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章 离奇古殿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章 离奇古殿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她急切的抓住苏青的手臂“小谷她才不到九十岁,纵然没有筑基也有好几十年的寿命,怎么会这样?苏青,你一定有办法救她的是吧?”

    苏青不理她的话,只看着姚小谷那双死灰的眼睛问“你真的不想活了么,不想看着正阳进阶筑基中后期,结丹,成婴,然后陪他一起踏上大道颠峰?”

    “我真的还有救吗?正阳他还肯原惊我?”听了她的话,姚小谷眼中终于有了一丝神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苏青拿出一个小小的玉瓶对她说“这是凝神聚元丹,你若还想活着见到儿子,就每天服下一颗,然后好好修练,自可延年益寿。”

    姚小谷手抖的历害,伸了几冲都没接到那玉瓶,最后,还是乔晓喜帮她收下。

    看着带姚小谷离开的乔晓嘉,洛阳摇摇头“这样的弟子,真不知她留着有何用。”

    对于这个,苏青也很郁闷,乔虹嘉自收姚小谷之后,虽结成金丹,但却仍未收其它弟子,想必崇光真人也为此伤透了脑筋吧。

    因为,乔晓嘉不止一次的向苏青抱怨过,崇光真人逼她收徒之事。

    “清灵的那个弟子真的还有救?”洛阳狐疑的看着苏青。

    苏青将手里灵草处理好漫声应道“那就要看她想不想好了!本来只是心病而已,只是她的体质于敏锐,受精神牵引过大,才会看上去如病入膏肓的模样。”

    “还有这种体质,本来,修真者若非真的寿元将尽,有灵力护体,根本不像她那般气息奄奄。”洛阳恍然道。

    “师父,小谷她没事吧?正阳,真的是她儿子?”送走乔晓嘉师徒之后,烟儿回到房间,向两人还礼之后问道。

    苏青苦笑一声“是啊,这本是丑闻,以后莫传了出去。”

    烟儿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正阳原本拜师结丹真人,青年筑基,正是春风得意之时,却偶遇这样的事情。”

    他话未说完之迹,苏青敏锐的查觉到有一股属于筑基修士的气息靠近,几个呼吸之间,就见他们正在说的主角到了。

    原来是一脸疲色的正阳来访。

    烟儿立刻出去迎进来。

    “见到洛阳前辈!苏姑姑!”筑基有成的正阳依然如往常那般谦虚,但风尘尘扑扑的身上却少了往日那股朝气。

    洛阳开口换他起身之后,苏青关心的问他几句,得知他从外面游历归来,还未回灵草峰时,语重心长的说“正阳,虽然你母亲不该隐下你身世这么多年,但是,当年,她也曾为你的身份做过诸多努力。”

    说到这里,她叹了口气“你的师父当初想收她为记名弟子,成全她跟慕云结成道侣,好给你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可惜,慕云死活不应。”

    苏青将当年的事情跟他细说一番,只是摘去乔晓嘉不放人之说,得重说慕云不愿认他们母子之事。

    正阳本来受乔晓嘉影响,对慕云没有好感,如今再听他一向敬重的苏姑姑这么一说,对慕云更是恨之入骨,同时,心底也慢慢消去对母亲的怨言。

    必竟,姚小谷将他从小养大成人,却不能与他相认,也算吃尽苦头,难怪,这些年她修为一直无所进益,且日显老态。

    “你母亲因你离峰之事,思虑太过已病倒在床,你快回去看看,也好宽慰下她。”苏青殷殷叮嘱他说。

    正阳本性纯良,在外两年见识了人间万象,世俗冷暖,自然明白姚小谷对自已的一片慈母之心,立刻应下告辞出去。

    烟儿送他来到门外叹了口气说“正阳,你莫怪你娘,她这些年也过的不易。”

    闻言,正阳紧紧盯着他说“烟儿,我一定不会辜负她的一番苦心的,待我娘身子恢复了,我再来看你。”

    说完,郑生的从怀里拿出一块紫盈盈的玉牌给他“这是我在外游历之时偶得,感觉你佩上一定好看。”

    烟儿没想到他还给自已带了礼物,十分惊喜的接过来“好,好,你有心了,这上等的紫灵玉,确实难得,这玉牌我也很喜欢。”

    见烟儿毫不犹豫的收下,正阳才算舒展了眉眼,起身离开云中涧。

    “这孩子倒还想能想着我,真没白疼他一场。”烟儿高兴的把紫玉牌收入怀中,自言自语道。

    本来,自乔仙子第一次带他来云中涧,烟儿就很喜欢这阳光可爱的男孩,后来,随着他来次数越来越多,他们变得十分捻孰,如今,得知他是姚小谷亲子,烟儿从心底对他更加亲近一些。

    必竟,他跟姚小谷可是做过妯娌呢。

    说起来烟儿也算是正阳的长辈了。

    送走正阳之后,苏青吩咐烟儿守好门庭,苏青便开始闭关,洛阳则顺理成章的在他原来房间住了下来。

    在苏青闭关之时,他则替她打理灵草园,时不时的指点下烟儿跟梦女,闲时,就到那片桃林后面的那座古宫中收拾一番。

    不过,那古宫倒也奇怪,明明前一天收拾的好好的,第二天再去看,又是杂草丛生,一片破败之像,只有洛阳之前住的那个院子,还保持着原来的模样。

    这故殿难不成有什么蹊跷?洛阳每每修练之余,就跑去那座宫殿打探。

    渐渐的他发现一个十分奇怪的现像不管他花多长时间,都不级将这座大宫殿完全逛完,怪不得当初要执善真人亲自出手,方才给他收拾出一个极偏僻的小院子住。

    努力几日之后,他还是没弄清楚怎么回事,想着待苏青出关后,带她一起来看看罢,谁知整整闭关一年方才露面。

    “苏青,你终于出关了?怎么样,修为稳固了没有?”一看到苏青推门出来,洛阳立刻瞬移至她面前。

    苏青淡淡的笑着应道“恩,我闭关了多久?”

    “一年!整整一年,这一年中你都吃什么?”洛阳十分关心的问。

    苏青笑着回答“灵果,灵丹。”

    她话音未落,眼前已不见洛阳的影子,正在迷茫之迹,突然嗅到一股令人垂涎的香味儿。

    待苏青来到厨房,却见洛阳已炝炒出两道菜了,她不由赞道“洛阳,你这速度也太快了吧!恩,真香!”

    洛阳手上不停笑着应道“等下给你尝尝我开发出的新菜色!你别再沾手了,先让烟儿给冲杯灵茶。”

    “恭喜师父出关!”苏青一回头,见烟儿跟梦女两人立恭身立在一边,她笑着朝两人摆摆手,然后问起两人的修练。

    不过几句话功夫,洛阳便迅速烹制出八菜一汤,除了那道她未见过的菜色,都是苏青平日最爱吃的。

    “洛阳真人对师父可真上心!”看着洛阳亲手端着菜肴进上房,梦女忍不住小声对烟儿说。

    苏青本来要他们一起上桌吃的,不过被两人坚辞,还是洛阳十分贴心的每个菜都给他们留一些在厨房。

    其实,他也不想跟苏青吃饭时,还有她的两个弟子在一边看着。

    “有好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门中长老也是你我能枉议的么?”烟儿瞪他一眼低声说“小心被真人听到。”

    梦女吓的立刻往嘴里塞一大口饭,他真的从未见过像洛阳这般,殷勤为人下厨的修士,看来,他是真的十分倾心师父吧。

    烟儿以极低的声音说“怕是,这世间再找不出如洛阳真这般明月皎然的人,更寻不到像他对师像倾心以待的修士吧。”

    闻言,梦女向外望了一眼,微微叹了口气只怕师父心里还挂着那位盟主,不解风情啊。

    此时,不但是他们,就连洛阳心底也是失落不已苏青自出关之后,又恢复之前那种平静无波神态,不管他说什么,她都淡然应对。

    再无之前那种与之心意相通之感,他甚在想若是她不闭关就好了,明明她好像已查觉自已的心意,难道闭观一年,又忘却了不成?

    正当他准备向苏青表明心思之时,突然感觉有人进入云中涧,苏青自然也有所感,刚欲吩咐烟儿出去探看,就听一位筑基弟子在院门外喊道“天玄宗梅岭真人前日结成金丹,特谴使来报,躬请清华师姐三日后来往天玄宗。”

    “梅仙子结成金丹了么?”苏青激动的从上房跑出来,洛阳却若有所思的看了眼,这位筑基期的执事弟子。

    得到苏青十分肯定的答复之后,那位执事弟子满脸欢喜的离开。

    看着苏青饭不顾得吃,冲到丹房琢磨着给梅仙子送贺礼,洛阳心底不由生出一股怒气来“这些年宗门真管理真是越来越不像样了!”

    苏青捧着一堆灵草控出头问“怎么了?是哦,那位执事弟子竟然都没跟你这位长老行礼!”

    洛阳皱了皱眉“梅仙子又不是三日后举行结丹大典,你慌什么?给清灵发个传讯符是正经,再等下饭菜都凉了!”

    听他这么一说,苏青才想起饭才吃了一半,而且这是洛阳亲自下厨为她烹制的,立刻丢掉手里的灵草,净手冲到桌前坐下问“刚才那位执事弟子明明说三日后请我到天玄宗——”

    洛阳打断她的话“那他可有说,让你参加结丹大典?有无派发贴子给你?”

    苏青这才反应过来“是啊,结丹大典这么重的事情,我们又不同宗,怎么会没有请柬?”

    洛阳给她盛一碗汤“清心莲子汤,喝点醒醒神吧。这一出准是梅岭那位师父弄出来,呵,以为修为高,就能随意差遣其它宗门弟子?”

    听他这么一说,苏青更加不解“这个,从何而得?”

    洛阳轻笑一声“哼,这有什么想不通的,左不过是那位想向你讨金刚丹,好让梅岭以早塑成金身。”

    经他这么一说破,苏青算是明白过来了,对于天玄宗的作法,也颇有些不满意“我跟梅岭的交情,整个修真界都知道吧?她结丹,我怎么也会赠她金刚丹的,还用得着这样?”

    说到这里,她有些郁闷的说“宗门那位执事弟子也真是,竟然亲自跑来跟我传这个口讯,弄得不去也不行。”

    “呵,一定是天玄宗的人许他什么好处了,不然,你呆这么偏僻的地方,都颠颠的跑来要个准话?”洛阳在一边凉凉的说。

    且不说苏青慌忙准备炼制金刚丹,却说梅仙子结丹成功之后,先依师父之言,静修三日,以稳道心。

    三日之后,她刚来到师父洞府,就见他正跟新任掌门人赵师兄在谈事情,正准备出去之时,却师父叫住“梅儿,快进来!”

    “你们双双结成金丹,师父此生都无憾了,雪原如今已练成金身,为师已叫人去请浮云派那位天才丹师,听说,你们还是好友,那就更好了,请她开为你开一炉上品金刚丹——.”

    “师父,你怎么能这样!”他还未说完,便被梅岭激动打断“苏青跟我本是挚友,莫说她一定会我练制灵丹,就是急着用,也该我亲自上门找她,而不是这般要求她来宗门!”

    在一边的赵春秋对梅仙之言,也深以为然,从旁劝说“我们这般行事确实有些过了。”

    “那好,梅儿你亲自去一趟浮云派吧,这样的天才丹师不可多得,确实要交好。”隐闲真君点头应道。

    当苏青连夜开出一炉上口金刚丹,刚从丹房出来,惊讶的看到梅仙子跟坐在客厅之中跟洛阳聊天。

    苏青在丹房布有隔绝之阵,故在练丹之时,根本无法知晓外面的事。

    “苏青,之前的事很抱歉,都是我师父自作主——“她还未说完,便被苏青打断“我知道一定不是你的意思,不过,刚才已练出一炉金丹。”

    说着,拿出一个青色玉瓶递给梅仙子。

    梅仙子接过之后,有些动容的说“原来,你已经都准备好了,多谢。”

    “你我之间还用言谢?”苏青笑着说“还值当亲自跑来一趟?”

    苏青嘴上这么说,但见梅仙子亲自来寻她说明其师的不当,还是十分的感动。

    梅仙子倒是个知晓事理的,心思也够玲珑,苏青有这样的朋友,倒是不错。洛阳在心底暗赞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