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八章 解惑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八章 解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求订,求推,求月票!苏氏的书友群成立了5,7,3,6,8,9,5,5,5

    他身为结丹修士,已成为实质上的宗门长老,绝有宗门会赶出一个金丹真人,相反,纵然是散修结成金丹之后,也会为各大宗门争相拉拢为客座长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所以,陆培才会一心想着结成金丹之后再回归玉隐宗。

    当年洛阳离宗之时,执善真人曾有言在先浮云派的长老之位永远为他留着,表明宗门绝不会放弃于他。

    洛阳还没想过要归宗,甚少现在没有这个打算,他好不容易寻到苏青,不愿再回宗门去横生枝节。

    在他心里,苏青远比曾让他无比失望过,把他压下脚底二十年的宗门强太多。

    在灵玉峰的那些个日子,所遭受的一切,都让他终生难忘。

    同时,当年苏青给他的重生之机,他也会永世铭记。

    “你说,夜叉手里的那道密道,之前几千年,怎么从来未被人发现?”苏青有些不解的问道。

    洛阳收回神思,点点头道“确实如此,我记得当年我们初遇皮偶老妖,然后被禽妖之魂追到北海之时,还没有——”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双目紧盯着苏青“难道,跟当时我们采了那三支万年灵珊有关?”

    苏青神色一怀,随即,赤心剑出现在手里“是啊,我还记得当时曾遇到的那次莫名的海啸之中,有一个闪着红光的漩涡,当初,我们还怀疑不是万年灵珊之宝气,如今想来,一定是那通道开启之力。”

    “应该就是如此!如此以来,那皮偶老妖背后的势力还真不简单啊,竟然还跟北海夜叉勾搭?难不成我们当时一直被它们所算计?”洛阳不可思义的说。

    若真的是这样,就太可怕了!

    不过,皮偶老妖跟修真界的妖兽,还有北荒妖兽,三者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联合夜叉,煞费苦心的布这个大天的局倒底有何目的?

    难道,仅仅只是开启妖兽之门?

    苏青两人倒觉有些不值当了,只要仙山现世,自然会有修士发现其中之妙,只是时间早晚而已,没必要苦心布置经年,暗中蛰伏不动吧。

    对于北海所发生这些事性始末,整个修真界,她只有他们两人能够撕捋清楚了,他们虽然知道背后必然还大内幕,但却始终猜不出。

    直到日落西山,洛阳依然神色飞扬的给苏青分析北海之事,其实,不但是苏青对于北海发生这一系列事件,有着愧疚之意,洛阳也有些后悔将当年发现夜叉之事上报宗门。

    所以,塑成金身之后,他除了寻找苏青之外,一直都暗自关注北海之事。

    之前,他们曾谈到过北海局势,但当时因没有想到皮偶老妖也会参于其中,认为当年误入北海,以及之后的事情都是意外而已。

    只有这次才深刻的认只到这一切根本就是早被人,不,是妖,早就安排好的。

    “它为什么会选中我们?”苏青十分不解的问道,若说是因为她跟洛阳一起之故,当初,洛阳声名并不很显啊。

    对于,洛阳也十分不解“是啊,但我觉得,这也不可能只是巧合。”

    苏青心里一个机灵那不是说明,他们早就被妖兽给盯上了?这么一想,心里直发毛,能糊里糊涂的活到现在,真算是命啊!

    难道,这就是穿越人士所谓的主角光环吗?

    此时,洛阳的心底却极不平静,他想起执善真君在他很小的时候,曾对他说过,他的命格极奇特,而且,天生混沌灵体。

    当时,他神色郑重的对洛阳说“以后,他也许能开辟出一条通天道途,因为,你身上有着一股先了天地之元气,经久而未散。”

    一般人出生后,体内都一口先天之气,但随着慢慢成长,三个月过后,这股气息就会散尽,但洛阳身上先天之气,却一直保留于体。

    所以,他才当洛阳眼珠似的护着,亲自引他入道,教他功法,洛阳也不负其苦心,资质修为都远超它人,年不过二十便筑基成功。

    虽然,经过百兽林之祸之后,修为尽失,还差点失了性命,但再次筑基之后,年不过百便结成金丹,仍然以最年轻的结丹修士,再次展现修真界第一修士之名。

    虽然为更多人津津乐道的是他跟清灵真人,也就是乔晓嘉一起举行结丹大典,但相比之下,他比乔更年轻二十岁,且结成金丹也早了近一年。

    关于北海之事分析了完之后,苏青才问起修真界这些年发生事情,以及一众好友的近况。

    “你问清灵?呵,她现在不只在宗门,整个修真界都名声大噪。”听苏青问起乔晓嘉,洛阳微笑着道“如今可是门中第一金炙手可热的金丹长老。”

    若不是有他盛名在前,乔晓嘉就要成为修真界第一修士了,不过,如今修真界第一美人的称号却是实至名归。

    当苏青听他说起乔晓嘉高调查布她恢复上古符阵之时,苏青倒是一点也不意外,因为,她都已受过无数次符阵之惠了。

    再说,乔晓嘉自百年前练气期便开始研究那本上古符阵之册,能有这般成就也是她百年努力的结果。

    “清灵虽然自身成就显赫,但她的弟子却不省心,被人暴出跟慕云****并生下儿子,对了,你知道他们的孩子是那位吗?”洛阳颇有些幸灾乐祸的说“就是最近新筑基的天才修士正阳。呵,竟然于其父同师,仍为其母师叔!崇光真人真是老糊涂了不成!”

    闻言,苏青不由暗叹这件事到底是被人捅出来了啊,其中最为无辜只怕是正阳了。

    他的身世根本不由已身。

    苏青也很喜欢正阳这个孩子,因为他自小就经常往云中涧来,她对这个礼貌大方的充满阳光的孩子很有好感。

    希望不要为父母的糊涂之事影响吧。

    “难怪当年崇光真人一直要抢清灵的那个不成器的弟子,原来,却是苦心为嫡孙铺路,若是他能压着慕云跟正阳之母结成道侣,也不会弄成这样了。”洛阳接着说道。

    听他这一说,苏青也有些不解,当年乔晓嘉为何死把着姚小谷不放手,难道她没想过师父及弟子以后的处境么。

    必竟纸包不住火的。

    见苏青对此事反应不大,洛阳自知失言,她一向极看重乔晓嘉这个朋友,如今她门下出了这等事,想来也不是她所乐见的吧。

    于是,他识趣的转移了话题,继而说起苏青的另一位好友“苏青,你知道吧?听说,玉隐宗一位新晋结丹修士玉清这些年倾心梅岭,在天玄宗之侧为梅岭亲手植出一座绿梅之山。”

    “哦,有这等事?那赵师兄岂不是又多一位劲敌?”苏青绕有兴趣的说。

    洛阳放下手里的茶盏“雪原兄怕是没空理这些俗事,他已于去年正式接任天玄宗掌门之职。”

    听到这个消息,苏青还是有些惊讶没想到赵师兄竟然接管了修真界第一宗门,天玄宗,一时之间有些不敢相信。

    当年,他们在桃源镇相遇之时,他不过是一介练气高阶修士,转眼百年过去,已成了掌管一宗的掌门人。

    “听说,天机门门主心血耗尽,时日无多,相信过不了多久,玉天枢也要担起整个天机门。”洛阳又抛出一记重磅消息“因玉天枢曾正确预测出北海之变,故而,如今在修真界声名极高。”

    天机门!玉天枢要掌管天机门!那么,她要不要把迷蒙山天机门遗迹之事告知于他?但一想到自已曾对玉树起誓,一定要塑成元婴之后,方能说出这些。

    还有,她手里的山河乾坤地理图,本来也是天机门之物。

    而且,在他们前往北海之时,曾听赵师兄接到过,也就是说玉天枢已经知晓此图要现世,若是他知道在自已手里,那岂不是很尴尬?

    不过,破丹成婴几乎是修真界所有修士的梦了,恩,尽量不跟玉天枢遇见最好,苏青有点自欺欺人的想。

    “怎么样,没想到吧?你的朋友们竟然都如此出色了!”洛阳半是羡慕半是感叹的说“也多亏你有副仁善心肠,时常扶贫济弱,才有今日这些出色的挚友。”

    苏青淡然一笑“初遇之时也没想到百年之后,大家会有这样的际遇,想想还是我混的最差了。对了,梅仙子她可曾结成金丹?”

    洛阳微笑着摇摇头“前年听说正在闭关,至今还未有消息。”

    听说她已在闭关,苏青心里轻松不少看来,梅仙子是放下了对陆培的一片痴心,敢于直面情劫。

    这些年来,从表面上看修真界并无大事,最大的就算是赵春秋接任天玄宗掌门一事了,还有就是妖兽复返万兽林。

    “呵,真不知这些个妖兽在搞什么鬼,一时消失,一时又出来,怎么不派将它们全部除去不更好?”苏青有些愤愤的说。

    洛阳轻笑一声“怪只怪当年修真界与妖兽有约,不会将之完全杀绝,否则,北荒上古妖王随即现世。”

    “上古妖王?”苏青还从未听说过。

    洛阳点点头“当年是天玄宗派人去跟妖族达成的协议,妖兽一族为表忠心,将已苏醒的上古妖王之魂又重新封印。”

    他不知道的是,此举并非是为表达合作之诚,而是为了换回化妖泉,同时,让妖兽一族能在修真留下一丝势力。

    “如今,非但没有能一力压制妖王的化神大能现世,千年来,更是练元婴真群都没有一位,修真界怎么真的敢将妖兽一族赶尽杀绝?”洛阳颇有些无奈的说。

    “洛阳,你说,当年妖兽界大王堪堪打开半扇妖兽之门,却派无数妖兽到北海送死,为的根本不是进攻入修真界,更不是我们当年所猜测的保持妖兽之门不闭,而是——”说到这里她停的了下来。

    洛阳又眼一亮,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复活上古妖王!”

    妖兽界大王子,可真是个人物啊!

    此时,若不是洛阳偶然提及,苏青根本想不到这茬啊,看来,那么大妖们粗暴是真,但却不简单啊。

    “你到底在妖兽界呆了十年,仅凭一言,便将大王子当年的野心窥破。”洛阳不由赞道,他虽然知道很多修真不为人知之事,不过,却从未像苏青这样系统的于之联系的在一起过。

    听他这么说,苏青不由赧然,相比洛阳而言,她知道的事情真是太少了。

    而且,在妖兽界的十年,她却一直被困妖月谷,接触的都是些简单粗操的大妖将,难怪七王子会想留她在身边,因为追随他的妖将,勇猛无比,但头脑真的太过于简单。、

    也是,最聪明的狐族跟二王子的母族,比较狡诈的离狈之族又是大王子的亲族,余下灵智较高的灵豹军,为妖王所直辖。

    妖后虽同样出身有勇有谋的雪狼一族,但她同样也是狼王。

    所以,她除去跟妖王育有三子之外,还跟其它宠侍育了数十名雪儿狼王将,七王子还有一位同母化形兄长,和一名同母化形六阶的之弟。

    也就是说,雪狼一族的资源还在妖后手上,相比其它化形王子而言,他其实后盾最弱,什么都要自已去努力。

    即便如今,他在几个王子之间,仍然十分出色,这也是妖王爱重他的主要原因,不但血统纯正,且修为能力也十分出众。

    当然,若是未来他继承妖王之位,这些都不是问题。

    这些,七王子从未提及,所以,苏青根本不知,一个有头脑,知进退又不争权的军师意义有多大。

    虽然,他的手段有些招人烦,但苏青仍感念他十年来的收知遇之恩,对他并未有多大的怨气。

    “没想到妖兽界竟也如此复杂,能在妖月谷过十年轻松的日子,实在太难得了!”苏青舒展了下腰身道。

    洛阳眉毛一挑“怎么,你还很怀念那段时光?后悔随我一起逃出妖兽界了?”语气中有着浓浓的酸味。

    苏青连忙摆摆手“在妖兽界的十年间,虽然过的还算平静,但却没有一点归属感啊,我无时不刻在想着怎么才能返回修真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