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四章 柳暗花明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四章 柳暗花明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且说苏青携孙仪一起,以木之精华之力为开道,生生将黑云之网撕开一道口子,冲天而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见状,被困于阵中的诸人,心底皆升起一丝期望,同时,对这位亲晋丹道天材不由心生敬意。

    而对于位跟清华并肩奋战的散盟盟主,则显得有些纠结若不是他以幕天之席冒充上古丹方,也不会引来如此大祸害,同样,若没有他奋勇上前救出清华,他们如大概没有一丝生机了。

    “哈哈,竟然身怀神木之灵!好,好,看来,本尊要亲自出手了!”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狂笑声,一个身姿极为窈窕的女子现身于黑云之中。众人皆是一愣,没想到这般粗嘎狂妄的声音,竟然是由这女子所出。

    “我们又见面了,清华!没想到你真的得了那神木之灵!”那身极为艳冶的女子看着苏青笑道。

    苏青负手而立,淡淡的看着她“是啊,我们又见面了!”

    这大女子正是她在海边荒原之中,曾两度与之交手的夜叉,不过,那两次她出现的都是幻影而已。

    没想到真身更加美艳妖冶,只是,声音也更加难以入耳。

    只见那妖冶无比的女子踏着黑云,一步步近前,笑的极妖娆魅惑“我很早就注意到你了,苏青,只是没想到今天站在你身边的又是他。”

    又是?苏青退后一步“原来,你一百多年前就已经在布局了!”

    “哈哈,是啊,不然,今天怎么能在修真界五大宗门之一,元婴真君的眼皮底下,亲手取走我的火云神器?以恢复我万年修为?”那女子纵声大笑。

    一步步走向苏青二人,但是,他们却丝毫不能动弹!

    此时,被困于阵中的诸人,全部明了原来今日这一切,已从百年前就开始布局了。

    只是,清华在其中到底起什么样的作用呢?

    修真界所有人都以为,乱像由妖兽一族而起,真正的大敌乃妖魔二道,没想到第一个震慑他们的却是被羁押于北海大夜叉!

    没想到她百年前便开始在修真界活动,而他们却一无所知!

    被困于露台的两位真君,以及被附身的随缘真君,此时,也感到那股随时即将临世的巨大威压。

    没有人知道她有多大能力,只知其被为化神真尊出手所制。

    因为,他们都知道当年那夜叉无恶不作,但性极狡猾,又极擅魅惑之法,修真界数位元婴大能,被其所害。

    当浮云派连折在她裙下三位元婴之时,修至化神顶阶的牧卿破关而出,亲自出手将其拿下,以玄冰锁将她镇于北海之颠。

    没想到六千年后,她又再次出海祸乱人间!

    难道,此界的劫难又要再次临世不成?他们这些仅存于世的数十位元婴修士皆知,当年夜叉祸乱修真界之时,天机门唯一一位元婴大长老曾预言,不出千年,此界必有大劫。

    果然,三百后,妖魔大乱,生生毁掉符宗一门,此界仅有两位化神大能全部以身徇战。

    数百名元婴大能殒身于此劫,结果,整整五千年,修真界都未恢复元气,莫说再化神无门,近千年来连元婴也无所出。

    如今,大夜叉再次公然现身,三百年后,落仙山的封印即将到期,到时候魔道复出

    看来,修真界真的要大乱了!

    且看苏青从容应对大夜叉,面上极尽镇定之色,还执善真君都纳罕不已难不成这丫头手里有什么惊天仙器?

    孰不知苏青只低估了这大夜叉之能罢了,以为当初自已在它手里几度脱身,这次不过被其以计所算,才使得在场之人皆为阵法所困。

    而且,她明白这夜叉一时奈何不了她的,因为,她手里有其所畏惧的木之精华。

    所以,才有不知无惧一说。

    “苏青,多年未见,你不但修为大增,胆量也见涨啊,见到尊上竟还能如此镇定!”

    一声清喝声自高台下传来,接着,苏青难以置信的看着清形容枯搞的清泉一步步踏云而起。

    “是你!洛君颜!你把我师兄怎么了?”苏青惊然出声。

    洛君颜,洛城修真世家的幼子,同时,也是屡次于苏青为难的青衫人。

    同时,玉阶真人也不顾重压,直起身子“清泉,怎么会是你?为什么?”

    说完,一口心鲜血喷出。

    “师父!”苏青高呼一声,欲上前去扶他,却发现自已根本动不了。

    孙仪在她耳边悄声道“苏青,我被已身在它的界域之中,动不了的。”

    话音之中带着浓浓的疲意,同时,还有一丝不易查觉的解脱之感。

    苏青全副心神都在晕倒在高台的玉阶真人身上,并未查觉。

    化身为清泉模样的青衫人,一步步来到苏青身边,以密语传音“我以得曾告戒过你,注意身边人”他拉长语音,脸上却笑着更灿烂“看来,你根本没当回事啊!”

    原来,他当年所说的身边人,是指由青衫人所替代的清泉!

    昨天,她看到清泉时,明明查觉他状态不对

    “洛君,你们到所图为何?”苏青神色坚定的说“若只是我一人之故,我愿一力应下,且放这么多无辜之人。”

    “哈哈我所图之物,你区区一个结丹修士自然不配知道,放过他们,这么行,我筹谋这么久就是要取他们的性命来进补,呵,没想到你结个丹,倒还能招来三位元婴修士,呵,本尊几千年都未尝过元婴的滋味了。”一步步靠近她的夜叉纵声笑道。

    当苏青知道青衫人背后的势力就它时,苏青才算从底感觉到一丝震慑之意,不过,听到它言语轻淡的说起元婴之时,她才算真正觉得,眼前位极美艳妖娆的夜叉真的非同凡响。

    而她刚才所作一切,在它眼里一定如同笑话一般吧。

    “苏青,莫急,天无绝人之路!”可能感觉到她的绝望之意,孙仪紧了紧握住她的手,悄声在她耳边道。

    那温厚低醇的声音,一如百年前初见时,他特意落后一步,伴她同行,又悄悄为她解无知之惑。

    当年的孙仪又回来了!可是,当年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却是淡了许了多,但她依然十分感动。

    被尘封在心底深处的感情,也有所松动,若不是在生死关头,如果,他未曾结侣

    也许,苏青还会再次心动。

    但,这一切只是如果。

    随着夜叉一步步走近,木之精华的光茫也一点点淡化,同时,苏青也越来越觉得周围空气更加凝滞。

    “苏青,你真以为我怕你手里这片破叶子吗?”只见那夜叉一招手,本来挂在胸口的木之精华出现在它手里。

    苏青眼睁睁的看着它轻轻一捻,随她一百多年的木之精华化为一道碧光被它吞下。

    “恩,滋味不错!”只见夜叉抹了把嘴,掩口娇笑道。

    两根细嫩无比的手指突然托起苏青的下巴“恩,长的真丑!不知那个俊俏小郎君怎么看上你了!真是难以下口啊!”

    只见那妖魅无比的夜叉轻轻张开口,双手抚住她的脸,正要开始吸食其精元之时,突然,一声鹤鸣破空而出!

    接着,一道白色灵自苏青心口而出,将夜叉直冲出数十丈远!

    只见一只身形巨大的八阶白灵鹫腾空而起,破开层层黑云,真冲向夜叉而去。

    是白灵!苏青顿时激动不已。

    “牧卿!你给我出来!”夜叉被这只白灵追的狼狈不堪,恼怒冲西北方向大叫。

    人人皆知北海夜叉厉害无比,但却少有人知,它最怕生于北荒之颠的,唯一能进晋八阶的玉白灵鹤。

    此灵兽生的跟白灵鹫十分相近,只是成年时体形更大,而且,可收敛其修为至三阶,退至幼生期。

    玉白灵鹤本是六千年来,为牧卿真尊在北荒带回来的灵禽,没想到六千年后再次现身人前。

    听说此兽修至八阶之后,有万年寿元,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夜姬,你还是一如继往的有眼无珠,我选定的后人,怎么会丑陋不堪?”一声极潇洒的声音自天边传来“呵,你弄这么大声势又是何必呢?明知道逃脱不了不被关的命运,怎么不老老实实的呆在北海?”

    随着他的话,灭阵灵阵化为流风散去,被制住的一众修士都恢复灵力,执善真君率先伏身拜下“弟子见过真尊!恭迎真尊出关!”

    随着他的话,所有人皆伏身拜下这位可传说有人物,化神真尊!怪不得一出手便将那夜叉撵的团团转。

    显然,牧卿真尊跟本没有显身之意,更不愿理会一众膜拜的修士,他只轻笑一声“小白,收了夜姬,羁押北海!记得换一把玄冰锁。”

    “不,牧卿,我不会回北海的,也不愿被玄冰所封,只能呆在阴冷无比的水里!”闻言,夜叉气急败坏的嘶吼道“放我走,不然”

    突然,一支灵翅将苏青卷起甩到背上,随后,靠过来的清泉被它直接扇飞了出去!

    “呵呵,不然,你杀了她,是吧?”一声极戏虐的声音传来“你醒醒吧!我苦等六千年选定的后人,岂是你想杀就杀的?”

    被白灵以巨爪摁住的夜叉面目扭曲的嘶吼“不,我不服!为了今天,布置一百多年,我不甘心!”

    “呵,你不甘心的是自以为滴水不露的计谋被我正好破坏了,是吧?你还想着吸食这些人的力量,然后引我出来,就有机会灭掉我,然后,窃取火云神器?”牧卿好不客气的当众揭出夜叉的险恶用心。

    接着哈哈笑道“可你没想到你的克星,八阶玉白灵鹤,就在清华身上,只等着你靠近,然后一击必中!哈哈,夜姬,你又输了,输在太天真,太小看本尊。”

    “这只死鹤六千年前不是死了么?为什么还会出来?牧卿,你给我出来,当年你对我发下的誓言,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夜叉歇斯底里的叫道。

    良久,云层中传来一声轻叹“小白没死,当年死的是本尊,我就知道你不甘心被困于北海,所以,特意留下一缕神魂,待六千年后玄冰锁威力大减之时,再将把你困于北海,夜姬,希望这把玄冰锁能真正渡化你”

    随着他的声音越来越淡,苏青只觉得身子一轻原来,她被白灵抛下,急忙稳住身形,不料却落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苏青,你没事吧?!”却是挺身护住她的的洛阳。

    苏青轻轻挣出身子笑道“我没事!”她悄然看向孙仪,只见他搂着激动而泣的吕秋儿,不由暗自叹了口心。

    孰不知整个修真界成千上万双眼都盯着他们,她跟孙仪于危难之时,不离不弃之举也被许多有心人看在眼里。

    心怀坦荡之人自然会认为他们舍生取义而折服,但修真界有些胸怀的人却是不多。

    大多数人只会认为,他们其实余情未了。

    当然,这些也并非空穴来风,百年倾幕之情,于苏青而言,绝对很难断弃。

    至于孙仪他对自已到底是何情义,苏青一时无法判断。

    因为,从他们在桃源镇结识之时,当年前往云雾森林,当她遇到危险之时,是他奋不顾身的上前救她。

    也正因为此,她才对他生了倾幕之心,后来,在云家,洛城,每次遇到危机,他都会挺身而出。

    但是,他却从不回应她的情意。

    也许,孙仪一直都是这样一个热心人吧!苏青在心底叹息道。

    “清华,好孩子,快过来!没想到不但丹术了得,还得牧卿真尊的真传,真是道途不可限量啊!”隐闲真君真新来到她面前赞道。

    接着,他又回头对面色苍白的玉阶真人道“玉阶,你真是收了个好徒儿啊!”

    执善真君则一脸关切的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洛阳,张了张口却又不知说些什么。

    “清华,你且莫怪清泉,他也是被人附体”玉阶真人艰难开口对苏青说,他一手搂着气息奄奄的清泉,伸出手欲扶住苏青。

    她近前一步,扶住玉阶真人关心的问道“师父,你身子怎么样?”说着,以食指扣住其手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