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六百六十五章 真凶难觅

章节目录 第六百六十五章 真凶难觅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那人定然不简单!

    想到跟苏青在一起的乔晓嘉只能扯后腿,他心里有些着急“师尊若无其事情,我这便出去了。”

    执善真人意味不明的看他一眼道“你是放心不下清华吧!”

    洛阳有些惊喜的看他一眼,随后,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执善真人轻叹了口气,轻轻闭上眼。

    也许,他是时候招洛阳回宗门了。

    而他回来的条件很简单,也很明确就是自已同意他跟清华结侣。

    执善真君明白,洛阳之所以要他亲自促成他跟清华结侣,不过是为当年离宗之事做个了断罢了。

    当年,他因不愿跟紫云结侣而离开,而今,为得偿所愿而归来。

    他这里要把清华捧上天,同时,将当年所有的错都揽上身,不让她受一丝损失。

    王家,果然代代出情种,当年,洛阳的父亲就是为了一个练气低阶的散修,从而断送了一世道途。

    不过,相比其父而言,洛阳还是幸运的。因为,清华,也非平凡之辈别的不说,只她那逆天的气运,就一定成就不俗。

    也许,未来远非紫云所能及。

    一想到这里,他心里突然舒坦了许多。

    其实,命数都是在变的,随着时事人心在变。

    执善真人首次动了撮合洛阳跟苏青结侣的念头,同时,也对紫云所谓的极贵之命产生了动摇。

    因为,她如今已经一百六十岁,非但没有结丹,而且,依然卡在筑基中阶。

    几乎是结丹无望了,若是连金丹都不成,还谈什么逆天机运?

    当洛阳赶到灵符峰之时,只见苏青正在认识检查崇光真人的尸身,乔晓嘉在一边低泣,那个慕云则有些事不关已的模样。

    见他进来,倒是殷勤上前行礼“洛阳真人大驾光临,未能远迎,失礼,失礼。”

    洛阳淡淡看他一眼,一言未发朝苏青身边走去。

    对于这个宗门出名的风流人物,洛阳没一丝好感,更不想搭理他。

    而他一向将好恶摆在脸上,若是看上眼之人,根本不管什么礼貌客气,直接无视。

    慕云还很尴尬的弓着身子,却听洛阳声音柔和的问苏青“有结果了吗?”

    苏青抬头看他一眼道“还没有。”说着直起身子叹了口气道“崇光真人体内生机,灵力全部为邪法抽尽,连识海都一并灭去,一点头绪都查不到。”

    闻言,刚直起身子的慕云悄然松开紧握的左掌。

    而一直暗中观注着他的苏青则眸色一深慕云果然有问题!就算崇光真人不是他所害,也一定跟他有关!

    只是,如今没有确实的证据罢了。

    而且,这也只是她的直接而已,崇光真人身亡前近十日内,慕云根本没有近事,这一点几乎整个宗门都知道。

    因为,当时,他正跟主峰的一位筑基弟子因为云夕而争风吃醋,一直在宗门的演法场比斗。

    几乎惊动了大半宗门弟子的关注。

    毕竟,演法场几乎很少有人比斗,因为,一旦进入之后,不分出胜负,是绝对出不来的。

    当崇光真人被人发现身亡之时,慕云还在演法场上与人缠斗。

    最关键的是,崇光真人乃被人徒然所害,因为,前一天他还特意到演法场去看了眼慕云与人斗法。

    当时,不管精神还是灵力,都十分正常。

    这样看来,慕云很可能只是知情者罢了,再说,崇光真人不但是他的恩师,更是他的生身之父

    难道,真的是自已想多了么?苏青心里又动摇起来。

    可能,他只是不想外人过多插手灵符峰之事罢了,毕竟,他是崇光真人的大弟子,如今正暂时接管峰内事务。

    “苏青,你可一定要帮我找出害师父之人啊!”乔晓嘉上前抱住她的胳膊道。

    苏青轻轻拍拍她的手道“好,我一定会帮你寻到真凶的。”

    洛阳回头打量一眼慕云问道“不是说已确定了凶手吗?”

    苏青叹了口气道“那也得先把姚小谷抓回来才能确定,不过”

    “苏姑姑,真的是母亲她不,不可能!母亲她跟师父并无仇怨,怎么会害他?”正阳一脸哀痛的奔进来,跪伏在苏青跟前道“求您一定要帮她洗脱嫌疑啊,苏姑姑。”

    苏青弯腰扶起他说“我也认为此事并非你母亲所为,正阳,去看看你师,祖父最后一面吧!”

    看到扑到在崇光真人身边大痛哭的正阳,苏青心底不由暗叹看来,在这孩子心底,还是生身母亲更重一些。

    姚小谷虽然百般不讨人喜欢,但这个儿子却是纯良大方,让人心生好感。

    到底是骨肉连心,看到正阳哭的悲痛,立在一旁的慕云心底也不由一阵揪痛若说他对崇光真人没有多少情份,但对于自已的亲子,却是有些为父之谊。

    为人之父的本能让他上前,小心蹲在正阳身边,伸出手试图安慰他,就在两人肌肤接触的一瞬间,原来生息全无崇光真人竟然坐了起来!

    “师父!”两人异口同声的叫道。

    正抱着苏青胳膊的乔晓嘉也惊呼一声冲了过去。

    洛阳拉着苏青后退一步,立于洞府门口处,十分警惕的看着行动僵硬呆滞的崇光真人。

    却见他极吃力的偏过头,在看到慕云父子之时,方才开口道“在我有生之年,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你们父子能够相认!现在,我已到油尽灯枯之时,希望在我入土之前能看到这一幕!还有,清灵,为师离世之后,希望你看在正阳的份上,多加照拂你的大师兄,护他平安一世。”

    说完,只听扑通一声,崇光的身子又重重的倒向玉塌。

    原来,这是他以神魂之力,留下最后的遗言。

    只有慕云父子相认,才能触发那丝微弱的灵息。

    到死,崇光真人最为挂心的还是慕云。

    一时之间,苏青有些意兴阑珊以她的直觉,崇光真人之死,肯定跟慕云有关。

    但查出来又能如何,他临终最后一口气,还在担心他,为他保驾护航。

    只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

    得了祖父遗言之后,正阳方才第一次认真打量着眼前所谓的生父他自懂事起,就因为母亲之故,对他既有孺慕之起,又怀着深深的敌意。

    当他得知身世之后,明白当年父亲为面子,个人逍遥,竟然拒不认他时,正阳心里的愤慲也达到了顶点。

    虽然,当他长大之后,慕云也时常试着跟他亲近,但均被他无视。

    其实,这些一直都被崇光真人看在眼里,痛在心底。

    正阳对慕云的态度,何尝不是慕云对他的报怨?

    “正阳,你祖父如今已仙逝,你也离宗”慕云满脸期待的看着这个跟他年轻时生的极像的儿子,希望他能化解心中对自已的恨意。

    正阳轻轻拂去他抚在肩膀上的手道“我会尊祖父遗言,与你相认。但是,也仅此而已。以后,你好自为之。”

    竟是连一声父亲都不愿意叫。

    一时间,慕云心底酸涩不已“正阳,你真的这么恨为父?为何”

    “我若真的当你如父,怎么对得起母亲这百年来的孤苦悔恨?”正阳回过头,盯着他一字一句的说“你这些年来,也过的风流快活无边,为何还要那般贪心?”

    闻言,慕云如同被雷击中一般,惊骇的看着正阳“你真的这么认为?”

    正阳淡淡的看他一眼,又跪伏在崇光真人塌前,为他轻轻修整装容。

    乔晓嘉慢慢伏下身子“正阳,我们送你祖父去冢园吧!”

    她如今是一刻都不想看到慕云,一想到师父的遗言,心里就堵的厉害。

    其实,从苏青的言语动作中,她也能看出,师父身亡,可能跟慕云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但是,师父的遗命又不能不从。

    其实,最伤心难过的还是正阳,他的父亲诬陷母亲害了祖父,而其父又有很大嫌疑。

    所以,连一边的苏青都忍不住为他揪心。

    “慕云,师父的玄清符,怎么在你身上?”当慕云刻意接近乔晓嘉时,她突然出声问道。

    慕云神色一震,旋即恢复平静“这时你离宗之后,师父亲手赐于我的。”

    说着,便坦然转身去招呼弟子进来,布置灵堂。

    宗门有规定,但凡结丹长老辞世,除去坐化的可入宗门祠堂大殿,枉死之人停灵七日之后,方可入冢园。

    因为横死之人不祥,暴戾之气较重,所以,才会特意选了一块上佳之地为冢。

    再次来到冢园,看着几座新坟,苏青一时伤感不已自她结丹之后,先是东临真人暴亡,接着是她的两位同门,清幻跟清泉。

    现在又是一峰之主崇光真人。

    短短三年间,浮云派接连失两位结丹长老,两名筑基修士,掌门人心底也是肉痛不已。

    “紫云?你进阶后期了?”执善真君见亭亭玉立在紫云盈盈施礼,面上不由带了笑。

    可能是从小看着她长大之故,执善真君一直很喜爱紫云,他认为女修就该是这个样子姿容出众,气质清冷孤傲,仙气飘飘。

    而且,在他心底,紫云就姿容形貌上,跟洛阳也最为般配。

    如今,见她突破筑基后期,又有些可遗憾没跟洛阳结成道侣。

    “师祖,我见洛阳师兄回来了。”紫云语气轻松的说,一如当年少女之时,带着一丝跃雀之意。

    执善真君微微点头道“恩,他已来问过好了。”

    “自从清华结丹之后,宗门出了好事啊!”紫云貌似随意的叹道。

    执善真君眼神一闪他虽明白紫云因为洛阳悔约之故,对苏青怀恨在心,但是,她所言确实是事实。

    不过,他倒不认为清华结丹有何问题,而是想到洛阳就是在清华结丹之后,跟她在一起的!

    难道,真的应了当初那命定之言?

    为何,洛阳跟别人一结合,宗门就频频折损弟子?

    两位结丹长老啊!

    若是东临是罪有应得,可是,崇光身为一峰之主,平日素来严谨低调,为何也突遭毒手?

    紫云轻淡的一句话,将执善真君刚生出那点成全洛阳跟苏青的想法,冲的一丝不剩。

    其实,到了元后之境,本身也能预知一丝天机。

    执善真君也确实,能感应到若洛阳跟紫云相合,更能顺应天意。

    但是,他却硬要逆天改命。

    就为那个尘俗之气极重,又貌不惊人清华。

    说实话,执善真君从心底极不喜像苏青这样,一点没仙子风仪的女修。

    在他眼里,女修要么气势逼人,就像乔晓嘉,云夕那样,要么仙姿飘飘,清冷出尘,比如梅仙子跟紫云这般。

    对于苏青这样平淡无奇的女子,他根本看不上眼的。

    唯一让他欣赏的就是她一手丹术而已。

    紫云见执善真君轻轻扣了扣手下的石桌,心理明白,他已经将自已的话听进了心里。

    哼,不管如何,她都不想要苏青好过。

    当她拿着执善真君亲赐的灵丹离开之时,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看着灵符峰一片缟素,玉阶真人一时开感慨万千没想到崇光这个最是谨慎惜命的人,竟然突然间就暴毙身亡,倒是他元气尽失,还苟活于世。

    “师父,您莫太伤神了,这一些都是命数。”苏青轻轻扶着他的手臂道。

    玉阶真人反握住她的手道“清华,为师今生做的最正值的骄傲的一件事,便是收你为徒!”

    “清华当不得师父盛赞!”苏青谦逊的低下头道。

    玉阶真人看着哭倒在灵堂上的乔晓嘉道“清华,若没有你,为师也许活不到今天了。”

    对于乔晓嘉执意离宗且带手正阳之事,让玉阶真人感到十分心冷,当初,崇光对她倾尽心力,到头来却落得将自已亲孙带走另立门户。

    若不是她这一举动,崇光也不会在极度伤心失落之下,被歹人所害。

    其实,这也一直是乔晓嘉如今结不开的心结。

    相形之下,筑基之后方才入门,基本上放任不管的苏青,倒是对他恩义极重。

    “清华,扶我过去给崇光焚一柱香吧!”玉阶真人神色悲凉的说。

    “灵草峰峰主,玉阶真人到!”随着司礼一声高呼,苏青扶着玉阶真人的手臂走进灵堂。。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