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一十九章 符宗传人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一十九章 符宗传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待他看到池中的花苞时,脸色方才缓和了些,指着那紫黑色的巨花对众人说“待腐株开放之日,就是你等面世之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看着身人一片兴奋之意,武候低声道“也是本尊成大事之时!”

    躲在一大殿一角的苏青不由翻了个白眼,这世道不管什么个腐臭东西都敢自敢本尊!哼,她倒要看看这个恶心东西意欲为何。

    正在此时,为她所救之人醒了过来,他感觉到身边有人,但却什么也看不到,不由惊叫出声“鬼啊!”

    “什么人!出来!”听到动静的一众黑袍人,迅速围了上来,武候则向着苏青所在之地厉声喝道。

    就在那些黑袍子人去抓那已吓的抖成团的人时,却见他缩着身子,凭空消失了!

    “既然来了,就现身吧!”见状,本来有些慌神的武候倒是镇定了下来。

    苏青也有心将他除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手持赤心剑直刺向其首,那武候没想到她一言不发便动手,几乎没准备,身子被从中间劈开。

    随之,一团灰色人形灵体破身而出,他朝着空中狂吼“谁,竟敢毁我肉身?甲子们都给我上!”

    苏青暗笑一声,游刃有余的一一劈开这些个浑身腐臭之人,逼迫里面躲着的灵体现身。

    她惊讶的发现,这些灵体竟然不一而同,只有极少数仍为人形,大多数都是半人半兽,或者全部为兽身。

    脱离了肉身束缚的兽灵,嘶吼声声阵阵,咆哮着在乱打乱撞,试图找到它们的敌人,而苏青则游走在这些灵体中间,找准时机一个个的灭掉。

    看着手下之灵一个个被灭,武候大喝一声“结阵!”

    苏青怎么会给它们成阵之机?她随即激发火灵,结成一张火网扑向一众灵体,但施法之术同时也暴露了她位置。

    突然,正殿各处涌出成千上百条灵体,尖叫着向她扑来。

    苏青冷笑一声,催动赤心剑脱手而出,火灵扇随即出在现手里,她轻轻一点,树灵破扇而出。

    接着,角虎呼啸着跟这些灵体纠成一团,苏青则立在一边专心对付那位咬她不放的武候。

    没想到这个灵体倒还有几分本事,竟然不畏惧毁灭之火。

    苏青看着被灵火数度冲散的灵体,突然有种似层相识之感,一时却找不到其死穴,随着他的不断嘶吼,殿中的灵体也越来越多。

    其中,大多都是枉死在这里的民工,不知受什么邪气浸染,倒也十分凶猛,难缠。

    还好,树灵一身的触角,只要被它碰到,立刻被吞噬。

    棘手的是围着苏青的一众妖灵,不但难以毁去,而且,其体可合可散。

    往一剑下去,接着其体已愈合,让苏青不禁有些烦躁,正欲放出原娇,将它们一网打尽之时。

    只听武候狂笑一声,接着,殿正中那池水突然如渚沸一般,开始翻涌,正中心的那朵无根巨花颤了颤,竟然有盛放之兆。

    一股无比血腥之息传出,苏青直觉不能让这邪花盛放,一定要在它开之前除去!

    形随意动,苏青先发一支锐金之箭射向那邪花,却惊然发现灵箭被其所吞噬。

    随之,那花苞稍动,一片花瓣鼓了出来,后果就是那些个灵体更加兴奋狂暴。

    苏青周身缠着数百邪灵,她边施法驱逐,边寻思着如何阻止那邪花开放。

    突然,一声兽吼冲破天际,接着,整个圣宫开始颤抖起来,苏青眼看着那紫黑色的巨花渐渐变马黑色,然后,霎那盛放。

    随着武候一声惊呼“不!”

    圣宫之中所有灵体纷纷涌入池水之中,接着,一个貌似蛤蟆的巨形怪物破水而出。

    “哦,隐灵人,多谢!这些个宵小竟然打洛阳皇气的主意!”那大蛤蟆张口对苏青道“我是此地守候之兽,已沉睡数百年,没想到今日是又见故人。”

    “呵呵,玉山灵蟾蜍,你睡的太久了!”一个平静的声音突然从苏青背后传来。

    她传身一看,却是周二不知何时来到大殿之中。

    他轻轻招了招手,苏青身上的隐匿符突然失效“小姑娘,你可还记得我?”

    说着,苏青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位面色黧黑的壮年汉子,化一个头发花白,身材枯瘦的老头。

    这,正是当年他跟韩翎一起解救韩进之时,为他们指路那个老者!没想到时隔几十年,会在这里再次遇到。

    苏青上前一步,有些激动的问“老先生怎么也在这里?”

    那老者捻须一笑“若不是我有意引导,苏姑娘怎么能顺利进入圣宫?”

    “老小子,原来这个隐灵人是你引来的啊,我还以为是她自己闯进来惊动了我呢!”那巨蟾大口一张,将面前的妖花吞下,舒服的打了个嗝说。

    见苏青仍是一头雾水的模样,那老者走上前笑着解释说“我叫玉芥子,乃是张天师一门的传人”

    张天师传人!修真界果然有符宗后人!苏青心底松了一口气,这样,就不怕鬼道肆意妄为了。

    不过,这位传人好像有些身单力薄啊,相比鬼域童子自成一域,嚣张跋扈的势力。

    见苏青两眼放光盯着他,玉芥子老脸一红“其实,我,并非正统传人,只是当年师门留下的一脉接引之人。”

    “接引之人”苏青不解的问道。

    “这老小子无法继承张天师一门传承,不过,他手里有通向当年符宗开劈的小千界之路,能够送正统传人进入得师门之传。”身后的巨蟾有些不耐烦的说“他觉得你很有可能就是那个传人。”

    苏青惊的后退一步,指着自已问“我?!这不可能吧,我只是在丹术上有点研究而已。”

    玉芥子轻轻摇摇头“当年,符宗之中也有许多练丹奇才,这不足为奇。”

    苏青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就是符宗传人,她本身对符道没什么兴趣啊,而且,天赋也不高,仅能绘出上品符而已,但是,她出炉的灵丹,还有极品呢。

    “苏姑娘,你身上的符图,就是我符宗独门之技,若是正统传人,根本习不了此术。”玉芥子神色郑重的说。

    苏青从怀里拿出符图脱口而出“这是朋友所赠,并非我所绘!”说完,心底一惊难道,乔晓嘉才真正的张天师传人?

    听她这么说,玉芥子激动抓住她的手臂“当真?那符图出自何人之手?你可知他身在何处?”

    苏青心里有些微的失落之意,看来,她真的不是符宗传人,不过,很快又被惊喜所替,因为那个人是她的挚友。

    她声音轻快的说“她跟我同出一门”

    “那他修为如何,可筑基有成?”玉芥子兴奋的问道,既然是宗门弟子,一定修不低吧。

    苏青笑着应道“已结成金丹,位列长老之席!您若想见她,我可以帮忙引荐。”

    “好,好,苏姑娘大义,我代宗符感谢姑娘大恩!”玉芥子竟要委身行大礼,被苏青一把拉住问“您以为我是张天师后人,所以,才引我至此?”

    玉芥子干笑一声道“这只是其一,主要原因,还是借你隐灵之体唤醒那只大蛤蟆。”

    苏青没想到她隐灵之体还能这么用!

    “那个茶棚的老汉也是你?”明白过来之后,苏青盯着玉芥子问道。

    “正是,还忘姑娘原惊则个,我不想看着洛阳气数提早耗尽,所以,才出此下策。”玉芥子有些无奈的说“我被那鬼童子关了数十年,浑身修为散尽方才逃出鬼域,所以,连这些个宵小也对付不了。”

    “你们快点出去吧,这里快要塌了,我也得回去睡觉了,记得把地下那些个凡人弄走!”苏青正想问他为何被鬼域童子所抓,却听那玉蟾大声叫道。

    玉芥子看着苏青道“我们先出去,寻个地再细细分说。”

    说完,他先头带路,苏青紧随其后,来到东门之后,将李哥早已召集到一起的民工全暂时安顿于原娇的界域之中,三人一起离开这地下圣宫。

    “你有没发现地在动?”一名守在南明湖边的兵甲看向同伴。

    却见对方瞪大眼看着他身后“湖,湖,没有了!”

    “什么?”他还未及回头,身子便陷入地下。

    不多时,被官府围住的南明湖神秘消失于地下之事,悄悄在洛阳城传开来,接着,许多被征去建圣宫的人都安然归家。

    当此事传入齐王宫时,韩燕气的一把推开身边的宫妃,将房内金银器物砸了个干净。

    “武候呢,快去把他给我召回来!”发泄一通一之后,齐王声厉声冲战战兢兢的待者叫道。

    此时,苏青正凝神听玉芥子述说这几年来跟鬼域童子斗智斗勇之事,原来,当年他被当成天师传人被抓走,差点被练了魂,还好他寄魂有道,将自己魂魄提早寄于灵偶之内,方才逃过一劫。

    “那鬼童子认定你是天师传人,但好像很惧怕你身上的法宝,所以,近来才没敢对你出手。”玉芥子看着苏青问道“不知苏姑娘所怀异宝,可是你口中的清灵仙子所赠?”

    苏青摇摇头道“是我早年所得之物。”

    她明白鬼域童子所惧之物应该是她手里的至阳石。

    此物生于地火之中,生性至阳,乃阴邪之物的克星。

    想到这里,苏青不禁有些懊恼,刚才那些个灵体真便宜了那只懒蛤蟆,她还准备从其口中探知其来历呢。

    想到这里,她好奇的问玉芥子“先生,你可知圣宫之中那邪物都是什么来历?”

    玉芥子捻须回道“我只觉得它们跟之前那天国寺活人金身之事,背后主谋相同,至于其它也未可知。”

    原来,还是那伙人在打洛阳气脉的主意!

    这一切倒也怪不得旁人,只怪韩羽一心为美人,将江山交于不该托付之人,方才让那些妖物得了空子。

    想到这里,苏青也不觉得为了美人放弃江山之事,有多么浪漫,到底还是落得身死异乡,将无边的仇恨加诸于后儿子身上。

    还好,韩陆不像他那般多情,任性而为,不然,齐国还有得乱的。

    不过,她对于韩陆的承诺已随着圣宫的坍塌,基本完成,只要除去齐王身边妖邪余孽即可,夺宫成与不成,则要看那少年的本事了。

    “苏姑娘,你打算何时回宗门?”玉芥子试着问道“可还有未竟之事?”

    苏青淡淡的看了眼窗外道“倒也没多大事,只不过一杂碎事要办,。”

    闻言,玉芥子突然压低声问“苏姑娘可是见过鬼童子?”

    苏青眉头一挑点点头“恩,不久前曾见过一面。”

    “我怀疑此事跟他有关!”玉芥子语出惊人,不过,苏青仔细一想,倒还真有些道理。

    当初韩进被谋害一事,就曾出现过鬼域童子的身影,只是,当时,她并未往深外想罢了。

    而今,她还未至洛阳城,就先遇到那鬼域童子,而他当时虽看似放过韩陆等人,但却在他们身上下了阴毒。

    还好,被她顺手给解了,不然,怕是韩陆等人早已不在人世了。

    难道,从一开始它的目的就是韩陆?

    一时间,苏青也有些迷惑,还有莫名出现的李其,这些都让她头痛不已。

    不过,同时出现的灵体跟妖兽,让苏青心底有个不好的预感难道,鬼道跟妖兽已经联手?

    若真是这样,那她无得回宗门一趟,一来尽快确认乔晓嘉的身份,也好让符宗重现于世,二来,这些事情也必须上报宗门。

    想到这里,她对玉阶子道“道友如不嫌弃,随我一起去一趟王宫,办完事后,我们一起回宗门可好?”

    玉芥子自然求之不得,他之所以要跟定苏青,为了躲避鬼域童子的抓捕。

    两人相挟来到王宫外,隐匿了身形悄然潜入宫禁深处,对于齐王宫,苏青十分熟悉,甚至其宫门之禁,都是她所设。

    只是,如今那辟邪之阵已被毁坏的形同虚设。

    前殿有她当年设下的暗阵,所以,气息还算浩然,但是,一踏入后宫,就感觉到极阴邪之气。

    玉芥子不由以手掩口鼻,悄声对苏青道“齐王后宫怎么弄的乌烟瘴气的?怨灵横生,淫邪之气不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