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五百十八章 玉树原身

章节目录 第五百十八章 玉树原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哎,如今宗门事务繁多,素儿又有了身孕,我怕是十年内都无法闭关!”隐玄的话中透出隐隐喜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真的,嫂子竟然结成珠胎?快,带我去看看!”苏青十分激动的说,她还是第一次听到修真夫妇孕育后代呢。

    一般女修除非在极年轻时留下子息,很少有筑基之后生子的。

    除非基在六十之前筑基,纵然这样,筑基之后的女修也没听说过有产子之人。

    而且,一般女修虽经灵气涤荡,筋骨强健,但却是不易受孕育,男修就更不用说,纳灵修炼之时,本就极耗元精。

    越是修为高的男修,其后代就越少,同时,这也算是天道之所限,若是修士子息众多,能力出众的修士大增,相对弱不经风浪的世人,根本没有存身之地了。

    隐玄红光满面的带得苏青来到大殿后面紧连着的一座秀峰,漫山的秀竹,让这坐不大的山峰显得清幽无比。

    两人边走边谈,很快来到位于山腰处由青竹所建的小巧别致的宫殿外。

    “夫君,你来了?”一位身着竹绿色的女修自宫门奔出,看到隐玄身后的苏青一愣“不知,这位?”

    隐玄见她跑的急,忙上前扶住,轻嗔道“你且小心点,现在身子重!”

    “这位就是名满天下的清华!也是当年我的救命恩人。”隐玄十分郑重的向其夫人介绍道。

    “你真的就是那位天才丹师?”隐玄夫人好奇的看着苏青,脸上的戒备之意全然消去“真是百闻不如一见,修真界传闻,清华为人清高无比,一丹难求。”

    说着,轻轻推开隐玄,快步来到苏青面前施礼道“如今一见,竟然如此随和。”

    苏青不止一次听人描术修真界对她的评价了,好吧,既然大家都这么认为,哪就将错就错吧,反正对她而言也没什么坏处。

    倒是省了许多应酬。

    “夫人谬赞!江湖传闻而已。呵呵,倒是你以筑基之体,结成珠胎,实乃极罕见之大喜。”苏青顺势握住她的手道。

    隐玄与其道侣伉俪情深,一向以世俗夫妻称呼对方,所以,苏青才投其所好唤她夫人。

    果然,隐玄夫人更加高兴,她反握住苏青的手说“来,快随我进府一叙。”

    三人一起进入这座清雅非凡的竹宫之中,座定之后,苏青状似无意的问隐玄夫人“你最近可时常感觉到疲累,且夜半之时,总有焦渴之意?”

    “正是!你是如何得知?”隐玄夫人惊讶的问道,这些她怕夫君但心,所以,从来未对外人言说。

    “雪儿,你真的有些不适之症?为何没跟我提过?”隐玄立刻紧张的起身来到她身边。

    “我,我以为是孕期正常反应,也,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没跟你说起。”雪儿低下头小声说。

    然后,她又抬起头问苏青“清华,我这样可有什么不妥?为什么会这样?”

    苏青以指扣了扣桌子问“夫人,你现在可还在修练?”

    雪儿点点头“是啊,只不过晚子只在前半夜修练,后半夜实在熬不住就睡会儿。清华,你莫见外,叫我雪儿就行。”

    苏青从善如流的点点头“好,雪儿,我只能说如果继续这般高强度修练下去,胎儿怕是要保不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已怀胎六个月,但是却未有一丝出怀。”

    “难道,不是因为我是修士的原因?”雪儿解的问道。

    苏青摇摇头“孕育生命乃是自然之属,不管凡人还是修士均十月怀胎,瓜孰蒂落。你之所以不显怀,是因为胎儿停止了生长。”

    “什么?!怎么会这样?”雪儿十分急切的问。

    隐玄也一脸焦急的问苏青“清华,怎么办?孩子还有救吗?”

    苏青沉思片刻“我刚才给雪儿切脉之时,还能发现微弱的胎心,说明他还活着,不过,因为长期没给养,生机十分微弱。”

    接着,她十分不解的问雪儿“你最近饮食可正常?”

    “我若是感觉饥了,吃些灵果,饮些灵露。”雪儿不解的问“怎么,这些也不能吃?”

    苏青苦笑着摇摇头“你既然有孕在身,为什么叫人烹制些灵蔬灵肉来吃,只吃些水果,灵露,还天天修练,胎儿从那时得到生长之力?”

    雪儿睁大眼“那我该怎么办?”

    苏青神色郑重的说“在孩子出生前停下修练,每日三餐必须要用,安心养着即可。”

    “好,好,我都听您的!”雪儿连声应下,隐玄更是立刻吩咐弟子给夫人开灶做饭。

    “先慢着,我来给你开一张菜单,每七日为一周,每日按上面列出的菜谱来做。”苏青叫住那位正欲去传话的弟子道。

    那弟子看着手里他从来没见过的一个个菜名,暗自叫苦不迭他哪会做这些个东西啊。

    再仔细一看,每道菜下面还注有具体的做法,用料,顿时心中大定,同时,对这位貌不惊人的贵客感激不已。

    要知道,掌门夫人在宗门可是地位十分超然的人物,一向被掌门捧在手心里的,若是能得夫人的眼,自已前途就不用愁了。

    那弟子出去之后,隐玄夫妇双双起身向苏青道谢“多谢清华再次救我孩儿!”

    苏青率先扶起雪儿道“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半个时辰之后,刚出去的那位练气高阶弟子,端着一碗灵鸡汤进来,苏青轻嗅一下赞道“恩,火候正好!雪儿,你还是趁热用吧,我到前殿看看两位老友。”

    隐玄要跟着出来,被苏青赶回去“你去陪着雪儿吧,怕什么,难道你们的客座长老会不招待我?”

    “既然如此,我就不多不去打扰你跟长老叙话了。”隐玄如善如流的说。

    他心里也挂着雪儿跟孩子呢。

    “玉树,你给我滚出去!”苏青刚来到大殿问口,就听到凌云怒气冲冲的大叫。

    她不由扶额“看来,你们两个还没有重归于好啊!”

    “清华,你来的正是时候,我们走,有些人东西自以为装个长老,就真当自已个棵葱。”玉树一看见她,立刻上前拉住她要走。

    凌云一个箭步上前气愤的说“清华是本门的贵客,要走你自已走!”

    苏青无奈看着他们说“你们就不能好好说话吗?玉树,你不是一直心心念念的要找玉树吗?我们好容易找到它,你又毒舌招人嫌!”

    “是啊,清华,你不知道他刚怎么说的,哎,我也不是不近人情,只是,实在没法忍受。”凌云听她这么说,也有些动容。

    苏青明白他的心情,在朝阳门被人敬着做了几年的太上长老,很可能又得了真身,凌云本就傲气的性子,更不能忍玉树的言辞。

    相比凌云在朝阳门第位超然,受整人敬重,玉树过的实在凄惨,被人捉去差点练成法宝,同出一处的灵体,天差地别的迹遇,这让他本就尖酸的性更加刻薄。

    想通之后,苏青拉住挚意要走的玉树说“大家各退一步,好好说话不就行了?难道你们忘了当年在迷蒙山时,大家共渡十年?”

    听她提及往事,他们两个神色都缓和了些,她叹了口气说“你们出身相同,在此界好好相处,有个照应不是挺好的吗?”

    听她说起这个,凌云一挥手,一个巨大结界将整个大殿茏住“清华,这些年,你们在外可好?”

    其实,他也很关心玉树一个灵体在修真界怎么样。

    但他只要一开口问,就只能得到他的冷嘲热讽,实在是忍无可忍,刚才出言让他离开。

    那也不过是一时怒极之言罢了。

    苏青明白它想知道玉树的情况,于是,就把玉树被人捉住,差点练成法宝之事,讲了出来。

    气的玉树直跳脚“好,好,你们都看不起我是吧!哼,我自已走!”

    苏青一把拉住他“你还想被人抓啊!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凌云听了玉树遭遇之后,心火顿消“玉树,刚才也有我的不是,不知你竟受了这等羞辱,还一直问你过的怎么样。”

    见它服软,玉树心里的愤然之气,也慢慢消了下去。

    看着又重归于好的两个灵体,苏青不由感叹相比之下,这些个灵物还是更直接一些,若是两个人闹成这样,不一定能这么快的冰释。

    “凌云,你可寻到本体?”此时,苏青才想起这个,随口问道。

    “是啊,不然我呆在这里干嘛?这个小宗门,虽然没几个出色的修士,不过山门修的倒是气派,又几分天机古府的神韵。”凌云颇为得意的说。

    玉树则极其不满意道“哼,这就是当年那个大盗,不但将古府洗劫一空,还厚颜无耻的拿来开山立派,真是太可气了,当年我的本体就是被他所毁!”

    听它这么说,凌云惊讶的问“古府那颗玉质树,不是你的本体么?”

    玉树轻嗤一声“那只不过是我以灵体幻化凝实出来的,你竟也相信就是本体?”

    说完,它指着苏青说“清华身上的流云盏之灵,当年附着在我本体之上,替我受了一劫。”

    “原来,你只剩下纯灵之体,难怪会被人捉住练器!”凌云恍然大悟。

    玉树将身子摊在宽大的玉塌上十分光棍的说“反正,以后我就跟着这们丹道天才了!要是再被人觊觎,就让她拿灵丹来赎我。”

    凌云轻哼一声“你也就值个灵丹的价,捉你,还不如直接求清华赠丹呢。”

    “所以啊,我跟着她安全呀!她出手的灵丹,比我价值高。”玉树不以为然的说。

    想来灵体不注重身价喽?苏青看了眼玉树暗道。

    凌云则很关心的问“那你就打算这样以灵体之形混着?不再寻个实体落定?”

    玉树叹了口气“我的本体并非你们所见的那样为玉质,其实,只是一颗碧桃灵树,材质外形跟玉质很像而已。如今,这种碧桃几乎绝迹于世,让我到何处安身?”

    玉树,原来是碧桃树成精。

    “本体既是活物,你怎么会成了灵体,而不是精怪?”苏青十分好奇的问道。

    玉树白她一眼道“我可不是这普通的碧桃,可是天生灵木,自然要修出灵体的。”

    苏青还是第一次听说天生灵木这种东西,想来也十分珍贵吧,不然,也不会为被人打其主意,最后落得本体被毁的下场。

    “玉树,不如你留在朝阳门,我让本中弟子帮你寻摸个合适的灵木存身?”凌云试着对玉树商量道。

    玉树摇摇头“还是算了,这种事情可遇不可求,我还是随清华一起吧,说不定哪天就碰到合适的呢!”

    在凌云盛情挽留之下,苏青答应在朝阳客居些时,其实,她也挂着雪儿肚子里胎儿。

    她还从没见过筑基期之的修士夫妇生子呢,不知,这孩子诞下之后,是否天资绝佳?

    “呵,两个筑基修士生子有什么好奇怪的,若是天生体质相合,元婴之后也能诞下后嗣,一般这样的孩子都是天灵根,成就极高。”玉树得知她的想法之后,随口说道。

    对于这个,苏青倒是不很清楚,她好奇的问“莫说此界已千年未出元婴,纵然能修成,差不多也几百岁了,男子不提,女修还能产子么?”

    玉树白她一眼“你修道不就是逆天而行么?这有什么不可能的。”

    不过,对他的话,苏青也只是当故事听听罢了,并没当真。

    她转而问起天生体质相合之事,在玉树的解释之下,直白的说就是这对男女相结合的话,可暗合天道。

    这不是俗话中的天生一对吗?

    没想到还真有这么个事儿,看来,修真界还很多她不曾知晓的密秘啊。

    “说起来,你也算大宗门弟子,怎么连这些都不知道?你师父是摆设啊,你也从来不去看书的吗?”玉树被她问的烦了,不由疑惑的问道。

    苏青叹了口气“我原本是散修,年过四十方才被引荐入门,之前,一心扑在修行,练丹之上,哪有功夫了解这些东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