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四章 轮回镜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四章 轮回镜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是谁?”苏青打量一眼这个华丽的宫殿问道。

    “你怎么不问他们都去哪了?”一个身着极尽华丽,头戴羽冠,丰富俊朗的男子凭空出现道。

    只见他认真打量着苏青,脸上尽是惊艳之色“好一副玉女冰骨,清绝俊艳,呵呵,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什么?美人?这个是在说她吗?苏青不由自主扭头向身后看了眼,却见背后一面镜子。

    镜中果然有位神韵动人的佳人正回首相望。

    苏青也不由为之所惊,因为,那美人不仅极美,而且,她还来见过!

    分明是玉宫正殿美人图中之人!

    怪不得有股莫名的熟悉感。

    “呵呵,连自已都不认识了吗?还真是个有趣的人啊!”不知何时,那人已行至苏青面前,在她耳边低声笑道。

    苏青退后一步,惊然回头“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那人淡然一笑,随手一挥,只见那面琉璃镜又出现在面前,镜中分明是一位满脸疑惑的绝色佳人跟,一具枯尸!

    苏青吓得后退几步,镜中的佳人也惊恐怖不已的望着身侧的枯尸。

    只风那镜中的枯尸向她靠近一步“我就在你身边!怎么,还堪不透吗?”

    苏青后退两步,惊讶的望着面前衣冠楚楚的男修“你?!不,若那枯尸是你的话,我”

    “那镜中之人就是你,不过,那通身的气机被压制住罢了,所以,你看不到自已的模样。”那人满目欣赏的看着她道。

    苏青还是不敢相信他的话,虽然,她已结丹有成,也得洛阳倾心相待,对姿容看淡了许多。

    但身为女子,还生在一个看脸的时代,若是能拥有一副绝世美颜,于她而言,绝对是十分惊喜的一件事。

    不过,眼下最要紧的却是要如何脱身。

    “阁下诱骗我等前来,到底有何目的?”置身于这座宫殿之后,苏青便发现自已浑身灵力被禁,要出去怕是要费一番功夫。

    羽冠人神色淡色的整整衣袖指着这偌的宫室问“你看,我这洞府可好?”

    苏青点点头“富丽堂皇,华贵无比。”

    “哈哈,说的好!本尊就爱这种生活,别人修道为求长生,我只为纵情享受!”那人振臂大笑道。

    纵情享受,要个俗世帝王即可,还用得着苦心修道?苏青忍不住在心底腹诽道。

    “恩,这里的确够奢华,你自好好享受罢,送我们出去吧!”苏青神色淡我的说。

    闻言,那羽冠男突然转身盯着他道“他们留下金丹可能离开,不过,你要留下陪着我!”

    谁知,他话音未落,只见这华宫中突然窜起一层灵火,接着,一声清喝“哼,你这盗尸之徒,早已腐朽千年,还想留下苏青?!”

    苏青惊然看着前眼那镶满名贵宝石的玉案,在灵火下化为乌有,以及破镜而出的洛阳。

    “苏青,你没事吧!”洛阳一把将她捞到怀里,随手施术,以灵火将满脸惊骇的羽冠人困住。

    “我的轮回镜!你,竟然打碎了它,你,到底是谁?”那人不顾被灵火焚身之痛,直盯着洛阳问道。

    洛阳冷然道“来终解你恶行之人!”说完,一道青紫色火焰随手而出。

    那人回过神之后,将宽的袍袖一挥,苏青只觉得眼前一暗,接着只听咔嚓!一声,洛阳将她护在怀里。

    看着纷落在身侧的木屑,以及那口失了半面棺盖的黑木柜,苏青心底怄的要死原来,她竟然被困在这棺材里面!

    真是晦气!

    洛阳则指着地上的一堆枯骨道“那邪物到底还是跑了,不过”

    洛阳突然拉她来到那堆白骨边,细细打量着那如玉质般,闪着灵光的骨头道“这绝不是那肖小之体!若我没猜错的话,这尸骨应该是那位无后大能的原身。”

    “赵师兄他们去了哪里?现在会不会有危险?”此时,苏青更关心的是陆培两人的安危。

    洛阳小心将地上的尸骨收拢到一起,装入身后的黑木棺中,又以法术将棺盖修复好。

    之后,方才对满目担心之色的苏青说“放心吧,那阴物失了元后大修之体跟轮回镜,根本不是雪原的对手。”

    “至于玉林,他未及结丹,于那阴物无用,可能只被困住而已。”提到陆培,他心底还有一丝芥蒂的,若不是他拿那古简相诱,那来的这一出事。

    不过,他应该也是无意所得,或者,被人利用了吧。

    很快,赵春秋满脸怒色破墙而出。

    “赵师兄,你没事吧!”苏青有些担心的问道。

    赵春秋神色古怪的看了洛阳一眼道“多亏洛阳打破那面邪镜,不然,我还没这些快出来!”

    他刚说完,只见陆培一身狼狈,衣冠不整的自同一个地方跃出。

    看到赵春秋,他像是见到什么洪水猛兽一般,慌忙躲到洛阳身后。

    这一举动让赵春秋本来就黑的脸色,更像凝出水一般。

    苏青跟洛阳悄然对视一眼难道是赵春秋认定陆培跟那人是一伙不成?

    想到这里,洛阳突然转过身,神色肃然的看着陆培问道“玉林,当初,你是如何得到这玉简的?”

    闻言,陆培垂下头低声道“是我累及大家,真的很对不住。这玉简是我刚进阶后期成功后,七峰山偶遇一位故人,一起游山之时,在一个山洞中所得。”

    “我也不知道,这竟是那邪物干尸做的套。”陆培十分懊悔的说,神色不似做伪。

    闻言,洛阳面上疑云散去“还好,你未结成金丹,否则,早已性命不保!对了,那古简可否给我一观?”

    “怎么凭空消失了?”陆培将贴身所藏的储物袋翻了个遍也未找到那支古简。

    苏青见他神色沮丧不忆,不由出声安慰道“既然被人所设计,那栽赃之物定然不会留下的。”

    谁知,陆培却否认道“是我有眼无珠害了大家,还以为真是得了大机缘呢。”

    看来,陆培并不认为是他口中所谓的故人,以这玉简来陷害他。

    既然如此,看再百年的交情上,大家也不予追究,只当来探险罢了。

    哪能每次探宝都能成功呢。

    反正他们几人都有惊无险。

    “我们出去吧!”洛阳看了眼,脸色依然极难看的赵春秋提议道。

    他们身处于一个类似山洞的地方,不管前后都能通。

    “那口棺材呢?怎么不见了?”苏青指着原本放木棺的地方问道。

    众人皆朝她所指的地方望去,果然,原来放着黑棺的地方已空空如也。

    “一定是那干尸搞的鬼!”陆出声大叫道。

    赵春秋嫌恶的瞪他一眼,一向仙风道骨的陆培竟然有些瑟缩。

    一直关注着那空棺去向的苏青两人并未察觉。

    “那邪物倒是有些本领,竟能在我们面前消无声息遁走。它在此地盘踞日久,怕是不好对付,我们还是快些出去为妙!”洛阳看了眼对面完好无损的墙壁,眉头深锁道。

    苏青也注意到,原来赵春秋两人破壁出来时撞出来的坑洞,竟然也莫名消失。

    “洛阳,我们往哪边走?”赵春秋看着洛阳问道。

    若不是洛阳及时出现打破那妖镜,他

    一想到自已刚才将陆培当作梅岭,差点动情,他就觉得难堪无比,特别是陆培还一副避他如虎的模样。

    这样更让人不堪回道啊。

    还好,苏青两人倒是善解人意,没有细问,不然,要尴尬死啊。

    他真是一刻都不想呆在这个鬼地方,一点都不想看到陆培!

    “我们往南走。”洛阳沉思片刻,拉住苏青的手率先往前走去。

    四人刚迈开脚步,只听一声狞笑自面前响起“呵呵,打碎了我的轮镜,就想轻易离开?”

    洛阳上前一步,将苏青隐于身后沉声道“那你想怎样?还要试试烈火焚身之味?”

    那笑声嘎然而止“哼,别以为你破了那具老尸骨,我就真拿你们没办法。”

    说完,一张颠倒众生的面孔突然出现在大家眼前。

    那张脸如神工所雕,充满威武阳刚之意,又俊美绝伦,相开之下,洛阳的盛世之容稍显青涩文弱,但也绝对能与之平分秋色。

    “真是一张绝世佳容!”苏青忍不住赞道。

    闻言,洛阳握住她的手不禁紧了紧。

    “这张脸倒是正合无面男所求。”苏青悄然给洛阳传音道。

    闻言,洛阳目中闪过一丝味意深长之色。

    “纵然祭出真身,你没有真元,三魄,又拿我们如何?”洛阳不屑的看他一眼“离了这个墓坑,你也不过是一具行尸而已。”

    “所以,我要留下你们陪我!”那人面现厉色。

    “你何不跟我们一起去看看外面花花界世?”苏青清脆的声音如一道清泉涌入那人早已干涸的心田。

    他不由双目圆睁,神色讶异的问“你有办法让我重获真元,重生于世?”

    苏青淡然一笑“如果我说,我是一名绝品丹师,你能相信我吗?”

    那人抚了抚头顶的羽冠,疑惑的盯着她不语。

    见状洛阳轻轻一招手,那人头上的羽冠突然燃起一层灵火。

    在他惊慌欲遁之时,洛阳轻笑一声“你可以考虑下她的提议,我们正好知道有个万年前孤魂,真元,三魄完好无损。”

    “当真?”那人捂住被烧去半边的羽冠惊喜的问道。

    洛阳伸出后,一簇蓝紫色火焰由然而生,他以食指托着那火苗淡声道“自然是真的,不过,我们既然来到这里,也不能空手而归。”

    那羽冠男警惕的看着他手上的灵火问“你,你,想要什么?”

    洛阳淡然一笑“我们所求不多,唯那位元后大能留下的四件宝物。”

    “根本没有什么宝物,那不过是我为诱骗人故意为之。”那人尖声回绝道。

    “那轮回镜不是吗?”苏青突然出声问道。

    “轮回镜已经被他打破了!”那人嘶声指责道。

    洛阳轻轻弹了弹手指,只见那簇灵火往前跃了跃,惊得羽冠男往后退几步。

    “呵呵,若是你这绝世法身化为灰飞,就更没机出去了。”洛阳上前一步轻声道。

    那羽冠男犹豫片刻,方才下定决心“要我解开此地封印也行,不过,你得保证带我出去后,一定能让我重见光明。”

    洛阳淡然一笑“你若不信,我们可以互换道心誓!”

    “不过,那万年孤魂你若降不住,可别怪我。”他神色悠色的说。

    羽冠男当即应下,它附身那无后大修几千年,又有异宝在身,怎么会连一只孤魂都收拾不了?

    万年的孤魂啊,若是能吞噬,他还怕那

    他有些后怕的瞄了眼洛阳,怕他一个不高兴,将他这副精心养护了几千年的本体法身给烧了。

    当年他可是凭着这过人英姿,被这位道君的弟子看中,带到这仙岛之上。

    想到他那个名义上的师父,羽冠就愤恨不止。

    他明明有资质,那个老东西为图他色相,却生生抽了他真元炼成玉面丹,以留住他的颜色,供其亵玩。

    不但毁了他的道途,自已也不慎走火入魔。

    到头来却想抢占他的身子,最终,他以三魄为代价,将那恶人之魂魄彻底消灭。

    结果,他也被困在这里,永无天日。

    至于那个恶人的法宝,也就轮回镜能入眼,不过,听说那位便宜祖师也留下几件丹道至宝,他寻了几千年也未找到。

    这几个人不过结丹初期,纵然他打开禁制,也不一定能寻得到。

    只见那羽冠人双手结印,一枚小小的玉炉自其掌心而出,随着一阵灵光闪过,瞬间消失于无影。

    而苏青几人只觉得天悬地转,待回过神才发现正置身于湖底。

    这是一座由琉璃筑成的水晶之宫,抬头可以看到清撤的湖水,以及时不时游过的小鱼。

    宫中宛如仙境一般,亭台楼阁,皆以琉璃所筑,看上去十分梦幻。

    “这里真美啊!”苏青忍不住出声赞道。

    闻言,一直立在他们身侧的羽冠人神色有些黯然。

    这座琉璃宫是那人特意为他而建“羽冠,你身为凡人,无法长寿,我不忍见你年华渐老,以至离世,特意为你筑此灵宫。”

    几千年来,他一直在怨他,恨他,但若没有他,自已也许早就灰飞烟灭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