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一十三章 入世遇妖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一十三章 入世遇妖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洛阳,也有自已的秘密吧,就像她来自异界一样,不能言说的之秘。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苏青刚回到丹房,正准备开炉,只听门外烟儿的声传来“师父,有人拜访。”

    最近她没接拜贴啊,难道是陆师兄?

    “苏青,好久不见!”一身玄衣的孙仪缓缓起身,笑眼看着她道。

    孙仪仍然如往常一样低调,浑厚,让人倍感亲切,与往日不同的是,他身上也如她一般,无一丝灵波动。

    虽然心里翻起一阵惊涛,但苏青很快平复情绪笑着伸手“原来是老朋友来访,快请坐!”

    说完,亲自为他斟一杯灵茶。

    “苏青,没想到如今要见一面,还真不容易。”孙仪放下玉杯笑道。

    苏青微微笑道“散修当的久了,总是在外面,有些贴子难免看不着,怠慢了。”

    客气几句之后,孙仪提起当年在桃源镇之事,成功消除了苏青对他初见时的隔阂。

    苏青感觉两人相处好像又回到初识之时,心底没有过多的情素轻松随意。

    “前段听说你在闭关结丹,如今可以金丹有成?”苏青随口问起孙仪的修为。

    孙仪神色一凝,随即笑言“未能冲击成功。”

    “一举成功的很少,以后再来。”苏青笑着安慰他道。

    孙仪难得的收回笑容,神色古怪的看着苏青说“我只一次机会,苏青,我可能也是最后一次来找你了,保重。”

    说完,他深深看了眼苏青露在衣袖外光洁的手腕,眼神有些暗淡的拿出一条乌木手串对她说“这条手链,你以后务必戴在身上。”

    苏青虽不明其意,但仍然接了过来,而后从怀拉出别一串跟手上一模一样的珠链道“你以前赠于我的,一直在身上带着。”

    见状,孙仪又微笑起来“这样,就好,苏青,以后我可能你要小心。”

    说完,立刻腾空而去。

    苏青举着灵丹的手还愣在房中。

    她不明白孙仪此的话是何意,但却听得出是为她好,而且,这次孙仪给她的印样跟记忆中一模一样,温文低调。

    根本不像是当初在跟吕秋儿结侣之时,看到那个冷酷,气度飞凡的那个人。

    看着手里的两串乌木珠链,苏青本已平静的心再起波澜,往事如水般袭来。

    从在桃源镇初识,到后来一起探查洛城,直到他罗罗县突然离开。

    虽然,每次都是他毫无预兆的离开,但是,遇到危险之时,他也倾力相救。

    当初,罗罗江上离去之时,他言语间也有着极重的惶然,怕连累于她。

    想起这里,苏青的心底又慢慢火热起来可能孙仪当初也并非无心,只是他不善于表达吧。

    思及他跟吕秋儿已结成道侣,她的心底才渐渐凉了下来呵,他们之间早已成为过往。

    苏青郑重的将手里的两串乌木珠收起,正准备放到卧房,突然想起孙仪临走的交待,然后轻轻带在手腕之上。

    温润的木珠贴着肌肤,并不显累赘,倒有一分暖意,就像孙仪一直以来给她的感觉一般,如清风拂面,沁人心脾。

    “师父,这位前辈怎么突然就消失了?”烟儿看到苏青望着门外发呆,进来试着问道。

    苏青心底一动,她记得孙仪明明没有结丹,怎么会瞬移之法?

    不过,这也只是在她心底一闪而已,必竟他修为也确实不低,只是,不知他是如何得知自已如今正在门中未出。

    “烟儿,最近可有散盟盟主的拜贴?”苏青随口问道。

    她知道自已虽然说过,不接拜贴,但烟儿依然会一一看过,并分类保存着,以防她哪天用到。

    烟儿摇摇头“没有。”

    算了,无伦如何都是他的一片心意,苏青摸着手腕上的乌木珠串想。

    原来,真正见到孙仪之后,也没有多么的难以面对,虽然她心底仍然有些悸动,但依然可以跟他谈笑风生。

    作不成情人,就当朋友也不错嘛。

    不过,听孙仪临行前的话,以后,怕是连朋友也没法做了吧?难道,是困为吕秋儿?当年,她们可是结下很深的怨仇。

    不过,当年风流成性的吕秋儿自从跟孙仪结侣之后,倒是安分不少,至少她还没听到过关于她的桃色韵事。

    苏青知道,当年吕秋儿是真心爱慕孙仪的,不然,也不会一直粘在他身边,至于后来他们为何而分开,她就不得而知。

    前尘往事忆过,苏青起身回到卧房,布上阵法之后,进入仙果园修练。

    还是在那张灵木雕花床上,她盘脚入定,开始修练。

    空间自成一体,虽无雨雪之日,但也有东升西落的太阳,不知不觉她已修行月余。

    待苏青起身之后,只见眼前碧光一闪,绿绮可怜兮兮的出现她现前,还未及开口,只听青鸟厉声喝道“你既寄身画中,没我的吩咐,不得擅自出来!”

    绿绮可怜巴巴的看着苏青,见她仿若未闻,只得十分不情愿的再入画中。

    “苏青,这样就很好,莫要可怜它,这精怪一定没按什么好心。”青鸟见她没有为绿绮救情,十分赞赏的说“你以后多来洞地修练,她好早日结成金丹,这样,我就可早点解开些封印。”

    封印?苏青惊喜的问道“这仙果园空间,还有封印?”

    青鸟看她一眼慢幽幽的说“不,是加诸在我身上的封印,哎,说多了你也不明白。”

    “你身上的封印,跟我有修为有关么?我记得我们好像并没有签订什么契约。”苏青不解的问道。

    青鸟翻了翻眼道“说到底这空间还是你的,至于为何非得你进阶我才能解开封印之事,我自已也不清楚。”

    难怪,这家伙一直催自已修练,原来却是为了这事。

    苏青也想早点结成金丹,她如今已一百三十岁,若是再不结丹,以后纪越大就越难。

    再说,当年的朋友们一个个的结丹成功,也让她对结丹有一定的信心。

    感觉结丹真人并不那么的遥不可及。

    接下年的时间,苏青除了偶而出来到后山的百草园看看之外,大部时间都在仙果园修练,青鸟还时不时的给她叼些灵果服下,很快,她感觉到丹田已满,已修至筑基顶峰。

    苏青本打算一鼓作气,在仙果园冲击结丹,不过,修练数日修为毫无寸尽,反而是心绪越发的急燥。

    看来,得出去历练一番才行。

    定下主意之后,苏青立刻出关,准备到世俗走一趟。

    自从心里生了涉世之念后,识海中本已沉寂的那些莫名的声音,又开始翁翁作响,好似千万人同时在她听边低诉,虽然混在一起根本分不出具体何意,但却能感觉得到,这些都是向她祈求着什么。

    苏青按了按有些发涨的太阳穴自语道我又不是救世主,说了又有什么用?

    言毕,心底竟然升起一股无以言说的解脱感,但是,识海中的声音仍然还在,且让她有种迫切前往尘世的念头。

    好吧,既然是心境不足,那就顺应心思吧。

    本来,她入道较晚,对世人报着一颗怜悯之心,所以,对世俗界之事也颇为关注,但自桐城因她之故一夜被屠,接连三县人口无一生还之后,入世便成了她的心病。

    甚至连想都不敢多想,这次,她选择再入世间,决定以普通人之身前往,真正感受下世间百态。

    打定主意之后,苏青来到丹房,以黄泥粉为底,调制了些易容膏,因为加入丝莹草粉,所以遇水不化,除非以灵液覆面方可去掉

    易容膏配置好之后,正准备离开丹房,看到放在灵草架最低下,如拇指大小的浅黄色果皮囊。

    苏青弯腰捻起一个,想到之前用它作青霉素,倒是救了不少人,不知齐国那些御医可制得出这旷世良药。

    想到这里,她决定前往齐国一趟,看看韩进夫妇是否还在世。

    若是他们也活着,如今怕是也一百多岁了吧!

    突然,她很想去看看齐国如今怎么了,顺手拿起那些黄色的果皮,想到仙果园空间还有些之后陪养好的青霉素,闪身进去做了几千支针剂方才出发。

    步出山门之后,苏青便寻了个僻静处,易容成一位走南闯北的行脚商。

    就这样一路步行,先来到翠微镇。

    之前来翠微镇,她都直奔门楼之内修士所居之地,从来没有细究过外镇的那些忙忙碌碌的世俗人。

    “这位老哥,可是去仙市淘澄宝物了?”她刚踏入外镇,便被人热情的搭讪。

    苏青紧了紧肩上的裢褡应道“只是去沾沾仙气罢了。”

    只见那位年约四旬中年男子,靠近她压低声说“先生若是得些物,不如到我们宝和堂出手,或者寄卖?”

    听他这些一说,苏青发现翠微镇跟其它世俗城镇有所不同,主街道两边几乎所以的店铺都是以古宝为主。

    只有些小巷子里才会买一些木艺,生活用品,不过,总得还说这里的百姓还是比较富裕的。

    街上的人也都脸带笑意,能跟神仙比邻而居,也确实是件让人开心的事。

    所见之人均神色清朗,面容周正大方,比其它地方要俊朗许多。

    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啊。

    离开翠微镇之后,苏青一路向北,直奔齐地而去。

    作为行脚商,每经一地,她都十分尽责的采买些本地物产,然后,在下一处卖掉,倒也赚了几个路费。

    这不,她现在用倒卖特色品挣的钱,搭上一队前往齐地的车队。

    “最近世道不好喽,先生一个人行走在外确实辛苦,不如跟着我们车队还安全一些。”车队的一个老把式回头对苏青说。

    因为她给的钱多些,车队把一个本来捎带贵重货物的小马车给苏青座。

    也算是车队里最高规格的专车了,还专门配一个车夫给她赶车。

    苏青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跟这位健谈的车把式聊天,从他口中得知,最近十来年,各国之间虽无大战,但小摩擦不断。

    “哎,才过几年平安日子,听说西边又有妖兽出来吃人。”车把式的话让苏青顿生警惕之心。

    她貌似不经意的问道“那妖怪都在何处出现过?”

    见她感兴趣,车把式回头压低声音说“听说,前面不远的九头山就有,这不,大撑柜的决定绕路到黄花崖,那里虽然路远点,也不好走,总比遇到妖怪车毁人亡的好。”

    说话间,只见天色一暗,接着一阵大风挟着豆大的雨点落下。

    “不好,暴雨来了,看来,今天我们还过不了岗。”车把式身手麻利的帮苏青罩上雨棚。

    整个车队都停了下来,准备寻个平缓的地方避雨。

    暴风雨中,人马急促,此地又是在山凹之处,很容易积水,所以,要快退回后面的高岗避雨。

    因为,苏青所乘的马车本就居于车队之末,所以,老把式早已掉转马车,自顾先行。

    后面都是大车,且以货物居多,他也帮不让什么忙。

    因为人少车轮,很快,他就赶着小马车来到高地之上,寻了处平稳的地方停下。

    风雨声中,突然传来一阵凄厉的马嘶人叫之声。

    本来隐在车内的苏青,如一支利箭般冲入雨中。

    暴风雨中,数十只妖兽正在疯狂的嘶冲人马,撞击货车,山凹中血水横流。

    见状,苏青手持灵剑刺向扑过来的那只看不出品阶的妖兽,一剑穿心而过,谁知,那妖兽还未死透,张开利爪向直取她胸口处。

    苏青身子向后一闪,手起剑落,直接将妖兽的头颅砍下。

    正在这时,一只张着巨翅的妖兽附冲而上,苏青手持之灵剑,直接劈了上去,却见那禽妖长鸣一声,顿时,正嘶咬车队人马的妖兽全部朝苏青围拢而来。

    来的好!苏青暗笑一声省得我一个个解决你们浪费时间。

    眼见妖兽将她围住,苏青从容不迫的挥剑杀向众妖兽,同时,也收割着一头头妖兽性命。

    眼见,那只禽妖就要命丧剑下之时,一声巨吼自身后传来,苏青身子一闪,跃出几十丈开外,原来是一只五阶巨豹,安将禽妖往身后一把拉,纵身跃起直扑向苏青。。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