真第一人洛阳,结果,却被跟洛阳一对的紫云给扔出山门的故事,很快流传开来。

    当伤愈之后的吕秋儿听到这件事,气的简直要吐血她是有心勾搭下洛阳,但绝无招惹紫云之意。

    若是不是紫云先出言讥讽她,而后,又对她出手,两人怎么会打起来?怎么到最后被人所骂的坏人还是自已?

    风流成性?这在修真界算的上什么?别的不说,同为五大宗门的落月真人,不也****换面首?

    “秋儿,你莫生气了,是我出手太迟,才让你受此重伤——紫云,她被掌门人惯坏了。你别跟她一般见识。”东临真人见吕秋儿一脸郁闷的坐在床上,不由上前抚着她的肩膀说。

    吕秋儿转脸哀怨的看着他“真人,我不怪你,也理解你的难处。说到底是我不对,不该去寻那位修真界第一人呢!”

    感觉到肩上的手下力量加重,吕秋儿一双媚眼含嗔看着东临真人“若不是为了那些为瘟疫所苦的世俗百姓,我又怎么会去寻他?还不听说他常在世俗行走而已。”

    听完她的话,东临真人面色和悦的说“你内府之伤未愈,切莫想太多伤神。关于瘟疫一事,我亲自帮你问问洛阳。”

    闻言,吕秋儿顿时眉开眼笑“还是真人最疼我~”

    当洛阳听到东临真人来访之时,心里顿时腻味不已。对他的问话,也只是敷衍了事,只说闻世事。

    他根本没注意到东临真人话中的瘟疫之事。

    当他得知吕秋儿竟然还在门中之时,为防止再来寻自已生事,立刻开始闭关。

    随着吕秋儿养伤沉寂未出,关于世俗瘟疫之事,修真界也未过于关注。

    汉城被妖兽所毁之事,也在东皇门刻意淡化之下不了了知。

    再说苏青被困在原娇的界域之中了,因为原娇原气大伤在休眠之中,她也无法破域而出。

    幸好,在原娇闭关之前,竭尽灵力为她开辟出一个于外界一模一样的洞府,同样的日落月起,一像的聚天地之灵气。

    她本来因被困在此处,心里还有些怨怼,焦躁,但一想到原娇本是精怪一路,其界域之中也只能纳阴邪之物。

    纵然如此,还是在元气大伤之时,尽力为自已开辟出一处带着灵气的洞府,为此,不惜葬送了它苦心开拓千年的的世界。

    只是,不知它收进界域之中的那些人都怎么安置了。

    既来之,则安之。

    外来不管发生的什么事情,自有人去管,修真界也不是只有她一个,这个天下也不是她的。

    苏青这么宽慰自已,自进被迫躲入这里以来,她心里一直揪着。

    而且,当她想到妖兽一族之所以兴师动众的追杀她,一定是为了它们处心积虑发所发动的瘟疫。

    若是如此,怕是汉城百姓要遭劫。

    所以,她心底一直十分忐忑,煎熬。若真她救人不成,反倒害了更多人——

    苏青不敢深思,为了平复内心的平静,她不让自已有一丝空闲时间,因为,心绪不宁无下宁神修练。

    她就一头扎在炼丹之术上。

    继续研究如何将妖丹溶于灵丹之中。

    只有全神贯注的开炉之时,她心里才会有片刻宁静之感。

    随着一声巨响,接着,一股极腥臭之味从丹炉中散出——又暴炉了。

    妖丹虽然蕴含灵力更大,但也极其暴戾,所以,一般只用于炼器。很少有人会拿来真接汲取其灵力。

    从很早之前,苏青就有把妖丹入炉的想法,不过,当时手里妖丹不多。且修为较低,许多炼丹手法还不能领略其奥秘。

    自从前往北海之后,她卖了不少妖丹,才真正开始炼化妖丹之行。

    只是,一直都没有成功而已。

    苏青叹了口气,亲自起身将那暴炉之后的废渣取出来,仔细研究其失败之因。

    她这次是将一阶水系海妖丹,加上数十味灵草,准备炼制成一种温养肉身的灵丹,本来,已开出过一炉半成的弃丹。

    一时兴奋之下,她调整了各种灵药与妖丹之间的配比,结果却是以暴炉而终。

    苏青有些沮丧的呼了一口气她之所以要一点点的摸索各种灵草与妖丹之间的配比,是因为,她只能以神识查觉到灵草的性质,情况,并成功解析出其有用的精华。

    但那妖丹却自入炉之后,无法预料其反应。

    其实,以妖丹入炉,根本不是苏青道创,而是有着丹方流传的。

    只是,自五千年妖魔大战之后,妖兽一族被流放北海之滨的荒原,此界几乎没什么妖兽,所以,以妖丹入炉之法也慢慢的失传。

    一些流传久远的丹方还记载着此方,只是,如今的修真界,只重修为,丹符,练器,阵都成了陪趁而已。

    极少有人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放在丹术之上,所以,几乎没有人去过多的去研究这个,毕竟,以灵草入丹确实要方便的多。

    而且,如今流传的丹方,主要是修士时常所能用到的灵丹。

    苏青与一般会丹术的修士有所不用,她是真的酷爱练丹之术,所以,无论什么样的灵丹,只要能寻到材料,她都想试试。

    而且,北海的兽潮也让她看到以妖丹入炉的可行性。

    苏青顾不得清理因暴炉而变得十分零乱的丹房,她又开始仔细处理材料。

    看着已处理好的灵草,苏青拿出一颗灵甲丹,突发奇想既然灵草都需要处理下,方可入丹,那么,这妖丹是否也需要处理?

    可惜,她手里只有丹方,并没有炼丹手法以及炼制过程。

    这些,只能靠自已一点点的摸索,一次次的试验。

    苏青握着手里的妖丹,不觉入了神。

    突然,她感觉到心口处有股莫名的气息几欲破腹而出,苏青一惊之下,手一松那颗本来拿来入炉的妖丹,应声落地。

    随之,那股莫名的气息又骤然消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

    苏青疑惑的看着手里的妖丹,百思不得其解,不解再次入了神。

    此时,那股莫名的气息自心口处传出,先是在她心脉处突破几次,痛得苏青差点收回神识。

    为了弄个明白,她一直忍痛保持着入神之状。

    那股气息冲撞不成,很快顺着苏青的经脉涌向——她拿着妖丹的手上!

    此刻,苏青才弄明白那股气息为何物,正是当初从三枝那个有着妖兽印记的孩子身上,引出来的那股先天之气。

    原来,是她手上的妖丹,引动了这股气息,在她入神之时才发觉它。

    怪不得她每每觉着心里极忐忑,而时有锐痛之感,本以为是因过于忧心汉城之事所致,没想到却因为这股气息。

    也是,之前她几乎没有握着妖丹入神过,而那股气息又极细微,自然无法察觉。

    就在她思绪闪动之间,那股气息已顺着她的手指接触到那妖丹,与之同时,那妖丹中所用灵情形也为苏青所知。

    她惊喜的发现,通过这股气息,竟然可以如分析灵草一般,那么透彻的看清楚妖丹的结构,灵力分成。

    怪不得数次入炉不成丹,因为,这妖丹中的杂质实在太多。

    苏青借住这股先半妖气,试图以精神力,一点点的进入妖丹之中。

    一开始还被强烈排斥,后来,在她不懈的努力之下,终于可以将神识触入妖丹之中。

    接着,她依照之前分离,云中涧灵草之中的火灵之法,一点点试着将妖丹中的杂质分离炼化。

    经历数度失败之后,苏青终于成功的将妖丹提纯入炉。

    半个月之后,苏青终于成功开出一炉青元丹,虽然只有一半成丹,但她仍然十分兴奋。

    同时,她也能十分纯熟的调动体内的半妖之息。

    没想到当初因发善心救下那婴孩,没防备窜入体内的一息半妖先天之气,竟然帮她攻克了,以妖丹入炉的难题。

    看来,当初那闲事管的还真是值了。

    有了一次成功的经验之后,苏青很快掌握了以妖丹入方的炼丹之法,幸亏她在北海收购一批妖丹,而且,还是全部可以配成丹方之物。

    当她成功炼制出一炉全部上品的灵丹时,手里的妖丹几乎耗尽。

    看着那流光溢彩的青元丹,苏青欣喜不已,她服下一颗之后,只觉那灵力比一般灵草所炼制的丹药更加精纯,浓郁。

    接着,她又服下一颗宁神丹,心绪很快澄明,平定下来。

    苏青服下三颗极品聚灵丹开始打坐修练,不多时便已入定。

    此时,在东临真人精心照料之下,重的伤的吕秋儿终于恢复如初,两人一番**之后,当东临真人提出跟她结侣的想法时,却被她以此事要禀报师尊之言搪塞过去。

    就当东临真人准备正式去跟其师御芸真人提及此事时,吕秋儿却不辞而别。

    他本以为是她心急回了东皇门禀报师傅去了,谁知,收到御芸真人的玉符确说,她根本不会管弟子的结侣之事。

    那语气之中,隐含着对东临真人的不满。

    东临真人虽已年过三百,但却没有道侣,一直清修求道,心底相对比较纯净。

    所以,只一眼便被风情万种的吕秋儿所迷惑,自此之后,便一心扑在她身上,他本以为自已结丹真人的修为,跟她一个筑修士结侣肯定能成。

    没想到竟然遭其师所嫌弃,不由怒上心头。(。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