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八 教徒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八 教徒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洛阳,你是没尝到双修之妙,清华,你可以自已”无面把玩着竹简道。

    “苏青,我们走!”洛阳实在忍无可忍,起身拉住苏青往外行去。

    “清华,你在浮云派是吧,有空一定登门拜访!”身后传来无面声音,让洛阳更加生气“苏青,这种人别让他脏了玉宫的门。”

    直到出飞仙城,洛阳神色才算有所缓和“这无面也太荒唐了,哼,都怪羽冠不中用,竟连自已的身材都掌控不了,白瞎了我一缕本命之灵。”

    苏青疑惑的看着他“你在羽冠身上作手脚了?”

    洛阳搂过她笑道“我才不会那么便宜这个该死的无面呢,看吧,羽冠如今只是在蛰伏蓄锐而已,以后,他们还有得闹腾的。”

    “没想到你还留这么一手!若是被无面得知,怕是要气疯了。”苏青轻捶他道。

    “希望羽冠不要让我太失望了。”洛阳突然心情大好。

    后来,当他们无意间听到无面在洛城的丑事之后,更觉大快人心,必竟,当初他们可是差点被他抢了金丹去呢。

    苏青不得不配服,洛阳这招实在是太妙了,既给无面添了麻烦,同时,又能兼顾他跟羽冠的道心之挚。

    本来,见到无面之后,她还担心羽冠为他所灭之时,对洛阳怀恨在心,会不会累到他。

    没想到羽冠的神智竟然还再。

    “苏青,若是无面真有什么异动,羽冠就是最有利一支毒箭。”洛阳拥住她开得意的道。

    不过,他也不希望有那么一天,因为,若是真的助羽冠夺舍,以他现在的修为,确实有些吃力。

    不过,无面虽然有些讨人厌,还算知趣,见到他们还没目空一切的喊打喊杀的。

    看来,还算识相。

    所以,洛阳虽极恶他,但还是忍住没有出手。

    “我们已经出来近两年,不如,回宗门去吧?”这天,**过后,苏青慵懒的靠在洛阳怀里轻声道。

    洛阳伏身亲了下她的额头笑道“好,都依你。”

    刚来到神女峰前,就见白灵带着火云朝她奔来,只听白灵啾,啾两声,火云立刻扬声问道“主人,怎么不见陆师兄一起回来?”

    身侧的洛阳不由嘴角轻翘这只死鸟,还想着陆培呢。

    苏青笑着安抚它说“陆师兄在寻了个好洞府,正在闭关修练呢。”

    闻言,白灵有些失望的扑了扑翅膀,而后,又恨恨的盯了洛阳一眼,方才化成真身离开。

    “呵,这家伙难道真的对玉林上心了?”洛阳笑着问道。

    苏青看着只留一道飞影的白灵道“哎,谁知道呢,希望它什么时候能遇到另一只玉白灵鹤,就能想明白了吧。”

    洛阳笑着摇摇头“灵兽开了灵智之后,跟一般人也不差什么,怕是同类也难以打消它的挚念。”

    “也是,不然,世间哪有半妖出现?”苏青难得认同道。

    两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来到玉宫门口。

    “恭迎师父,师叔,两位真人回宫!”门口立着一溜以烟儿为首的弟子待从。

    苏青还没见过这仗势,她微笑着挥手道“好,你们都去忙吧,烟儿,以后为师回来,不必弄这些个事儿来。”

    烟儿点头称是,带着一溜儿洞府弟子离开。

    苏青发现林正竟然缩在最后面。

    同时,他是洞府之中修为最低的弟子,不由扬声叫他留下。

    洛阳见苏青有意教导弟子,则识趣的先回他名所居的临风殿。

    “林正,你是为师亲自收入门的弟子,身份仅次于你大师兄烟儿,堪至比梦女还高些,为何要走在最后?”苏青见他近前,直接了当的问道。她声音不不但是在问林正,同时,也是将这个实事讲给洞府之内一众弟子听。

    林正身为她的正式弟子,却依然缩手缩脚的,还不如那些个待者,除却他自已的原因之外。

    看来,洞府这些个弟子都没将他当自已真正徒弟来看。

    闻言,刚踏出大殿的烟儿脚步顿住,回头深深的看了梦女一眼。

    苏青见林正局促的立在面前垂首不言,不由叹了口气温声道“从今日起,你就跟在为师身边吧!”

    林正抬起头,双目晶亮的看着她“多谢师父厚爱!”

    苏青拿出一册本门最基本的入门心法给他“你就住在夏合宫吧,来人,过去把夏合宫收拾出来!”

    目送林正出正殿,苏青不由笑“这孩子倒是有些心思手段。”

    她看得出林正今所为,不过是为了引起她的注意,从而为他作主罢了。

    在苏青看来,他这般做也无可厚非毕竟,林正身为她的亲传弟子,却被一众门外弟子所欺,却是在打她的脸。

    哎,真是人多是非多。

    “梦女,你现在还没有筑基,不是师父的正式弟子。而林正可是磕头拜过师的入门弟子,你老挑唆着门中一众弟子打压他,师父若是知道了”烟儿一脸担心的看着梦女道。

    “哼,没想到那个怂包今天竟摆我一道!凭什么他一个仅练气二层的的人,就能正式入门,而我跟着师父这么多年,却还是外门弟子?”梦女气呼呼的叫道。

    烟儿坐下抚着他的肩膀道“自你入门之后,师父说是招你当侍童,可不是视你如弟子一般看?可是,梦女,你别忘了,你的身份其实还不如洞府的外门弟子。”

    闻言,梦女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怎么说这么说?难道连外门弟子都不配?”

    烟儿背过身子淡淡的说“当年,师父带你回来,不过想收个侍童,一来跟我相伴,还有就是洞府有客来,也有个端茶倒水之人。”

    “结果,你非但以弟子自居,但凡有客来,便躲清静,从不主动近前伺候,师父大度,不跟计较。但是梦女,你想想自已是不是认得清真正身份?”烟儿转头紧盯着他道“师父如今可是金丹真人,宗门长老,容不得你欺师。”

    梦女瞠目结舌的看看他,良久,才挤出一句话“我怎敢欺师?”

    烟儿看着他语重心长的说“这些年来,我在师父身边越发恭谨,而你,却越来越狂妄。你只见师兄灵力不显,宽和待人,却不知她名满天下,一丹难求?”

    烟儿一番肺腑之言,让梦女如醍醐灌顶一般,是啊,师父现在所站的高度,是他仰望不到的,但是,他却下意识的认为她,也只有一个长老称号而已。

    真的是自已认不清身份,心境有失,难怪师父不愿收他入门。

    一个对自已毫无敬意的人,谁会收作弟子?

    “苏青,你打算亲自教导林正?”洛阳看了眼正兴冲冲的往夏合宫搬的林正问道。

    苏青递给他一枚灵果道“是啊,毕竟是我收入门的弟子,总不能看他一直被外门弟子所欺吧。”

    洛阳啃一口灵果笑道“你这个弟子真是笨的可以,入门两年,修为竟丝毫不见涨。”

    苏青摆摆头道“是我的错,这两年来一直都没有教他。”

    “其实,当年我比他还不如,引气入体三年还未进入一阶。”苏青色悠远的说。

    真想不到,一百多年后,她竟然能结成金丹。

    当年,只觉得筑基就堪比登天了。

    所以,她才会对林正报以慈心相待。

    而且,林正只是入道较晚而已,水土木三灵根相辅相承,资质并不差。

    在她悉心教导之下,未必不能成材。

    “见过师父,洛阳师叔!”搬到主殿之后,林正显得大方许多,身上那般萎缩之气消了不少。

    他本生的极清秀,有些雌雄莫辨之感。

    如今精气神儿上来了,倒也十分顺眼,洛阳随手拿出一件低阶法宝给他道“恭喜你乔迁新殿,以为跟着师父好好修练。”

    林正见一向高高在上的洛阳师叔,竟然温言咛嘱于他,立刻激动不已的伏身拜谢。

    “呵呵,林正,这瓶上品聚气丹拿去,依心法修练,循序渐进,打好基础,莫要贪快。”苏青递给他一瓶聚气丹,殷殷教导他道。

    林正刚出去,只听外门弟子来报,说灵草峰的正阳求见。

    “快请!”苏青立刻吩咐下去。

    正阳已经好些年未来云中涧了,她还是在两年前的结丹大典之上,见过他一面而已。

    “苏姑姑!我母亲不见了!”正阳一进大殿,立刻奔到她跟前跪下,急惶惶的道。

    苏青一把拉起他问“哦,她又不辞而别?”

    一提到姚小谷,苏青对她可是一丝好印象都没有当初也是她作死,偷跑出去,差点被人以邪法采补致死。

    累得乔晓嘉担心不已,亲自出山才将她救回。

    如今,一把年轻,儿子都已筑基还不知修身养性玩失踪,真是让人气愤。

    正阳被她拉起来,哭丧着脸说“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不见的,记得当初乔姑姑离开之后不久,她就开始闭关。”

    “这些年我一直以为她在闭关修练,谁知,刚才母亲闭关的洞府阵法突然大开。我还以为她要出关,谁知,进去一看,根本没有人。”正阳神色惊慌的说。

    闻言,苏青有些不耐烦的问“你没有告诉你师父此事?”

    正阳摇摇头,而后看了眼洛阳才说“没有。”

    “你有什么话直说吧,你洛阳师叔不是外人。”苏青看他一眼道。

    “我觉得母亲可能是悄悄跟着乔姑姑一起出山了。”正阳迟疑惑半天,终于开口道。

    苏青神色一凝“何以见得”

    正阳眉头紧皱着道“我记得她闭关前曾悄悄叫司月拿了件乔姑姑常着的法衣给她。”

    闻言,苏青心底不由震怒不已这个姚小谷,竟然对自已的师你行此鬼域之事!

    不过,看在正阳的份上,她隐而未发“你想问你乔姑姑的下落?”正点点头十分担心的说“自得知母亲并不在洞府闭关之后,我心里一直十分忐忑不安,总觉得她可能会出事”

    到底是母子连心,不管姚小谷多么让人不喜,但她毕竟是正阳的生母。

    苏青思量再三,决定告诉他实情“我只知道你乔姑姑出去遇找一个大机缘,至于哪里我也不知。”

    闻言,正阳顿时失落不已“希望乔姑姑能担待母亲一二。”

    送走有正阳之后,洛阳好奇的问苏青“是啊,这些年清灵去哪儿了?竟然连你结丹大典都未现身?”

    苏青看他一眼道“去灵找属于她的机缘去了!若是成功,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听她如是说,洛阳知晓此事不便多言,便也十分识趣不再追问。

    自从林正搬到正殿之后,之前从来近前候着的梦女也殷勤了许多。

    见状,苏青心底对他的不悦才淡了一些。

    一开始她就猜出,打压林正之事,一定是他捣的鬼,其他弟子也才刚进来,胆还没那么肥。

    烟儿本身就是她门下大弟子,没有必要这么做,只有跟她跟百年的梦女,才有动机而为。

    林正虽没有供出他,但苏青也猜的到。

    看来,把林正带在身边之举是正确的,不过,她虽有言在先,若是梦女能筑基,也会收他作弟子。

    但是,她已决定不会收作入门弟子,只当一般记名弟子而已。

    若是梦女知道因自已一时意气,从而彻底失未来师父之心,不知也会懊悔?

    再说正阳匆匆回到灵符峰后,好巧不巧又遇到他名义上的生父慕云。“正阳,你”他刚一开口,正阳嫌恶的扭头离开。

    只留下已显风霜之色的慕云,如今,他已年近二百,修为却一直卡在筑基中阶。

    本来筑基修士最多二百六十年的寿数,若是再不进阶筑基后期,很快就显老态。

    慕云平生又贪女色,精元不足,更显苍老之色。

    不过,他平生最得意的却是得正阳这个儿子,他天资聪颖,年纪轻轻修为已超过自已。

    想必将来结丹有望。

    “见过前辈!”一声灵秀娇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引得慕云不由心思一动。

    抬眼见是一名练气三层的女修,生得清秀宜人,不由心头一热,正要出声,突然想起刚才师父的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