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五章 破阶出阵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五章 破阶出阵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玉树也顾不得跟凌云吵嘴,一改对苏青黏糊的态度,十分果断的命令她道“快去修炼,争取十年内晋阶,不然,我们谁都出不去!”

    凌云却不放过它“嘿,她纵然在十年内晋阶,你就能确定能冲出玄阵?再说了,若是进一个大境界还好,区区一个小阶,怎么能引动天地元气?”

    玉树根本不理会它,只对着有些发蒙的苏青嚷“你还不快去寻个地方好好修练!我真是看走了眼了,没想到竟然给山河图选了个这么菜的主人,若她没修到元婴就死了,岂不是白白浪费我苦等几年之心?”

    “你说,你在迷蒙山,就是为了等人来取这至宝?”苏青十分惊讶的看着一直很不正经的玉树,没想到它竟然还背负着如此之重的使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玉树摇了摇树身“快去修练,现在说了你也不懂,要是你有天真的化出元婴,再来问我关于山河图的事也不迟!”

    嗬,这个树精见真是个现世精,见自已修为低立刻就换了态度,如今这高冷严肃范儿跟之前简直不像一个——呃,也许精怪就这么直接吧。

    不过,这样的玉树口气虽然让人很不爽,但却感觉正常许多。

    苏青本以为,它既然能帮自已取得山河图,也有办法出去呢,谁知,竟然当她是元婴大能了。

    她对阵法又不通,只能听去找个地方努力修练了,不过,得了山河图这样的至宝,莫说被困十年,就是二十年也再所不惜啊。

    所以,苏青没吱一声,默默寻个空着的侧殿修练去了。

    日子在玉树跟凌云的斗嘴,以及它们联合催促苏青不要睡懒觉,勤加修练中渡过。

    一年又一年,山中无岁月,这里灵力浓郁,四时如春,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很快,八年时间过去了,每天被两个灵怪逼着修练的苏青,终于如其所愿要冲击筑基中阶了。

    “你怎么还不去闭关?又再浪费时间练剑?”自从得知苏青不是剑修之后,玉树就极力反对她习剑。

    一向跟他唱对台戏的凌云倒是很喜欢赤心剑,经过几年的相处,跟剑灵也成了好友,两个灵体总合在一起针对玉树。

    所以,每当苏青祭出赤心剑,玉树都以修练为名反对她习剑,每日练剑是苏青自入道起一直坚持的习惯,根本不会听它的。

    赤心剑刚一入鞒,凌云便抢先跑过来说“好,好,这剑术比纯剑修也不差了,哎,没想到你虽修为不高,倒是剑法双修。”

    闻言,玉树不乐意的说“哼,作为法修,努力晋级才是根本,还浪费什么攻夫练剑!”

    见它们又开始斗嘴,苏青十分从容的回到修练的侧殿开始闭关。

    为了能顺利晋阶,她还特意开了一炉筑基丹,以助成功冲击后期。

    谁知,她刚服下三颗筑基丹,准备入定之时,却见玉树跟凌云一起冲进来“你怎么一声不哼就开始闭关了?是不是不想出去了呀!”

    “难道要等你吵完架再来修练?那得浪费多少时间去?”苏青收住心法淡淡看着它们说。

    “好,好,好,是我们的不对!你有几成把握能成功晋阶?”玉树难退一步问。

    苏青淡淡看它一眼,坚定的说“六成!”

    玉树晃了晃树枝,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好,既然有过半的希望,赌了!秃鹰,我们开始结阵吧!”

    只剩下尾羽没修复的凌云大叫“朽木!不准再叫我秃尾!”边说,边按玉树的指示,不知从何处衔来不少说不上名的宝物,以一种很奇怪的方式摆在苏青身前。

    玉树则收回寻双类人的双脚立在其中一处,最后,凌云化成灵体立在其枝上。

    “开始吧!”玉树异常郑重的话音一落,只听一声极清戾鹰啸声自凌云口中发出,接着,其法身开慢慢附着灵体之上。

    同时,开始入定的苏青感觉到一股无比磅礴的灵力在周身暴开来,她几乎要被冲出大殿,她极力稳助心神,飞快纳灵入体,此时,筑基丹之力已将经脉搏扩展数倍。

    所以,这些灵力入体之后,毫无阻滞的进入到丹田之中。

    随着越来越多的灵气入体,苏青也进入到一种玄妙之境,她只觉得自已好像灵出窍一般,看着自已自从进入此界以来,所经历的一点一滴。

    一眼万年,同时,又看到未来的自已,顺利结丹,成婴,化神,最后,修至大乘神君,虽然她明白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仍然想沉于其中。

    “记住,你手里还有山河图,莫忘初心!”随着一声洪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几乎真的要沉溺于幻像之中的苏青,徒然醒过神来自已正在冲击筑基后阶,离结丹都还远着哪!

    神思一动,立刻感应到身子轻了许多,丹田的灵液也更浓,她知道自已成功冲入筑基后期。

    就在她明白过来的一瞬间,突听一阵轰隆之声,苏青还不明所以之迹,只听玉树欣喜若狂的声音“竟然引来了天像!真不愧是我苦心选的人,好,好,得天道重惩者,必成大器!”

    话音刚落,苏青只觉是天旋地转,周身灵力暴乱无比,仿佛要将她吞噬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方听到一声失意至极的声音“这还是沧原界吗?怎么连一个小千界都不如?”

    “你没看出来吗?此界气机不对,大有灵脉,灵力却十分淡薄,肯定有问题!”苏青听得出是玉树有些尖刻的声音。

    原来,修真界竟然有这么大的问题了,难怪千年来无一元婴现世,原来是气机有差。

    虽然,苏青也不太明白气机是什么,但从玉树的态度也能猜到,一定是关系整个界域之力。

    “清华,不要装死了,快起来。”她还没睁开眼,就被人一把拉起来。

    苏青揉了揉眼,瞪着眼前这个峨冠博带,面如朗月,身姿挺拔的男子,有些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你是玉树?”

    “怎么?是不是玉树临风?惊艳到你了?”苏青无比惊诧的反应,总算是取悦了满腹怨气的玉树,难得展颜笑道。

    “就你化形的那个油头粉面的样儿,一阵风都能吹走!”随着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苏青惊讶的发现,凌云竟然也化成了人身。

    模样虽不比玉树俊俏,却有一股十分凌厉的气势,看上去英气逼人。

    突然,她很好奇赤心剑的剑灵若是化形成人,会是什么样子。

    “清华,这是哪里?”凌云打量着周围人来人往的小镇道“这里住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人不人,妖不妖,鬼不鬼的。”

    苏青心里一个机灵,如今她们正处在听潮镇,没想到十年了,附近各大宗门修士,竟然还没看出这里的人有异。

    一想到皮偶老妖把这些人变成这样,苏青深恨当年未能将它一举除去。

    “凌云,你能看得出这些人不正常?”苏青惊喜的问。

    可能是皮偶老妖功力大涨,苏青看着眼前灵动的世人,竟一点看不出他们是妖兽所化,街道上来来往往,忙忙碌碌的人群,不紧不慢的为生计谋生的态度,甚至让她有种错觉这里本来就是如此。

    “这些怪物倒安生,还真当自已是人一般过起小日子来了,可惜了一个气机绝佳的地方,被这群东西给糟蹋了。”玉树不知从哪弄了把扇子,摇头晃脑的说。

    是啊,这些跟常人一般无二的怪物,倒是安安生生的真当自已是人,过起了世俗日子,真不知道那皮偶老妖是怎么调理出来的。

    “三位仙人,看看有什么中意的物件,买回去当个小玩意也好。”当她们走到一家陶器店问口时,小二殷勤的出来招呼道。

    玉树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问“做人可好?”

    可能是扮人太久之故,那小二一时竟未反应过来,他依然笑着回“这个是做菜用的,不过我们铺子——”

    玉树上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真的以为披了一张人皮,就是人了么?为什么好好的妖兽不修练化形,要弄成这个样子?!”

    ‘啪!’的一声脆响,小二手里的陶罐滑落到地上,他并没有过激的动作,而是失落之极的蹲在地上,缩起身子细声说“我,我知道,占了别人的身份不对,可我,真的不想被当作妖怪!”

    他的异样很快引来不少人,不,是人形怪物来围观。

    “这三位仙人,已经看穿了咱们的身份。”那小二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

    苏青本以为这些人会为掩饰而暴起攻击他们,但是,他们却是异常沉默,她只感觉到越来越浓的哀伤之意。

    “我们都有一颗人的心,只是错生了一张兽皮,所以,才不得已求助于圣主,赐给一张人皮面世。”在沉默之中,一位年老者声音辈怆的说。

    怎么会有这样的怪事?苏青一时有些不解。

    玉树虽然被困在古府几千年,对事世倒是通透“你们,都是半妖之身?”

    “我们都是人,根本不是妖兽!”一个少年气呼呼的说。

    凌云瞪他一眼质问道“你身上披这张人皮,可是自已的?”

    那少年犹自不服“承蒙圣主之赐,得了这张人皮,每日认真过活,不比原身差到哪里!从来没有作奸犯科,你们不能就这么认定我们是妖怪,就一味打压。”

    苏青看了越来越多围上来的人,男女老少,各行各业都有,几乎站满了整条街,他们虽然都低头不语,但能感觉得出来,都是很认同这少年之言的。

    也许对他们而言,只是求得了一张人皮,然后继续过别人的生活,这样根本没什么不对,但是,他们却从没想过,被无端失了性命之人何等的不公。

    “哼,惨害他们然后变成这种为天地所不容的怪物,倒还满口道理!清华,这群东西没必要留着了,待我出手将他们除去。”凌云有些不耐烦的说。

    苏青正在犹豫之时,突然听到一声十分熟悉的声音“清华,你怎么在这里?这些你去哪里了?洛阳又是疯了似的到处找你。”

    来者是南夏真人,他根本无视满街凡俗之人,只看向玉树凌风两人“这两位道友倒是面生——”

    示意苏青介绍一二,他虽看不出两人修为,但却也看得出他们必定来历不凡。

    在他们说话的功夫,周围的妖怪们如涌水般悄然散去,待苏青注意到这些之时,却发现整个街道空无一人。

    “你是跟那些怪物一伙的吧?”玉树毫不客气问南夏真人。

    见他如今不客气的质问,南夏真人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位,道友何出此言?哪里来的怪物?”

    凌云一脸鄙夷的看着他“走吧,这事儿我们以后再说,这人实在白结了颗金丹!”他刚说完,玉树竟然破天荒的没反驳,看了眼苏青转身离开。

    苏青正愁不知如何开口向南夏真人交待之时,只见满脸尴尬之色的南夏真人,也转身离开。

    “清华,你还杵在哪干嘛?快去收了那些怪物啊!”玉树回头冲苏青喊道。

    苏青随意进入一家开着的商铺,却发现里已空无一人,她心里一紧,快步来到一所小宅院前,顾不得敲门,直接跃入。

    她寻遍镇上一条大街,竟连一个人影也未见!

    “嘿,真是见鬼了!这些怪物竟然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跑了!都怪,那个多嘴的修士!”玉树气鼓鼓的说。

    对此,苏青也很无语,她本想通过这些人顺藤摸瓜找到那皮偶老妖呢,看来,这次又要泡汤了,对于身边这两只看上去拽的不行家伙,根本指望不上的。

    不过,带着这两个大累赘,怕是很难再寻到他们的踪迹了。

    若是洛阳在就好了,一定不会让那些怪物都逃走的,苏青突然想起洛阳,不知他现在身在何处。

    刚才听南夏真人说洛阳一定在找她时,苏青心里一惊他不会又跑去妖兽界找她了吧?

    想到他上次带着自已在七王子的全力追击之下,还能全身而退,苏青才放下心来,心底满满的都是感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