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六章 情断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六章 情断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对于梅仙子跟玉林之间的恩怨纠葛,玉天枢一清二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所以,才会极力忍住将要出口的话。

    梅仙子倒是未在意这些,接着说“哼,这样以来,跟玉林算是彻底分开了。”

    玉天枢尴尬的笑笑说“这事目眼还算是机密,玉林道友应该不知此事。”

    闻言,梅仙子轻笑一声“那就不要告诉他了!”

    苏青有些惊讶的看她一眼,她还以为梅仙子会想着第一时间把此事告诉陆培呢。

    不过,既然她这样说,自已是绝对不会多嘴告诉陆师兄的,反正,待到吕秋儿结侣之时,他自然也会知道。

    其实,她心里也怀着一丝幸灾乐祸看看到时候,陆培会不会伤心!

    “对了,玉天枢,你们查出来妖兽转移去了哪里吗?”苏青突然想起,上次听他说万兽森已空之事。

    玉天枢摇摇头“这个还没准确的消失,其实,自万兽林现世,修真界一直没弄清楚里面到底有多少妖兽,最高级别有多高。”

    梅仙子好奇的问“怎么,妖兽没在万兽林呆着?”

    玉天枢笑着摇摇头“万兽林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没一只妖兽了。只是,这事被各大宗门瞒着罢了。”

    “就像当的百兽林突然消失一样?”梅仙子接着问道。

    玉天枢点点头“应该是这样!”这次他并没有说妖兽入落仙山,因为,几年过去了,天机门曾派弟子数度入落仙山,均无查出任何异常之处。

    众人闲聊了会,从玉天枢那里听到不少修真界隐秘之事后,苏青跟梅仙子便告辞离开。

    “苏青,我打算出去逛逛,暂时不去你那里了。”自沁竹园出来之后,梅仙子跟苏青分开,出去游历了。

    苏青则回到云中涧开始闭修练。

    这天,苏青刚一入定,只见梅仙如一阵风似的冲进来,声音悲怆的说“苏青!你快随我去东皇门!”

    苏青忙收住功法,不解的看着她“发生什么事了?”

    梅仙子定定看着她,神色悲伤的说“陆培,他,疯了!”

    “陆师兄他好好的怎么会疯了?”苏青心底一沉“难道是知道了吕秋儿结侣之事?”

    梅仙子轻扯了下嘴角,眼神十分奇怪的看着她“吕秋儿结侣,整个修真界都知道,只有你不知道吧?”

    她边说边疾步向外走“苏青,希望你能去拦下陆培,我真的无法面对那样的他!”言语之间,尽是无进的哀伤。

    不知是不是她的语气感染了苏青,她也觉得心里压抑的厉害。

    两人匆匆跳上梅仙子绿梅灵器,不过两刻钟便看到东皇门的山门。

    此时,东皇门主峰山门大开,十里红毯自大门一直铺到山脚下,还未近前,喧天的吉乐直冲去宵。

    数十只鸾凤游龙,东皇门上空游曳清鸣。

    各大宗门的修士络绎不绝的前来道贺,整个东皇门张灯结彩,笼照在一片喜庆之中。

    东皇门真是大手笔啊,不过是一个筑基修士结侣而已,竟然弄出这么大的排场!这场面虽不比当年梅仙跟陆培结侣,但也差不了多少。

    两人刚从器灵上下来,只见陆培双目通红的自不远处直冲向东皇门。

    苏青立刻施法拦住他“陆师兄,你进去干什么?”

    听到她的声音,悲愤欲绝的陆培突然仰天大笑“苏青,你也来了?秋儿今天结侣,你可知道跟谁?”

    苏青眉头一皱正要回答,只听身后吉乐突然大盛,空中飘洒下一阵鲜艳的茱萸灵花,她刚一回头,陆培纵身越过她冲到那红毯之上。

    苏青回头的一刹间,顿时如遭雷击!

    她怔怔的看着一身玄衣的孙仪,气宇轩昂的走向立在高台上的吕秋儿,她的心如置冰窟一般,渐渐的化成玄冰,碎掉。

    看到孙仪温柔的注视着一身红妆的吕秋儿,苏青心痛几乎无法呼吸。

    此时,她的眼里只有那刺目的红妆,还有孙仪深情的眼神!

    随着陆培闯入东皇门,激起一阵骚动,东皇门的弟子手忙脚乱的上前拦截,但陆培却像疯了似的,横冲直撞,一时竟无人拦的住。

    苏青如同被施的定身术一般,只呆呆的立在混乱的人群中,直直的看着孙仪。

    一衣素衣的苏青站在大红的十丈红毯之上,如一根清竹一般,一动不动。

    孙仪听到身后的喧闹声,不禁回头看去,一眼看到那个绝世而立的素衣女子。

    他眉目不变,平静的转过头,牵着一身大红宫装的娇娘,他今生的道侣。

    这般举动被苏青全看在眼里,吕秋儿身上那身刺目的红,直刺得她双目发酸,一行泪夺眶而出!

    原来,三年前那次相伴,她所期待的感情,都如同境中月,水中花一般。

    一切,只是她一厢情愿罢了!

    在孙仪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她啊,只是当年那双眸中所谓的情谊,不过是她癔想出来的吧!

    突然,她心中涌起一股浓浓的悲哀原来,她从未得到他的一丝倾心!

    一道劲气传来,接着,是梅仙子的一声惊呼,她堪堪抓住苏青,才没有倒下。

    “苏青,吕秋儿还是跟孙仪结成了道侣,你再伤心又有何用?!”梅仙子一声历喝,换回苏青的精神。

    她正欲转身,只见梅仙子嘴角渗出一丝血色!

    “是谁,对你出手的?!陆培?”突然,一阵悲愤之意涌上心头,这些负心人凭什么肆意践踏别人的感情,梅仙子痴心待他,却被下此重手!

    呵,一个筑基顶峰的修士怎么会拦不住筑基初阶之人?梅仙子,终究是无法直接面对陆培罢。

    千万思绪也不过一瞬间罢了,当陆培冲到东皇门山门前时,孙仪跟吕秋儿两才走下高台。

    “秋儿!当年我为你修为被废,逐出师门!你不能这般待我!”陆培状若巅疯,不管不顾的撕声大叫“你说过,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随着他的叫喊声,前来道贺的各宗门修士不禁哗然玉颜的风流之名,果然不是虚传啊!

    有了解的当年陆培在结侣之时,当众毁约的之人,开始低声跟四周的人绘声绘色的讲解。

    这样的热闹真是百年难见,难得身为当事人的玉颜依然笑脸盈然,似是根本未听到一般,而那位第一次现身人前的散盟盟主也是一脸的镇静,丝毫不以为意!

    眼看陆培被东皇门弟子拦在山门外,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悄然施术,助他真冲进山门!

    见陆培非但没被拦住,反而大叫着冲的进来,吕秋儿秀眉一皱,正要唤人拦住,却见孙仪随手一挥,带起一道巨大的灵力之息,将陆培直扔向山门之处!

    就在此时,一道素白身影突然凌空而降,身姿骄如灵燕一般,只见一道碧光闪过,御去那股巨力,欲将那滋事之挟走。

    “原来是苏青啊!多谢你跟梅岭一起来出席我的结侣大典!”吕秋儿上前一步,满脸得意的看着她。

    随着话,观礼的人群又是一阵骚动,大家的目光聚在不知何时立在苏青身后的梅仙子身上。

    “看到没,那个女修就是当年被玉林当众抛弃的道侣!”“原来是她啊,修为很高嘛!怎么会……”……

    一时间四周又是一阵议论之声,梅仙子紧纂在手里的灵绢瞬间碎成粉末!

    “陆师兄,我们走!”苏青拉住犹自挣扎大叫着要跟吕秋儿结侣的陆培,正准备离开,却见挣不脱的陆培突然一掌袭向她侧腰!

    猝不及防之下,苏青生生受他一掌,被其一把推开,又向吕秋儿身边冲去。

    结结实实受了一掌的苏青只觉得五内俱焚!一股血气直冲到嗓子口!

    她强自压下那股血腥之气,迅速欺身而上,再次拦住陆培。

    “呵——苏青,你让开!你日今跟秋儿结侣的应该是我!当年——”被苏青强行拖住的陆培拼命的挣扎“我不能,不能就这么看着她跟孙仪结侣!不能,秋儿,你不能这样对我!”

    “苏青,你若再敢带我走,我现就自暴丹田!哈哈,跟秋儿在地下结成鸳鸯!”见苏青要施法带他走,陆培双目通红的大叫。

    苏青顿了身子沉声道“陆师兄,跟我走吧!莫再空惹人笑话了!”

    “哈哈——我惹人笑话!五十年前,我为秋儿已经成整个修真界的笑柄啦!苏青,我不怕,我为了秋儿,上天入地都可以!”陆培见她仍不松手,转脸看她一眼,然后指着不远处的孙仪说“你难道就忍心看着孙仪跟秋儿结侣,而无动于衷?”

    闻言,苏青精神一怔,只听陆培又向前冲去“孙仪!苏青她为你倾心百年,哈,你竟然来抢我的秋儿!”

    此言一出,四周又是一阵哗然!

    “哇,原来这位也有红颜知已!”“这位不显山不露水的名噪一时清华……”“虽然长的不一般,据说同阶无敌,剑法双修,没想到会倾心那位盟主……”“听说,还是丹术奇才,但丹出手,绝对上品!可惜容貌不佳,盟主可能看不上她!”……

    一时之间议论之声越来越大,热情远超之前对梅子的好奇。

    因为,不管神密的散盟盟主,还是云台一战成名的天才女修,都绝少现身人前,而且,这两人还有渊源!

    此刻,苏青只觉自已好似身心都被扒光,剖开了给人嘲讽一般,这样的羞辱令她几欲发狂!

    她祭出捆仙绳,直接捆了陆培腾空而起,只听身后吕秋放肆的大笑“苏青,今日多谢你帮忙了!哈哈,待我们在散盟礼成之时,希望你跟梅子一起去喝一杯喜酒,以表谢意。”

    苏青身子一顿,绝然带着陆培绝然离去!

    孙仪看着那个如惊鸿般的身影,本来肃穆的神又深了一分,只是,无人发现罢了。

    “苏青,你放开我!我不能失去秋儿!我——”见陆培真的要激发灵力,苏青防止他自暴丹田,立刻施法将他全身灵力封住。

    “啊!”陆培发出一阵惨叫声,被人突然封灵绝对不件很舒服的事情。

    “苏青,你把——玉林他怎么了?”梅仙闻声急忙赶上前来,关切的问。

    苏青淡淡的看她一眼“我封了他的灵力!”说着,把毫无灵力的陆培随手丢下!梅仙子怔了下,想起两人正在御风而行,去接应之时,又听到陆培一声惨叫原来,他已被丢到地上!

    苏青抚上心口处,踉跄着落在东皇门不远处的一个小村子里。

    梅仙子抱着已摔晕过去的陆培,跑到苏青身边,十分关心的问“伤得可重?”陆培突然向苏青出手之进,她就在身边,但事出太过突然,且他们两人离的也太近,她根本无法出手阻拦。

    苏青淡淡的回道“死不了!”刚说完,一口鲜血自口中喷出。

    梅仙子唬了一跳,忙拉过她的手腕,只见她脉像极零乱,输入灵气一查,发觉其内府严重出血,经脉中灵力乱窜,随力可能灵力暴体!

    她放下陆培,急急拉住苏青“你快坐下,我帮你调理下经脉!”

    苏青一把推开她“我没事!”说着,又往踉跄着往前走去。

    梅仙子挟了陆培紧随其后,跟着她漫无目的行了许久,只见苏青‘扑通’一声扑到在地。

    她向前奔几步,将苏青扶起,顺势握住她的手腕,顺着大脉输入一灵力帮她调理暴乱的灵力。

    一阵大风刮过,扬起一阵尘土,随着浓重的土腥味,本来晴朗的天突顿时乌云密布看来,大雨将至!

    梅仙子抬眼向四周张望一番,发现不远处有座破落的小院子。

    她立刻带着苏青两人施法来到院中。

    所幸,虽然院中杂草纵生,屋子破旧不堪,但还能遮风挡雨。

    梅仙子随手一个法术,院中立时变的干干净净,房里也无一丝灰尘。

    只是房中无堪家俱,梅仙子只得拿出几个蒲团,先安置了依然昏迷的陆培躺下,然后,拉着如同魔怔一般的苏青盘腿坐在她身前。

    其实,陆培早已醒了过来,而且,自从他被苏青自云端丢下之时,一切都明白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