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六百零五章 八卦真人

章节目录 第六百零五章 八卦真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可我最见不得也是,你被人责难,身陷险境啊!洛阳低下头,心底默然道难道,我们上辈子也是父女不成?

    他忙摇头自己都想得什么乱七八糟的,真的,他发现跟苏青在一块儿,心越来越难以平静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紫灵看着镜中那欺霜塞雪,娇嫩如水的肌肤时,欣喜万分用了洛阳送的上品玉雪膏,不但消了脸上伤疤,容色更加娇嫩水灵。

    感应到那道熟悉的气息,紫灵急忙以灵纱覆面,之后,又以黑灰重重的涂在双颊之下。

    身子一转,即刻换上那套淡紫色高领累纱裙。

    她刚收拾好起身出来,只见南夏真人满脸春色的握着一个小小灵玉广口瓶进来招呼她“紫灵,快来看,我给你带什么了?”

    紫灵故意惊喜的问“玉龙膏?多谢真人。”

    心里却不屑一顾哼,堂堂一个结丹真人,连一瓶下品玉雪膏都弄不来,拿一瓶玉龙膏来糊弄她。

    当南夏真人欲拥她入怀时,紫灵推开他娇笑着说“真人你先回避吧,待我身上伤疤全好了,再来看我。”

    此言正合南夏真人之意,紫灵那双跟紫云一模一样的双眸,早已将他的魂给勾了去,不过,一想到她身上那丑陋的伤疤,他就没了兴致。

    若是美人能恢复姿容,那是最好不过。

    他又强搂住紫灵温存些时,方才离去。

    冷看着南夏真人离开之后,紫灵迅速将所用之物收入储物袋,直奔父亲所居之处。

    “离开?你在这里不是好好的吗?南夏对他也很不错,为什么要走”正在刻制阵盘的高原真人,不解的看着女儿,随手布了个隔离阵法。

    紫灵不高兴的嘟着嘴“爹爹,你还不知道吗?南夏真人不过是肖我的姿容而已”

    高原真人看她一眼,难以置信的说“怎么会?你之前都被烧成碳了快,他有什么可肖想的?”

    紫灵一把扯上面纱,气的直跺脚“你看,我已经好了!”

    看着女儿如花娇颜,高原真人不由有些相信了她的话。

    不过,若是女儿寻双修之伴,南夏也不错,至少,比曾出手伤过她又没有一丝悔意的洛阳强太多。、

    但是,既然紫灵不愿意,那他们离开也好,对于亲手娇养着长大的女儿,他也不想轻易拱手让于别人。

    大抵,天下作父亲都有这种想法吧。

    所以,高原真人很轻易就被女人说服了,决定带她离开。

    “高原兄,你们要离开?”南夏真人紧盯着他身后跟紫云如出一撤的美人问道。

    原来,摘去面纱肌肤如玉的紫灵跟紫灵竟如同一个人一样,只是少了分冷清,却更有一番娇俏之色。

    就这么放她离开,他实在不甘心,不过,他们父女虽散修出身,但高原真人同为结丹真人。而且,于阵法一途颇有造诣,他是绝对强留不得。

    不过,这对父女过河拆桥倒是挺快,特别那小美人儿,看到他全无往日情谊,那双盈盈妙目中只有不耐。

    再三挽留之后,南夏真人也只得看着快要到手的佳人离开,心里恼火不已。

    当他得知是洛阳给高原真人送来了灵药之后,对他的不满更重。

    当初,紫云也被他勾了魂儿,执意不肯同意跟自已结侣,为此,刚结成金丹的他还被派往北海主事。

    如今,紫灵又是痴迷眼里只看得见清华的洛阳。

    哼,听说散盟盟主已经在闭关结丹,北海本来就是散盟发源之地,若是清华那位百年倾心之人来到北海,不知,洛阳会当如何?

    再说高原真人带着紫灵离开浮云派驻地之后,准备到听潮镇寻个地方作为安身之地。

    不过,紫灵却嫌弃这里没有灵气,且是世俗人之居所,不愿入住。

    无奈,高原真人只得自已动手,按她的要救,以灵木建起一所洞府来。

    看着跟洛阳那个随身洞府布置的一般无二的小院,高原真人暗叹了口气灵儿真是入魔障了,还好,她还年轻,也才刚筑基初阶。

    不过,若她一直这般痴恋洛阳,结丹之时,情劫怕是难过。

    紫灵不知道,其实,洛阳跟她同在听潮镇,她还以为他早已离开这里。

    不过,一想到他不辞劳苦,为自己寻来上品玉雪膏,紫灵就欢喜不已。

    高原真人有心实言相告,但见她每日笑容满面,又不忍心说出口。

    他自然知道洛阳跟清华两人也在附近,虽然,他根本不想跟他们再有交集,但他也不能离开此地。

    再说苏青摆脱了轮回阵之后,却发现在代黄城半年,修为竟然跌落一个小境界,而且,精神明显不如以往。

    她突然想起离开之时,那个魂体跟她说的话,暗自感激他送自已出来。

    不然,怕是要生机耗尽而亡于其中。

    只是,那个人倒是谁?

    平静下来之后,她才开始琢磨这件事情,看来,抽空还要出去了解下修真界的动静,特别是散盟的情况。

    “清华?真是稀客,快请!”御凌真人听说苏青来访,亲自迎出驻地大门。

    来找御凌真人打控消息,是苏青经过深思孰虑之后做出的决定,因为,洛阳跟这位东皇门的真人没有任何交集。

    “我还以为清华上门拜访有什么大事呢?原来,只想了解下修真界的事,你可算找对人了,我也不比南夏,说什么话都藏一半。你想知道什么,尽可以问,我相信你的人品,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御凌真人向前倾了下身子,意味深长的说。

    她还以苏青特意来打听什么浮云派,呃跟浮云派有关的,见不得光的秘事呢。

    呵,别的不说,自当年云台之争后的几十年来,两宗暗涌不断,对方黑把柄都收集不少。

    苏青有些尴尬的咳了声说“其实,我主要是慕真人之名,前来拜访,顺便了解点修真界动态而已。”

    此言一出,御凌真人心里更加高兴,若说上次她被南夏带来,可能为了那个化形灵体,不过,如今自己手里并没有这位天才丹师能看得上的东西吧?

    难不成真的是诚心来访示好?

    哈哈,能跟修真界最历害的丹师交好,实在是件很划算的事情。

    而御言真人虽已经在金丹多年,但还有着女人的天性,就是关注修真界发生一切隐密之事。

    苏青没想到这位看着仪态高贵的真人,竟生着一颗八卦心肝,对于各大宗门名流公事私事都了如指掌。

    从她口中得知,洛阳不但是执善真人的幼徒,更是他在世俗界的后代子孙。

    而梅仙子的师父隐闲直君,跟赵春秋已陨落的师父的本是道侣,天机门少主玉天枢早年曾被人囚禁做过娈童。

    听到这个样的消息之时,苏青心里是崩溃的,玉天枢被困于青云观是真,但娈童,绝对是往他身上波脏水啊。

    不知道这位新晋门主听到这样的传闻会作何感想啊。

    御言真人口中的秘闻虽然有些夸张,但应该都是真事。

    不过,这并是苏青要打听的呀,但是,这位真人正说到兴头上,她也不便打断。

    就这样,苏青在御言真人侧殿整整听两个多时辰修真界各大宗门秘事,就连一些小门派但丹有结丹真人镇的都被扒了个遍,唯独没有提及她最想知道的散盟。

    可能散盟之中如今还没有结丹修士,在御凌真人眼里不值一提吧。

    “前段时间玉隐宗的玉清,在天玄宗门口大张旗鼓的收弟子呢,结果选中的弟子最后却被散盟抢了去。”御凌真人在八卦林昊跟梅仙子的情事之时,无意间提到了散盟。

    苏青顿时来了精神,她故作惊讶的问“散盟竟敢在两大宗门眼皮底下抢人?”

    御凌真人认真看她一眼,试着问道“清华,听说你曾倾心于散盟的破天?”

    破天?苏青还未反应过来,只听御言真人爽朗的笑道“清华真性情,所谓往事如风,修真者自然是要看破红尘。”

    若真看破红尘,你怎么还这么八卦?苏青不由在心底腹诽这位真人也不知道怎么结成的金丹。

    见她虽不言语,但神色倒也平静,这么多年过去了,听说跟第一修士洛阳走的很近,应该不会忌惮前情往事了吧?

    想到这里,御言真人笑着说“说起来我们东皇门跟散盟还有着结亲之谊。”

    她本想就此转移话题,谁知苏青却接着道“听闻这些年散盟有崛起之势,各大宗门的优秀弟子屡屡离宗投靠。”

    见她难得对散盟感兴趣,御凌真人自然要投其所好“是啊,说起来玉颜也是本门教出来的筑基修士,自从跟破天结侣之后,倒是带走不少才俊。”

    原来,孙仪的道号破天啊!呵,她可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名号,真是气势非凡啊。

    看来,当年那位温厚低调的孙仪如今也踌躇满志,努力挤身于修真界上流啊。

    这样看来,他跟吕秋儿结侣也算恰逢其会吧。

    “听说,那位盟主最近正在闭关冲击结丹,若他真的结成金丹,散盟说不定真能成气候呢!必竟,背靠着御合师姐这棵大树,也没什么人敢难为他。”御凌真人面带不屑的说。

    原来,孙仪也要结成金丹了吗?

    不过,确定他平安无事,苏青悄然放下心来,她虽无缘与之相守,但只要他过的顺遂就好。

    只是,代黄城中的那魂体是谁?

    为何会跟孙仪生的一模一样?

    “御合自入门就被真君看中,这么些年来一直盛宠不衰”御凌真人十分不满谈起吕秋儿的师父跟门中元婴真君的秘事。

    东皇门可真够乱的!

    原来,吕秋儿的师父自入门便跟其师父当时的元婴真君一起双修,以至于许多人猜测,吕秋儿就是他们二之女。

    不过,这事却是无稽之谈,因为,吕秋儿出生之时,其师父已修至筑基中阶,年过百岁,不可能孕育子息。

    不过,她倒是传承其师御合真人的风流性子。

    早年,御合真人跟落月真人,可是在修真界出了名的风流仙子。

    怪不得她到处招蜂引蝶,原来,身后有位元师祖撑腰。

    事隔多年,想到吕秋儿苏青仍是满满的恶感,当年,在她跟孙仪的结侣大典之上,拜陆培所赐,她可是在整个修真界面前尽丢脸面。

    听了整整天八卦的苏青刚回到听潮镇,只见洛阳满脸焦急奔过来“苏青,你去啊里了?!我还以为你又不辞而别。”

    看到洛阳紧张的神色,她心底的郁结突然随风而去“我只是去拜访御凌真人,跟前辈聊的投机,方才出来。”

    见洛阳不解的看着她,苏青笑着将玉树被抓之事跟他说了一遍“难得御凌真人豪爽大气,既然又回到听潮镇,我想着自然要去拜见一下。”

    “你什么时候礼数这般周全了?”听完她的解释,洛阳挑了挑眉揶揄道。

    苏青横他一眼“怎么,连你也相信外面那些传闻?”

    洛阳轻笑一声“我不用听外面人怎么说,自己深有体会!”

    “好吧,前辈,清华知错了。”苏青故作经的施礼道。

    洛阳轻哼一声“叫我前辈就是错的!”

    苏青认真打量他一眼,轻笑道“洛阳真人,难不成我还唤你王师弟?”

    夕阳下,两人并肩膀而行,言笑宴宴。

    那笑容在落日的余辉下灼灼发光,真刺入不远处紫灵心头。

    痛的她几乎不能呼吸。

    本来,洛阳的随身空间可随地激发,不过,他很喜欢这种跟苏青一起漫步在夕阳下,两人随意说笑的感觉。

    而且,苏青很少会有这着灵动俏皮的时候,大部分时候,她都平静如水。

    世人都认为她孤高,其实,但凡跟她有交际的人都知道,苏青最是仁善,和平。

    但妙语如珠,调皮俏丽的小女子形像却极少为人所知,纵然是洛阳也不遇到。

    所以,他十分珍惜这样的时刻。

    两人边说笑边漫无目的往前走,修士的脚程非常人可比,待天色暗下来时,两人已沿着一条小路行至荒原深处。

    “哎,这不是那个山洞吗?”苏青指着面前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洞道。

    洛阳微微一愣,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那个能够通往迷蒙山的山洞?”。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