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七章 缘起情落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七章 缘起情落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他对自已大闹吕秋儿结侣大典之事,一点都不后悔,毕竟,这几十年来,他真是倾心对她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但他去后悔不该连累了梅仙子跟苏青两人。

    当年若不是她们,根本没有今日的他,所以,他不敢醒来,怕再同对她们。

    若说梅仙子一定会为他所累的话,那么,对于苏青而言,他本不该叫破她倾慕孙仪之事,而且,还是当着整个修真界修士之面。

    当他想起他自已发疯攻击过她们两人之后,心里更是愧疚万分,感觉实在无颜面对两人。

    梅仙子一心为一直不言不动的苏青疗伤,根本没顾及到他。

    陆培数次想悄然离开,看着门外的瓢泼大雨,又不忍心离开,梅仙子她们真心为他,不惜身心重创,自已不能就这么离开。

    此时,苏青心头不断掠过她中孙仪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她望不了在沤城街头,他那满含柔情的双眸,以及当年在云雾森林奋不顾身的救她时的勇猛。

    当这一些自心头闪过后,画面总是定格在他跟身着大红宫装的侣秋儿执手而立,以及他那平静无波的一瞥。

    那一眼让苏青彻底断了想念,也让她真真切切的看出,孙仪对她根本毫无情义。

    就这样吧!让他往风随风去罢!姑且祝福他跟吕秋儿千年好合吧!苏青一遍遍的安慰自已,但想一次,她就会更心痛一些。

    陆培说的没错,必竟,她倾心于孙仪已近百年!突然间,怎么能接受他跟别人结成道侣之事?

    当她看到孙仪牵起吕秋儿的手,温情款款的看着她时,苏青也很想如陆培那般不管不顾,上前大闹一通。

    但是,她没有立场啊!

    毕竟,爱慕孙仪只是她一厢情意而已!

    苏青就像走入了迷宫一般,回忆,失落,自我安慰,失败,又回忆。

    三天过去了,梅仙子收住功法,抬眼望了眼窗外,依然未停的大雨,长出了口气起身活动下身子。

    这三日以来,她一直不停的帮苏青梳理经脉,滋养稳固内府。

    如今,苏青体内灵力堪堪安定下来,她也几乎耗尽精力。

    梅仙子习惯性的看了眼仍然直挺挺躺在地上装晕的陆培,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她其实早知道,他已清醒。

    只是,他不愿醒过来,她也不会拆穿他。

    这三天对陆培而言,也十分难熬,看到苏青如癔症一般不言不动,还有梅仙子那单薄的肩膀,整整三天为救苏青而一动不动。

    他的心底的懊悔如潮水般将他淹没。

    很奇怪的是,这三天来,他竟一刻也未想到吕秋儿。

    也许,他自已并未查觉,可能是对她彻底死心了吧!

    看着苏青面上时喜时悲的表情,梅仙子知道她现在一定是在经历心境之劫,暗道若是此劫得过,待到结丹之时,情之一劫也好过些。

    想到情劫,她又看了眼陆培,虽然他就在咫尺,她的心绪却不再起波澜,就好像看着寻常相识的修士一样。

    “梅岭,这是哪里?”又过了一天一夜,苏青猛然张开眼,神色平静问。

    听到她的声音,正在静修的梅仙子立刻起身来到她身边“苏青,你终于醒过来了?感觉怎么样?”

    苏青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奇怪的看了眼躺尸的陆培“陆师兄躺在这里干嘛?怎么不去抢吕秋了?”

    陆培感觉到苏青已看出自已装晕,不由尴尬万分,醒来也不是,继续装也不妥。

    苏青准冷冷的看着他淡淡的说“快起来吧!陆师兄,你的心上人现在已是散盟盟主夫人了!”

    实在装不下去的陆培,只得从地上爬起来,满怀愧疚的对看着自已的两人说“对不起,我——是我害你们失了清名;还有,我不该对两位恩人出手——”

    “是啊,你是一直在作死!当吕秋儿恨弃你也是罪有应得!想想当年你是怎么对梅岭的?她当初又说了什么唯愿有一天,君心似我心!哈,怎么样,只是报应到了?”苏青紧盯着他,字字如刀。

    陆培低垂头着不敢看她,梅仙子素着一张脸,无喜无悲。

    只听苏青继续说“你是报应不爽,该得!可我又得罪了谁,为何却要遭此一劫?梅岭,你为什么要找我来?”

    梅仙子一时怔住,不知该作何回答。

    苏青突然冲出门外,立在在雨之中大呼“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你们为什么这么对我?”

    “为什么当我认为孙仪对我有情之时,他却转而跟别人结侣?为什么我要成为整个修真的界的笑话?”苏青声竭力撕的狂呼。

    当金丹有成的洛最闻音赶来之时,正好看到苏青正立在漫天大雨之中,振臂悲呼,状若疯狂!

    这样情绪浓烈,悲痛欲绝的苏青,是他从未见过的。

    同时,当听到她的话时,他本来存着一丝期望的心瞬间冷了下来,苏青那一声声控诉如这一道道冰冷的雨直接打在洛阳的心头!

    原来,真的如紫云所言,苏青一直倾心的是那位盟主,而不是他。

    昨天,当他结成金丹,破关而出后,悠悠的鼎鸣之声未落,他匆匆拜了师尊,便满怀激动之情往云中涧而去。

    他想在第一时间将这个天大的喜讯告亲自告诉苏青,并如情劫中所经历的那般向她表明心迹。

    但当他御风来到云中涧时,却失望发觉苏青并不在洞府之中,听烟儿说受梅仙子之邀,好像去了东皇门观礼。

    正当冲到山门前时,被别有用心的紫云拦住。他本不欲理会,奈何掌门师兄也在身边,而且,执善真君也发话当他跟紫云一述。

    无奈之下,他只得耐着性子邀紫云到宗门外走走。

    其实,不过是想脱摆师尊的控制罢了。

    当时,紫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洛阳师兄,你还不知道吧?在散盟盟主跟东皇门那个风流女修的结侣大典上,清华,可是出尽风头了呢!”

    洛阳本不欲理会她,可当听她提及苏青时,不由强耐着性子问“哦?”

    “原来,苏青一直倾心着那位散盟盟主呢!听说,在人家结侣大典上,她差点因爱痴狂了呢!哈哈!真是不可思义啊!”说着说着,紫云不由纵声大笑。

    特别是看到洛阳瞬间变青的脸,以及浑身散发出强大的威压,紫云为免被他迁怒,大笑着扬长而去。

    从紫云口中听到这消息之后,洛阳本来一颗火热的心,如同被人浇了一盆冰水一般难受。

    他一直在心底否定她的话紫云一定是在胡说,这事肯定是空穴来风!

    可当他飞临东皇门之时,却听到不断有人议论此事,内容竟跟紫云说的一般无二!

    极度失意之下,洛阳撤去随身护体灵气,任由那瓢泼大雨淋在身上,他呆呆的立在东皇门外许久。

    之后,疯了到处奔走寻找苏青他要找到她,要她亲口承认,那些人是在诽谤她,陆培是在说慌!

    但当他听到苏青发自肺腑的声音之后,却是无比的后悔来这里找他。

    若是没有亲耳听到,他还可欺骗自已这不是真的,但是如今他不但听到,而且,还亲眼看到苏青差点因情而狂,而那个男修却不是他。

    洛阳感觉像是整颗心被挖空了一般,他看到苏青就那么张着臂膀立在滂沱大雨之中,还是不由自主上前为她遮起一片晴空。

    感觉到身后传来巨大的灵力波动,苏青慢慢转过身,当她看到洛阳时扯了下嘴角“见笑了,洛阳!”

    “苏青,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不该叫你来东皇门!”梅仙子见她神情有所缓和,忙跑到过来,十分诚肯的道歉。

    苏青深深看她一眼“我不怪你,我也能理解你的心情。我们,其实同病相怜,都栽在一个女人手里呢!”

    梅仙子扶住她语气幽幽的问“苏青,你可后悔当年救了吕秋儿?”

    苏青冷笑一声“后悔有什么用?!说起来,当年孙仪还极力劝我丢下她不管,为此还怪我多管闲事。呵,当年若不是我坚持救吕秋儿,他哪来的道侣!”

    说完,她又看了眼一直垂头不语的陆培“希望孙仪不要在落得陆师兄你这样的下场!”

    陆培艰难的抬起头“苏青,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发疯,对你出手,还——”

    “你有什么错!我就是倾心孙仪百年,这有怎么样?呵呵,你错的只是爱上吕秋儿这个不值的痴恋的女人罢了!”苏青冷笑着打断他的话。

    陆培深吸了一口气“是,我不该迷恋秋儿,她心里根本没有我,当年在桃源镇,她就一直倾慕孙仪。”

    王洛阳怔怔的站在大雨当中,听他们三人说着他完全不懂的事情,追忆当年倾心之人,他好像一个外人一样,连一句话都插不进去。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苏青,言语犀利,字字见血。

    这样尖锐的苏青犹如带着利刺的血灵花,致命而迷人!让他无法移开双目。

    “洛阳——前辈,请进来吧!外面雨大。”良久,回过神的梅仙子,方才发现已结成金丹的洛阳。

    他恍若未闻一般,只怔怔的看着苏青。

    感应到聚在身上那强烈的灵力波动,苏青轻施一礼“洛阳前辈,你也是在看我的笑话吗?”

    “苏青,我结丹成功了!”洛阳看着她愣愣的说。

    “恭喜!”苏青轻扯下嘴角“以后要称前辈了!”

    闻言,洛阳轻移一步,转瞬已立在苏青面前,看着她轻淡的说“还叫我洛阳就好!”

    苏青后退一步轻笑“还是莫乱规矩的好!”说完,她看了眼梅仙子还有陆培“我们走吧!”

    平静下来之后,她才发现,原来这里曾是她跟孙仪一起,从他胞兄手里救出吕秋儿后,曾居住过的小院子。

    没想到几十年后又阴差阳错的来到这里。

    一想到这些,苏青便一刻也不想再呆下去。

    本来,梅仙子之所以停留在此地,就是为苏青疗伤,如今,见她已恢复的差不多,自然没有异议。

    见状,洛阳随手激发手里的灵器,铺展在众人面前。

    “多谢前辈!”三人异口同声的说。

    洛阳却只听到苏青那冷漠的声音,只觉得心里堵的厉害。

    他眼神复杂的看了眼苏青,只见她神色木色,眉间含着一丝悲伤之色。

    不由心里一痛也许,她真的很伤心吧?

    就像当年他为救紫云失了修为,而她却背信弃义转投他人怀抱?自已好像并没有这样伤心,只是不甘罢了。

    “洛阳,呃,前辈!您为何烘干了衣衫?”立在他身侧的陆培,见他一衣雪白的布衣,依然湿嗒嗒的贴在身上,不由出声提醒。

    洛阳轻笑一声,随即身上升起一道蒸气,再看时,却见又是一番长衫翩然的莫样。

    为了修练方便,洛阳在闭关之时,未着法衣,是以素棉衣衫加身。

    出关之后,他急着寻苏青,根本没有换衣服。

    不愧是结丹修士御空而行,不过几息之间,就看到浮云山了。

    “玉林,你可愿随我一起去苏青洞府拜访?”待他们跳下灵器之后,梅仙子神色平静的看着陆培问。

    本来,陆培想独自离开一段时间,但不知怎么回事,听梅仙子这么一提,随即应了下来。

    “欢迎!”苏青勾了下嘴角说。

    如今,她只想一个人好好睡一觉,放松一下快要炸开的头脑。

    接连几日不眠不休的苦思,让她一回到云中涧,顿时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倦意。

    洛阳也跟着他们一起来到云中涧。

    只是,他刚走入小院,耳边就是传来执善真君暴怒的声音“快给我滚回来!你难道不办结丹大典了?”

    无奈,他只得跟三个匆匆道别。

    苏青则根本没精力理会其他人,只对梅仙子说声“你请便就好。”就回到卧室,倒头便睡了过去。

    陆培有些局促的看着梅仙子,神色闪烁的说“多谢,梅岭!”

    梅仙子淡然一笑“你不用谢我,我这样做,不过是行从心愿罢了!其实,我也没做什么,要谢,还是去谢苏青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