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七章 最爱美人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七章 最爱美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情绪高昂的玉阶真人被他按着坐下大笑道“是啊,仿佛又回到当年我结丹之时,大家开怀畅饮,谈天论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见他坐下,一众结丹真人有意无意的围扰过来,他本来性不枸小节,很快,一阵阵欢声笑语传出。

    就连一直肃着脸的随缘真君也不暂时忘却被附身之耻,展颜道“呵,好久没见这帮人如此望形过了。”

    自从五百年前,一个个结丹修士陨落之后,随着时间退移,高阶修士见元婴无望,心里都有股说不出的凝重与绝望。

    这种心境,其实极不利于修为上升,但是,凡结丹真人,随着修为渐涨,或停滞心底对于这种无法晋升的绝望之意也愈重。

    其实,这已经潜移默化的影响了道心。

    只是,未能在道心之留痕,大家没注意到罢了。

    苏青虽然自青鸟口中得知,本界大限已至,但她并不认为天道已抛弃了修真界。

    因为,世间还有拥有灵根之人,而且,各大宗门灵脉依然很充盈,灵丹灵符灵器阵法,这些借天地之灵而生的法宝都能现世。

    更重要的是,妖,鬼,以及还未现身的魔道,都还在觊觎修真界,若真是一个气数将近的千界,它们还抢来做什么?

    所以,对于青鸟的话,苏青是不太相信的,但她明白此界会有一场大乱却是真的,没想到率先出场却是北海夜叉。

    而那个青衫人竟然是它的手下。

    不过,苏青感觉那夜叉虽然再次被镇,但事情却远没有结束,比如,当年它在洛城所图为何?

    还有,那个在众人面前消失无踪的青衫人

    不过,眼下是她的结丹大典,这些根本没机弄清楚,真正要揭开的密秘恐怕还是在后面吧!

    送走意图撮合赵春秋跟苏青隐闲真君之后,执善真君不等宾客散尽,就召苏青跟到他洞府问话。

    洛阳怕师尊为难于她,硬跟着一起来到执善真君的宴息殿中。

    苏青看着这间空荡荡的石室,成难想像仍元后真君的洞府,偌大的石室内有一个石桌,两只石墩,一个破旧蒲草团。

    进入石室后,执善真君盘脚端坐在那蒲团上,淡淡的看了眼躬身而立的苏青“说吧!”

    洛阳张了张口,正要说些什么,却见苏青已开始讲述有关青衫人以及夜叉之事。

    “你说,当年在洛城遇到那邪物时,曾有意上报宗门?为何隐而不报?”执善真君抬了下眼皮问道。

    苏青声音平静的将之前曾上报宗门的数起事件,以及结果说了一遍。

    随着她的叙述,执善真君的手不禁握起,心里恼怒不已宗的回事处,只是摆设吗?他突然想起当年洛阳亲自回来告诉自已关于北海现夜叉之事时,若不是他亲自发话,一定也会不了了之!

    玉卿这个掌门真的要换掉了!

    洛阳听到苏青多次提及那青衫人,虽然她说的云淡风轻,但他却是在那人手下吃过苦头的,真不知她经历多少次生命之险才走到现在。

    纵然是执善真君也不由暗叹这个清华,年经轻轻倒是经历不少磨难,只跟夜叉就交手这么多次,更别提起它了。

    而且,还十分悲惨的被妖兽俘虏,命倒是够硬,能熬到洛阳只身闯入北荒去救她出来,想到这里,不禁对这个貌不心惊人的女子多了分好感。

    “那个青衫人可是趁乱跑了?”待苏青交待完她所知之事后,执善真人一言直指要害“你以为夜叉就此消停了吗?”

    苏青抬起头神色坚定的说“不会!夜叉布局百年,不会就此罢休,为今之计只有先寻到那青衫人方才”

    “大夜叉,乃,不死之身!”执善真君抬眼盯着她道。

    不死之身?不但是苏青,连立在一边的洛阳也十分惊讶的看着师尊“此界真有不死不灭之物?”

    执善真君直起身轻哼道“不然,当年化神大能为何会留下玉白灵鹤,还有所谓的火云神器?”

    洛阳难掩好奇之心不由脱口而出“火云神器?”

    执善真人看了眼同样面带疑惑之色的清华问道“你既是真君选定的传人,他的神魂没跟你说过?”

    苏青摇摇头“我从未到过真尊任何法旨。”

    执善真君难得展颜道“据传,真尊最爱绝色美人,据日前那大夜来看,看来是真的。”

    难道,是因为自已生的不入目,所以才没解下法诣?苏青有些啼笑皆非的想。

    “真尊明明说,那夜叉有眼无珠!”领会到师尊之意的洛阳,不满的反击道。

    他最听不得别诋毁苏青,在他眼里苏青虽不是绝色,但看上去十分舒服,至少在心里是不可替代的。

    执善真君没理会他的话,继续说“听说,真尊也是位极潇洒的人物,让一向以魅术著称的大夜叉也为之倾心。”

    呵,果然!苏青当日从那夜叉极怨恨之言中,听出此许端倪,没想到竟是真的。

    “不过,当时,真君为擒住夜叉,一边巧言安抚住她不去祸害他人,一边悄悄炼制玄冰锁,整整花三百年,方铸成此宝。”

    不过,正当他准备动手之时,那大夜叉却意外得到仙器幕天之席,无奈,他只得只身闯入上古遗地迷蒙山中,斩神兽取得火云神器,以压制幕天之席。

    原来是这样!苏青两人方才恍然。

    看来,六千年前牧卿真尊在陨落之前,先是苦心培寻来玉白灵鹤,留下玄冰神锁,以及被封存的火云神器。

    看来,他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随着玄冰锁之威渐减,大夜叉会再次临世祸害人间。

    所以,才有苏青这个所谓的传人。

    “清华,你最好尽快寻到火云神器,若是大夜叉再有任何动作,整个修真界都会盯着你。”执善真君有心提醒她道。

    不会吧!这么说北海大夜叉是承包给她了?

    以后,它再弄出个什么事,就由自已这个莫名其妙的传人收拾烂摊子了?

    可是,她真的不想接这人烫手的差事啊。

    那大夜叉不论修为,心智都甩她百条街啊。

    说实话她连其手下青衫人都不敢惹,怎么能担起如今重任?

    “苏青,白灵就是那白玉灵鹤吧?”正当她心底无奈咆哮之时,洛阳突然开口问道。

    闻言,执善真君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玉白灵鹤,认你为主了?”

    苏青忙摇摇头“没有,它一个月退成幼鸟模样,找到我而已。”她没有提白灵曾带她到过火云山之事。

    执善真君有些失落挥挥手“你且回洞府吧!”

    看着洛阳随清华一起离开背影,他心里浮上一丝莫名的苦涩之意自已一手培养的弟子,如今心都系在别人身上了。

    罢了,只要洛阳能回归宗门,他退一步也未尝不可。

    执善真君开始思量洛阳跟清华结侣之事,说实话,除却姿容差些,清华远非紫云所能比。

    若说她是洛阳命定之人更可信一些。

    不过,命运之力已经开始,想到这里他立刻否定了洛阳跟清华结侣的想法。

    希望紫云能早点结丹吧!

    不然,以她筑基修为,洛阳更是看不上,他也不好强逼他。

    再说苏青两人离开主峰之后,洛阳立刻上前紧紧拥住苏青,十分心疼的说“苏青,我没想到你以前竟然受那么的苦,以后,我一定陪在你身边,不让你再担惊受怕。”

    苏青回身搂住他的腰,把脸伏在他的胸口说“洛阳,我不后悔经历过这些,它们是我人生的一部分。可能正是我福缘深厚所应历的劫难呢!”

    闻言,洛阳更加心疼她,不由搂的更紧“以后,我”

    苏青从他怀里抬起头认真的说“洛阳,我们修道之人,各有自已的缘法,劫难,还有责任。这些,是每一个修士必须要独立面对的。”

    “所以,你只要信任我,心里有我就好。以你之能,必定也背负着比我更重的天命呢!”苏青紧紧握住他的手道。

    她现在算是明白过来了,老天让她来到这个世界,绝不是让她来渡假来了,而是背负着天大的使命吧。

    那么,她周围的朋友,也不会有平庸之辈,洛阳这位修真界第一人,更不会逊色。

    不然,怎么被那莫名其妙的命定之缘加身?

    所以,他们必需独自面对各自的命运,她虽然从骨子里希望有个依靠,但是,有些事必须自己去面对。

    听她一席话,洛阳虽然有些失落,但却并没有反驳,因为,他的命运之轮已开转动。

    不过一刻钟功夫,两人已驾云回到云中涧。

    苏青看着那片常年不败桃花林笑道“当年,我在这桃林之中初见你,真的是惊为天人,没想到有一天,我们会携手。”

    洛阳紧紧拥住她说“看来,我们之间缘分非浅,上天让我相遇在这桃花林,一定也有深意。”

    苏青垂下眼帘暗叹可惜,我不是你的那个命定之人。

    不过,能相遇在桃花林,她跟洛阳的缘分也算是注定的吧。

    “苏青,自我结丹那天明了心意之后,就希望有一天能跟你一起在这里赏桃花,现在,真的如同在梦中一样。”洛阳十分动情的道。

    盛开的桃花林中,两人深拥吻。

    微风吹过,落英缤纷,如粉雪般的花瓣落在两人身上,美的如同一副画一般。

    洛阳将苏青有些散乱青丝轻轻扰起,玉指灵巧的一缕缕结成细绦,挽于发侧。

    “怎么样?我为你绾的发可好?”洛阳手里突然出现一个水晶镜,里面映出一个结冠垂绦的清秀女子,垂在两鬓的发绦显得那她面庞更多一分清柔灵动。

    苏青笑眼弯弯的看着他“很好看!”

    洛阳微笑拥她入怀“以后,由我为你绾发可好?”灼热的气息喷在苏青耳边,顿时染红了她的双颊。

    洛阳不由低下头,覆上那艳色唇瓣辗转轻吮,如黑缎般青丝一泄而下,将一对粉面遮住。

    “啾,啾!”白灵立在两人身头顶的一根枝头上大煞风影的叫道,洛阳抬手将它拍飞。

    突然,他只觉得身子腾空而起!

    “白灵!快放下洛阳!”苏青急切的冲叼起洛阳的巨鹤大叫道。

    听到她的声音,灵鹤突然冲上天空,苏青欲御风而起,却发现巨大的威压之下,根本无法御风。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洛阳被那鸟从高空仍下,却无法动用灵力,直接摔了个狗啃泥。

    洛阳摸了摸被磕的青肿的脸,纵然已修成金身,从高空直接摔到地上,那死鸟还故意让他脸着地,真的伤的不轻,脸上先是没有一丝知觉,碰了一下之后就火辣辣疼的厉害。

    突然感到一丝清凉之意,原来,是苏青过来给他上药。

    “洛阳,你没事吧?疼不疼?”苏青搂过他的头,心疼的问道。

    白灵又缩成绒球模样滚到他们身边示威似的“啾,啾!”叫了几声。

    气极的洛阳闻声,正欲施法将她打飞,却被苏青按住手“它可是八阶灵兽,随手会变身的”

    闻言,洛阳才愤愤的收回手,气极的说“死鸟!不但没一点眼色,还下手这么重”

    “啾,啾!”不停他说完,那绒球跳到他手臂上狠狠的啄了两下,瞬间滚回地上,得意的叫道。

    洛阳被苏青拉住,强忍着怒意不理会它。

    “白灵,你也太过分了吧!”苏青生气的看着它“洛阳是我的朋友,也是我最亲近之人,你怎么能这般对待他?”

    闻言,白灵立刻跑到她身边,讨好的蹭了蹭她的脚“啾,啾”叫两声,以示歉意。

    看到它那如圆球般毛茸茸的身子,洛阳心底的怒意也消了不少,虽然,很想把他拍飞。

    不过,想想刚才被从空中扔下,他却无能为力,只得打消了念头,只当没看到它。

    因为有白灵这只八阶灵兽在侧,两人本来一腔的浓情密意也消失不见。

    一回到小院,白灵径直跑到苏青之前给它弄的窝里,埋头呼呼睡去。

    看来,这家伙押解夜叉也是累坏了啊,苏青轻轻抚了抚它那缩成圆球的身子笑道。

    洛阳心有余悸的看它一眼说“走吧,我们去上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