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五百十四章 诡异之城一

章节目录 第五百十四章 诡异之城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苏青皱了皱眉,她总感觉林昊对梅仙子的倾慕,有些太过于刻意,就好像为了追求而追求。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林昊,你可曾跟梅仙子有过交集?”苏青随口问道。

    林昊有些茫然的摇摇头“梅岭,她从来没有给过我机会,她结丹大典那天,是我第一次跟接近她。”

    听他这么说,苏青脑中突然浮现出前世久违的一个词粉丝。

    对,林昊给她的感觉就像是梅仙子狂热的粉丝,对偶像的那种崇拜,倾慕。

    想通了这些,对于林昊的这些,在她看来不怎么正常正求偶之路,便也理解许多,不过,好还是告诉他,做最真实的自已,方能真正赢得美人心。

    待苏青告辞之后,林昊舒了口气,随手将身上的长衫毁去,嫌恶的一挥手,大殿立时变了模样。

    那些个山水屏风,全部换成他所喜的金铁之物,看着焕然一新大殿,他方才舒心的笑起来“哈哈,苏夫子,真要多谢你提点。”

    当梅仙子再次经过那片绿云缭绕,冷香扑鼻的山前时,不见那位身上依希带着玉林之风的人。

    对于玉清这般高调的追求,她一开始是十分反感的,但他这十年间却从未曾试图有过接近自已的意图。

    虽然,他早已结成金丹,若想截住当年还是筑基后期的她轻而易举,但她每次经过此地,每次看到他都是在植梅树,看到她也只是微微颔首。

    这样的君之风慢慢的去掉心里对他恶感,但是,梅仙子却不愿意面对他,不是因为他的这般明显的传情。

    而是,他身上那股跟玉林相似的神韵。

    “梅真人,真巧啊,要出宗办事?”一道清正醇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梅仙子一回头,好现一位身着玄色窄袖劲装,一脸明朗笑容的玉清从梅林中出来。

    今天的他看上去俊美逼人,气质刚正,跟往日大不相同,如同变了个人一般,不过,给人感觉却真实。

    好像,他本来就该如此。

    梅仙子淡然一笑“正是,玉清真人好雅兴!”

    林昊没想到梅岭并不像他所想像的那般高冷,相反,语辞十分客气大方,偶然还些小俏皮。

    在林昊有心迎合之下,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起来。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绿梅之后的天玄宗山门前,赵春秋已呆立许久。

    难道,此生真的不能跟梅儿相守?他有些心灰意冷的想,真是后悔啊,当初,他就不该听师父之言,让这个玉清在山门前胡作非为。

    不说林昊做回自我之后,很快赢得梅仙子好感,却说苏青离开绿梅山庄之后,本想回宗门,但一想到那一堆贴子,又有些头痛。

    她漫无目的来到一个仙城之中,随便进一间修真茶馆,刚一坐下,就听有人说“听说,北海那边又出大乱子了!”

    “哦,妖兽又冲破防护大阵了?”另一个炼气期修士问道。

    “这倒不是,听说,北海附近许多地方的凡人,甚至还有些修士,被妖兽侵占了身子,如今,各大宗门都派出弟子一个个地方排查呢!”最先引出话题的那人道。

    皮偶老妖又作怪了么?还是,一直都未停止以妖兽替换人?

    竟然,有多个地方暴出此事!是洛阳所为,还是玉树两人之功?

    不管怎么说,此事由修真界接手,也算是一件好事,最好,他们能顺藤摸瓜灭了那皮偶老妖。

    恩,不如到北海看看,说不定还能遇到玉树凌云两灵呢,自从迷蒙山出来,不知他们在修真界混的怎么样?

    说到底,她不想跟两灵体成人的绝世之宝,别过之后再无来往,她虽拿他们当一般修士看,没有据为已有之心。

    但是,还是想对方也当她是朋友,至少,时常有来往更好。

    希望它们不要暴了身份,被有心人收去,那就是实在悲惨了,毕竟,修真界之中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拿灵体当朋友的。

    说起来,原娇虽一直唤她主人,但她们之间并没有主扑之约,原娇若是关了界域或者想离开她,苏青也只能任由它去。

    可是在现代呆久了,她对一切开了灵智的生灵都当人来看。不过,这个世界的人,也分三六九等,只是这些观念从未入苏青之心罢了。

    决定了去北海之后,苏青放下几颗灵珠,悄然离开这间茶馆,出了城直奔北海而去。

    一个月之后,苏青风尘仆仆的来到北海。

    苏青在一座由各宗门弟子所控的城外落下,刚收起流云盏,准备进城之时,便被一名练气六层的修士喝住“你,从何而来?转过身来!”

    苏青还未动,只见他一个箭步上前打量她一眼道“哟呵,你一介凡人,倒还带着灵物?定然是妖兽所化!”他突然拔高了声意,同时,伸手去摘苏青头上的玉簪。

    苏青轻轻一拂袖,那名练气修士顿时飞出丈外,结结实实的摔了个狗啃泥!

    “你这妖物,被本尊识破,竟然还敢还手伤我!”那练气修士从地上爬起来,作势要施法,却是后退几步,向空中出发一记响符。

    尖锐的符音还未落下去,只见一数筑基初阶修士带着数名练气高阶弟子匆匆赶来,那个筑基修士看了眼满身尘土的练气六阶弟子问道“那妖兽在哪?”

    那个灰头土脸弟子立刻指着不远处的苏青说“是她,就是她!刚才被我叫破身份,还攻击我——”

    那位筑基修士顺着他的手指看过来只见那身着男式道袍的女子,神色禀然的看过来,他心里莫名一惊。

    他从那那女子眼中看到浓重的责备之意!

    而且,她身上虽无灵力,但隐隐给他一种威压,难道,是遇到了大妖?他抬手止住准备上前包围的弟子,看着苏青沉声道“你这妖孽,还不快过来伏首,若是听话,我还能作主留你一条性命——”

    “你,凭什么认定我就是妖兽?就凭这个贪婪修士的一句话?哼,你身为筑基修士,连辨别妖兽的眼力见都没一点?”苏青一步步走近他问道。

    随着她一步步近前,面前的几个修士感觉到越来越重的威压。

    那根本就是高阶前辈所发出的气势!

    此时,他们才明白过来,这位哪里是妖兽,根本就是那位低调的高阶修士!

    “晚辈有眼无珠,冲撞了前辈——”那位筑基修士正欲伏身行大礼,面前这位的威压远比他那位筑基后期的师父还要高,莫非是哪个宗门长老不成?

    他刚一弯下腰,便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托起“我还没结成金丹,当不得你的长辈!好了,此事就算揭过,你们且回去吧!”苏青有些不耐烦的冲他们摆摆手。

    本来,倾几大宗门之力查出皮偶老妖以妖易人之事,很得苏青的心意,但是,没想到这些个宗门弟子,竟然利用此事谋利,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怪不得当初洛阳不愿及时将此事报知各宗门。

    原来,也有原因的,有时候宗门之力并不是好么好借力的,反倒不如自已行事来的痛快。

    想通了之后,苏青就打消了去看看到底是谁在坐镇此城的想法,还是决定自已去探查一番,也好寻寻玉树凌云的下落。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坐镇这个小城的正是刚才仓皇离去的那个筑基修士,东皇门吕秋儿座下的弟子之一。

    若是苏青知道他的身份,真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顺利入城之后,苏青将头上那支惹祸的灵玉簪子转成普通的木簪,然后,开始在街上转悠起来。

    可能因戒严的原因,宽阔的青石街道上几乎没有人出来,两旁边的店铺也都半开着门。

    苏青城中逛了个遍,除了遇到一几练气低阶修士之外,竟然没看到一个普通人。

    这实在是很不正常啊!

    纵然,有修士在查被妖兽所替代的人,一般人也要出门买些日用品的吧,此时,正值一大早,怎么会没有一个呢?

    正在纳罕之时,突然听到前面一阵喧哗之声,赶过去一看原来是几个修士将三名世俗人以妖兽化形之名抓了起来。

    苏青好奇的近前一看,其中,有一个修士正好是刚才在城门外指正她是妖兽的那个,顿时,对他们的判断有所怀疑。

    正当她要上前阻拦之时,只见一位老姥大哭着从院内奔出来,哭喊着撞向墙头“你们要带走我的孩子,老身也不活了!”

    苏青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条人命终结,她悄然施法,将那老姥拦住,然后越众而出“你们怎么就能认定,这三位就是妖兽所化?”

    “大胆!你——”那名曾挡住她的练气六阶修士,立刻开品喝斥,但一见是苏青之后,‘普通!’一声跪倒在地“不知是前辈驾临,晚辈眼瞎,误听人言,才抓错了人,这就放开!”

    苏青见其它几个修士立时放了那三个人,也要跪下,她立即挥了挥手说“好了,你们去罢!”

    她话音一落,那位六阶练气修士如蒙大赦一般,领着其它几名修士,一溜烟的跑了。

    “多谢神仙搭救!”还过神来的老妪奔上前,伏在苏青面前连连扣首。

    “快起来,快起来,你们都起来吧!”苏青一反扶那老妇,边叫其他人起身。

    直到此刻,一直在各家悄悄听动静的邻居们才纷纷开门出来,均拜倒在苏青面前“神仙,救救我们吧,我们真的不是妖兽所化啊!可是,那些仙道们,每隔两天都会带走几个人——有的还能回来,可是,大多数都被当妖兽杀害了。”

    “大家都起来说话,好,好,只要能证明你们都非妖兽所化,我一定保大家性命。”苏青招呼一众人起身,郑重的保证道。

    一众街坊,拥簇着她来到那老妪家中。

    这家姓黄,世代居于这代黄城,据说,祖上也出过修士,所以,在城中也是属的上富裕之家。

    不过,如今,偌大的庭院内,只有数位下人在忙碌着,不见女眷和孩子们。

    “唉,自从城里来那些仙道之后,听说城里有吃人的妖兽,我就叫儿子们把媳妇跟孙子孙女都送出去了。”黄老夫人见苏青疑惑,便出言解释“儿子们要守着家业,但黄家的香火不能断啊。”

    苏青点点头“夫人深明大义!代黄城距离北海还有几百里之遥,难道,也曾有妖兽出没?”

    不待黄老夫人出声,一位年约三旬的男子义愤的说“我们这里本来过的好好,突然有一天,有一群仙道过来跟官府说,城内隐着许多妖兽化成的人,结果,弄的人心慌慌的。”

    接着,又有人说“一开始还好,那些仙道们来一家家的过来盘查,把大家的亲戚之类的叫到一起对家谱。只要是能对上的,都算合格。”

    苏青点点头“这样倒是万无一失,也不算不份。”

    “正如仙道所言,当时,我们还极力请仙道上门来查呢,必竟,看过了大家都安心。”黄老夫人叹了口气接着说“不过,自从第二批仙道来了之后,大家便没了好日子过。”

    “第二批?难道,这些修士查过之后,又回来了?”苏青不解的问道。

    “这一波仙道跟前面的仙人不是一路的神仙!”很多人跟着一起喊道。

    苏青眉头一皱修真界如今做事,怎么这般潦草?查过一遍还来?

    还未等她说话,底下又有人说“神仙大人,这后波仙道,根本连查问都没有,都是随意抓人,不但如此,还闯进家门把家里的财物搜刮一通。”

    怪不得,苏青一进门就看到,院里那些下人都在忙碌的归置东西,原来,却是那些修士所为。

    到底是那个宗门的弟子,竟然这般下作!连民财都要抢去。

    想到这里,苏青就气不打一处来,她先好言安抚了众人,然后朝那些修士的驻地,也就是城中的衙门而去。

    到了衙门之后,只见到一些世俗官员,一问之下,那些官员一竟然一口否定城有仙道驻扎。

    苏青问的急了,他们只说,半个月前确实有几位一仙宗的道长来过城里,但自他们走之后,再没有仙道来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