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一十八章 少年韩陆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一十八章 少年韩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苏青本以为被拆穿之后,他甚少有些尴尬,没想李其倒是以一句移开换物轻飘飘的就此揭过,不由让苏青更对他更加警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看来,李其所图非浅啊,既然未能成功夺取自己功法,一定还有后着。

    既然这样,那就让她陪他玩一遭,看看他到底所谋为何。

    两人一直论道至天亮方才起身离开,自从得知苏青看出灵酒有问题之后,李其对她更是热情三分。

    这倒让苏青几次想告辞有点开不了口。

    直到天光微亮,苏青再次端茶之后,李其方才痛快的起身,出了仙馆之后,干脆利落的跟苏青道别。

    苏青抚了抚有些发胀的额角,正准备离开,突见一个年约十四五的少年,从一边巷子里冲,跪倒在她面前急呼救命。

    苏青定睛一看原来,正是她不久前从妖兽手里救下那少年,不由顿住脚步“你怎么弄成这般么样?”

    只见那少年衣衫上尽是泥水,发髻散乱,满脸血污,形容十分狼狈,若不是那双明亮黝黑的星眸,苏青还不一定认出他来。

    “仙道,求您救救我吧!”那少年声音哀哀的跪地泣道。

    苏青看了眼身才的仙馆,叹了口气道“你我既然再见,便是有缘,你且起来说话。”

    闻言,那少年十分感激的扣了头方才起身,苏青扔给他一套衣服道“你先披上,莫凉了!”

    待那少年诚惶诚恐的穿上那件有些肥大的道袍之后,只觉得周身一阵温融融的,接着,便是一阵舒服干爽之意。

    他悄然伸手一摸,浑身湿透的衣服竟然干了!

    真是仙法无量啊!他心里更加激动,紧跟着苏青朝巷外行去。

    苏青带着那少年穿过几条小巷,很快来到洛阳东大街上,寻了家临街的茶楼进去,直接要一间上房。

    “说吧,你到底是谁,来洛阳城的目的,又为何几次三番被妖兽劫杀?”苏青淡淡的看一眼那少年问道。

    不怎么回事,她总觉得这少年生得有些面熟,特别那双晶亮的双眸,好似在哪里见过一般。

    闻言,那少年并未言语,而是从怀里掏出一枚玉符恭谨的放在她面前“仙道请看,这是家父传于我的仙家宝物”

    不等他说完,苏青伸手拿过那枚玉符笑着问“你是韩羽的后人?”

    “正是家父!”那少年神色凝重的说。

    听他这么说,苏青有些疑惑的抬起头“若我没记错,你父本是韩氏嫡系子孙,当年也算是内定储君,你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

    苏青明明记得当年她在齐国之时,韩进意属于年仅十九岁的长孙韩羽为下一代君王,没样到再次入世,便碰到韩羽的儿子们相争。

    不过,这少年生跟韩进倒是十分相像,特别是那双透着坚毅的眼睛,简直如出一撤,韩羽虽能文善武,但情格却不够果刚。

    果然,如今竟是连幼子都护不住。

    “您既然识的这块玉佩,那一定就是父亲所说过苏道长了?!”那少年惊喜不已的说。

    苏青点点头“你父亲现在”

    “家父刚刚故去,我来洛阳就是为父亲报仇的!”那少年声音悲戕的说。

    苏青讶然抬起头“报仇?”

    那少年突然扑通一声跪下“救苏道长还父亲一个公道!”

    “你且起来坐下说话,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苏青抬手唤那少起身道。

    那少年依言在下首坐下,神色愤恨的说“我的杀父仇人就是如宫中的齐王,韩燕!”

    苏青眉头一挑,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叫韩陆,当今宫中那位按序应是我的族兄,当年,父亲亲政之后,见他有帝王之才,但禅位于他。”韩陆条理分明的说道。

    只是苏青对他所言的禅让一事,心里有所不明,追问之下,原来是韩羽当年对离国的鸣凤将军陆玉一见倾心。

    但已身居大将一职,手握离国重兵的陆玉以家国为重,数次拒绝其求亲。

    为了能于心上人双宿双飞,当时的齐王韩羽决定禅让王位于其侄韩燕,而后,他前往离国追随鸣凤将军。

    见韩羽舍一国之君而来,陆玉感动非常,两年内将手上兵权寻了合适之人交出,解甲归子隐,与韩羽成就一双神仙眷侣。

    苏青不由暗叹,这世间还真的有,爱江山更爱美人之士啊。

    若这个美丽动人的故事就此了结,那将成一段千古佳话,但是,事情往往不尽人意。

    却说韩燕得了个大馅饼,成为齐王之后,先不说广选美人充实后宫,而且,还处处排除异已,却是触动众怒,导致一些大臣起了迎回先王的心思。

    当此事传入韩燕耳之后,他先是血洗一帮前朝重臣,又数次派人潜入离国暗杀韩羽。

    “母亲被杀之后,父亲为保护我离开,跟那暗杀者同归于尽,临终前将这个玉符交于我言说若是要替他报仇,一定要先寻到苏道长。”

    苏青摩挲着手里的玉符暗道若是这少年所言据实,这韩燕确实有点过份呢,不过,这本是韩氏王族之事,她却也不好插手吧。

    正当苏青准备回绝之时,韩陆突然开口道“苏道长,您可知,韩燕如今勾结妖兽,暗自惨害百姓,以活人炼魂以求长生!”

    闻言,苏青神色一凝“当真有此事?”

    韩陆惨然一笑“我手下之人就是因为探知此事,才被他们全部灭口,而我,若不是仙道留下的神符挡了一击,然后潜入护城河中逃走,估计也葬身于那些妖人之手。”

    “好,如若此言当真,那么,韩燕的齐王也得易主了!”苏青轻描淡写的说。

    她本不想管这世俗恩怨,但是,既然得见,不替天行道,都有点对不住自已的一身修为了。

    更何况她真的对现在齐王很有意见啊。

    不尊祖制,任意妄为,当年她之所以倾心帮韩进,不过是看中他能为民谋福祉,给齐国女子一条自尊生息之路。

    没想到这王位到了韩燕手里,竟然用来跟妖兽勾结,祸害百姓,真是不能忍啊。

    “苏道长,您真的答应助我一臂之力吗?”得了她的话后,韩陆激动不已的问。

    苏青看着这位故人之子,微笑着点点头“我跟你父母都有过一善缘,既然如今你有难,我自不会袖手旁观。”

    韩陆立刻跪下起誓“他日韩陆若大仇得报,入齐王宫,定以高祖为鉴”

    这小子倒是机敏,苏青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如今就是想脱身也走不掉了。

    罢了,既然如今,她倒要看看那韩燕到底是个什么货色,未及弱冠的韩陆到底有没能力料理一国之事。

    想到这里,苏青神色郑重的对他说“除非韩燕真的灵妖兽出来为祸人间,否则,我不会动用法力帮你夺嫡。”

    韩陆兴奋不已的说“只求苏青道长能除去韩燕身边的妖怪,就是大幸!”

    苏青点点头“好,至于谋反起兵之事,你自去郭家庄吧!”

    说完,见手上玉符的三次护体之力只留一次,随手收回,又给他一枚更高阶的防身玉符。

    “这灵符你贴身收好,当你有性命之危之时,就掐这个里,可护你五次性命,只要不是结丹真人出手。”苏青细细叮嘱道。

    之后,她拿出两套女装,跟那少年两人换上,三两下帮他梳了个丫髻。

    不一会儿,一位妇人带着女儿自茶楼出来,两人一起往城里行去。

    走出东大街之后,苏青停住脚步对扮成少女的韩陆说“我们就此别过吧。”

    韩陆郑重的点点头“多谢仙长相求,陆,先行一步!”说完,步履坚定的往城中行去。

    看着韩陆消失在人群之中,苏青轻笑一声,随意步入一家成衣铺,出来时但成了一位年过四旬,面黄肌瘦的汉子。

    他侧头往东大街方向看了一眼,唇边擒了丝笑意飘然离开。

    再说扮成少女的韩陆跟苏青分别之后,直奔齐王宫附近学士街而去。能在次开府立户的全部都是齐国权贵。

    韩陆手里捧着苏青随手给他的竹篮,快步来到一座极气派的宅院外,抬头看着门上的匾额定国公府。

    若说大齐最显赫的世家,当属传承百年的定国公府,当年的第一代定国公齐原乃是跟随先齐王韩进一起征战沙场的大将军。

    与郭虎并称为南郭北齐两元帅,两人不但威名相当,助韩进得天下之后,同时交出兵权。

    于郭虎解甲归田不同,齐原留在洛阳城做起城防提督,从此之后,城防之职但落在定国公府之中。

    因为,他们从不参于任党派之争,只一心做好城防,忠于君主。

    所以,这也是定国公府如今仍然十分显赫的原因,不过,听说,近些年来,韩燕一手培养的势力渐长,有意换掉齐家城防之职。

    只是,碍于宫中宠妃齐贵妃的面子方才没有动手。

    是的,为保家族安定,齐家送了嫡长女入宫为妃,以齐家之势本可以为后,只是,韩燕为笼络新贵娶了大司马之女为妻。

    韩陆行至定国府门前,立刻有机灵的门子上前询问“小姐,可是要到公府传话?”

    韩陆点点头,沉声道“在下有要事要见你家大总管,有劳了!”说完,从竹篮里摸了一角银子塞到门子手里。

    这本是苏青特意为他准备的银两,以方便其行事。

    门子悄悄捏了下手里的银子,脸上顿时笑开了花“好,您稍等,我这就去禀报。”

    看着门子消失在大宅院中,韩陆不由握紧了拳头他不知道定国公府到底是不是真心谋反,毕意,宫中还有位贵妃。

    很快,一位年约六旬,满脸笑意的老者从侧门出来,那门子指了指门口的韩陆,便躬身退下。

    “这位小娘子”那老者疑惑的看韩陆,还未说完,只见那少女从怀里掏出一片黑木令。

    一看到这令牌,那老者不由大惊失色,他压低声激动的问“少主,他可还安然?”

    边说,边殷勤请韩陆入府。

    门子满脸疑惑的看着大管家毕恭毕敬跟在这个小姑娘身后,不由悄然舒了口气,还好自己有眼色,不但嫌了一笔,还在大管家面前出了彩。

    韩陆跟着定国公府大管家,直接到中堂书房,直接面见定国公齐为。

    “见过国公爷,这位是”大管家指了指身后的韩陆,正欲介绍,却听那少女声音清朗的说“我就是韩陆,先齐王独子。”

    此言一出,正打量他的定国公一脸惊讶的问“当真?”不等他说完,韩陆从怀里拿出一枚玉符。

    “这是苏道长亲手赐,国公看好了。”韩陆指着似有云雾流动于其中的玉符道。

    见定国公两人还是一脸惊愕的看着他,突然想起现在自己还是女装,于是,神色淡定的对身侧的大总管说“劳烦总管打盆清水来。”

    定国公齐为目瞪口呆的着着眼前的清绝伦的少女,从容的往清水中加了一包药粉,当着他的面开始洗脸。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如同换了一张脸般的少年,那双跟先王如出一撤的眉眼,让他立刻认定这位就是先齐王之后。

    “这易容之术也是苏道长所为?”良久,他方才挤出一句话来,实在是这相貌改变太大。

    韩陆神色郑重的点点头“如今,宫中已经知道我已入洛阳,若不是苏神仙相求,我早为其所害。”

    “原来如此,少主,快上坐!”回过神来之后,年过六旬的定国公连连请他坐下。

    大总管见他们有要事相谈,自觉退出门外把风。

    两人坐定之后,国公开门见山的问“少主见过苏道长了?可得了她的支持?”

    “苏道长对韩燕也颇有微词,若我没有猜错,仙长她如今正在清查韩燕身边的妖邪势力。”韩陆十分巧妙的回答。

    闻言,定国公明白,苏青道长是站在韩陆这边的,提着的心放下大半,接着问道“少主可曾拜访郭将军?”

    韩陆以指扣桌子反问道“国公可知候府塌陷一事?不知你对此有何看法?”

    定国公眼前一亮,目光灼灼的盯着韩陆“此事,可是苏道长所为?那不死之兵?”。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