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九十九章 凄厉的哭叫声

章节目录 第四百九十九章 凄厉的哭叫声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听到这样的流言之后,洛阳异常愤怒“真是其心可诛!如何说我没关系,我说到做到,竟然这般诬蔑于你,实在可恨!”

    苏青倒是波澜不惊“身正不怕影子歪,让他们说去吧!”

    这种流言,不用猜也知道是紫云派人散布出来的,左不过是想出一口气罢了,只是,自已再次趟枪,苏青已习以为常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看到苏青跟洛阳两人毫不避嫌的一起来沁竹园,玉天枢惊的张大嘴“你们,终于——”

    “什么终于?你不是应该问你们真的在一起吗?”苏青上前一步堵住他的话“这些个流言你也能当真啊?真不愧是千机门的少主!”

    玉天枢悄然看了洛阳一眼,见他果然低垂着眸子不言,脸上露出一丝苦色。

    原来,他也有求之不得的时候,这么一想,看他又顺眼了许多。

    原本,苏青两人没打算到沁竹园来,听到那些个流言之后,苏青突然想到玉天枢身为天机门的少主,一定知道不少修真界近来的动向。

    所以,临时起意过来看看,没想到玉天枢正好在家。

    “你们准备去何方历练?”得知他们的意图之后,玉天枢饶有兴趣的问。

    苏青下意识看了眼洛阳,她此次出来,本身为了躲开师父热心作媒,至于去哪里,倒是没有确定。

    洛阳沉思片刻方道“听说北海妖兽又有异动?”说着,看了苏青一眼,见她并无不满之意,方才接着说“我们打算到北海走一趟。”

    苏青点点头道“如今妖兽之乱,说到底起源于北海,当年却是我们最先发现北海夜叉之踪,我也一直在想,这一些事情背后是不是都有所牵连。”

    玉天枢郑重的点点头道“北海确实不平静,你们若真的要去,一定要小心行事。”

    接着,他看了眼洛阳“不过,洛阳前辈既已结成金丹,护住苏青周全应该不是问题吧?”

    苏青白他一眼道“我虽修为不济,逃命的本事总还有点儿的。”

    洛阳却淡淡的说“希望你不要再往北荒十年就好,雪原兄可是整整悔了十年。”

    听他这般揭底,苏青脸色一红,端起灵杯低头不语,玉天枢哈哈笑道“希望洛阳兄莫要后悔,我的意思还是,如今北海局势未明,你们三思而行。”

    苏青见洛阳神色坚定,微笑着说“我这次肯定会小心的,再说了,妖兽之门关闭,北海妖兽也没之前那么多。”

    洛阳有些担忧的看她一眼心道妖兽虽没以前的多,但绝对比之前的强。

    辞别翠微镇之后,两人一路向西北而去。

    “他们又去北海了吗?”紫云放下手里的琉璃盏向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淡声道。

    良久,就在她脸上闪过不奈之情时,空中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刚才有人在外面!”

    听闻此言,紫云一惊“可是我父——”

    “不是,筑基期修为而已,他不会发觉我的,纵然掌门人,若你不愿现身,也寻不到我。”那低沉的声音冷笑道。

    不知怎么的,听他这么说,紫云非但没放心,心里反而升起一股寒意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这般厉害了。

    “放心,洛阳始终都是你的,他迟早会回到你身边的。”就在紫云以为他已离开之时,那个令人心头发毛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紫云默然摇摇头纵然他愿意回头,我们也不能再如往常一般了。不过,当初毁约之辱,一定要讨回来。

    清华,我一定要你身败名裂,人也得不到!

    有时候连紫云都怀疑,她并没有多痴恋洛阳,甚至在他落魄之时,几乎毫不犹豫的就放弃他了,但是,却按捺不住将她据为已有之心。

    她一直对自已说那是自已对洛阳的一往情深,但是听到洛阳公然毁约之时,她却无一丝伤心之意,只无于伦比的挫败感。

    幸好,太上长老一直支持她跟洛阳结侣,总有一天,他还会站在自已身后。

    “紫云,你在这里呀!”林峰轻轻推开门,微笑着走进来问。

    “你进来怎么没有通报?”紫云皱着眉头说。

    这个林峰最近是越来越放肆了,屡次擅自闯入她的宴息室,真是可恶!

    林峰上前抚住她的肩膀“我们如今的关系,还要通传吗?”说完,刚附身,却发现身前的美人儿早已消失于房中。

    他有些失落的闭上眼心道紫云最近真的有些不正常啊。

    这法术也实在太过于蹊跷,是他闻所未闻之术,竟无一丝灵力引动之力,人却已然瞬移,若她是结丹修士倒还罢了,可紫云不过筑基中期而已。

    而且,他有次无意间发现,紫云竟然对着空荡荡的房间说话,更奇怪的是,他明明看到她神色激动的在说什么,但却一丝声息也听不到。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阵法之故。

    但紫云的宴息室之阵,也不过尔尔,他可以十分轻易的破解,但却不能次次都轻易进入。

    本来,两人打算一咱慢慢游历,但苏青却郁闷的发觉,但凡仙城,有修士的地方,都在热议她插足洛阳跟紫云之事,若只这般说也就罢了。

    必竟,这事纯属子虚乌有,但是,这些人一般还翻出她倾慕孙仪之事来。

    百年的感情确实是真的,苏青无法忍受被人说的那般不堪,她并不认为,当年的暗恋有什么见不得人,也绝对没有错。

    很不明白为何这些人要将她说的那般不堪。

    看来,紫云对自已怨念真的很深啊,原来,跟修真界第一修士一起出行,也要饱受诸多非议的呀。

    这算是修真界的绯闻吧?

    不足十日,两人便乘风来到北海。

    此时,原本的荒原已被妖兽所占,奇怪的是,一众妖兽只隐于荒原之中,并未趁机进攻附近诸国。

    两人在离荒原最近的听潮镇落脚,看着这个依然平静如昔的小镇,苏青不由叹道“还好当初把他们安置在此,不然,早被妖兽所屠。”

    北海阵法被破之后,修真界第一时界派出数十位金丹后期修士,重新在听潮镇外布防,以防止妖兽入侵北原。

    走在平整的街道上,时不时遇到几位修士从身旁走过,洛阳神色凝重的说“这里,怕是也安定不了多久了!”

    “洛阳,你说,我们是不是劝说这里的世人逃离此地?”苏青转头看着洛阳问。

    洛阳淡淡一笑“如今,北原各地也不平静,兵乱不断,我想他们未必想离开这里。不如,我们去问问?”

    果然,当他们寻到当年被安置在此地的渔民说明来意之时,这些年事已高,已为镇中德高望重的族老们却不断然拒绝。

    在这里方可多过几日安稳福足的日子,若是挪到北原,不管在哪里,都不好生存下去。

    不单单是这些村老反对迁徙,就连镇上有的青壮年人也不愿离开这里。

    苏青有些头痛的说“真的是乱世猛于妖兽啊!”

    她想起有位老人说“我们宁愿被妖兽撕了,也不愿出去之后,被人夺家财,然后活活饿死。”

    “修真界真的要出大事啊!”洛阳仰天长叹“到时候怕是最为遭殃的就是世俗之人。”

    他想到宗门密志上曾记载五千年前的那场妖魔大战,死于其中的百姓达数千万之多,几乎被灭根。

    之后,整整五千年,文明都未恢复到当时的盛况。

    世俗界的诸多奇巧工艺完全消失于世,能人志士都死于非命。

    原来竟是这样!

    难怪苏青感觉十分奇怪,此界各地发展相差极大,各个国家体制都相对完整,但生产力却极低下。

    原因也很简单,在那场几乎将此界毁灭的战争中,死去的绝大多数都是百姓,真正的王公贵族倒是保留了下来。

    当初世俗界也有很多出色的人物,以奇门遁甲之术抗击妖魔,但毕竟根基不深,被当初极仇视人族的妖兽一族尽数屠戮。

    “苏青,我知道你心怀仁善,但是身为修士,我们也不是救世主,特别是在修为不济之时。”洛阳见她又在为世俗人所忧,不由出语劝她。

    这样的道理,苏青也明白,她只是不忍心而已。

    也许真的是入道太晚之故,许多人都说过她的凡心太重,以前苏青根本不以为然,但自从发生那件惨祸之后,她才彻底明白过来。

    因为最近些年来,不断有修士经过听潮镇,所以,镇上开了家专门抬待修士的客栈,既有灵酒,灵果,供给,又设有安静舒服的洞府。

    如今,苏青两人就在这家名为仙居的地方选了一处小居室,一个小小的客厅,坐南朝北,东西各一间卧房,这就是仙居最好上等的住处了。

    “苏青,此次前来北海,其实我是要寻一样宝物。”安顿好之后,洛阳十分郑重的对苏青说。

    “哦,原来这样,我可以帮你一起找。”苏青十分爽朗的应道。

    洛阳深深看她一眼“你都不问我找什么东西,只管一股脑的应下?”

    苏青呵呵一笑“反正你修为比我高的多,就是寻宝我肯定也是打酱油而已。”

    “听说,东方神木之枝曾在北海出现。”洛阳神色不变,继续说道。

    “东方神木?”苏青还是第一次听说,不由好奇的问。

    洛阳长出一口气说“几年前我被一只七阶大妖所伤,旧疾一直未愈。那只大妖所用之法仍十分罕见的腐系法术。”

    “所以,若要彻底根治,需以极纯正的木之生息,而世间最为生发纯正之木,莫过于东方神木。”洛阳顿了顿接着说。

    当他说到前半段时,苏青差点都要拿出木之精华给他用了,后来,他提及东方神木之时,她方想起,洛阳手里也有木之精华。

    “不过,东方神木只是传说中的宝物,这个消息不一定准确。”洛阳叹了口气道。

    他话音刚一落,苏青从怀里拿出一枚极品精玉籽给他“这是我特意从妖兽界带回来的精玉籽,其中灵力极为纯正,你不妨用来试试?”

    洛阳接过之后,还未激发,便感觉到其散发出极精纯的灵力生机,不由心下一喜,看来,这精玉籽,对自已的固疾果然有用。

    “这些你先用着,云中涧还有不少呢!”苏青将身上所有精玉籽都拿给洛阳,他当即就开始打座疗伤。

    随着体内的**之气被化去,洛阳感觉到全身经脉无比的顺畅,但精神却仍然有道阴霾非但挥之不去,反而更加突显。

    不过,因为一直跟苏青在一起,洛阳心绪很好,本事欢愉之意将那道阴霾掩住,若不是夜深人静之时,根本察觉不了。

    他只当是那初伤的太重,震荡到灵魂反致,所以,每日静修之时都服下清心丹,以宁心神。

    随着旧疾除去,东方寻找东方神木就不那么重了,他跟苏青两人也开始关注起荒原之中那些神出鬼没的妖兽来。

    据闻,当初由那些妖兽十分巧妙的躲执善真君留下那道神威,破解开七彩之阵。

    一夜之间,北海山移地动,在荒原之上,突现三山。

    而这三座山,正是当初布阵之时,被强行移来压阵之用,没想到妖兽之中也如此高明的阵法大家。

    苏青原本以为,是妖兽强行破开防护阵法的,没成想竟然大阵被解。

    “有这等能力修为,一定有八阶以上的大妖现身,只是,不知其所图何为,一直蛰伏在荒原深处。”洛阳望着茫茫荒原,神色凝重的说。

    “风雨欲来风满楼啊!”苏青看着天空突然涌动的乌云道。

    洛阳十分欣赏的看她一眼说“我们回去吧,今日听不到什么消息了。”

    自从来到听潮镇之后,他们每日午后一起到客栈大堂要一壶茶,几碟子干果,坐在窗边聊,边关注往来修士的言谈,光明正大的打探消息。

    其实,苏青本想着干脆入北海一探,但洛阳却坚持留在这里慢慢打听。

    左不过是怕她入北海之后,再有什么闪失。

    他们刚回到居室,就听到街上传来一声凄厉的哭叫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