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一章 互诉衷肠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一章 互诉衷肠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想到这里,玉阶真人不满的看了洛阳一眼对苏青说“想必你这里也没准备什么,且随我一起去本峰吧!”

    “师父,这些灵丹是我最近开炉炼制的,做为明日的回礼可好?”苏青从怀里拿出一个储物袋,以示她其实也做了些准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玉阶真人惊讶的看着她问“仅一个月,你就连同练气弟子的赏赐都赶出来了?”短短一个月时间,莫说四阶聚灵丹跟六阶凝神丹,只二阶上品的聚气丹就有数千瓶之多!

    “练气期弟了太多,我手里的材料只能出这么多灵丹了!”苏青微笑着应道。

    本来,这一个月玉阶真人为苏青结丹大典的回礼之事,绞内脑汁,将私库都扒拉一遍,因本峰灵丹不足,只得以各阶灵草为回礼。

    不过,这样以来,相比当年灵符峰的玉清以各阶灵符答谢相去堪远。

    但是,丹房如今根本没灵丹可调用,没想到清华竟然一声不哼的都准备好了,他心底骤然一轻。

    同时,又有些愧疚,相比崇光那老小子抢了别的宝殿公然给清灵,时时言传身教,他这个做师父太不称职了。

    如今他座下六个弟子当中,就属清华最得他意,但也只有这个弟子他几乎从来没有教导过。

    所以,对于她玉阶真人总是依着她,纵然极不愿她跟洛阳一起,也只针对洛阳,从来不舍得说她一句。

    “你近来看上去苍老许多,竟然见了白头,不如我也去灵草峰帮帮忙怎么样?”洛阳笑着对玉阶真人说。

    虽然苏青已经跟他表明心迹,不过,他还是不放心玉阶这老家伙,记得上次他曾说过要给苏青配个道侣来着。

    玉阶真人看他一眼冷声道“洛阳,你竟连声师兄都不愿叫,这般无理狂妄,还想肖想我的徒儿?门都没有!”

    说完,转头唤苏青“清华,我们走!”

    还有这样的人!之前尊他一声师兄,他就让苏青叫他师叔,如今干脆不称呼了,又怪他目中无人。

    玉阶这老家伙真是太气人了!不行,他一定要跟着,哼,别想着离间他们!

    苏青一脸无奈的看着以阵法将洛阳拦在峰外的玉阶真人,小心移移的问“师父,这样不太好吧?洛阳,不管怎么说也是客人”

    “管他什么人,明天你结丹大典,师父太忙无暇见客!”玉阶真人得意的看了眼被拦在灵草峰外,气的脸色铁青的洛阳笑道。

    此时,被阻在灵草峰外的洛阳气的简直要冒烟,这个该死的玉阶竟然启动护峰大阵!

    就为拦住他!哼,他一定有什么阴谋,不会是又想把那个弟子跟苏青配成一对吧

    把自已关在外面,一定没安什么好心肠!指不定又跟苏青灌什么**汤。

    洛阳在外急的团团转,却碍于苏青在峰内,不好硬闯护山大阵。

    “洛阳?”只见清鼎匆匆赶来,惊讶的看着他“真的是你?是要见师父吗?怎么不入峰?”

    清鼎?对了,玉阶门下唯一,不算苏青的话,仅的结丹弟子,难不成是要把他们凑到一起?

    不过,倒没听说清鼎对苏青有意意,当年调查清泉时,倒是无意中得知他心仪的是玉阶的另一个女弟子清幻。

    转念之间他在心底有了计划“清鼎师兄,好久不见!”心里却是不由的咆哮你瞎啊,看不到护山大阵关了吗?

    清鼎客气一笑“洛阳既然路经本峰,不如屈尊到陋府喝杯茶?”

    我才不是路经!谁没事来这个破地方?

    “既然清鼎师兄盛情相邀,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洛阳神色坦然的应下。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清鼎心里不由犯嘀咕这位修真界第一人,不是一向眼高于顶,见谁都爱理不理的吗?

    怎么,出去当些看散修,学会为人处事了吗?

    还是,自已修为刚涨了个小境界,让这位天之骄子也刮目相看了?

    不管怎么说,清鼎都很高兴,立刻伸手热情道“请,哈哈,你能入府,真蓬荜增辉啊!”

    呵,清鼎还挺上道儿,比他玉阶简直强上天了!

    “谁打开了护山大阵?难道,峰内出什么大事了不成?”清鼎这才注意到几百年未开启过护峰大阵竟然启动了。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枚玉牌,神色匆匆的对洛阳道“抱歉,洛阳,峰内可能出事了,只能改日再请你入府一叙了!”

    洛阳正想趁机进入,结果,他话意未落,那护山大阵又闭关了!

    该死的玉阶!洛阳气得直跳脚。

    但是,他还不愿就此离开,希望找机会把苏青带出来。

    像洛阳这般耀眼的人,不管在哪里很引人注目,很快,灵草峰的弟子纷纷来到山门外。

    原来传说中的修真界第一人,真的如同谪仙一般啊!

    只是,他为何会在本草前徘徊?

    一时间议论绘起,洛阳虽立在云端,但依然听得很清楚。

    这些弟子竟然以为他跟玉阶结了仇怨,特地上门挑战。

    不过,他们猜也不没错,玉阶若真的铁了心阻止他跟苏青结侣,那么两人一定要结仇的。

    “师父,洛阳还在峰外未去,我们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为何不让他进来?”清鼎不解的看着玉阶真人。

    这个楞头青!玉阶真不满的看他一眼“我今天不想见外人,就这么简单!”

    苏青听到洛阳还在峰,不禁也有些心疼,她试着劝师父道“师父,你这么做对他,是不是太过分了?”

    “过分?好吧,打开阵法,让他进来吧!当面说清楚也好!”玉阶真人无奈的吩咐清鼎“你出去忙吧!”

    到底是什么事?还不能让自己知道?清鼎有应了声,有些不情愿的出去。

    “洛阳,你应该知道,我为何不愿你跟清华结侣。”玉阶真人一看到洛阳,开门见山的说“你现已结丹多时,命中注定之事缘也该有所查觉吧?”

    洛阳神然一凝,紧盯着他问“命定之缘?是指我跟紫云?呵,我早说过,命自由我不由天。”

    “自你?你真能抗的过天道?笑话,若真能逆天而行,为何千年间无数修士止步于结丹?”玉阶真人冷笑道“当年,我也不信天道,认定只要努力,终可踏上无上道途,可结果呢?”

    洛阳看了眼神色迷茫的苏青一眼,气愤的说“我不知道你们到底从何而知,我跟紫云之间有什么命定之说,但是,此生我若结侣只有苏青一个!”

    玉阶真人惊讶的看着他“你以为太上长老亲自到天机门为你求的命数,只是一言无稽之谈?”

    天机门?洛阳冷笑一声“当年,我道途几乎毁灭之时,也是得了天机门之神机,才会遇到到苏青,得她倾力相助,方再次筑基成功。”

    “为什么到头来跟我命数相合的却是,当时弃我而去的紫云?纵然真的是命,我也不会认!”洛阳铿锵有力的道。

    闻言,本来立在玉阶身后的苏青,也悄悄来到他身边,神色坚定的看着玉阶真人“师父,我相信洛阳。”

    此言一出,玉阶真人长叹一口气,然后摆摆手道“罢了,世上最难解的就是情之一字,你们,好自为之吧!”

    洛阳激动的看着苏青“你真的相信我?”

    “我相信,你一定不会令我失望的。”苏青主动握住他的手道“其实,那所谓的命定之缘,已经起作用了吧?”

    洛阳拉着她御风而去,待灵草峰消失于身后之时,方才笑着应道“是的,自从结丹之后,我就发觉自己总不由自主的想到紫云,特别是看到她时,有种十分强烈的服从之感。”

    “服从?不是倾幕?”苏青好奇的问道。

    洛阳一把将她搂住“不,跟看到你的感觉完全不同,是一种几乎不可抗拒的,想要听从她的一言一行,时时守护在她身边。”

    “不过,这种感觉却并非发自心底,而像是自然之力一般!我看到她并不开心,欢愉,反而总是很揪心。”洛阳将头抵在苏青的肩头“我很讨厌这种身不由己之感,更不想看到紫云那张居高临下的脸。”

    苏青把玩着他的手,有些闷闷的说“紫云,她之前不是很钟情你么?”

    洛阳轻笑一声“你只不过是看她作表面文章而已,紫云,她心里从来都没有任何人,她一心想跟我结侣,也不过是为得一个”

    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少年时,跟紫云在一起的时光。

    “洛阳,你去给我炼制一套法衣”“洛阳,你一定要在二十岁之前筑基”

    现在想想,当时,他真的如同紫云的一个侍童一般,她说什么他都立刻照办。

    就连当年前往百兽林,也是她的主意。

    自从他在灵玉峰看到紫云跟林峰携手之时,他才开始反醒,自已二十六年的人生,为什么会被那样一个人所支佩?

    虽然,之前师父一直教导他,作为男子理当让着,宠着心仪的女子。

    可是,他跟紫云从小就在一起长大,因为她大几岁,所以,两人关系之中,她一直占着主导地位。

    渐渐地他明白,紫云想跟他一起,仅仅是不想失掉一个听话的傀儡而已!

    自从遇见苏青之后,他才真正明白,原来,不是所有的女修都像紫云那样,只索取从来不想他人。

    苏青虽然貌不惊人,但也让人看着舒心,宁静。

    她从来都是以诚待人,却不求回报。

    慢慢的他才开始明白,自已根本不会从紫云哪里得到任何东西,包括感情。

    而他之所以极度排斥跟紫云结侣,除了明白自己并不喜欢她之外,最重要的是不想受制于那股莫名的自然之力。

    因为,他隐然有种预感,若是顺着那股说不极力量,让他再次跟紫云结缘,最后,他只会沦为她任意驱使的工具。

    这个念头不知何时出现,但却在他心底扎根极深,也许当他从对苏青抱有好感时,便开始这般猜度了吧。

    其实,洛阳看似我行我素,但内心深处也希望有人能够给予他温暖,能让他从心底得到放松,进而才会主动去关心呵护她。

    他之所以心悦苏青,仅仅是她在他人生中出现在正好的时机,在他最为无助的时候,尽心伴在他身边罢了。

    “洛阳,我真的没想到你会中意于我。”苏青依在他怀里,声音如梦似幻的说“当年月下一见,惊为天人的少年,本以离的很远,很远。”

    洛阳紧紧拥住她“能得修真界天才丹师的垂青,也是我的荣幸!苏青,你不知当听到你一丹难求的盛名之时,我有多害怕,害怕你结丹之后会看不上我。”

    苏青难以置信的侧头看他“其实,是我一直都不敢相信,你真的会看上我哎!”

    就如同当年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她在宗门中除了乔晓嘉所结识的绝色少年,竟然就是所传中的第一修士一样。

    虽然,一开始她直觉他不平凡,但却没想到他竟然仍元婴门徒。

    不过,当年他筑基成功突然离开,她也曾失落好几天,同时,也明白他们可能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果然,当得知他的真正身份之后,不同于乔晓嘉的愤怒,她只是平静以待,毕竟二十年的扶持之情还在。

    但同时也只他跟寻常同门好友一样,再没有当初的那份共同成长之谊。

    所以,她从来不过问他任何过往,也从未想过去拜访于他,因为,在她心底十分清楚,自已不过是宗一介可有可无的弟子。

    而洛阳则是全宗瞩目的天之骄子。

    他能当她好友时常问候一声,于她而言就已足够。

    而且,那个时候,她满心牵挂的都是孙仪,那个曾在她最困顿迷茫之时,给过她温暖的人。

    二人相携立于云端随风而行,互诉衷肠,一起回忆之前种种,说不完话,道不尽的情。

    洛阳虽然很想问她关于散盟盟主之事,但只想想就觉得呼吸不畅,随之打消的念头。

    他谋的是跟苏青将来,往事就让它随风消逝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