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六百零三章 死寂之地

章节目录 第六百零三章 死寂之地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回味过来之后,苏青认真将代黄城找了一遍,最后发觉,这座城里只有她一个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放我出去”得知这是一座空城之后,她仰面大叫道。

    苏青不知为何自己为被困在这座诡异的城中,不过,她真的不愿意呆在里面。

    但她用尽办法仍然寻不到出去之路,一怒之下,苏青御剑朝一座丰碑劈下,结果,眼看着那石碑碎裂之后,又慢慢的恢复如初。

    难道这在碑有问题?苏青伏下身子认真研究半天,也没能发现个所以然来。

    为了试验心中所测,她试着将身后一个宅子的大门劈开,果不其然,那扇红木大门也开始慢慢复元。

    印证了代黄的诡异之力后,苏青方才明白过来,这代黄城应该是哪位大能的法宝。

    之所以说是法宝,而不是随身空间,是因为随身空间只在于可缩成方寸以便携带而已,其本身没法术加持,仍按天地法则运行。

    所以,住在随身空间之中,仍然可以感受到日出日落,风雨雷电等自然之力。

    不过,在法宝之中呃,怎么下起雨来了?

    苏青看着空中纷纷细雨,扶了把脸,呵,在这里护体灵力竟连雨水都挡不了。

    苏青跑到对面大宅宽大的门瞻下面避雨,突然,发现这纷纷细雨之中从远处走过来一个身影。

    虽然隔着如雾的雨水看不清楚,但她凭直觉就知道是洛阳。

    “洛阳,我在这里!”苏青十分高兴的朝那人影挥挥手,高声叫道。

    不过,洛阳像是没听到一般,自顾不紧不慢的往前走,苏青只得冲进雨帘中。

    “洛”苏青奔至那人身边,刚一出声,只见他侧过头苏青惊然后退一步,卡在喉咙里的话,怎么也发不出来。

    “姑娘,你怎么在这里?”对面生的跟孙仪一模一样的男子,好奇的看着她。

    苏青瞪大眼“你,不是孙仪?”

    只见那人懵懂的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是谁,不过,姑娘,你倒是有些熟悉。”

    听他这么说,苏青心头百感交集,难道孙仪失忆了么?于是,试着问“真的?你还认得我?”

    孙仪盯着她认真打量一番“现在不认识,有些似曾相识之感。”

    听他这么说,苏青隐在心底深处的情愫又慢慢涌上来“你可是为何也被困在这里?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生得跟孙仪一模一样,但身形却与洛阳如出一撤之人茫然摇摇头“我一醒来就在这里了,其实的事情都记不得了。”

    说完,又晃悠悠的往前走去,苏青快行两步欲跟上他,不料他却停在一座古色古香的宅院前,她一时没收住力,竟然,从其身体中穿过!

    苏青惊骇的抬头,看着这位跟孙仪生的一模一样的魂体!

    也许,是灵体?不管是什么,总之,不是实实在在的人!

    认识到这些之后,不怎么回事,她心底突然泛起一股不可压抑的酸楚之意。

    难道,他已经死了么?

    这些年她不问世事,更不敢去打听散盟之事,竟然,不知道不对,若是散盟易主,这么大的事,她不会不一点耳闻都没有。

    而这个魂体的体形很明显跟孙仪不相同,他显的更高一些,体态也更为俊逸。

    但是,如果他不是孙仪,为何为对好有熟悉之感?

    更重要的是,苏青看到他这般模样,心里也酸涩不已,这,难道仅仅因为他跟孙仪生的一般无二?

    其实,仔细看上去,这个魂体,远比孙仪生得神俊,虽神色懵懂,但举手投足之间,还有着说不出的潇洒肆意。

    “你怎么不跟上来?”见苏青呆立在原地不动,那魂体轻轻一挥手,密如细针的雨水突我停住了。

    苏青十分惊喜的看着他“这代黄城是你的吗?”

    那魂体头也不回,声音淡然的说“我也不知道,这是何处。”

    “你不想出去吗?不如,我们一起找出路?”苏青快步上前,跟他并肩而行。

    谁知,那魂体仰头看了眼天空说“我本来就住在这里,出去哪里?”

    之后,苏青费尽心力,也没说动这个能控制这里一切的魂体跟她一起出去。

    “既然,你不愿出去,哪你能不能帮我出去?”苏青试着问道。

    那魂体转过头,神色十分不可思义的看着她“你不是就陪我呆在这里吗?为什么一直想出去?”

    苏青连连摇头“我想,你一定认错人了,我是误入此城的,并不是一直居于此之人。”

    那魂体打量她一眼说“那就留下来,陪我吧!”

    天啊,这人,不这魂怎么这么难说话!哎,这座空城有什么好看的,为了说动他放自己离开,苏青都陪他转三遍了,脚都跑细了。

    可只要她一停下来,那魂体就会催她起身。

    “我走不动了!”苏青气鼓鼓的一屁股坐在路边的青石条上,一动也不想动。

    那魂体停住步子回头看着她“走吧,陪我看看。”

    他的话好像有魔力一般,苏青不由自主的又起身跟在他身后。

    真到她累得实在走不动时,当魂体正要开口叫她之时,苏青撩起裤腿指着已水肿小腿对他说“你是魂体,不知道累,我可是个活生生的2人,看看,我的脚都要磨破了。”

    那魂体盯着她的白嫩的脚槐,久久不语。

    直到苏青揉了半天,放下裙子,他方才问道“你,还活着吗?”

    听他这么一问,苏青惊得差点跳起来“我当然活着啊,你以为也跟你一样,只留一缕魂魄?”

    她话刚说完,只见那魂体双手抱住头,好像十分痛苦的模样,而苏青心里也莫名其妙的紧紧揪了起来。

    “你,没事吧?”她来到那魂体面前,小心问道。

    那魂体抬起头,神色茫然的摇摇头“我还是想不起来,我是谁。不过,你若是真想出去的话,就从那个门走吧!”

    说完,他随手一指,一个闪着灵光的大门突然出现在苏青面前,正当她有些迟疑之时,只听那魂体说“以后,莫再进来了,这里,不适合生人。”

    话刚落音,苏青只觉得身后一股巨大的推力,将她送入那道闪光的门中,而她心里却突然涌起一股浓浓的不舍之意。

    她甚至来不及回头再看一眼那魂体,就已经身在听潮镇上了。

    扒开及腰深的野草,正准备从这座荒院中出去,感觉身子一轻,接着跌落到一个温暖的怀抱。

    “苏青,你终于出来了,都怪我非要去找那个鬼城,才害得你被阵法所吞噬。”洛阳紧紧的搂住她激动的说。

    苏青轻轻推开他,神色颓然的说“没事,这不怪你。”

    她心底竟然有一丝后悔后悔就这么离开代黄城,离开那个魂体。

    见苏青有些魂不守舍的模样,洛阳以为她被吓到了,立刻激发随身空间,以便她休息会儿。

    看着熟悉的小院,苏青心底豁然开通这才是她要回归的地方,那个魂体说的对,代黄城不属于她能去的地方。

    想通之后,她只觉得身心疲累不堪,匆匆跟洛阳打个招呼,便回房沉沉睡去。

    看着紧闭的上房门,洛阳心里的愧疚如水般漫上心头若不是他一意要寻代黄城,苏青也不会为古阵法困了这么久。

    而且,还为破阵熬尽心力。

    他很清楚苏青于阵法一途,根本不通,此次能够出来,不知费了多少神思。

    还好,她总算平安归来。

    之前苏青曾跟他说过,代黄城仍听潮镇的附城,两者气息相通,所以,当时,她突然消失之后,洛阳便赶来听潮镇寻找。

    整整守了半年,方才寻到她。

    他还未来得及问她这半年来,在代黄城中的遭遇,苏青便疲极而眠。

    “洛阳,真的是你吗?”突然,院外传来南夏真人的声音。

    洛阳眉头一皱还是被他查觉到了,既然来了,也不好拒之门外,他有些不耐烦的一挥手,院门随即洞开。

    南夏真人满面春风的进来赞道“洛阳,没想到你竟有这般大材,可炼制出随身空间!”

    洛阳抬手请他到东厢落座,南夏真人挑眉看了眼紧闭的上房,面上笑容淡了些,随洛阳时入东厢。

    “上房是苏青的地方,她在休息,不放便待客。”洛阳好洞悉他的心思,语气谈然的说。

    听他提到苏青,南夏真人意味深长的笑道“呵呵,理解!洛阳你倒也是个性情中人啊。”

    洛阳在他对面坐下,并未搭言。

    这是他自已的随身空间,把上房给苏青,也是他心之所愿,没必要看别人脸色行事。

    其实,他手里不止这一个随身空间,不过,自从他筑基之后,就只用过这一座随身空间。

    因为,只这个跟云中涧小院一模一样的空间,让他有种归属之感,住着轻松舒服。

    如果,有苏青在的话,跟云中涧那段温暖的日子一般无二。

    “呃,洛阳,若是炼制这等宝地,需要那些宝物?”南夏真人试着问道。

    其实,他的目的很简单,想向洛阳求一个所随身空间,不过,他也明白,这位元婴门人可不怎么好说话。

    果然,洛阳冷眼看着他问“南夏师兄也准备炼制吗我这里倒有本本上古灵器薄,可以借你一观。”

    谁要那个东西!南夏真人端起茶杯,借喝茶之机掩饰自脸上的不满,不过,打开玉杯却发现里面没有一滴水。

    心里不由涌起一股恼意洛阳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他只想要一个随身空间而已,关键是他还能炼制,竟然就拿一本破集子来搪塞。

    洛阳才会顾及他的想法,不等他回答,随手丢过来一本发黄的旧竹简道“喏,那上面有炼制随身空间之法。”

    南夏装作惊喜的拿起道“若有这古法自然是好,可我资格有限,怕是炼不出那上古宝器。”

    洛阳身子往后陷入软椅之中,淡漠的说“南夏师兄何必妄自菲薄。不试一试怎么会知道炼不成?”

    说完,伸手端起同样空着的茶杯,送客的味意非常明显。

    “哈哈,既然如此,那我就回去一试?不能白费了你的一番美意。”南夏真人识趣的起身告辞。

    回到浮云派驻地之后,抱着一丝期望,以神识扫了眼那本所谓的上古炼器薄,结果,却发现那只是一本类似奇闻异录般的札记,上面关于炼制随身空间之说,也只是一笔带过。

    “哼!真是欺人太堪!竟拿这个破东西来糊弄我!”南夏真人气得将手里的竹简狠狠摔出去。

    “南夏兄,这是怎么了?”高原真人从外面进来,弯腰拾起竹简给他。

    “还是不是那个洛阳,实在目中无人!”南夏真人气愤的说。

    高原真人笑而不语,洛阳于他有救命之恩,虽然,女儿也因他失手而毁容,不过,他却又给了他们父女能在浮云派安身的玉牌。

    所以,对于洛阳,他不便给于评论。

    “紫灵怎么样了?”南夏真人发了几句牢骚,十分关心的问道。

    涉及到爱女的话题,高原真人平静无波的脸上现出一丝柔色“她这些天平静许多,多谢南夏兄精心开导。”

    南夏真人微微一笑“高原兄太客气,只可惜紫灵如花娇颜,不过,我一定会想办法帮她恢复往日神彩的。”

    送走感激不已的高原真人之后,南夏真人唇边擒一丝笑意来往侧殿而去。

    推开绿树掩映的玉门,身着烟紫色纱衣,覆着面纱,身姿窈窕女子看了过来。

    那双秋水盈然的双目,跟紫云如出一撤。

    “紫灵,今日过的可开心?”南夏真人快步上前,轻拥着佳人低声问道。

    怀里丽人将身子一扭,眼波一横,俏盈盈的盯着他“你才想到来看我?”

    眼波流转间,小女儿情态让南夏真人心里一热,伸手再次将美人捞入怀中笑道“我时时刻刻都想着你呢。”

    紫灵伸手推开他凑上来的脸嗔怪道“我的脸什么时候才能见人啊?你说不消两个月就好,现在已经半个多了,天天呆在这里快闷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