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苏氏修仙录 > 章节目录 第六百六十六章 撼恨

章节目录 第六百六十六章 撼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待玉阶真人来到灵案边,正准备上香之时,突然转头问一边的掌门人“怎么不见玄清符?”

    掌门人神色一凝,叫来慕云问道“你师父生前可是将玄清符交给你了?”

    “回掌门师叔,正是!”慕云落落大方的回答道。

    闻言,玉阶真人有些不悦的看着他道“玄清符本是灵符一代代峰主传留之宝,如今,你师父离世,你该将他呈上玉案以供诸人凭吊。”

    慕云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之色,忙从怀里拿出玄清符恭敬的放在灵案上“师父走的太突然,悲痛之下却是疏忽了这个。”

    乔晓嘉盯着玄清符看了眼,正要伸手拿起来,却听慕云惊呼道“清灵,你如今已然离宗,为师父生前一大憾事,况且他已将玄清符传于我,你还是莫动为好。”

    他的一席话虽有些过份,但是一前来凭吊的真人,却对于乔晓嘉另立门户之举暗怀不满,而且,听说还是她收入门的弟子害了崇光。闻言,皆神色不善的看了过来。

    “那个玄清符是不是有问题?”苏青悄然来到乔晓嘉身边传音问道。

    乔晓嘉紧抓住她的袖子道“当初,师父想把它传给我,但是,我心系符宗复兴之事,借故辞了。当时,见到的玄清玉灵气沛然,极为莹润。”

    说完,又看了眼极暗淡无光,与一般玉符一般无二的玄清符一眼。

    苏青轻扯了下她的衣袖传音道“你先稳住心神,待你师父入土为安之后,我们再细细查访吧。”

    她明白乔晓嘉一心想找出真凶以慰师父在天之灵的想法,但是,若是,凶手真的是慕云的话

    苏青不由暗自叹气崇光真人在遗言之中,很明确的说过要她保护慕云一世平安。

    突然间,她有一丝放弃查下去的想法。

    “苏青,你真的要查下去?”崇光真人丧事结束之后,洛阳神色郑重的问道。

    苏青神色坚定的点点头“不管怎么样,我总得给乔晓嘉一个交待,再说,我也放话出去,要查到底。”

    洛阳看着她轻声道“好,我陪你一起揪出真凶。”

    “苏青,你看这个?!”他话音刚落,只见乔晓嘉拿着玄清符神色凝重的走过来“这玄清符一定有问题!”

    苏青迟疑的接过玄清符,只觉手上一凉,似是有股阴寒之息自玉符中弥撒开,她神色一凝,立时以灵力化成线,将基吊起。

    只风原本澄净的玉符隐隐有团灰暗之气沉浮。

    “这玄清符你拿在手上多久?”苏青突然盯着乔晓嘉问道。

    “刚刚到手,怎么了?”乔晓嘉不解的问道。

    苏青抽回灵丝,以木灵之力驱动旁边一支娇兰之叶为托,将那玉符伸到乔晓嘉面前,神色郑重的说“这玉符之中有股邪魅之息,我总觉得会对人不利。”

    “这玉符本是师父贴身所佩之物,如今落到慕云手里,就成了这样,师父之逝一定跟他有莫大的关系!”乔晓嘉神色激动的道。

    苏青沉思片刻道“不如,我们去翠微镇,寻玉天枢看看,这玉符有何不妥?我记得当初也是他先看出崇光真人灵元有失。”

    乔晓嘉当即点头道“好,我们这就过去吧,如今慕云还被我困在师父的洞府之中,不知道这玄清符在我们手里。”

    三人当即启程前往翠微镇而去。

    他们刚离开,只见慕云轻笑着自崇光真人的洞府出来,满脸得意之色的往三人离开之地而去。

    “你说什么?三位真人离开了?”慕云不厉声问道。

    面前的练气三层弟子立刻跪倒在地“回师叔,三位长老也是刚刚离开本峰,御空而去。”

    慕云冷哼一声,身子一振,旋即消失无影。

    那弟子伏在地上半天不见声息,方才悄然抬起头,才发现这位喜怒无常的师叔已然离开。

    “苏青,你也看出这玉符有异?”玉天枢神色凝重的盯着眼前玄清符问道。

    “恩,我感觉到里面有股阴寒之息,接触之下会对人不利。”苏青点头道,其实,她对这股气息还有种莫名的熟悉之感。

    一开始并没有查觉到,直到刚才玉天枢以法术将这玉符还原之后,才有这种感觉。

    原来,玄清符根本不复原来清灵之状,而变得通体灰黑,且残缺不全。

    当玉符在玉天枢手下现出真容之时,乔晓嘉顿时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玄清符为师父温养数百年,怎么腐蚀成了这个模样?”

    玉天枢却也给不出确切的答案。

    他只能以密术将玉符恢复而已,对于盘踞于玉符之中的极邪之息,却也从未见识过。

    “这是一种极隐蔽之术,若是事先从未见识过此法,根本不可能看出端倪,苏青,你想想,是不是在何处见到过”玉天枢紧盯着她引导说。

    苏青还未及回答,只听洛阳轻声道“难道是飞仙城城主府?”

    此言一出,苏青突然明朗,立刻从怀里拿出那副清明山水画,当众展开。

    果然,画卷一开,那已被腐蚀的玄清玉符中飞中一丝邪气,往画中钻去,苏青素手一扬,那邪气被她收入一块黑玉之中。

    那正是当初无面所赠于她的魔玉。

    “苏青,你”玉天枢见她竟然收了那邪气,不由惊叫出声,当苏青摊开手,才发现她手里的那块魔玉。

    “这是无面赠于我的魔玉,想必玄清符中那丝邪气就是魔气吧!”苏青猜测道。

    玉天枢却有些疑惑的问“无面?可是符宗的那位羽冠长老?他”

    苏青淡然一笑“他可是所知甚广,说不定还真能帮我们一把呢!”

    对于无面的身份,苏青不欲说太多,怕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玉天枢也明白这个无面定然来历不凡,不然,也不会以一已之力布下不亚于大宗门灵脉的聚灵之阵。

    虽然很好奇他的真正来历身份,但是,也明白苏青的顾虑,修真界中谁会没有密秘?况且,这们无面还跟胡家结怨甚深。

    若不是符宗挂在浮云派门下,胡家早打上门去了。

    目送苏青三人离开沁竹园之后,他望着龟板上那丝裂纹自语道修真界乱象已经开始了!

    当无面看到乔晓嘉手里面目全非的玄清符时,立时抢的过来惊叫道“你从哪弄这么阴毒的东西?清华,你给她一丸素心丹服下,这东西一点都沾不得!”

    “素心丹?那不是驱除魔毒的灵丹吗?”苏青不禁皱起眉头道。

    无面恍然,不由抚额道“我又忘记了,魔族已被镇压,魔道已灭,哪还有素心丹?”

    “魔道如今又现世了,而且,我也有素心丹的丹方,正好收集不少血魔花可以入丹。”苏青神色淡然的说。

    无面不由瞪大眼叫道“那还不快去开炉!万一清灵仙子真的中了魔毒怎么办?”

    “这玉符里的邪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乔晓嘉紧盯着他问道。

    “血煞魔毒!一种极阴陨的,以夺取血亲之人修为功法为已所用的魔咒。”无面神色郑重的说“若是一般修士沾到,则会沾染魔毒,最终为施咒者所用,先是成为傀儡,接着会被活取金丹而亡。”

    掠夺血亲之人的修为!一定是慕云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所为!

    原来,师父的真的是他所害,乔晓嘉呼的起身往处,准备去找慕云质问清楚,却被无面拦下“清灵仙子,你先冷静下,待服用素心丹之后再去找慕云算帐,不然,若真的身中魔毒,岂不是送上门给人利用?”

    闻言,乔晓嘉方才按捺下心中的熊熊怒火。

    “慕云哪里来的这么大本事和胆量,对生父及恩师下手?”一直未出声的洛阳突然问道。

    无面赞赏的看他一眼道“这血煞魔咒极为阴狠,纵然在魔道也是禁法,做为正统宗门弟子,却实很难得知。”

    接着,他又摇摇头“不过,这种秘术虽为魔道所创,但却是正道修士用的最多。”

    在万年前,一般大修真家族之中,在亲长即将坐化之时,都会将全身修为以血咒之术传于嫡亲之子。

    所以,一些流传下来的大修真家族应该还有此法。

    听了他的话之后,洛阳不由问道“若我没有猜错的话,以慕云的修为,寿元将近了吧?”

    乔晓嘉不由张大了眼“你说,是师父明知道”

    “很有可能就是这样,否则,他也不会留下遗言,特意让你保慕云一世平安,还配合他嫁祸给姚小谷了。”从丹房出来的苏青冷声道。

    “不,师父,他不会这般糊涂的!”乔晓嘉不能接受这样的猜测,她夺门而出“我一定要去找慕云问个清楚!”

    “哈哈,清灵师妹,你不用问了,实世就如你所想的那样!不过,不是我算计他,而是他亲手将玄清符交给我的!”只见慕云一脸得色的慕云御风而来。

    乔晓嘉睚眦欲裂的冲上去打出一把灵符,化成一条条利剑冲他刺去“你这个禽兽不如,谋杀师父的东西,竟敢还来狡辩!”

    慕云冷笑一声,如闲云散步一般,将那灵符化开“你当我真怕你不成?哈哈,别忘了,师父可是结丹中期顶峰的修为!”

    说着,只见一枚巨的灵符挟裹着天地之威,直冲乔晓嘉压来。

    护花心切的无面拔地而起,抽出一把灵扇,轻轻一展,将那灵符之力全部收于扇中。

    见状,慕云倒也乖觉,只见他身子激退于几丈之外,抱拳道“师父遗言让我们师兄妹相辅相成,我不想这么快就”

    “哈哈,好一套道貌岸然的说辞,这狠辣禽兽的心性,真是魔修的好资质啊!”无面收起扇子大笑道。

    乔晓嘉还要再出手,却被苏青拦下“你如今乃一宗之主,且莫在这等事上留下话柄。”

    说完,她看了一眼一脸得色的慕云道“这种人渣,自有他的报应,不值得你违背恩师遗言去成全他。”

    “是啊,乔姑姑,那禽兽一定会遭报应的!”正阳红着眼恨恨说道。

    原来,真的是慕云他的生父,害死了他祖父。

    正阳在哀伤不已的同时,却也松了一口气无论如何,母亲是洗脱了嫌疑。

    但是,如今她仍然下落不明,却让他格处揪心。

    “既然是你夺了祖父的修为为已用,却为何还要嫁祸给我母亲?”正阳红着眼厉声质问道。

    见儿子如同死敌一般看他,慕云脸上的得色也不由散去,他貌似沉痛的说“这些都是你祖父临终的安排。”

    果然,他将一切都推到崇光真人头。

    乔晓嘉怒不可扼,却又无可奈何,必竟,崇光真人的遗言很明白是要护着慕

    “清灵师妹,我今日前来,并非要与你结怨。”慕云意味深长的看着乔晓嘉道“玄清玉符在你手吧?”

    乔晓嘉刚想说什么,却见无面直接以法力将玄清玉符扔给他讽刺道“清灵仙子没能如你所愿被魔毒所害,很遗憾吧?”

    慕云上前抢过玄清玉符之后,闪身消失于原地。

    “这个败类!害了恩师竟然无一丝愧疚!”乔晓嘉看着他离的地方恨恨的道。

    无面微笑着安慰他“他做下这等大孽,必定会有恶报的,你且看着吧,他定然也不得好死。”

    “怎么?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苏青挑了挑眉问道。

    无面神秘一笑“且看着吧,待他横死之时,就是真凶现身之即!”

    乔晓嘉惊讶的看着他“你说,这人渣并不是害死师父的元凶?”

    无面眼神温柔的看着她说“也不能这么说,若不是他的贪婪跟狠毒,你师父也绝对不会有事,他是直接罪人。”

    “不过,他身后绝对还有人指使,不然,他取了一介结丹中期真人的修为,还有这为玉符中的元气,不可能会只得一些虚浮之灵。”无面冷笑一声道“我看,他离死期也不远了。”

    听他这么说,心里悲愤难安的正阳心里舒服了点,他上前拜下道“多谢无面前辈解惑,请问,如何才能抓出真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