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九章 再相遇

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九章 再相遇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听她这么说,洛阳脸色方才缓和了些“你身为人的自觉还很重嘛!也知道那些个大妖化形再好看,不过是个兽而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话说得,竟让她无言以对。

    若是跟那些大妖们的真身相处十年,她怕是早就疯了,也许不等她反应过来,就被吞吃了。

    见苏青只低头喝茶,洛阳随即转便了话题,一想到妖兽七王子差点娶了她,他心里就闷的慌。

    “你修为可稳固了些?”洛阳关心的问道。

    苏青笑着摇头道“还没有,此次进阶有些仓促,怕是要闭关一段时间才行。”

    她本意想回宗门一趟,洛阳却极力挽留她就在这个随身洞府修练。

    不知洛阳用了什么阵法,这个随身空间的灵气并不比宗门弱,反而更胜一筹,只是,她总感觉有些不自在,无意静下心来修练。

    自从心里隐约明白洛阳的心思之后,苏青发觉自已跟他相处之时,很难静下心来。

    可能,太久未被人喜欢过的原因吧!

    也许,因为洛阳太过于出色,而她上段一百年倾心之恋,又太晦暗。

    不管怎么样,她发觉自已越来越控制不住心境了,也许,该远离洛阳,回云中涧去闭关一段时间。

    是以,苏青打定主意回宗门,苦留无果之下,洛阳以回去桃花林看看为由提出随她一起回宗。

    对此,苏青倒是欣然同意,毕竟,跟金丹修士一起御风而行,比她御器飞行要快的多。

    当洛阳要以金身气护住她时,苏青才明白金丹修士的便宜真不是白占的,她本不答应,洛阳便拿出当八年前两人失散之事说理,语言间全是不满。

    且,不由分说,直接将她纳入金身之中。

    不知是不是在金身之中的原故,苏青总觉得有些不自再,而且,尽管两人并未挨在一起,但她觉得周身都是他的气息,让她有些呼吸都有些急促。

    正当她努力调息静心之时,感觉腰肢一紧,接着被洛阳一手楼入怀中,她正欲挣出,却见四周突然出现数百黑衣黑甲之人,将两人围住。

    要知道他可是在空中,这些人竟然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并将他们包围,开头必定不小。

    “呵呵,两位,我们又见面了!”洛阳正准备出手之即,却见一位青衣人自天而降!

    又是那个青衫人!苏青心里一紧每次遇到他,都不会有好事,并且,他还能自成一域,她看了眼越来越暗的天色,心知她跟洛阳已入对方界域之中!

    这青衫人如今竟能随手布下一域,消无声息的将结丹修士困住,看来,其修为应该不下于元婴大能。

    洛阳也查觉到了不对,立刻收起法宝,在他人界域之中的一切攻击,最终都会反噬于自身,这一点他还是知道的。

    “怎么?换了张脸你就认不出了么?苏青?”这是那青衫人第一次指名道姓的叫苏青。

    苏青悄然从洛阳臂间挣脱,身子向前一些,神色平静的应道“原来是洛君,当年蒙你高抬贵手,至今一定记着您的大恩,怎么会认不出?”

    心下却是冷哼就你这张僵尸脸,还有这神出鬼没神烦的属性,莫说只换张脸,就是烧成灰我也识得!

    不满归不满,苏青却是不敢分然于之翻脸,就是洛阳也而隐而不发,静观其变。

    青衫人见状满意的朝空中挥挥手“退下吧,我跟清华道友本是旧识,莫要冲撞了她。”言行间很明显是冲苏青而来。

    不过,却让身侧的洛阳更加紧张。

    “不知洛君寻我所谓何事若是能帮上忙在下义不容辞。”苏青十分诚执的说,必竟青衫人虽然数度为难于她,却总算给她留一条生路。

    苏青貌似义气的取悦了青衫人,她只觉得眼前一闪,回过神,却见洛阳跟那些黑衣人缠斗在一起。

    而她则立于青衫人之侧,只听他轻笑道“清华果然非同常人,竟真的让修真界第一修士为你折腰。”

    苏青神色平静的说“洛君若只是有事寻我,不妨先放洛阳离开,必竟,他身后可是站着元后大能。”

    青衫人双眼一眯“有道理,我从不做无用之功,不过,刚才可是你哪朋友先动手,我的手下也不知不出手。”

    苏青明白他的意思,于是冲在离他们越来越近的洛阳道“洛阳,洛君无意伤我,你且先回宗门去吧,莫让真君等着。”

    话里话外,都是说洛阳他们为执善真君所护,为的也是震住那青衫人,莫要太过为难洛阳。

    果然,听她这么说,洛阳还未停手,只听青衫人道“洛阳道友请放心,我只是跟苏青说一句话而已,不会伤害于她。”

    洛阳先是看苏青一眼,见她微微点头,方才收住手里的火灵剑沉声道“你可以密音传于她,不过,我一定要看着她安然。”

    听他这么说,苏青心头不禁划过一股暖流。

    青衫人闻言大笑道“原来那传闻竟是真的,第一修士为追求清华拒绝跟美人结侣,愤而离宗。”

    说完,退后一步打量苏青一眼“不过,本君实在看不出,清华到底那里比那修真界有名的美人更动人!”

    苏青轻哼了声“洛君莫要听信别人以讹传讹,再说,我自觉不比紫云差到哪里。”

    “好,不愧是我认定的朋友,有志气,清华一手丹术无人可及,自然远非那楚楚可怜的美人儿所能及。”

    说完,一声低极细微传十分清淅的声音传入苏青耳中“小心同门!洛阳实为良配!”

    苏青正有些摸不着头脑之迹,那青衫人连同他手下的黑衣人突然消失不见。

    “苏青,你没事吧?”洛阳冲上前扶住她的双肩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青衫人并没有为难我,只是让你小心同门!”她看了眼洛阳,将后半句吞了下去。

    洛阳却是会错了意,以为是青衫人让苏青防着自已,不由十分激动的说“苏青,我虽对你心存倾慕之意,但绝无害你之心!我们相交近百年,你应该也能明白——”

    “我知道,你不会对我不利!”苏青有些慌张的打断他的说。

    洛阳还想说什么,却被她堵住“青衫人说的同门不是你,而是令有其人!我们赶紧回宗门吧!”

    听她这么说,洛阳方才放下心来“好,对你不利的同门,想想也知道是紫云,若是她敢再招惹你,我定不饶她。”

    本来,苏青心里还有些忐忑,宗门中谁会对她不利,经洛阳这么一说,她也深以为然,同时,为洛阳的义气而感动不已。

    不管怎么说,紫云都是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旧情人,如今,对她却是不留一丝旧情,实在难能可贵。

    不过,苏青觉得自已只要小心些,不去紫云眼皮底下晃,她应该不会再上门找茬吧?

    岂料,她刚一入浮云山山门,便看到紫云一脸冷傲的看着她跟洛阳。

    “远远看到一片祥云飘过,我以为是什么贵客临宗,却原来是洛阳前辈回宗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年前辈信誓旦旦的说过,百年之内绝不回宗的呀。”紫云语气冰冷的说。

    虽口称洛阳为前辈,却无一丝晚辈之礼。

    苏青则完全被无识,不过,洛阳也只当没听到她话,神色自若的跟苏青一起往宗门内行去。

    不过,自带女仙光环的紫云不管出现在何处,身后都有一堆仰慕其姿容的弟子,更莫说她亲自开口了。

    一听说洛阳回宗,且跟传闻中破坏他跟紫云结侣的清华一起,整个主峰像炸了锅一般,所有弟子心头都浮现一句话原来,那个传闻是真的!

    当然,这些个弟子绝对不敢在金丹真人面前非议,大家都极力忍住心住熊熊的八卦之火,待苏青两人离开主峰之后,开始窃窃私语。

    当乔晓嘉从峰内低阶弟子口中得知这个消信之时,立刻放下手里的事务,起身前往云中涧。

    “苏青,你可回来了!听说你又失踪了,是不是又被妖兽抢走当压寨夫人去了?”乔晓嘉一来到云中涧便大叫着冲入院中。

    苏青抚了抚额“我哪来的那么多桃花运?这次是误入到一座古仙山之中……”

    “迷蒙山?还真没听说过这个地方。对了,那两只化形的灵体呢?我连开了灵智的都没见过呢。”乔晓嘉十分激动的问。

    怎么一个两个的都只认为玉树跟凌云只是化了形的灵体而已,以看宝物的眼光去看待他们?苏青可是当他是朋友一样。

    “你想不想见识下开了灵智的灵器?”苏青笑着问道。、

    乔晓嘉丢下手里的灵玉杯双眼拼发出热切的光道“当然要!怎么,你在古仙山寻到什么灵宝了?”

    苏青轻笑着摇摇头,随口换道“小赤,出来给乔仙子看一眼!”

    随着她的话音,赤心剑出现在手心,十分通人性的冲乔晓嘉轻轻跳动两下。

    “你的赤心剑真的开了灵智?”乔晓嘉惊喜不已的去拿赤心剑,结果,它翁的一声跑掉掉了。

    然后,她在惊讶的目光下,围着苏青绕一了圈,又消息不见。

    乔晓嘉张大了嘴“它刚才,竟然嫌弃我?你的这把剑也太看傲气了吧!”

    一直未出声的洛阳忍不住笑起来“剑灵开智之后,心思中常人也不差,你这般好奇看他,自然不为它所喜。”

    苏青再次召出小赤,并交待它不要太没礼貌,之后,就见一人一剑玩的不亦乐乎。

    “苏青,你这把剑真好玩儿,哎,我要也有这么一件开启灵智的法宝就好!”乔晓嘉高兴的对苏青说。

    “你呀,只要一支开了灵智的符笔就好了,自动帮你绘符布阵!”苏青打趣她说。

    乔晓嘉看了在一边只顾注视着苏青的洛阳问“听到没,洛阳师兄,能不能按苏青说的,帮我炼制一支这样的神笔?”

    洛阳看她一眼淡淡的回道“若是有此通神之物,我就据为已有了!正好,我不通绘符之道。”

    言下之意是,想要灵符,自已去画。

    乔晓嘉不过是戏言,也未当真,只是一笑而过。

    之后,便被乔晓嘉言语挤兑着去了厨房,不过两刻钟,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出现在两人面前。

    久别重逢的三人把酒言欢,谈天论道,好不惬意。

    近段时间以来,乔晓嘉为着座下唯一的弟子姚小谷可算是操碎了心,她如今已年近过百,才堪堪练气十层而已,自正阳身世被暴出来之后,他不肯原惊大家这些年的欺瞒,离宗出走至今未归。

    为此,姚小谷既愧疚又伤心,竟然一病不起。

    她这一病,可是让乔晓嘉慌了神,到处为其求医问药,但却不见起色。

    今天,她借着酒意,请苏青前往灵草峰一趟,为她诊治一番。

    “你说正阳两年前留书宗离,至今未归?”苏青关心的问道,至于姚小谷的病,她根本没心思问,不过,看着乔晓嘉的面子,一定会去帮她瞧瞧。

    走到这步田地,本身就是她当年自已作的,竟然背着乔晓嘉跟慕云厮混,且明知他人品极差,还甘心与他苟且。

    “你为何不把弟子带来,难道还要苏青亲自上门给你那位爱徒看病?”听到乔晓嘉让苏青上门为姚小谷出诊,洛阳有些不乐意的说。

    哼,门下那么一个名声坏透的弟子,竟还劳动苏青亲自上门。

    乔晓嘉本来没想那么多,听他这么一说,她立刻发一张灵符去灵草峰,让人送姚小谷过来。

    当苏青再次看到眼前这个白发苍苍,病入膏肓的老妪之时这,不由想起当年第一次见到她时,也是这般模样,不过,那时她正值盛年,只是生机虚耗而致,如今却是真的老了。

    “见过前辈!”姚小谷虽精神不济,但行动倒还十分稳健。

    苏青淡淡说“莫多礼,坐下,反手给我。”

    “小谷怎么样?有无大碍?”乔晓嘉见苏青丢开姚小谷的手腕,立刻关心的问道。

    “行将就木!”苏青淡然的吐出四个字,于乔晓嘉而言却不谛于天降霹雳,她精心培养了几十年的弟子,怎么会这么早就陨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