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八章 同病相怜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七十八章 同病相怜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陆培小心的看她一眼问“苏青,如今是真的生我的气了吧?”

    梅仙子淡淡道“她只是伤心太过罢了,不过,她何赏又不怨我呢?说到底还是我思虑不周罢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陆培闻言,面现惭愧之色“其实,都是我的错!累的你再次尽失颜面。”

    梅仙子轻哼了声“呵,我的颜面怕是早就荡然无存了!”

    听她这般说,陆培心里更加懊悔,他垂下头一时不知相作何回答。

    对于梅仙子对他的感情和恩情,他一直都明白。但是,因为心系吕秋儿,他从来未有过回应。

    其实,在他内心深处,也知道自已这般做于她不公,但他却不愿给她一丝期望,这个如雪地红梅般清傲的女子为情所困。

    但就是他的不理不采,让出身名门,天资出众的梅仙子深感不甘。

    她不知道,在陆培眼里,自已到底哪里比吕秋儿不如。为何,她为之付出这么多,他连一个正眼都不愿看她。

    也许,她心里对陆培的放不下,已非纯粹的感情所至,还有着深深的不甘与无法放下的自尊。

    其实,陆培痴恋秋儿又何偿不是这样呢?

    当年,他为她被废尽修为,逐出宗门。对一个一路顺畅的元婴门徒来说,真的是难以逾越的奇耻大辱!

    此事也让他永生难望,但是,这样的代价,不就为换来佳人一世相许吗?

    他已为吕秋儿做到这个地步,既然骂名已背,木已成舟,早已不能回头了。

    但对于他的一片痴心,吕秋儿并不领情,相反,还公然跟别的男人结侣,所以,他才会陷入疯魔为什么至命的付出得不到回报?

    让他清醒过来的却是梅仙子的坚持,和苏青的忍痛出手相救。

    相比她们,同样是面对心上人倾心他人,面对千夫所指,却依然平静如水,不失清傲风度。

    苏青纵然差点为情所入魔,但却依然不肯表露于人前,一切伤痛自已默默的扛着。

    想到这些,他突然感觉自已真的好荒唐,心里本就清楚吕秋儿的为人,明知她对自已无意,却还是苦追不休。

    梅仙子见他垂头不言,她从容的为自已斟上一杯灵茶,悠然的品起茶来。

    一股茶香票入飘过来,正是自已最喜欢的味道。陆培还以是苏青出来了呢,他猛的抬起头,却发现梅仙子正在低头饮茶。

    在袅袅茶香中,平日里冷如梅的仙子,那一低头的温柔着时动人。

    他从喉咙里挤出一声“梅岭,你也喜难这个口味的灵茶?”

    梅仙子轻轻将手里的玉杯放下,方才轻淡的回道“正是。”言语间不自觉带上一丝不易查觉的疏离。

    但因找到话题,以期打破尴尬的陆培并未查觉,他笑着说“我也很喜欢这个味道。”

    梅仙子并不接话,只是淡淡的微笑。

    苏青并没有沉睡多久,因为,她不想沉溺于那个梦境之中在梦中,她于孙仪相识于微时,两人互生情愫,之后,顺理成章的结为夫妇。

    这本来是一个美梦,但她心里知道,这不是真的!

    既然不是真的,为何还要沉醉其中呢?她不想为了自已一厢情愿的感情,而生出心魔来。

    所以,当梦中出现她跟孙仪喜结连理之时,她便突然醒来。

    苏青随意将散落的青丝绾起,想到梅仙子跟陆培还在,信步走出卧房。

    却见梅仙子一脸平静淡然的喝茶,陆培则正竭力想找话题,以消除两人之间的隔阂。

    是的,隔阂!苏青敏锐的发现,梅仙子面对陆培之时,没了之前的那种眷恋,多了一分说不清的冷淡。

    也许,陆培也查觉到了吧,所以,才会这般卖力的讨好她。

    苏青唇角爬上一丝嘲讽之意难道是见吕秋儿跟别人结侣,才转而想于梅仙子结缘?

    想想也真是够了,若他真有这样的打算,怕是梅仙子已冷了心,不可能会得逞呢。

    一想到这里,她积郁的心情,竟是明朗了些。

    虽然苏青嘴上说不怪陆培,但心里还是对他很不满的每每遇到跟吕秋儿有关的事情,只会发疯。

    向来,只能伤人伤已而已。

    而且,对陆培当时对她们出手,苏青也有着一进无法化解的怨气为何只管对真心待他的朋友出手?

    既然是吕秋儿背叛了他,怎么不直接上去痛揍吕秋儿呢?

    真是连紫云都不如!

    想到紫云,苏青才想起洛阳已结成金丹,看来是放下对紫云的成见,两人好事将近了。

    相比吕秋儿而言,紫云要好的太多,最起码她对洛阳也算是倾心相待吧!

    至于跟别人双修,结侣之前,修士都是自由的,只当在一起修练好了,这样想想两人也算勉强般配吧。

    可能是睡了一觉的原因,苏表感觉头脑清醒许多,也不再时时锐痛,心绪也平静不少。

    “苏青,你这么快就起来啦?怎么不多休息会儿?”梅仙子见她进来,忙起身拉着她的手关心的说。

    对于苏青因情所伤,以及被陆培打伤之后,身心俱损之下,差点生了心魔之事。梅仙子也十分愧疚,当初,若不是自已跑来叫她去东皇门,也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吧。

    所以,她才一路跟着苏青来到云中涧,确定她恢复如初才能放心。

    陆培也紧张的站起身,搓着手不知该说什么,他深知苏青心里对他有怨,怕是哪句不对,又遭她嘲讽。

    “我这里又有不是什么贵地,你们随意就是,还客气什么!”苏青语气平静的招乎他们坐下,同时,叫梦女过来奉茶。

    “苏青,你什么时候又收了位女——弟子?”陆培笑着接过茶杯,有些尴尬的问。

    他以为这个面容妖娆,身着红妆的弟子是位女修,没想到仔细一打量原来是男儿身!苏青身边怎么都是这种奇葩人物?

    反正,他还是第一次见有男修身着红妆,扮成女子模样的。

    若有的话,就苏青那个阴阳同体的弟子——烟儿。

    不过,这位貌似是位纯正的男子,打扮成这样,真真是可笑。

    若他知道烟儿还在世俗嫁过人,一定会更加不可思义,也就是苏青这种来自现代的人,能平静的接受烟儿他们这些人吧。

    这一点烟儿自见到苏青的第一面就已看了出来,所以,当时才似真似假的求她收自已入门。

    “陆师兄,你当他是女弟子就好!”苏青看出他的尴尬,淡淡的说道。

    陆培干笑一声说“你门下的弟子,都是与众不同啊!”

    苏青淡淡的应声“可能,我本身也不入主流的缘故吧!物以类聚喽。”

    “怎么会?像你这样的天才,可谓是百年不遇的奇才,怎么会不入流?”陆培连连反驳道。

    苏青轻笑一声“什么奇材?现在整个修真界津津乐道可不是这些,而是,你我跟盟主夫妇的往事呢!”

    陆培面色一红,正要道歉,只听苏青接着说“就让他们说去吧!纵然是修士,谁没个七情六欲?谁没个倾心之人?”

    闻言,陆培不由为其豁达的心怀而心折“你说的极是,我们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倒是吕秋儿那样的风流人物,反倒受人追捧。”

    苏青惊讶的挑起眉头“陆师兄,你现在不在迷恋吕秋儿了吗?竟这般说她?”

    陆培冷笑一声“我若还是如你所说,那般作死,把她当心肝,才真是疯魔了呢!我不能为这样一个不把我放在眼里的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作践自已!”

    此言一出,不但苏青十分惊奇,连一向不动声色的梅仙子也感到不可思义,不过短短几天功夫,陆培就能从为情痴狂,变成不屑一顾?

    难道,陆培被人穿越了不成?苏青紧盯着他暗道。

    看到苏青神态平静了许多,虽然言语比之前还是有此犀利,但也柔和许多,梅仙子才算放下心来。

    此时,陆培方才知道她为何一定要跟着苏青一起来云中涧了,原来,竟是为防苏青心境有失。

    见梅仙子每日里,都力寻些轻松的话题,极力开解苏青,陆培不由大生惭愧。

    可能是是因为三人同病相怜的原因,又知根知底,很多不便对外人言讲的话,都能摊开来说,加上梅仙子跟陆培的刻意开导,苏青心里的伤痛慢慢的消减不少。

    “苏青,你有空吗?不如,我们一起厨房整治些吃的?”梅仙子见她又在啃食灵果充饥,兴至勃勃的提仪。

    “是啊,好久未曾尝过苏青做的美食了,呃,有我能帮上忙的吗?”陆培也过来凑趣。

    这些天以来,苏青因心绪不佳,根本无心下厨烹饪。

    每当腹内空空之时,便食几枚灵果充饥。

    听了二人提议,她也觉得口中的灵果有些寡淡,心思一起,拉着梅仙子一起下厨。同时,丢给跟在身后的陆培一大堆蔬菜“你既然要帮忙,把这些菜择洗干净吧!”

    烟儿跟梦女闻讯跑来准备帮忙时,都被苏青轰走“你们去修练吧,我跟这些师叔来做就可以了!”

    “苏青,真是难为你,到现在还亲自下厨!”梅仙子一个火系法术点燃灶火笑道说。

    苏青淡淡一笑“自已做的菜更香嘛!我本来也喜欢闲的时候捣鼓些吃食。”

    “你这爱好倒是独特!”陆培笑着接话。

    苏青刚把灵蔬放进入锅里,突然感应到一股不属于筑基修士的巨大灵息传来,接着,便听到洛阳的惊喜的声音传来“苏青,你做什么佳肴?”

    梅仙子刚起身,只见如谪仙般的洛阳已来到门口,他们还未及施礼问好,只见他一撩衣摆,施施然进了厨房说“我记得当初你说过,我若结成金丹,亲自做一桌子菜庆祝呢!怎么,今天我要是不来,还打算食言不成?”

    正要施礼的苏青听他这么一说,随即失笑“确实是我的不对,正好,今天你也算赶上了,多加几道菜,当是为你荣升前辈庆祝吧!”

    见洛阳结丹之后,仍像往常一般于他们交往,虽然身上压不住灵力十分强大,却丝毫没有结丹真人的架子。

    陆培跟梅仙子也很快放松了心情,四个同心协力,很快,整治出十几道菜肴。

    “来,大家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洛阳见苏青精神还好,寻思她已放下心里的情伤,不由兴至极高。

    “还是平生第一次吃到结丹真人亲自动手烹制的菜色!”陆培神色有些激动的说。

    虽然,洛阳之前跟他们都相识,但结丹真人跟筑基修士,有着本质的区别。结成金丹,意味着已经走在修真界的上层境界,可以真人称呼。

    同时,结丹真人不管在宗内,还是在外面,都有着一定的权力。

    因为,其能力强非筑基修士所能比。

    这样天差地别之下,一般结丹真人面对筑基修士时,不自觉就会有种居高临下之感。

    洛阳在他们面前却十分低调,甚至比往日更加热情一分。

    可能看出梅仙子已筑基顶峰,在席还十分体贴的谈起自已闭关冲击结丹时的感悟。

    这样的经验对于即将结丹的梅仙子而言,确实是十分宝贵的,特别是他提及情之一劫时的应对之法,更是让她茅塞顿开。

    其实,洛阳不过是借着机会,想引起苏青的注意罢了。

    不过,苏青虽然也在认真倾听,但很显然,并未领会他那隐晦的爱慕之情。

    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这些宝贵的经验,对在座三个筑基修士大有裨益。

    大家边吃边聊,主要是听洛阳在说。

    一顿席四人整整用了两时辰方散。

    “洛阳,你的结丹大典何时举行?说来,修真界已好些年未出结丹修士了呢!”梅仙喝了口灵茶问。

    经过一顿饭功夫,在洛阳再三要求之下,梅仙子三人才继续以道号称呼洛阳,而非前辈。

    同时,包括苏青在内三人对他好感顿增。

    之前,洛阳甚至有些嫉妒苏青的那些老朋友,如今,他已想通,自已只要融入她的朋友圈子就好了。

    而且,他也发觉苏青的朋友们都非等闲之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