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五百十三章 外界传闻

章节目录 第五百十三章 外界传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见苏青有些心不在焉,乔晓嘉以为她在两位故友之间,不好评论,只好讪讪的转移了话题。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搭金丹真人的顺风车就是快很多,几日后苏青又回到云中涧。

    刚一入山谷,就看到烟儿朝她奔过来大叫“师父,你可回来了,这几天主峰发来数好多贴子,等你回来处理呢。”

    果然,被乔晓嘉说中了!

    苏青看着眼前数百张贴子,一水的拜访贴,各门各派的都有,甚至还不少名声在外的散修。

    “怎么会有这么多?”她看将手里最近一张丢下,叹了口气道。

    “师父,您刚看只是最先送过来的,后来的都在这里呢!”烟儿又抱了更大一摞贴子进来,放在她面前。

    苏青惊得张大嘴“就是一天见一位也得几年才能见完吧!”

    她一时被这成堆的贴子给砸蒙了若是都不见,至少得有上百张仍各门结丹真人所发,真在不敬,若是都见

    她郁闷得翻着手里的贴子,突然,视线停留在一张黑金色的贴子署名上散盟盟主破天。

    原来,孙仪的道号为破天?

    他,也结成了金丹么?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苏青捏着手里的贴子,呆呆的望关门外出神,良久,她才起身唤来烟儿“这些贴子都留着吧,若是有人来问,就说,就说我出去历练了。”

    说完,她将桌子上的贴子随但一扫,起身进入丹房。

    她不愿再见孙仪,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当初,被陆培当众叫破心事之后,苏青心里一留下一道难以愈合之伤。

    也许,是余情未了,但更多是她过不了自尊这一关,虽然,她不认为暗恋有什么不见不得光,但在那个情境下,被公诸于众,她真的很难堪。

    所以,她不打算见孙仪,干脆一个人都不见。

    反正,在整个修真界的修士眼中,拒见外人可能已经成了特色,管你是谁,就是不见!

    还真要感谢主峰,将她的拜贴都扣下,好吧,也感谢紫云,用这种手段来成全她。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真正扣下她贴子的,并不是主峰的回事处。

    灵草峰的一间偏殿,玉阶真人将手上的一把拜贴直接摔到清幻脸上“呵,这就是你这年来做的好事?清华到底哪里得罪你了,犯得着把她的拜贴全部扣下?”

    跪在地上的清幻依然僵着一张脸,全然没有一丝愧疚之意,这样的态度让玉阶真人更加生气“若不是主管回事处北原师弟新自来问我,哼,我还被蒙在鼓里呢!呵,可怜清华还从不知有这么多人曾人欲来拜访她,又无意间得罪了多少人?”

    玉阶真人虽为人不羁,但执掌一峰数百年,也深知在修真界中为人处事的重要,他刚刚仅一瞥之下,就看到数位结丹真人亲手所书的拜贴,这仅仅是近几天,清幻还没来得及销毁的。

    一想到他最器重的弟子,几十年间不知为此结下多暗仇,玉阶真人就气愤不已“清幻,你今天给我说个明白,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眼里到底还有没同门之谊?有没有我这个师父。”

    清幻抬下头,语气倔强的说“师父,你一直在我心里。”

    “呵,是在你脚底下吧?你可曾有听到为师一句教导之语?”玉阶真人气的坐位上起身“好,你既然死不肯认错,那么,就去思过崖好好想想吧!”

    说完,但传召弟子过来,扭送清幻往思过崖而去。

    清幻被押走之后,他亲自书一张传讯符往云中涧,招苏青过来峰内一趟。

    结果,整整两天都没消息,他正欲亲自前往,却见烟儿一身风尘的来到大殿禀报说,清华又出山游历去了。

    玉阶真人叹了口气自语道“算了,这也是天意,既然已经得罪人几十年了,也不差这一回。”

    本来,他还想亲自出面,帮苏青招待那些个宗门世家,地位极高结丹长老呢,既然她不在,那就算了。

    反正,自从她炼制出金刚丹,早已盛名于天下,而且,终究有一天清华也要结成金丹的,到时候自然没人会说什么。

    说到底他还是怕那些自恃修为高一等的人,对只有筑基修为的苏青怀恨在心。

    如今,只希望苏青能早点结成金丹了。

    “北原师兄,你说主峰回事处将苏青的贴都发出去了?那她这几看怎么一张都没收到?”洛阳不解的望着北原真人。

    北原真人有些不耐烦的看着他说“就这么点儿小事儿,你还来我着揪着不放,不信,你自已去查玉档!我都跑灵草峰只会玉阶了。”

    见洛阳仍然一副不相信的模样,他干脆摆摆手说“好,好,你不相信我话,直接去找玉阶,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不就好了么?哼,清华自已还没出声,你倒是极积,也没见她多感激你。”

    洛阳难以置信的问“玉阶会扣下苏青拜帖?他不是恨不得全天下人知道,自已座下出了个丹道天才?虽然,他可能从没有指点过苏青。”

    北原真人轻笑道“你以为玉阶那个懒货,会新自管理宗门事务啊?指不定的丢给他哪个不糊涂弟子管着呢。”

    看来,这次还真的是错怪了紫云呢,洛阳摸了摸鼻暗想。

    不过,紫云也非善类,让苏青以为是她作的手脚的话,多少防着一点,也少点危险。

    一想到当年紫云大力造谣诬蔑苏青,洛阳就气不打一处来,诋毁起她来,也毫无心理压力。

    也是,自从他再次筑基之后,紫云时时来到他面前怒刷存在,已经让厌烦透顶,早已将少年时的情谊消磨已尽。

    再说苏青极力平复心境之后,认真开出一炉上品金刚丹,然后,悄无声息的独自离宗前往天玄宗。

    因为,她无修为在身,又只得一身灰白色道袍,看上去跟本中没有修为的杂役弟子,一般无二,所以,执事处的弟子根本没注意到她。

    第一次来到绿梅山庄,苏青立刻被漫山的清灵的梅所震慑那绿云般梅花迎风绽放,本来,时值深秋,并非梅花开放之时,不知林昊用了何法,竟让绿梅盛放如锦。

    随着一阵冷香味扑面而来,苏青见一身玉色广袖宽袍的林昊,立在梅林之间遥望天玄宗方向。

    从身后看去,恍然有丝陆培当年的风彩。

    其实,林昊相貌比起陆培要深刻明朗的多,也显得更为英俊,气质也更阳刚,若是换上容袖劲装,定然更显风仪。

    说实话,从之前在天玄宗见到林昊,苏青就觉得他衣着有些刻意,不过,因其相貌气质十分出众,广袖长衫显得他多一分飘逸。

    如今,再见,苏青突然想明白,他给人的不协调感,并不在于衣服,而在于他有意模仿陆培。

    想想也不难理解因为梅仙子曾痴恋陆培。

    “苏夫子,原来是你来访,快请进!”查觉到有人靠近,林昊转过身,一看到是苏青,惊喜不已的奔至她面前。

    这座绿梅山庄位于天玄宗山门大阵正南方向,几乎是出宗之后的必经之处,所以,时不时看到有天玄宗弟子从此处经过。

    所以,一开始苏青进入绿梅林,林昊才没有查到。

    “苏夫子,不知你此次来,可有什么事情交待?”林昊一直坚持叫苏青为夫子,以表达她当年对自已以及三个兄弟的救命之恩。

    苏青从怀里拿出一个玉瓶给他“这里面是九颗金刚丹,你结丹不过十年,试试还能否重金身?”

    林昊激动的问“当真?我也能塑成金刚不坏之身?”

    苏青轻轻拍拍他的肩膀“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成功塑成金身之体,只记得丹方后面有注解,只在结丹成功后十年之内服用方可。”

    “我今年刚好结丹十年,好,姑且一试吧,多谢苏夫子!”林昊一揖到底“这些年我一直记得苏夫子的大恩,希望有一天能够报答您,没想到我已给成金丹,却还在受您之惠!”

    苏青抬手扶起他“我们本是故交,还这般客气什么?”

    “本来,当年我结成金丹之时,抱着赌一把的态度,也给您投了拜贴的。”林昊抬头看了眼苏青道“修真界传闻浮云派的天才丹师清华,一丹难求,只有她亲自送出的灵丹,没有求到的,也从不见客,果真是这样么?”

    苏青从没想到,自已会落得这样的名声,她有些尴尬的说“其实,主要是这些年,我一直在外游历,未曾归宗,所以一般拜贴都未看到而已”

    她当然不会说那些拜贴,被人扣住没发给她,那样于宗门名声有碍。

    哎,不过,希望不会因此而得罪太多人吧!

    “我心目中的苏夫子也不是那种清冷绝尘之人,可惜,当年浮云派一双真人结丹之时,我正在闭关,不然,也能早点上门拜访苏夫子。”林昊神色诚肯的说。

    苏青随手拂去袖上的梅花瓣“如今能再相遇,也算有缘,对了,林枫他们兄弟三个现在都入道了么?”

    林昊叹了口气道“枫儿的两个哥哥如今都已离世,只有枫儿天资颇高,同样拜在师父门,现已筑基成功。”

    苏青点点头道“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凡人竟已入土,你们兄弟能再做师兄弟也要莫大的机缘。”

    “当年,若不是苏夫子您千里迢迢救出枫儿,他可能早已没有命在。”一提及此事,林昊感激不已的说。

    苏青淡笑着摆摆手“当年之事,不过是举手之劳,看到你们现在都有所成就,我就很高兴了。”

    “苏夫子,我只顾着说话,竟没请您到寒舍坐坐,快请!”林昊指着隐在绿梅林的一座紫黑色的木楼说。

    若不是林昊特色指出,苏青根本没注意到那栋木楼,走近一看原来,这木楼不过如天玄宗的山门一般,为幻阵之门而已。

    “玉清,你于阵法之途竟有这么高的天份!”苏青由衷的赞道。

    林昊神色未变“当年我曾苦研一段阵法,不过,幻阵之术却是无意之中所得,若是苏夫子感兴趣”

    “不用,不用,你自已留着研习就好,我于阵法一道,却是没有一点天赋。”不等他说完,苏青连连摆手推辞。

    想到苏青那出神入化的丹术,林昊倒是相信她所言,毕竟,人无完人。

    苏青不由惊叹道“玉清,这上阵法之术,果然历害,竟有聚灵之力。”

    林昊但笑一语,十分殷勤的带苏青来到主殿,亲自起身奉上灵茶。

    “你以后就打算在这里开洞建府?”苏青打量一眼这个清贵异常的大殿问道。

    林昊神色一怔,望着面前的一株盆栽的绿梅道“梅岭一日不明白我的心意,我就在此安居一天。”

    苏青不由为其痴情所动,决定助他一把,虽然,她更希望梅仙子能跟赵春秋之间有个结果,但是,若是她心里真的更倾向于林昊的话,也算成人之美吧。

    “玉清,你可记得同门的玉林?”苏青试着开口问道。

    林昊神色落莫的点点头“当然知道,我也明白梅岭他们之间的往事,不过,我想他们的事已成了过去。”

    苏青紧盯着他问“既然,你也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之事,确且的说,是梅仙子对玉林的钦慕之情,总会过去。为何,你还要去模仿他呢?”

    “我真的有这般明显吗?我只想着梅岭她喜欢如玉林那般的人物,所以,”说到这里,他低下头喃喃自语“他们故事,会成为过去,是啊,我这又是何苦呢?”

    苏青的一句话让他如醍醐灌顶自已竟然这么傻,以为尽量模仿玉林,就能引起梅岭的注意,却没有想到,也会让她因此而想到那个伤她至深之人。

    苏青笑着摇摇头“你也是为情所迷,以至于失了本心,你就是你,不是任何人。梅岭会倾心玉林,但人心都会变,焉知她不会喜欢真实的你?”

    “可是,我,我已经不知道该怎样做我自已了!”林昊神色暗淡的说“为取悦梅岭,自结丹之后,我每日都想着怎么才能赢得美人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