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四章 难言之隐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四章 难言之隐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师父”当烟儿硬着头皮,来到正房门口,开一开口,却见门应声大开,接着,是苏青略带干涩的声音“烟儿,是不是有什么要事禀报?”

    烟儿还未及回答,只听玉阶真人不悦的声音传来“是我来了!洛阳,你怎么在这?”苏青忙推开靠身边的洛阳,立刻奔向门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洛阳则毫不为意的随之一起出去。

    “师父,弟子不知您驾临,有失远”苏青慌忙向已进院子的玉阶真人施礼陪罪未弯下腰便被他扶住“你们师徒又不是外人,哪来那么多礼数?”

    “见过玉阶师兄!”洛阳上前施礼道。

    玉阶真人淡淡看他一眼“恩,你消息倒是灵通,还没办结丹大典呢,就回来庆贺了?”

    洛阳干笑一声“我也是碰巧得知而已。”

    师父好像对洛阳有成见啊,苏青见玉阶真人字里行间皆带着锋芒,很怕他们会闹翻,还好,洛阳一直面带笑意,语言间极尽友好之意。

    这可不像是他平常的风格啊,洛阳一向都是一言不和就不理人的吗?

    今天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对于师父的责怪,全都笑脸相对?

    “师父,你亲自前来,可要事相商?”苏青终于忍不住问道。

    玉阶真人白了洛阳一眼“你只顾着洛阳,难道忘记还要办结丹大典吗?”得,又扯到洛阳身上了。

    苏青有些无奈的搔了搔头问“这个,弟子一切听从您安排。”

    闻言,玉阶真人满意的点点头“恩,我今天来,就是要跟你聊聊结丹大典之事,昨天掌门人发来玉符说你的结丹大典要大办。”

    “在主峰举办?”洛阳忍不住问道。

    玉阶真人白他一眼“难道就在里办不成?”转而又一笑意融融的跟苏青说“你要好好准备一番,为师定了一个月后在山门大殿举办结丹大典。”

    苏青没想到会这么快,有些吃惊的问“师父,这是不是有点太急了?”

    玉阶真人笑呵呵的说“这日子是我亲自向天机门求的,大吉,你如今已塑成金身之体,只要准备些琐碎的东西即可。”

    说完,打量下这小小的院子道“你这洞府也太简陋了,走,跟为师一起去本峰,好好准备一番。”

    说着,就招呼苏青跟他一起离开,完全再意身边快的洛阳。

    “师父,我想趁这些天,开炉练制些灵丹,作为回礼”苏青随口找了个现由留下,结果一提到这个,玉阶真人立刻从怀里拿出一个储物袋给她“上次为师出来匆忙,没带多少灵草,这些灵草材料都是我为你准备的。”

    昨天,玉阶真人离开之时,已给她不少高阶灵草,今天又特意带来这么多,苏青正欲推辞,突然想起北原真人起过师父已无法开炉之事,不觉鼻头一酸,将灵草悉数收下。

    见她收下灵草,玉阶真人方才松口“好,这里虽然简陋不堪,但也是你一直所居的洞府,既然不想到主峰,留下也好。”

    说完看了眼洛阳“既然你回宗门一趟,不如去灵草峰喝一杯茶?”不待他回答又道“反正,最低清华要忙着炼丹,可能没空招待你。”

    师父到底怎么了,会对洛阳报这么大成见?这明摆着不想让他在云中涧啊!苏青心里不由嘀咕。

    不过,洛阳倒是二话没说痛快应下了。

    看着两人一起离开,苏青突然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同时,又有些担心师父会为难洛阳。

    再说洛阳随一脸不愉的玉阶真人来到灵草峰大殿之后,屏退下子弟之后,神色严肃的看着洛阳“你的宿缘石,太上掌门已经给我看了!”

    洛阳眉头一挑,不解的问道“宿缘石?”

    玉阶真人疑惑的看着他“难道,太上掌老没告诉你?你的”

    “放肆,玉阶,我交待过你什么?此事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就在他就要脱口而出之时,被执善真人喝止。

    “我怎么了?还有,玉阳师兄,宿缘石到底是什么东西?”洛阳依稀记得师尊曾跟他提过此物,只是,当时他情绪极激动,根本不愿听他说。

    如今,再次从玉阶口里听到,自然要问个清楚,只是,不管他再怎么问,这老伙就是闭品不说。

    只说,他跟苏青之间隔着辈份,不合适作道侣。

    “玉阶师兄,苏青如今也结成金丹,以修为来论,我们算是平辈,怎么”洛阳据理力争。

    玉阶真人轻笑一声“你也叫我师兄了,清华可是当着全宗门的面磕头拜我为师的,这不是明摆的隔着辈份?”

    洛阳一时不查,被他抓住话柄,干脆十分光棍的说“不管你说什么,我是一定要跟苏青结侣的。”说完,拂袖而去。

    气得玉阶真人直跳脚“你休想害我的徒儿!”

    洛阳听的心头火起,他等了苏青几十年,如今终于得她认可,他疼她不来不及,又怎么会害她?

    若不是看见苏青叫他一声师父的份上,今天一定回去跟他好好理论一番不可!

    “洛阳,我知道你一定会回宗门的。”突然,一个极冷淡的声音传入耳中,接着,一身淡紫色素纱衣的紫云出现在云端。

    她高昂着头,冷若冰霜的看着他,唇角擒着一丝讥诮之色“可是赶回来讨清华开心?不知,可赢得佳人芳心?”特意加重佳人二字。

    她见过结丹之后的苏青,仍然身无一丝灵气,整个人灰突突的,没上点结丹长老该有气势,真不知洛阳到底看上她哪里。

    想到这里,看向洛阳的眼神更冷,不过,却意外的发现,洛阳一反往日冷然以待之举,却是神色怪怪的看着她。

    眼神中有种似无情又有意之色,她脸上不由浮起一股玩味之色,正欲开口,却见他突然消失不见。

    紫云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他消失的方向,呵,果然,还是那个丑女人所在的地方。

    不过,多年未见,洛阳对她好像,跟之前不一样了呢!紫云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苏青!”洛阳一来到云中涧,直接闯入丹房,紧紧抱住苏青,把头埋在她的颈窝里“苏青,我回来了!”他低声喃呢道。

    苏青回手环住他的脖子,有些担心的问“是不是我师父又为难你了?对了,你怎么得罪他”

    “不是,苏青,你相信我,我心里只钟意你一个,几十年前,就希望能跟你在一起。”洛阳突然板过苏青的脸,认真的看着她说。

    虽然,苏青很早就了解他的心意,不过,被这样当面表白,她心里仍然十分激动,只觉得整个心都要融化了“我知道。”

    说着,将头埋到他怀里。

    洛阳紧拥着心上人,烦乱的心慢慢平静下来,他闭上眼闻着苏青身上特有的,带着灵草气息的馨香,暗自舒了口气。

    两人就这么相拥而立,西下的夕阳透过窗棂照进来,给他们身上镀了层金光,映在墙上的剪影无比的温馨。

    “苏青,我本想在你结丹之前一起在这里陪你,不过,我”洛阳闭了闭眼,有些说不下去,也不知道该如何说。

    “你若是有事,等我结丹大典时再来也可以,反正,我最近也要稳定下境界。”苏青笑着安慰他道。

    两人虽然刚刚定情,正情浓之迹,但苏青已一百六十岁,还结成了金丹,不再如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一刻也不愿离开情郎。

    而且,她明白洛阳也会有自已的事情,他们虽然相恋,但各自都有自已的事。

    洛阳本以为苏青会追问他为何离开,而且,他已经想好坦言一切,但是,她却根没问。

    洛阳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又涌上一股浓浓的失落之意她还是如以前那样善解人意,并不是十分紧张他的一举一动。

    若是自已,苏青突然说离开,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的把。

    之前总听人说女子善猜嫉,可苏青却从来都不会向他求证什么,反而是自已总是对她的一举一动患得患失。

    依依不舍的离开云中涧之后,洛阳直奔翠微镇而去。

    虽说苏青能理解他的离开,不过,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还是有丝怅然若失之感。

    “哎,感情这事真真是缠人。”苏青苦笑着摇摇头刚离开就开始牵挂了。

    不过,想到丹房还有许多灵草没处理,苏青一头钻了进去。

    虽然,结丹之后,可以法术轻而易举的快速处理好灵草,但苏青仍然喜欢新自动手,将一株株灵草按丹方所需,亲手收拾。

    特别是从玉阶真人那里得了大批千年生的灵草,她更是如一介穷人得金山银山一般,心底兴奋不已。

    更是要将这些珍贵无比的灵草,一支支的亲手摸过一遍才舒心。

    很快,因洛阳离开而生的那点愁怅,立刻被乍然拥有一大堆珍贵灵草的兴奋所代替。

    整整三天,苏青才把玉阶真人给她灵草归置完,满满一储物袋子的灵草,苏青不由失笑师父,不会把主峰的灵草库都给她搬来了吧。

    继而想到玉阶真人一生视炼丹如命,如今却不能再开炉,心里不由升起一股深深的伤感。

    既然师父无法炼丹,那她就多炼制一些结丹期常用的灵丹给他把。

    当苏青开了三炉六阶混元丹,三炉上品玉髓丹,以及一炉六阶上品凝神丹之后,亲自前往灵草峰。

    “是清华来了么?”刚行至灵峰外,就见玉阶真人从大殿出来,高声问道。

    苏青不由心里一惊,莫非结丹之后,她的隐灵根属性消失了么、。

    “师父,您怎么知道是我来了?”登上峰顶大殿后,苏青好奇的问道。

    玉阶真人笑着看她一眼“我看到你御风而来的。”

    闻言,苏青不由恍然但丹结丹修士,无不耳目超群,若是留意,方圆十里之物均可见。

    “我一直盼着你来见我呢!”玉阶真人直言不悔“你总该问问,为何我不希望你跟洛阳在一起吧?”

    苏青惊讶的看他一眼“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您左不过是怕我跟他在一起会受委屈。”

    玉阶真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这些你都知道啊?”

    苏青笑着回道“我早就知道啊,您是不是因为他之前跟紫云那些事,所以,才不想他跟我在一起?”

    玉阶真人看着她认真的说“是的,他跟紫云本就是一对。”

    “我以前也这样认为啊,而且,他们本来也曾是一双呢!”苏青毫不在意的说。

    莫非,清华并没有对洛阳动情?

    若真是这样,那自已就没必要再多说什么了,玉阶真人只觉得心底豁然开朗。

    其实,苏青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因为她早就知道洛阳对她的心意,也明白他跟紫云早已是过眼云烟。

    从当年他只身闯入妖兽界救她之时,苏青就知道,他对她的感情非同一般。

    而且,她也越来越觉得当初那江湖传言是真的,洛阳为了她而宁愿离宗,背信弃义拒绝跟紫云结侣。

    原来,他已为自已做了那么多,她怎么会不信任他呢。

    “师父,这些灵丹是徒儿的一点心意。”苏青拿出数只玉瓶给玉阶真人。

    “苏青,为师不能开炉的事,你,都知道了?”看着眼前这些结丹期常用的灵丹,玉阶真人语气有些悲凉的问。

    苏青低下头应道“是的,是北原师兄告诉我的,师父,您是不是当初的伤还没痊愈?”

    玉阶真人叹了口气道“北原这小子,还真多话。”

    然后,十分珍重将眼前的玉瓶收起来“清华,当年若不是你去北海为我灵草,也不会为妖兽虏走十年,那洛阳也就不能趁虚而入”

    “师父,你说什么呢,当年您身受重伤几欲不治,身为弟子怎能袖手旁观?”苏青急忙打断他的话,怎么又扯到洛阳身上去了?

    她还真不想因为洛阳跟师父生的间隙去。

    虽然明白师父也是一心为她着想,但是她也不愿辜负洛阳对她的深情,更何况她也倾情于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