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一章 皮偶老妖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一章 皮偶老妖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他的话与苏青的想法不谋而和“北荒的妖兽实战能力更强一些,但灵智却远不如修真界这些狡诈之徒。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洛阳眼中闪过一丝异彩“若是这样,他们之间,不只是谁更胜一筹呢?”

    苏青冷哼一声“这些小伎俩,绝对的实力面前,根本不够看的!别忘了妖王一族也是灵智非凡。”

    “七王子确实有智谋,竟能哄你自愿穿上嫁衣!”洛阳笑着打趣她道。

    一提到此事,苏青就有些不自在“当时,听闻妖兽之门即将关闭,我也是急昏了头,一心只想着只要出了妖月谷,就有机会逃走。”

    没料想却被骗上了婚车。苏青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若不是洛阳及时赶去救出她,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苏青本来还打算深入荒原三山,如今魅妖主动现身,倒是就在听潮镇等着就好了。

    这些个大妖,若想进入修真界,听潮镇是最便利之地因为这里世凡俗之镇,阵法之力波动最大人来人往之下,也最容易钻空子。

    所以,妖兽想从此地打开进入修真界之路也未尝不可。

    不过,北海大阵被破,三山现世之后,五大宗门又加大对北海的防护之力,派出大修士在此驻守,而非但靠阵法之力防御。

    只是,这样一来,各大宗门都大招弟子,但有相当一部分优秀弟子,经过入门测试之后,又被散盟的诱。

    对于这些,苏青只听越春秋说过一次,如今至了北海方知,修真界对这里真的十分重视每个宗门都至少派出上百名筑基弟子,数百练气高阶弟子,以及数位结丹长才在此轮流驻守。

    看到严阵以待的各个宗门驻守之地,苏青不禁叹了口气“这样一直防着也不是办法,妖兽之门每十二年一开,不知十年之后,会不会完全开启。而大王子已成功晋阶妖王,到时候不知修真界还能不能挡的住。”

    洛阳眉头紧皱“修真界真的大患,倒不是妖兽一族,而是被蒙蔽的天道,以及,随时可能破开封印的魔王。”

    “落仙山是不是有什么异动?”苏青挑眉问道。

    洛阳认真的看着她说“落仙山一直都不太平,近日,镇守于此地的一位无婴大能陨落了!”

    “当真?”苏青十分惊讶的问。

    在她心目之中,元婴大能那可是如神一般的存在,没想到也会陨落。

    就她犹自震惊之时,只听洛阳接着说“几乎每隔百年,为镇守落仙山的封印,修真界都要陨落或者重伤一名元婴大能。”

    闻言,苏青震惊不已若是再无元婴现世,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此界也要崩溃了吧!

    妖兽一族在此时作乱,对本就艰难的修真界而言,真的是雪上加霜。

    苏青之前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宗门的元婴真君几乎从不露面,原来,有相当一部分却是在闭死关疗伤。

    两人只说几句话的功夫,洛阳神色突变,祭出紫金盅一看,那只六阶玉蝗竟然自暴妖丹而亡。

    他们还没来得及审问它呢!

    自从被捉到起,它就十分的暴燥,根本什么都问不出来,所以,洛阳才想着先关起来,留待以后慢慢拷问,没想到只几息功夫,它便自戗自亡。

    “这妖兽个子不大,脾气倒是不小!”洛阳看着化成一堆焦灰的玉蝗说道。

    苏青却紧皱眉头“我倒觉此事有蹊跷,玉蝗一族极难修至化形,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自暴其身。”

    她在妖兽界之时,也曾听说过玉蝗一族之事,莫说化形成功,纵然能开灵智的都廖廖无几。

    听闻,大王子身边有一队为他极钟爱玉蝗飞将,其首领也不过六阶而已。

    不过,听说,那位六阶玉蝗妖将,其能力不再七阶大妖之下,十分骁勇善战。

    这样看来,他们所遇到这只六阶玉蝗好像太过于弱了些,自始至终,它几乎没什么动用法力。

    这一点也不符合妖兽的特征啊。

    难道在修真界混的久了,竟然忘记妖兽的本能,开始跟修士斗智了么?苏青不由冷笑若说阴谋诡计,妖兽怎么斗得过修士?

    她一时竟忘记了,世间还有半妖一说。

    接下来的几日,苏青两人都在灵找那三只魅妖,但它们却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寻遍听潮镇,也没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正当他们准备进入荒原之时,却发觉此地的妖气一日比一日浓重。

    但是却查不到妖兽的行踪。

    这天,两人又是一无所获,苏青有些沮丧的说“我本以为,妖兽灵智再高,也不能超越人族吧?如今看来,还是我们太笨了!”

    洛阳看她一眼道“那也说明,那些妖兽怕我们,不敢光明正大的出来罢了。”

    苏青却并不这样认为“你还记得当初我们怎么误入北海的吗?那些诡异的皮偶,就是一般修士也弄不出来吧?”

    她没说的是,当初跟孙仪一沤城重遇皮偶之事。

    因为,苏青如今下意识的不愿想起那段曾令她无比心动的日子,让她错以为那段近几十年的暗恋可以转正。

    还好,她身边一直有朋友们陪着,所以,才能走出那段无法言说的情伤。

    洛阳见她神色有些恍惚,不由关心的问“苏青,可是感觉到哪里不对?”

    苏青回过神笑了笑说“我们,怕是遇到大麻烦了!”

    言毕,房门被烈风吹开,数百头妖兽将二人密密码码的立林在院中。竟无一丝声息,若不漫天妖气传来,苏青还以为它们只是跟夜色融为一体的石雕而已。

    “真是好大的阵丈啊!没想到如今妖兽也开始设诡计了啊!”洛阳冷笑一声越门而出,却见空中也有数百禽妖严阵以待。

    紧随洛阳身后的苏青发现,这些妖兽似乎在等候什么大妖临场,她跟洛阳对视一眼,一招万箭穿心发动,洛阳轻轻一抬手,漫天火光冲开而起。

    随着阵阵惨叫声,列队整齐的妖兽瞬间被打散开来,两人仅出一招,便伤了近半妖兽。

    “两位好没耐心啊!这样的偷袭可不是君子之风啊。”随着一声轻笑,一个十分熟悉的声传来。

    苏青眼神一缩乘着妖气而来的这位老妖,正是当初她跟洛阳在那位长者家中的阿婆!

    “没想到这一切的幕后主使竟然是你!终日打雁,这次真的被了雁啄瞎了眼,竟会白白放过了你。”洛阳盯着她恨声道。

    言毕,一道凌厉的法术冲她飞去,瞬间,那妖婆被灵火所焚。

    “哈哈,说来,我们也是相识已久的老朋友了,怎么一见面就这般急着动手?”那声音又换了一个人!

    竟然,是当年他们在看花灯之时,所偶到那个妖兽皮偶团的那位喂马的大汉!

    洛阳收住手厉声问道“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一直跟着我们所图为何?”

    “难得见两位再次同行,我怎么不出来好好招待一番?否则,留着你们这么好两张皮,岂不是可惜了?”那大汉仰天大笑道。

    洛阳负手冷笑道“刚才我们还想着当年追杀之辱,这么快你倒是送上门来了,正好让我们一雪当年之恨!”

    话未说完,只觉得眼前大变数百扮像各异的皮偶,将他们两人团团围住!

    “哼,如今的我们可不比当年!这区区阵法是困不住我们的!”洛阳高喝一声,苏青与他同时飞身而行,直接冲向那些皮偶之中。

    那群皮偶瞬间消弥于无形,随之而来的依然却是数不清的妖兽呼啸而来,一时让人分不清是真身还是兽魂。

    但这些都不重要,洛阳在北海跟妖兽戗战十年,杀神之名可不是白白得来的。

    他大开金身,将苏青青牢牢护住之后,两人背对背,各自杀妖。

    一人法术世无双,一人手持灵剑锐不可挡,生生在妖兽群中杀出一条路!

    虽有源源不断涌上来的妖兽,但两收割妖兽的杀机却更加迅猛!

    洛阳手持一把与苏青一般无二的灵剑,不同的是,他的剑是由火灵凝结而成,剑指之处,妖兽即刻化为灰飞!

    而苏青则许久没这杀的这般畅快淋漓!

    她与洛阳北靠而立,挥动手里赤心剑,凛冽无比的剑气,随着她的身影,收割一只只妖兽之魂。

    随着他们的杀意越来越重,配合也越来越默契,激发的法术也越来越强劲,很快,那些看似无穷无尽的妖兽出现的少了些。

    “两位这些年来,修为确实大有精进啊!哈哈,这样,主人会更喜欢!”随着一声阴测测的声音传入耳中,眼前的妖兽突然全部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数十只六阶妖兽,嘶吼着向他们冲过来。

    见状,洛阳一把将苏青拉到身后“你且莫动,看我取它们性命!”

    说完,苏青只觉得周身被一层十分坚固的灵力墙,将她跟那些妖兽隔离起来。

    原来,是洛阳激发金身之力,将苏青一同纳入其中,很放心的将整个后背交给她。

    当年,两人被洪光困入遗府之时,遇到妖兽洛阳因修为跌落练气一层,第一次被人保护,当时,他就在心底默默发誓若有一天,他能恢复修为,得遇危机之时,一定也要把这个女修护在身后。

    百年后的今天,不,在更早的妖兽界时,当年的宏愿终于实现,但他的心也就此系在了苏青身上。

    苏青静静的立在洛阳身后,认真看着他跟数十大妖对决出手迅猛,一击必中妖兽之要害。

    一把火灵剑在他的里如灵蛇出洞般,游走于各个大妖之间,行动间满满的磊落潇洒。

    这样的洛阳,仿佛给人以无比安心之感,苏青感觉那些大妖于他而言,丝毫不在话下。

    一念之间,又涌现出一批六阶大妖,苏青不禁心惊这皮偶老妖竟如此厉害,拿六阶妖兽当卒子用啊。

    洛阳冷笑一声“纵然是真的六阶妖将还拦不住我,莫说只只是区区兽魂!”说完,火灵剑化为一道绚丽的灵光,直取幕那皮偶妖主人而去!

    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声,上百六阶大妖顿时化为乌有。

    苏青只觉得眼前一闪,定睛一看,两人正立在客栈的小院之中,洛阳随手将金身收回,一阵轻风吹过,仿佛刚才那场争斗没有发生过一般。

    “好了,它们已经跑了!”洛阳回身看着苏青,有些遗憾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自豪“可惜,没抓到那个皮偶老妖!想来,它也不敢再回来滋事。”

    想当年两人一起逃往北海之时,是苏青一路上护着他。如今,再遇皮偶老妖,他绝不会放过他们!

    他一定要一点点的扭转在苏青眼中的印像,做到如雪原所言的那样一个让她可以安心依靠的人。

    当年,他在满界世寻找苏青之时,偶遇赵春秋并被他看穿心事。两人曾有过一次长淡,不是有意还是无意,赵春秋十分详细的跟他描术了当年在桃源镇上的时光。

    而且,还着重说起苏青跟孙仪之间的点滴,曾说起过,当年因苏青并未入道,一起相处的修士们也只知她有一手绝佳的厨艺而已。

    除了乔晓嘉一直努力帮她寻找引灵丹之外,只有孙仪时时关心她,也是唯一个肯跟她交流的高阶修士。

    当年,苏青数次历险,都为孙仪所救。

    “苏青倾幕孙道友,不过是因为当年认为他是个可靠之人而已。”雪原状似无意的对洛阳道。

    洛阳没想到苏青当年的处境竟然也那般艰难,年近三十而无法引气入体,一心求道,又被身边的修士无视,只当她是一个厨娘而已。

    若是自已,这样的朋友,是绝不会再认了吧?

    但是,几十年后,当苏青筑基有成之后,对于当年看不起自已的人,仍然以诚相待,而当年于她有恩之人,自然铭记于心。

    也许正是有过这样的经历,看到落难的自已,才会真心帮助吧?

    不过,当初,他对苏青却是存了利用之心呢。

    也许,当年师父之所以流放他到灵玉峰,不惜在灵玉峰与云中涧之间开出一条通道,为的就是让他遇到苏青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