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六百四十九章 喝破行藏

章节目录 第六百四十九章 喝破行藏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若是世俗界都如这里人一般,就没有兵戈之争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苏青见镇上民风淳朴,几乎每个人都乐呵呵,不由感叹道。

    梅仙笑着摇摇头“这样的地方毕竟是极少数,纵然是仙山也免不了争端,人之本性使然。”

    苏青也深以为然“我之前还总关注世俗之事,随着修为渐长,倒是看淡了。”

    洛阳微笑得看着她道“是眼界更宽阔了吧。”

    “散盟最近动不小啊,不去各大宗门抢弟子,又开始发展教众了,破天野心”林昊说到这里,看了眼苏青,见她神色如常,方才有些生硬的转移话题“呃,洛阳兄,你们打算前往何处?”

    “随意走走!”洛阳随口应道。

    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悦,很显然他对于现才林昊提到破天之事有所忌讳。

    苏青倒不太在意,必竟,她当年思幕的是孙仪,而不是现在散盟盟主。

    不过,洛阳心里对此事终始有些芥怀,特别是在她结丹大典之上,苏青被困于幕天之席,去救她的却不是自已。

    而且,她一直带在手上乌木珠却是那人所赠,一想到这些,心底就酸涩无比。

    但他却不会让苏青知道,更不愿为外人所知。

    梅仙子悄悄推了林昊一把,悄悄传音道“洛阳这个人最小气,你别再在他面前提破天。”

    小气?林昊悄悄打理一眼,同样默不作声注视苏青的洛阳,不由心底暗笑到底是苏夫子厉害,像洛阳这般风光霁月的人物,竟也为她捻酸吃醋。

    想通之后,愈加感觉梅岭更善解人意,不过,想到那片绿梅林,他的心悄悄又沉了下去,而后,悄然瞄了苏青一眼,微微闭了眼又张开,心底又恢复了平静。

    “玉清,你平日在别处立府,宗门师长可有微词?”洛阳状似无意的问道。

    林昊淡然笑道“这个倒没有,师尊比较开明,我又未,呃,只是在外置了别府而已。”

    他本想说,自已又没有叛宗,一想到洛阳当年可是负气离宗,忙改了口。

    这个玉清怎生这般不会说话!洛阳之前对他的好感顿时消失殆尽。

    感觉到他不悦,苏青悄悄拉了他的手道“我们本意出来散散心的,倒是遇到这么些事,不如早些归宗去吧。”

    洛阳急着想甩掉林昊两人,自然应声咐合,见状,梅仙子十分识趣的掉出四人分开各自归宗门。

    分开之后,梅仙子忍不住抱怨林昊“你怎么总捡洛阳忌讳的话说?他这个人可不像苏青那般豁达,一旦得罪了,很难再交好的。”

    她看得出林昊很乐意跟洛阳交往,因为两人都极擅炼器之术。

    林昊有些沮丧的说“修真界第一人,果然名不虚传!也比一般道友难以接近。”

    再说苏青两人自跟梅仙子他们分开之后,洛阳便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御行于云层之间,少时,便缠绵在一起了去。

    正在情浓之时,苏青突然推开洛阳,将手一招,两人复已穿戴整齐。

    “苏青”洛阳不解的靠上前去拉她,却被她抬手止住,只见她神色愤怒的说“是谁?!竟然这般卑鄙,窥探他人私密之事,到底是何居心!”

    说着,赤心剑脱手而出,随着一声闷哼声,只见赤心剑化为一道红光追了出去。

    见状,洛阳不由肃整衣衫,面色铁青的问“当真有人”一想到刚才的激情缠绵,他不由红了脸,无法启齿。

    当真是卑鄙小人啊!竟然

    “哼,刚才赤心剑已刺中了他,想必也逃不了多远了,没想到修真界还有这等人!”苏青咬牙切齿的说。

    洛阳面红耳赤的说“都是我思虑不周,害的你”说完,立刻祭出随身法宝,拥苏青进去。

    苏青一把推开他嗔道“确实要怪你,不过,若是此事流传出去,怕是这浪荡名声要落在我头上。”

    一想到这里,她都恨不得亲手了结那无耻之徒,但是,那人身上不知有何至宝,竟然让人摸不着他到底身在何处。

    她刚才一击不过是凭感觉而为。

    不过,既然被赤心剑锁定,那么也难脱身。

    谁知,这样的想法刚冒出来,赤心剑便飞了回来。

    “什么?让他逃出走了!?”苏青神色大惊失色的问道。

    她虽出身现代,关念比较开放,但也不愿自已的桃色情世为人所知。

    更莫说在这个相对保守的世界了。

    倒是洛阳在最初的愤怒之后,很快平静下来“无妨,我们身在修真界,又不是世俗”

    说完,他复又拥住苏青“我们两情相愿,男女相合,本是天地法则,怕什么呢?”

    苏青却没了兴致,她扒开洛阳在身上作乱的手问“你说,到底是什么人会这般恶心?”

    洛阳轻轻吻了吻她被扯开的雪肩道“左不过是些鬼域阴诈之人,正道修士怎么也不会作这等龌龊之举。”

    阴邪之人?苏青转头看着他问“莫不是那青衫人?”

    洛阳替她系好衣衫笑道“我看不像,若是他不仅仅只跟踪而已,一定会出手的。”

    苏青想想也是,那青衫人手有界域之力,本身并不惧他们。

    “而且,它现在没了夜叉这个大靠山,又知道你身边有只八阶灵鸟,以他的性格绝对不敢再主动招惹你的。”洛阳半卧在玉塌上分析道。

    苏青轻哼一声道“他胆子可大着呢,在灵草峰当着我的面害死了清幻都。”

    洛阳淡然一笑“一定是清幻知道些什么,逼不得以,他才挺而走险的。”

    此时,沁竹园内。

    玉天枢心疼的看着面前的女子“你受伤了?让我帮你看看。”

    她倔强的背着身子不肯回头“麻烦你给我些止血灵药就好。”

    玉天枢将苏青赠于他的上品玉雪膏递给她。

    “我不用这个,给我一瓶上品玉龙霜就行了!”那女子看了眼装着玉雪膏的青玉瓶淡淡的说。

    玉天枢正要说什么,只听她不耐烦的说“快点,我要去躲躲,有人来了!”

    说完,从他手上夺过玉龙霜,闪身进入内室。

    玉天枢叹了口气,以秘法封住她的气息,而后慢慢步出西院。

    “玉门主,我们又来了!”苏青笑着跟他招呼道。

    她跟洛阳路经此地,想到那个神密跟踪之人心里总有些膈应,于是,决定过来找玉天枢卜一卦。

    “你说,一直有人悄然跟踪你们?”玉天枢心里一震,面上了却依然平静如常的问道。

    苏青粉面一红“正是,但却以神识查探不到,只是我直觉有人。”

    玉天枢眉头一挑“这个倒是奇特,不如,我帮你开一卦看看?”

    洛阳面色微舒“有劳了。”

    玉天枢慢条丝理的拿出甲龟壳所制成的卜钱,开始作法卜卦。

    “开!”随着他一声清喝,只见桌上的卜钱向西边一字排开,玉天枢飞快瞄两人一眼,见他们都一脸雾水的看着他,方才悄然舒了口气“那人如今朝正西方向逃去了。”

    接着,他状似无意的道“你们可要去追?”

    苏青摇了摇头道“我之前曾伤了他,不过,连赤心剑都跟丢了,想来我们也不定找着着人,必毕,他隐蔽的很深,我跟洛阳都未见你真容。”

    听她这么说,玉天枢提着得一颗心彻底放下来“你只是跟踪,你们犯的着这么紧张,还出手伤人?若只是无心”

    闻言,苏青两人不由面现尴尬之色。

    见状,玉天枢静下心来打量她一眼,只见她眉眼之间隐含春情,而洛阳则玉面泛红,心下突然明白。

    同时,心中一涩,看洛阳的神色有些晦暗不明。

    洛阳以为被他算出了什么,匆忙拉苏青辞别而去。

    “嚯,这个玉天枢真是什么都能算的出啊!”洛阳呼了口气道。

    苏青横他一眼道“他出身天机门,不知会占卜之术,看像也懂的。”

    说完,也不由心生尴尬,顿时,开始后悔去寻玉天枢了,他一定什么都知道了。

    见状,洛阳一把揽过她在耳边道“我们本来就是道侣,怕什么呢。”

    “你还嫌不够丢脸啊!”苏青一把推开他径直往前飞去。

    两人刚一入宗门,只见主峰大殿一阵喧嚣之声,洛阳虽已离宗,但对于宗门大事仍然十分关切。

    于是,两人按下云头,落在大殿外。

    “清华,洛阳,原来是你们归宗了!清华,你来的正好,快来看看你师父吧!”掌门人循着动静来到殿外,看到苏青双目一亮,急切的说道。

    只见玉阶真人披头散发的立在大殿中间,手持一把灵剑,直指着云夕的心脉之处。

    “师父,您”苏青冲到他面前,刚一出声,却见玉阶真人转头看着道“清华,你且过来,今日为师一定要把这妖女斩去,替你师兄们报仇。”

    闻言,云夕面现不耐之色“玉阶师叔,对于清泉清幻两位师弟之殇,我也很痛心,但是根本与我无干啊!”

    掌门人也上前劝道“是啊,是啊,惹云夕真的做此大逆不到之事,我也不能容她,你不能因为一个子虚乌有的梦,便认定是她害了你的弟子吧?”

    “哼!你说的轻巧,她接连害死我两个徒儿,今天,我一定要让她给清泉,清幻两个尝命!”玉阶真人咬牙切齿的说。

    通过几人在大殿的争执,苏青方才听明白原来,三日前清泉在主峰离世。

    接着,连续两天晚上都托梦于玉阶真人,说是云夕害了他跟师姐。

    所以,今日,玉阶真人才提剑闯入主峰大殿,嚷嚷着要打杀云夕,为徒儿报仇。

    当初,因为清泉突然死在洞府,太上长老觉得有愧于玉阶,便没有出声阻拦玉阶真人。

    虽然,苏青对云夕也没什么好感,但是,对于她害死清泉两人的说法,倒是不赞同。

    因为,她几乎亲眼看着青衫人害死的清幻,而清泉也是因被他上身,方才生机不继。

    “师父,真正害死两位师兄的是那夜叉爪牙青衫人,跟云夕没有关系,您不能因为一个梦就喊打喊杀的。”苏青上前扶住玉阶真人的肩道。

    同时,暗自为他输入一丝灵力。

    因为,她发现他握剑的手已有些微的抖动。

    “清华,你不知道,清泉跟我说的很清楚,都是这个妖女所为,是她引那青衫人害得他还有清幻啊。”玉阶真人十分激动的说。

    苏青轻轻拍拍他的背道“师父,此事纵然是真,我们也没证据啊,您也不能仅凭梦境,就认定是云夕所为啊。”

    接着,她神色郑重的说“师父,您放心。有朝一日,我一定会亲手除去那青衫人,为清泉师兄他们报仇的。”

    “既然你说她没有加害你师兄他们,那我暂且放她一回,清华,你一定要记得今日之言。”玉阶真人狠狠的瞪了云夕一眼,扶着苏青的手道。

    目送玉阶师徒离开大殿之后,掌门人挥手让峰内弟子退下,然后生气的看着云夕道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玉阶虽然有点不着调,但也不会绝对针对你。”

    云夕副委屈异常的模样“师父,连清华都说她师父无理取闹,您却不相信我?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找发疯盯住我啊。”

    掌门人见她神色肯切,不似相伪,呼了口气道“你以后也注意着点,作为女子,且莫总是到处惹事生非,若不是当年你招惹玉阶那个弟子,今日他能寻个理由来作你?”

    闻言,云夕闷闷的应了声“是,师父放心,我以后一定清心寡欲,一心向道,争取早日结成金丹。”

    听她这么说,掌门人面色稍霁“好,你且回去好好修练吧,门中事务,交给手下执事就行,不用都亲力亲为。”

    云夕连声应下,回到洞府之后,一把将玉案的物什扫落于地“到底是谁!谁在暗算我,竟然往我头上扣屎盆子!”

    她根本不相信清泉的真的会托梦给玉阶真人,一定有人在捣鬼!

    哼,竟然算计到我头,不要让我查出来,否则,绝不轻饶!云夕愤怒不已的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