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章 齐王易主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章 齐王易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苏青轻哼一声“韩燕作死呗!”

    循着那股邪气,两人来到一座新建的宫院之中,齐王宫本来就很大,只是,韩进在位之时,后宫只王后一人,大多数宫殿都封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到韩羽即位,身边更是连王后都没有,干脆将之前荒芜的后宫都拆了建成一个大园子。

    眼前这座佳丽宫就建在先齐王的园林之中,虽称之为宫,依然保留了园林原有的风貌,数十个小院子差落有致的分布在其中。

    “苏姑娘,西边那个院子有古怪,不如,我们过去看看?”玉芥子指着位于西北角落里的院子对苏青说。

    穿过扶疏的花木,来到到那个名为娇花园的地方,苏青意外的发现,这里竟然不设着阵法。

    玉芥子轻笑一声“这些个妖物倒也懂得些阵术!”说完,随手破解了开,阵法一开,这座宫院我全貌方现在人前。

    原本不起眼的院子,里面竟有十数间相通的宫室,这些华丽的房间为着正中大殿而建,此刻,大殿正中的黑色玉塌上,正纠缠着一对男女。

    一室春光自大开着殿门溢出,婉转悱恻的呻吟声不时传出,苏青顿时有些方了。

    这还是大白天啊!这么合谐之事,不是放到夜里更好?

    突然,一声尖厉凄惨的声音自殿中传出,将着,是一阵穷凶极欲的大笑“好,好,痛快!”

    伴随着一股血腥气传出,数名黑衣侍卫跑入大殿,待苏青赶到跟前,正好看到一个年不过十二的少年,七窍生血横尸塌上,被人迅速的包起来,抬走。

    衣衫零乱却一脸满足齐王,双目充血,神色近乎疯狂,犹自大笑不止。

    这简直是个人渣!苏青愤而欲出手结果了他,却被玉芥子拉住“我们来的目的,不是除去他,而是,他身边的妖物。”

    闻言,苏青算是松开紧握的拳头,随玉芥子潜入院内,查找藏身于些妖邪之人。

    进入之后,他们才发现,这个偌大的宫院里关的全是面目清,十二岁以下的童男童女。

    真是造孽啊!

    他们寻遍所有宫室,均未发现可疑之人,正准备去其它地方再看看,突然听外面一声高呼“王后驾到!”

    呵,王后若是看到齐王弄了这么多的童男童女来残害淫乐,不知心底该作何感想,苏青有些同情这个王后。

    “王上,听说你圣法有成,臣妾特来恭贺!”一个娇媚而又十分熟悉的声音传来。

    苏青不由暗笑原来,齐王身边的妖物就是其王后,同时,也是武候身边的那个妙儿!

    呵,不知韩燕可知自己头上早已绿云罩顶不。

    两正准备现身擒了那妖女,却见她跟齐王已滚到一起去,若是衣衫退尽,他们岂不是太尴尬?

    一不做二不休,苏青拔下头上的灵簪,化为一道灵索,将埋在韩燕怀里的娇笑的妙儿一举擒加。

    上一刻还软香在怀,下一时怀中已空,韩燕惊愕之余,正欲出声,却见两位道长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大胆,哪里还的妖道,竟敢擅闯宫室?”他色荏俱厉的朝苏青二人喝道“妙儿呢?你们竟敢对王后”

    “呵,齐王,好好看清你的王后到底是何模样吧!”玉芥人十分恶趣味的破了妙儿身上加持的媚术,将一个捆绑结实,浑身腐烂,散发着浓烈臭气的女人丢到韩燕脚边。

    吓得他疾退几步,以手掩口鼻大叫“快把这个恶心东西弄走,这不是妙儿!”

    此时,被击晕过去的妙儿正好醒来,她不明原委的抬头看着韩燕,娇声道“王上,我就是妙儿啊,你的王后”

    “放肆!竟敢冒认王后,来人啊,快把污秽玩艺弄走!”齐王显然不能接受现出本形的妙儿。

    不过,他的举动真的刺到妙儿,只见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冷笑道“韩燕,你竟然嫌弃我,很快,你也会慢成我这样!浑身腐烂,恶臭无比!”

    说完,一口脓血喷到他身上,仰天大笑起来,苏青见她欲自解体身逃走,立刻放了原娇将其收入界域之中。

    玉芥子则以阵法困住赶来救驾的黑衣侍卫。

    并诱他们说出侍卫长的下落,一举擒拿。

    苏青看了眼双手已开始腐烂的埋燕,冷笑一声“你引妖邪入宫,大兴土木,祸国殃民,我今天且放过你,日后,自有人来收拾你!”

    说完,她跟玉芥子飘然离去。

    三日后,驻于洛阳北的大军哗变,杀死守将,直冲入洛阳为大将军郭离请愿,接着,守城都慰定国公宣布先齐王太子回归,而后,兵临王宫齐王韩燕自尽身亡,前太子韩陆临韩即位,时年十六岁。

    韩陆继认大统之后的第一件是,就是前往神庙拜谢。

    此时,苏青已带着玉芥子回到浮云派,刚刚来到玉符峰外。

    “苏青,你舍得来看我了?这位是?”收到苏青传讯灵符后,乔晓嘉亲出宫迎接他们。

    苏青指着有些发愣的玉芥子说“这位是玉芥子道友,张天”话音未落,却见乔晓嘉抬手止住她道“这里不便说话,不如,我们去你洞府叙话!”

    苏青自知失言,立刻点头应下。

    “符宗传承真的还再?”听完玉芥子的话,乔晓嘉激动不已的说“当年,师父果然没有骗我!”

    玉芥子看着她问道“你师父可是李玄?”

    玉芥子看着她问道“你师父可是李玄?”

    乔晓嘉有些失落的摇摇头“家师姓刘,道号玄尘子。”

    “你说,你师父是玄尘子?他,他现面在哪里?”玉芥子双目放光的盯着乔晓嘉问。

    “家师,早已不在人世,当年,为了保住符宗之密,还有我的身份,被一群蒙面人所杀。”乔晓嘉脸现悲色。

    听她寥寥数数句诉完师门之事,然后,满脸歉意的看着苏青“我不是有意要瞒着你的,因为,张天师后人之名,很可能为我们带来杀身之祸。”

    接着,她好奇的问“玉道友,你认识我师父?”

    “当然,他跟我还有李玄一样,都师出道清观,也就是当年符宗门下一位幸存弟子在世俗所立的道观,目的就是为培养以及寻找天师传人,前往小千界传符宗之承。”玉芥子叹了口气道“可惜,几千年来,无一弟子能绘出圣灵符,以开启小千界之门。”

    乔晓嘉惊讶的看着他“圣灵符就是通过小千界之密符?”

    玉芥子点点“是啊,当年玄尘子没告诉你?”

    乔晓嘉有些懵懂的摇摇头“师父临死前曾说过,通过符宗福地的密符,只有大师伯知道,让我去找他。”

    说完,她激动的望着玉芥子“您,难道就是”

    “没错,我就是玄尘子的师兄,三百年前,天清观传至我们这一代时,只剩下,我,李玄,还有你师父玄尘子师兄弟三人。”玉芥子有些无奈的说“当年师父坐化之后,我们三人分头入世寻找天师后人。”

    只是,后来,玄尘子跟李玄得知修为无所精进之后,或是经不住红尘诱惑,或是想生出天师后人,先后成亲生子。

    只有玉芥子只身一人,踏遍整个世界,只为找到张天师后人。

    “师伯,其实,天师后人,不只我一个!”乔晓嘉突然抬起头“我的入门弟子姚小谷也是张天师传人。”

    “小谷?这个名子好生熟悉!对了,我记得二师弟李玄曾钟意一位名云小谷的女修,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记得当初他曾说过,有朝一日,若是成亲生得女儿一定取名叫小谷。”玉芥子感怀万分的说。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一直默不作声的苏青突然说“我记得初次遇见姚小谷时,她曾说过其父曾为道门中人,不知”

    “你说,小谷是二师伯李玄的女儿?”乔晓嘉双眼发亮的看着苏青“若是这样,她一身制符天分就能说的通了!”

    玉芥子也激动不已“若真是这样,就太好了!”

    相比惊喜地度的两人,身为外人的苏青倒是淡定的多“是与不是,叫她过来一问便知。”

    “苏姑娘所言极是!”玉芥子连声称赞。

    乔晓嘉立刻起身“我这就回峰带她过来!”

    难怪当初不管姚小谷怎么作,乔晓嘉一直视她如珍宝,不离不弃,原来,竟然是为她们同为张天师后人之故。

    到底是结丹真人,不过半刻钟功夫,乔晓嘉便兴冲冲的带着一脸忐忑姚小谷回到云中涧。

    玉芥子一看到姚小谷,圆睁双目激动叫道“像,简直真李玄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一定是他的女儿!”

    姚小谷惊疑不定看着他问“你,怎么知道父亲的名讳?”

    果然,姚小谷就是李玄唯一留在世上女儿,至于为何随母性姚,她只说是父亲之意。

    当玉芥子从她口中得知李玄也已离世后,唏嘘不已,当年的师出同门的三人,如今,只剩下他自己了。

    “我师他也有后人留世,只是,近百年未见,不知师妹她怎么样了。”乔晓嘉面带愧色的说。

    当年,因为她渣师兄移情于师妹之事,让她对小师妹也心怀不满,她跟苏青流落于桃源镇之时,小师妹妇夫还特意去看过她。

    虽然,当时她跟苏青都认为是他们故意来气她,不过,现在想想,师父对自己曾有天大之恩,她却因一个渣男而对其女不闻不问,是不是有些太过?

    果然,玉芥子听闻玄尘子也有后人留下,十分惊喜的问道“那孩子可曾入修道,现在何处,修为几何?”

    乔晓嘉有些赧然的说“当年一别,已过百年,我也不知小师妹现在怎么样了,不过,她却是入了道。”

    玉芥子叹了口气说“既然你师父将本门符修之术传于你,且告诉你符宗之秘,就是认定你乃天师传人,也说明小侄女没有天份。”

    他苦笑一声道“真是天意弄人!当年玄尘子师弟之后成亲生子,为的不过是求一天师后人,结果,亲生女儿却没有资质,倒是收了你这个天资绝佳之徒。”

    然后,他看了眼姚小谷说“而李玄则是为师命所累,从而错失良缘,只想求一知心人生儿育女,伺机寻一天次上佳之人为徒也好复了师命。结果,亲子却是天师后人,也难怪小谷天资绝佳,却未能及早入道,想来,当年李玄也是十分矛盾的吧。”

    说到这里,他摇摇头“倒是我,一生沤心沥血的寻找天师后人,结果却是一无所得。”

    苏青笑着说“现在,你能找到她们,岂不是功德圆满?”

    玉芥子闻言哈哈笑道“说的好,此生能见到你们,我就也算完成了师命,死而瞑目了。”

    乔晓嘉看了眼神采飞扬的姚小谷道“我跟小谷,若以师门论起来,当以师姐妹相称,只是”

    玉芥子摆了摆手说“既然,小谷由你传授符法,步入道门,自然要尊你为师,这点无需纠结。”、

    听他这么说,乔晓嘉才算放下心来。

    苏青见三人谈起符宗秘事,虽然无意避开她,但还是起身离开言道去厨房准备些酒菜。

    “师伯,其实,苏青在符修一道也有极高的天份,只是,她一心扑在炼丹术上,无意入我符道。”乔晓嘉看了眼在厨房忙活的苏青道。

    玉芥子看了眼门外,抽了抽鼻子“我看得出苏姑娘以后必有大造化,既然,她无意于符道,必定还有其他机缘,不必强求!恩,做的什么东西,这么香?”

    说着,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全然没了半形像,就连坐在一边的姚小谷也不由抿唇而笑。

    “苏姑娘”玉芥子来到厨房门口,刚一开口就被苏青打断“前辈,您以后直接叫我苏青,或者清华就可以了。”

    听她这么说,玉芥子连连摆手“不敢当姑娘一声前辈,我一介世俗道士,唤我玉老道即可。”

    苏青十分谦虚的说“我跟乔晓嘉乃是相识于微时的挚友,情同姐妹,你身为她的长辈,我当然要叫您前辈。”

    玉芥子见她言之有理,也未再客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