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三章 乱象突起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三章 乱象突起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隐闲真君笑着推辞道“大才他可当不起!不过,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对于丹道可十分喜爱倒是真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跟清华倒是十分的志同道合啊!”

    闻言,执善真君双目精光一闪莫非隐闲是看上清华了,有意为雪原求娶?若是这样的话

    想到这里,他先是一喜,接着又些纠结若是日后清华真的能助洛阳结婴,或者她有本事炼制出化婴丹,那岂不便宜了天玄宗?

    所以,他张了张口,装作听不懂并不搭言。

    本来,隐闲真君此言就是说给他听的,本以为他会极力促成,没想到他竟然不吱声,心里不由冷笑执善这家伙是想好处全留在自家了。

    倒是随缘真君笑道“呵呵,隐闲师兄,倒是很关后辈弟子啊,连这些个细微之事摸的如此清楚。”

    什么细微小事!为得知此事,他可没少下功夫,哼,这可是他为雪原争取清华结侣的由头!

    这个随缘想这么轻松绕过去,门都没有!

    想到这里,他哈哈笑道“修真之路漫漫,能遇到个志趣相投的道侣极是不易,我们雪原跟清华,不管修为,年纪,声名都不相上下”

    “执善师兄,我怎么听说你门下的洛阳也中意清华啊?”随缘真君打断他的话盯着执善真君问道。

    他虽闭关极少现于人前,但是宗门发生的事情,还是了如指掌,包括当年洛阳离宗之事。

    为此,他曾传音劝过执善真君,让他莫多管弟子结侣之事。

    奈何他根本不入耳,弄得极好一个苗子,现在仍然游荡在外,他看了隐在人君中,双目紧盯着清华洛阳,对师兄执意让洛阳娶玉卿的那个娇娇女十分不解。

    那丫头顶多生得有几分可人而已,论修为,本事,相比清华差的太远了。

    此言一出,隐闲真君恍然若悟的看着执善真君“此事当真?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见眼问题又被抛到他身上,执善真君有些恼怒随缘乱说话,他虽然希望洛阳跟紫云结侣,但却也不想清华嫁入天玄宗。

    “呵孩子们都一百多岁了,也结成金丹,结侣这样的事情,想必自有考量!隐闲,我们这些老家伙还是少操点心吧,以免讨人嫌。”执善真君轻飘飘的一句话我不管,随弟子之愿。

    隐闲似笑非笑看他一眼“我听说当年你为洛阳结侣之事,也操碎了心”

    执善真君有些恼怒他咬着不放,不待他说完淡淡的道“难道你也想重蹈覆辙?逼天玄天宗掌门人离宗不成?”

    听他这么一说,隐闲想起赵春秋也不是个软性子的,况且,他痴情于梅岭那么多年,若是他真的贸然为他求娶清华,真的很难说服于他。

    算了,此次他来不过是探探执善的口气而已,本以为他会顺水推舟,极力促成清华跟雪原给侣,从而把那个中看不中用的紫云塞给洛阳。

    没想到这老家伙算盘打得精,根本不为所动。

    见这个话题揭过,陪立在一旁的玉阶真人才悄然松了口气,看到高台上一身广袖长袍,身长玉立的弟子,不由欣慰一笑。

    他身为清华的师长,不易离开高台太久,这三位元婴言语交锋也不过几息时间。

    而且,他们自成一域,外面根本听到一丝一毫。

    只看见玉阶真人承了师恩之后,带清华到露台拜见各位元婴真君之后,稍停几息而已。

    此时,苏青立在高台上,接受同阶真人们的恭贺。

    随着司礼的唱喏,一件件礼品被带上高台。

    可能知道她极擅丹术,这些贺礼之中,高阶珍稀灵草占了很大比重,这也让苏青开怀不已。

    “散盟破天,玉赠上古神方”司礼说到这里,突然停顿了下来,本来就很安静的会场,显得更那清寂。

    “化婴丹丹一件!”随着司礼高声喝出,在场所有人无不震惊,一片抽气声顿起化婴丹!

    传说中可以提升三成结婴成功的上古神丹!

    自妖魔作乱之后,从未现于世的上古丹方,如今却被当作结丹贺礼横空现世,怎能不令人激动?

    特别是在座的结丹真人,哪一个不想着日后能元婴有成?

    纵然是高台下的筑基弟子,也心怀鼓舞,若是化婴丹真的现世,也许百年内真的有新晋元婴,这样的话,他们岂不是也能在大道之途走的更远?

    所以,这一方化婴丹,如一声春雷,击在如久旱无望的众人心田也许,真的有望突破元婴。

    同时,也给了修真界一丝期望天道并没有彻底抛却他们。

    苏青看着一身玄衣的孙议,不,破天,手执一卷古简施施然交于司礼手中,眉目间隐着一丝邪魅的笑意,不由自主的抚上手腕的乌木珠这真的还是他吗?

    怎么连气息都不一样了呢?

    苏青答谢之时,却见他伏身于一侧的吕秋儿贴面轻语,面上尽是化不开的柔情。

    她悄悄放天捏着乌木珠的手,心里到底有些不舒服。

    不过,当她下意识的看向隐于人群中的洛阳,却见他黯然低下头时,心底的阴霾随之而去自已为何还要纠结于过去呢?

    当大家都沉侵在化婴丹方带来的巨大惊喜之中时,异变突起!

    原本被司礼亲手交到苏青手里的化婴丹丹方,突然化为一张幕天之席,卷起她朝天空飞去,高台上空,乍现一道黑云之门!

    “大胆逆贼,敢来我浮云山寻事!”最先起身的是露台之上的执善真君。

    “呵呵,执善师叔,你试试看到底能不能冲出这露台?”一个诡异的声音自随缘真君口发出。

    隐闲真君清喝一声“你不是随缘!?”

    在苏青被卷起的刹那间,洛阳纵身而起,随即激发混元灵盘,冲上空中,最先拖住幕天之席。

    随即,玉阶跟赵春秋,梅岭几乎同时藤突而起,祭祀出各自法宝,以截住幕天之席。

    但是,纵然十数结丹真人合力,也时将只稍微阻了下而已,那幕天之席仍上品仙阶宝器,暗含天地元力。

    一众结丹真人根本无法靠近,而三位在场的元婴大能被困于露台之中,更可怕的是,整个主峰大殿周围,不知何时,已被隐阵所闭。

    外面之人根本察觉不到异常。

    看来,苏青的这次结丹大典,一定有人布置已久,但是,若想俘虏她去,为何要选在此时?

    不过几个呼息间,卷着苏青的幕天之席已靠近那道黑色大门,上百结丹真人结成阵法,仍然无法阻挡它的去路。

    就在幕天之席,即将入门之时,只见一道黑身身影掠过众人,直冲入幕天之席的灵光之中“苏青,快扯开手上的乌木珠!”

    此时,被仙器困住的苏青,徒然一惊,她随即用力拽开右手上的乌木珠串,随之,那卷的紧紧的,将她全身灵力压制住的幕天之席,徒然掀开一角!

    随即,一道无比熟悉的身影扑过来“苏青,把手给我!”

    随着一道华光闪过,幕天之席突天打开,只见散盟盟主破天,于新晋结丹真人清华携手而出!

    与此同时,那仙阶重宝幕天之席被那道黑色大门所吞噬!

    “怎么没有血食?”一阵巨吼自黑门之中传出,震撼人心!

    “吼!竟敢食言于本尊,你们都去死!!”只见天空风云雷动,黑云翻滚,一道极强大的威传来,御空结阵的所有金丹修士全部掉落下来。

    一霎那间,天地之间为黑云所吞。

    被禁于露台的之中的执善,隐闲真君眼睁睁的看着,那北海巨妖黑夜叉以邪机强取一众结丹弟子之灵息生机,气得睚眦欲裂,却能为力!

    突然,跌落在半空中的破天,被一只黑云凝成的巨爪抓起“就由你先来血祭吧!”

    “不!”随着吕秋儿一声凄厉的叫声,只见一个月白色身破云而起,一条碧色长鞭随之出,卷向那只黑爪。

    “是清华!她竟能自灭灵阵中脱身!”隐闲真君不由惊叫出声。

    他早已看出这夜叉布成上古灭灵之阵,所有被困于阵中之人,丹田被强行封住,无法动力灵力。

    但阵法却以抽取阵中之人的灵力为源启动,此阵极阴邪,所以,天生可施此阵大夜叉才被镇于北海。

    只见清华一身白衣如利箭般冲入黑云间,手里碧色长鞭如灵蛇一般游走于黑云间。

    她每出一鞭,附近的黑云随之变淡一些,苏青查觉之后,将灵鞭子舞的越来越快,只见一条条碧龙随随着那道白色身影游走于黑云间。

    “吼!不愧是为火云神器选定之人,果然非同一般!哈哈,既然你非要冲上来抢先送死,那本尊就成全你!”说话间数只黑云凝成的巨爪朝苏青压来!

    “苏青,莫要管我,快扯断更一串乌木珠冲出阵云海!”被黑云爪缠身,灵力已所剩无几的孙仪挣扎着大声叫道!

    闻言,苏青突然以全部以激发木之精华,只见一片碧色华光闪过,那些狂舞的黑云顿时一凝,不敢再上前。

    借此机会,苏青手拖长鞭,挥出一条碧桥,瞬间冲到抓着孙仪的巨抓边,舒袖一展,木之精华被激发到极至,漫天碧光之中,她伸手拉住他自黑云之中脱身而出!

    于此同时,黑云涌动,形成一个巨大的人面,大张血口朝两人吞下!石光电火之间,孙仪紧转手扣住苏青的手腕,扯断她手腕之上的另一串乌木珠串!

    只听咔嚓一声巨响,那张血盆大口自中间裂开,两人借力飞身而出!

    见状,大夜叉抽去所有黑云,凝成一支利箭“竟然想跑!”朝两人而去。

    “你先走!”苏青激发一片木之精华给孙仪,之后回身以灵鞭迎上那支黑云箭。

    却见孙仪冲回身于她并肩膀而立“我们一起走!”说完,以全部灵力渡木之精华之中,两人挟手迎发出灵力迎上那支黑云之箭。

    谁知,那黑云箭迅速化为千万流云,织成一张巨网将两个困于其中。“你以为金塔魔珠真能打破我的结界吗?哈哈,破天,你想的太简单了!”空中传来大夜叉的狂笑声“呵,没想到你跟这隐灵女修倒是缘分不浅,竟能在我的灭灵阵下动弹,不过,这黑云金网很快就当你们变以一对鬼侣!”

    随着他的话,困住二人黑云网迅速变孙仪此时灵力将近,不过,他仍然紧握住苏青的手,合两人之灵力,不断激发木之精华。

    苏青此时却并不惊慌,她随手一翻,一瓶极品补灵丹出现在孙仪面前“你身内灵力不继,快服下去吧!”

    谁知,他神色疲惫的摇摇头“不用,我如今无法化开灵丹。”

    闻言,苏青,只得悄然为其输入灵气,谁知,他全身经脉如同石化,根本不通。

    “且莫浪费灵力了,我如今身体有异,你快离开!”说完,一把推开功青,脸上现出极为纠结痛苦之色“快伺机冲出去!我不会有事的!”眼见那黑云网一点点吞噬掉木之精华的灵力,朝他们逼近,苏青怎么能弃孙仪于不顾?

    她上前一把拉住他,神色坚定的说“我们一起冲出去!”说完,抽取那股盘距于心口处,平日里毫无显露的灵力,强力激发木之精华,而后一手持灵鞭,一手紧紧拉住孙仪,朝早已选定的云箭最稀薄之处冲去!

    洛阳跟其他结丹真人一起,被阵法所迫伏身于高台之上,他极不甘心的看着苏青跟那人双双携手,并肩膀跟大夜叉相博。

    此时,他多么希望,立在那白衣胜雪的女子身边之人是他,多想当时被夜叉抓去的人是他。

    这样,也许,就不用看着苏青,跟那位她曾倾幕百年之人联手御魔,大夜叉之语如同一根冰刺,直戳向他内心最深处,最不愿意面对之处。

    他从未想到苏青竟有这般能力,以一已之力突破天然阵法,跟布下这天罗地网的大夜叉决斗。

    若当初被抓走的是他,那她,会不会如此孤注一掷?

    这样的念头如洪水般,将他的思绪淹没,沐身于碧光之中的两人,是那么的刺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