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四章 得山河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四章 得山河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树精不但跟着她,还不住的念叨着要要负责之类的,正当苏青烦不胜烦之迹,只见一只雄鹰跌跌撞撞的朝这边飞跑过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苏青仔细一看,一边翅膀都被咬掉了,一条腿被打断耷拉在地方,只能用一条腿,跟一支膀子撑着身子跑。

    若不是它身上没有一丝血迹,引起了苏青的注意,还看不出它就是之前在大殿看到的那个鹰雕。

    “剑灵主人,快救救我!后面——”它飞扑到苏青面前,却被她闪身躲开原来,那个要命的护山神兽又追过来了。

    “大人,你别光追我啊,是她,是她拿剑逼我入山的,啊,不要再咬我了!”随着它的一声惨叫,赤心剑突然现身,斩下其身后那只生着人面兽身的不知名妖兽。

    但那妖兽却十分轻巧的避开它,继续去追那只成精了的只剩下一支翅膀的鹰雕。

    苏青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妖兽实在不是她所对伏的了,那鹰灵只能自求多福了。

    赤心剑收回之后,她身后那棵树精大叫“真是太可怕了,你们,竟然敢主动招惹神兽!它可是守着山中最古老的洞府呢!”

    洞府?古老的洞府!?苏青十分惊喜的回头问它“你刚才不是说,迷蒙山里已几千年未有人踏足么?难道,是古修遗府?”

    树精十分夸张的退后几步才说“你这个不花心盗贼,难道不是来这里寻天机门遗府的么?”

    天机门?现在不是好好的吗?竟然还有遗府?

    她刚想出声问个究竟,只听那精怪吱吱笑道“说起来这个门派真是太可笑了,我活万把年,也只见过一个因为门中弟子资质不佳,而闭了山门,结果,天长日久,竟被后世遗忘的门派!嘎嘎。”

    听它这么一说,苏青倒是来了兴致“你说,那古洞府,其实是天机故意隐藏起来的?现在可还保存完好?”

    树清见她肯答理自已,不由笑的枝叶乱颤“说起来可真是笑死个精怪!天机门后世弟子还没寻来,就被其它修士抢好几遍了!我说,花心贼,你就是进去,也寻模不到什么好东西了,还不如对我负……”

    虽然听到这古洞府已被光顾过数次,但苏青还是想进去探一探,必竟是上古大宗门啊!纵然只捞点渣,也让人很激动啊。

    苏青没想到天机门竟然还有这等渊源,她从未听玉天枢提及过此事,想来,也是其宗门之密吧。

    “你知道那古洞府的位置吗?”苏青打断犹自喋喋不休的树精问道。

    树精有些不悦的摇摇树枝说“当然知道啦!我本来就生在山门之中呢,见这里有动静才过来查看的,结果,就被你这花心贼给非礼了。”

    闻言,苏青大喜过望,同时,又暗自舒一口气,还好她刚才极力按捺住脾气,没出剑将这颗神烦人的树精给砍了。

    在树精的带领下,苏青很快来到一处极不起眼的山涧,若不是它大十分肯定这里就是天机门故府的入口,苏青是怎么也寻不到的。

    “本来,古遗府很隐蔽的,不过,几千年前,被那个强盗修士给破坏后,就像这么明显了,不过,我也能溜达出来了。”树精得意的晃了晃树枝,径直往山壁行去。

    这来说叫明显!看着穿壁而过的树精,苏青深吸一口气,将赤心剑握在手里,紧随其后。

    “哎,你怎么又拿剑?难道还想砍我不成?”已身在石壁之中的树精,突然冲苏青大叫“你要是拎着剑,就别想进来了!”

    苏青疑惑的看他一眼,将手翻,赤心剑消失无影“这样可以了吧?”

    树精抖了抖身子“快点,跟紧了,不然被困在这幻阵里面别怪我。”

    苏青一箭步上前直撞上石壁,这是什么幻阵,那石壁竟然是真的!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挤进去,感觉好像被砌在墙里一般,每一步都十分艰涩难行。

    本来,苏青还以为这幻阵只一般的障眼法而已,谁知,她跟着树精竟然真的穿过整整一个山腹,方才进入所谓的古遗府。

    看着仿若在云端的仙宫,苏青一时间感觉自已真的无比渺小她有些发愁的看着眼前犹如天瞻一般深崖,突然有些心惊。

    同时,又有一丝莫名的熟悉之感这山门前的布置,跟当年的朝阳宗何其相像!

    莫非?想到刚才树精曾说起过这里曾被几波修士光顾过,难不成朝阳门的开山祖师也曾来过?

    想到这里,她不由有些可怜那只仍然被守山妖兽追着的鹰灵,但愿它能逃过一劫吧!

    “你们都已经进来了呀,哎剑主人,你那柄破剑呢?实在太不仗义了啊它,竟然看着我被神兽追咬!哎哟,我的膀子呀,怎么全被啃掉了?!”苏青刚一想到鹰灵,它就不知从那个地方钻了出来。

    那形象实在不能让人跟一只雄鹰连系起来两个翅膀已不见影儿,只余瘸腿,头耷拉在已差不多掉光毛的背上。

    乍见它突然蹦出来,苏青还吓了一跳“你怎么在这儿?那只追着你的妖兽呢?”

    不提那守山神兽还好,一提到它,这只剩下半拉身子的鹰灵立刻咆哮道:“你还问!?哼,若不是你们非逼着我来这里!进来之后,那只该死的东西却一直追着我咬!……”

    “哎,你跟个破烂货说什么?还不快过去!?”树精不耐烦的朝苏青大叫道。

    原来,它已经化身为独木桥横在那道鸿沟之上,怪不得一进来,就看不到了,苏青原以为它悄然离开了呢。

    没想到它倒是挺有心,怕自已过不去,特意化身为桥来引渡。

    “你这颗搔树,说谁破烂货呢!哼,见个人就像跟着出去,既然思凡心那么重,你怎么没托生成人胎?”听到自已被形容为破烂货,鹰灵立刻火冒三丈,转移了攻击目标。

    树精也毫不示弱,边催着苏青快过桥,边回骂道“我就是想修成人,怎么不比你一开始被造成禽兽来的高贵?看你现在那……”

    在树精跟鹰灵欢腾的对打骂之中,苏青沿着树身来到古天机门山门之前。

    这才是上古大宗应有的气派,巨大的山门全部以上等灵玉所筑,石阶仍是如今极珍贵的青灵玉所铺就。

    踏上去甚至能感觉到极纯正的灵气自脚底窜入经脉,更莫说四周那浓的犹如薄纱般的灵气,苏青不由自主的深吸一口,只觉得通体舒坦,浑身都轻盈不少。

    “你这只破烂鹰,一直跟着我们作什么?”身后的一声暴喝,将沉醉于这浓郁灵气之中的苏青拉回神。

    她不由回头看去,原来看上去外形十分不起眼的树精,如今如通体明净,树身犹如玉质一般闪着淡淡灵光。

    “嘿嘿,花心贼,是不是也我玉树所倾倒?”树精见苏青有些出神的看着它,不再理会那只暴跳的鹰灵,飞奔到苏青面前,沾沾自喜的问。

    噗!还真有玉树这种东西!不过,眼前这玉树倒有几分姿态挺拔之表,但却无那种飘然风度,真是实力毁成语!

    她以后决定不再用玉树临风来形容美男了,这颗真正的玉树,没一丝风都要飘起来了。

    “好吧,多谢你带我到这里——玉树。”苏青强忍着笑对它说“我道号清华。”算是正式介绍了自已。

    “哎,还有我呢,本尊也有大名呢!”那只鹰不甘被落下“本大爷名凌云——”

    “瞧你被神兽啃的七零八落的,凌什么云呢?不如叫零落来的好!”玉树指着它嘲笑道。

    凌云自然不会忍气,立刻还击“你的长弱不禁风的样子,倒不如叫朽木!”

    苏青笑着摇摇头,不再理会两人斗骂,拾阶而上,前往天机门大殿。

    怀着对古修门派的崇敬之意,苏青一阶阶慢慢往上爬,直用一个多时辰方才来到宗门大殿,入目就是一副巨大的山河图,镌刻在大殿正中。

    除此之外,只有几根三人合抱精的灵玉柱子,苏青步入之后,未在这空荡荡的大殿逗留,直接向里在的偏殿而去。

    结果,她灵遍整个大殿,连一块玉简都未寻到。

    不过,苏青并未灰心,因为,任何一个宗门都不会把宝物放在正殿展示。

    所以,她只粗逛了一圈,便往后面其它洞府而去,结果,几乎所有的洞府都大开着,但却未发现一丝宝气。

    苏青虽然明白已有几位前辈光顾此地,这种阵法全无的地方,不可能有什么重宝,但还想着自已能捞点剩下的东西。

    结果,却是连渣都没得到,她花了整整一个月功夫,将偌大一个古门派摸了个遍,却是一无所获。

    “嘿嘿,清华,我就说过,这里的好东西都被人弄走了,特别最后一次来的那个修士,恨不得连玉阶都抠走,你想想去留下什么?不对,他还真的把附云峰外面的灵玉砖给挖跑了。”玉树看到苏青有些沮丧,指着那凌云说“偌,大殿前的这只鹰雕,都被他弄走了。”

    “什么被弄走?本尊是被那个修士给请出山的!哼,死树,你要是有价值,现在就不会还呆在这里了。”凌云不满的说。

    听玉树这么一说,苏青从怀里拿出流云盏,刚要出声,只听玉树惊讶的问“你手里怎么有这个东西?”

    苏青一挑眉“可是这里的旧物?”

    玉树摇摇树身说“可不是?当时被放在我身边的洗墨池边上的,被那个一扫光的强盗给撬走了。”

    “所以,偌大的古府就剩下一颗不中用的破树,没被看上,嘎嘎——”凌云在一边讥笑道。

    “谁说只留我一个?”玉树气的枝叉乱晃“天机门镇之宝还在大殿好好的挂着呢!你是不是瞎啊你!”

    镇宗之宝!?苏青不由激动不已“是不是宗门大殿的那副山河图?”

    “你也是个傻的,既然看到了为何不取?那可是能自成一界的山河乾坤地理图!这个是大乘真神亲自动手祭炼而成的,听说,若得五行本源之宝入图,可真接成界。”玉树十分随意说出的话,却让苏青震惊不已原来,这就是山河乾坤地理图!

    果然,是天机门的重宝,但其作用远比赵春秋从玉天枢那里所打听到的更强大,竟然可以用它自创一界。

    而不是仅仅开辟出来一个小千界。

    这样的异宝,远非一般天材地宝所能及,谁不想主宰一界,成为创世之主,只是想想苏青就觉得热血沸腾。

    “清华,你若是想收此图的话,只要通过心一个心魔试即可,一般心思纯正之人都能过的,只要不是杀孽,私心太重。”说到这里,它又好心补充道“此图十分方便,修为只要元婴便可展开此图。”

    苏青刚开始飞扬的心立时沉了来元婴,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遥远了,不但是她,就是整个修真界都可望而不可及。

    不过,如今也管不了这个,先将这重宝入手再说。

    当她再次来到大殿之正中,按照玉树之言,完全敞开精识,对着正堂之上的那副山河蓝图入定。

    苏青看着眼前的大好河山,一股豪迈之情顿生,这等秀丽山河,若是能让百姓安居乐业多好。

    心念一动,她猛的睁开眼,只见一卷发闪着幽光的卷轴出现在怀中。

    苏青轻一拉,试着展开,那卷轴却如磐石一般,丝毫不为所动。

    “清华,你,没有元婴修为么?”玉精疑惑的问道。

    苏青十分坦然的回答“我现在只是筑基中期而已,有什么不对么?”

    “什么?!这是什么世道,筑基期的小修士就能进来?我的天啊,你怎么不早说,我还以为能很快出去了,谁知道还要在被困在这里,还不知道你能不能进阶呢!都一百多岁了!”玉树十分沮丧的说。

    “嘎嘎,思凡也没用,当年的无婴修士出入还费一翻功夫,更莫说筑基修士了,纵然侥幸进来,也难出去。怪不得那该死的守门狗只追着我,敢情是没将这位隐灵体的筑基大修放在眼里啊!”见玉树吃瘪,凌云兴高彩烈的落井下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