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现代修仙录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德库拉亲王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德库拉亲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地下基地。

    德库拉的赞叹声落。

    气氛一时变得十分诡异,一股淡淡的异样气息充斥其间。

    吸血鬼赞叹一个人类?!

    其他人感觉有些荒诞,吸血鬼的出现本来就够荒诞了,现在对一个人类表现出好感更是荒诞中的荒诞。

    纵使他们是异能者此时也跟普通人一样,内心充满了恐慌与迷茫。

    本质上来说,他们还是人类,而吸血鬼则已经不算了。

    现在,这一来自传说中的生物就这样出现在大家眼前:犹如梦幻与现实交织,兴奋与恐惧缠绕。

    除了叶枫,众人全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心中只是在惊叹,狂呼,吸血鬼啊!吸血鬼!竟然真的有吸血鬼!

    黑暗在背后涌动。

    德库拉继续走近众人,一身黑色燕尾服,一头飘逸的黑发,拉长了他身后的黑暗,他冰冷的眸子扫视了一眼在场所有人。

    连呆在监控室里的迈克尔都没有漏掉。

    这一眼。

    犹如一滴冰冷的水滴落在身上,众人刹那全身猛地一颤,随后,冰冷在骨髓里流淌。

    叶枫笑意盈盈,毫无所惧。

    神念笼罩周身,睥睨之势瞬间形成,神挡杀神,佛挡屠佛,只在于此。

    ……

    远处。

    通道被一股莫名的黑暗笼罩,像是层层化不开的黑雾,来自幽冥。

    监控室门口的众人,寂静而立,监控室里仪器的火花刺啦声响不断。

    迈克尔捂着嘴巴,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恐惧,他深知这个名叫德库拉的生物的可怕。

    关于他的传说有许多许多,

    俄罗斯编年史中写道:

    从前,罗马尼亚的蒙特尼亚区有一个督军,是个信仰希腊东正教的基督徒。他的名字在罗马尼亚语里的德库拉,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魔鬼”。他凶残无比,人如其名,一生作恶无数。

    德库拉最喜欢将犯人在木桩上钉死,在他统治过的地方无不血流成河。

    在东欧的民间传说中这位恶魔伯爵一共害死了自己属地中的二十万百姓。德库拉还在东欧国家的史籍里留下了骇人听闻的记录。

    又有传说在公元1462年,由于君土坦丁堡受到土耳其人的袭击,德库拉伯爵受命征讨土耳其军队。不料就在他获胜之时,谣言四起,盛传他已被打败杀死。他的妻子悲痛欲绝,终于投河自尽。

    班师回国的德库拉只看到了妻子的尸体,他愤怒地责问上帝,为什么他一生都为主而战,最终却遭到这种结局。狂怒的伯爵用长矛刺穿了十字架上的耶酥,顿时鲜血四流。他从此投降了魔鬼,以鲜血作为生命,成了一个不死的吸血恶魔。

    传说德库拉是吸血鬼之父,他曾下令将成千上万的战俘钉在尖木桩上,用他们的血来喂养他所制造的吸血鬼们。

    他是真正的不死之王,永生主宰!

    传说中统治着黑暗世界的君王!

    想到这些,迈克尔就忍不住恐惧的颤抖,吸血鬼可不管你是不是和他一个国家的人,在他眼里,人类都是食物。

    此时,场面安静的略微能够听到某些人粗重的呼吸声。

    这时。

    一道声音打破了这一诡异的令人害怕的氛围。

    “德库拉先生的汉语说的真好啊!”

    很客气的语气。

    叶枫洒然一笑。 对面的德库拉露出微微讶异之色。

    “多谢称赞。我感到十分荣幸。其实,我可不止汉语说得这么好。”

    声音低沉而又充满无限魅力。

    德库拉冰冰有礼的回应,浑然不似传说中的杀人狂魔。

    他苍白俊美的脸上绽开一抹笑容,蓝色双眸熠熠闪烁,牵起的嘴角略微能看见令人心悸的尖牙。

    冰冷、精致、危险。

    也很可爱!

    他的笑容让人恍若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眼前的不是一名传说中残忍的吸血鬼,而是多年未见的至交好友。

    叶枫脑海中闪过一系列关于吸血鬼的信息以及这个叫做德库拉的伯爵。

    “请问,德库拉先生,你真的是一名血族吗?”叶枫尽量让自己显得绅士一些。

    然而,激动与兴奋的因子同时在诡异的氛围中跳动。 德库拉的眉毛微微牵动,脸上的惊讶之色更盛。

    他开始对眼前的男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好感顿生。

    在他而眼,吸血鬼只是卑贱的人造吸血生物,与血族不是同一个概念。

    就像杂种与纯血种的区别。

    事实上,叶枫知道,在古老时代时期,吸血鬼是通过古老炼金术被制造出来的人造血族。

    这些吸血鬼被真正的纯血族所鄙视,而且被吸血鬼猎人和纯血族猎杀。

    虽然吸血鬼猎人也杀纯血族,但他们所猎杀的大多数却都是人造血族和被称为血僵尸的变异物种。

    先天性的血族比人造血族强大无数倍。

    真正的血族就算被撕成碎片也不会真正的死亡,人造的血族只要被打暴头颅就会立即死亡。

    真正的血族从不承认自己是一名吸血鬼,认为他们是血族的耻辱,他们自称血族,是拥有高贵身份的族群。

    叶枫做出了正确的判断,脸上流露出一抹和煦的笑容,似淡淡轻风,波澜不惊。

    令人捉摸不透!

    两人就这么相视而笑。 画面一时定格。

    很诡异!

    德库拉的笑容中饱含着惊讶与趣味。 叶枫的那张笑脸,表示他此时有点兴奋。

    薛海的嘴巴微张,一副呆愣的样子,他现在都完全看不透叶枫。

    以前,至少叶枫身上还有强者的气息,但是现在,他似乎都感觉不到了。

    燕红月轻掩着小嘴,表示很有压力,她惊慌的想着。

    两人对上眼了?

    荒唐的想法在两人脑中回荡,不可抑止。

    瑞恩、塞比斯、库克几人全部傻眼,一双双眼睛瞪得滚圆,脸上满是不信的表情,竟一时不知该做些什么。

    场面似乎又陷入了之前那种诡异的氛围。

    “你以前从没见过其他血族吗?” 德库拉舔了舔他那在叶枫眼里显得十分可爱的尖牙,表情很是鬼魅和享受。

    成为一名高贵的血族曾经是追求永生的叶枫的一个梦想!

    他曾经像很多人一样对血族有着一种近乎疯狂的执着!

    此时,德库拉才显现出一名血族应有的致命魅力,或者也可以说是一种神秘。

    叶枫摇摇头,他开心的笑了,说道,

    “第一次。”

    看的出来,他的情绪显得有些兴奋,他又补充道,“很荣幸见到一名真正的血族。”

    叶枫丝毫不担心眼前的血族会给自己带来什么致命的伤害,先天大成之后,他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生命了。

    叶枫深深的知道这一点。

    拥有强大力量的他无需对本该存在的族群产生哪怕一丝畏惧的心理,一切都显得那么理所当然。

    现在,他正以一种审视的心态去看待这样一个生命种族,带了种种趣味、好奇。

    对面的德库拉听的出来,这一句是出自叶枫的真心,他毫不吝啬自己的笑容,表示受用。

    他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过类似的荣幸了,只不过这次的人有些令他意外,他感觉的出来,眼前的人有着不输于他的强大。

    “费拉德?德库拉,黑暗血族亲王,旁支。————或许是我知道的现存的唯一亲王。”

    声音中自有一股自豪。

    德库拉微微躬身,行了一个标准的大不列颠贵族礼节,向叶枫介绍自己道。

    他觉得叶枫也已经看出自己的不简单,但固执的认为还是应该自我介绍一番身份。

    这是礼节!

    优雅的绅士必须要注重这些。

    “血族亲王,旁支。”叶枫低语一声,消化着得到的信息,脑中也不自觉的闪过相关的知识,有些还是太素所有的,并不存在于世俗。

    而旁边的薛海和燕红月自然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不懂什么两人在交流什么。

    亲王在血族是一种职务,是一个城市中血族的领袖,相当于是市长,一般而言外人都是称呼其为某某城市亲王殿下。

    不过,似乎这些现在都不存在了。

    古老的时候,在欧洲国家,几乎每个都市中会有一个血族亲王,这个称谓和王室没有关系,他只是领袖的象征,而且也不一定是男性。

    事实上,最初血族并没有设置亲王这个职务。

    1743 年,大不列颠伦敦市发生了庞大的血族内部叛徒暴动,当时严重地破坏了§密党联盟§颁布的有关避世隐藏的诫律。

    §密党联盟§是血族中几个氏族为了血族的生存共同组成的。

    为了保存血族的生存空间,不让血族在人族中乱来,§密党联盟§在每个城市设立一名管理者,管理血族,以杜绝叛乱,也就是亲王的由来。

    叶枫还记得以前的美剧“真爱如血”,还有去年放的一部美剧,“妖女迷行”中就有类似的亲王存在,不同城市间也是规矩森严。

    那些滥杀无辜,随意吸血的严格说来并不是血族,而是吸血鬼。

    自§密党联盟§设立亲王以来,亲王通常就是由血族中辈份较高的血族担任,这里的辈分较高其实也代表了年龄的大小。

    年龄越大,血族的力量也就越强。

    亲王的主要工作是维护辖地的诫律传统,保证每一个辖地的血族没有过分的行为。

    就像部落间的规矩不可侵犯一样,血族成员犯了诫律,亲王有权对他们下达限制禁食的命令,甚至是裁决。

    亲王同时也是辖地中唯一拥有繁衍血族后代的权力者,辖下的血族若要创造新的后代,必须经过他认可。

    但是,亲王会受到辖地中的元老会所辅佐,元老会成员一方面提供建议,一方面也默默监督亲王的权力,通常只要亲王能维护千年潜藏的传统,元老会便会给予支持。

    另外,只要有外地的血族进入辖地,就必须接受当地亲王的管制。

    当然,那时的亲王与现在的德库拉在实力方面不是一个等级,从德库拉的话里听来,现在的亲王应该是一种实力的代表。

    而且,很有可能是相当于先天高手的血族的称呼,现在的血族从世人的态度上或许就能看的出,

    血族已经没落了。

    稍稍整理了下脑中的资料,抬起头来。

    “叶枫。”

    叶枫自然回应。

    这也是礼节!

    然后他嘴角微微一咧,微笑着,带着丝调皮和狡猾的声音接着响起,

    “大学生。” 德库拉脸上终于露出惊容,苍白的脸色竟然浮现出了一丝血色。

    “大学生?”

    他不敢相信。

    “如假包换!”

    叶枫的笑意不减。

    “不可思议!”

    德库拉摇头感叹,震惊之色不减。

    众人看着两人的样子,愣愣的,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们似乎变成了完全多余的人。

    他们没有看到叶枫害怕恐惧的样子,却反而觉得他似乎很兴奋。对,就是兴奋,叶枫处处都透着一股兴奋的感觉。

    噢,天啊,他竟然看见吸血鬼兴奋了?!

    有人心里狂叫。

    叶枫他见到吸血鬼现在似乎很,高兴的样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薛海和燕红月都快觉得自己的脑子快转不过弯来了。

    他不怕吗?

    那可是吸血鬼啊!西方的魔鬼,万恶的恶魔啊!

    “伯爵大人,就是这个叶枫,上头让我们顺便带回去研究的家伙。”

    虽然德库拉是亲王,但是他还是喜欢别人叫他伯爵——德库拉伯爵。

    瑞恩终于忍不住了,从呆愣中清醒,大声提醒德库拉,同时,他看向叶枫的眼神显得很是不善。

    塞比斯、蓝发青年反应过来,脸露喜色,也想跟着说几句,刚想开口,却看到德库拉皱了皱眉,于是立马闭上了嘴巴。

    “你不知道打扰绅士间的谈话是一件很不礼貌的行为吗?”

    声音冰冷刺骨,令人发寒。

    瑞恩眼眸睁大,惶急!

    没待他解释,一股阴冷的黑暗气息在瑞恩身边乍现,猛的击向瑞恩。

    促不及防!

    “砰!”

    瑞恩感觉被一股大力猛的轰撞向墙壁,全身骨头都像是要散架似的,痛入骨髓。

    他被墙壁反弹,跌落在地上,内腑受到震荡,立马吐了几口鲜血

    “伯爵大人,头儿他。”塞比斯冷汗直流,内心恐惧,颤声解释。

    “记得自己的身份!”

    德库拉冷冷的提醒道。

    他的双眸透出一股冰寒的气息,眼睛扫向其余的塞比斯几人,令的他们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被野兽盯上的恐怖感觉。

    “头儿。”

    塞比斯、库克等人看到瑞恩的情况,犹豫着不敢上前,他们的身形明显往后缩了缩,几乎退到了监控室里面。

    迈克尔一声不吭,似乎早有所觉。

    众人原本淡淡的喜悦消失不见,代之的是一股对未知的恐惧,而这股恐惧在他们心底悄悄漫延。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瑞恩,叶枫嘴角牵起,脸上露出一股莫名的笑意,摊了摊手,很欠揍的说道,“这可不关我的事。”

    塞比斯等人看到叶枫这个样子真恨不得冲上去一顿踹他屁股,但是此刻没人敢这么做。

    “那你就是刚才探测这里的人了吧,那时我刚好在睡觉,被你给吵醒了。”德库拉笑着说。

    “真是让我意外。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却是一种神奇的能量。”德库拉接着赞叹道。

    叶枫看见薛海和燕红月露出疑惑之色,笑着建议德库拉道,“不如我们去外面聊聊怎么样?”

    德库拉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叶枫,点点头。

    “在我回来之前,你们不得有所动作!”德库拉对后面的塞比斯、库克几人严肃叮嘱道。

    “是!大人!”现在,德库拉就是这里最大的头儿,而且还是不怕杀了他们的头儿,他们如果不想死的话,最好还是听他的。

    他们可不认为叶枫能够在德库拉手中逃脱。

    活了数百年的德库拉自然看出来叶枫不想在他的两个同伴面前表露什么。

    虽然,两人不是朋友,而且暂时还处在敌对状态,但强者之间应该有足够的尊重,德库拉良好的修养驱使他这么做了。

    叶枫略带感激的对德库拉点点头,在他们这个层次,很多东西都看开了,不重要的事情需要先放在一边。

    而,对他们来说,薛海和瑞恩等人的矛盾就是一件小事。

    一个是先天高手,一个是相当于先天高手的高贵血族,此时两人竟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回过头看向薛海和燕红月,叶枫说道,“你们先在这等一会,我去去就来。”

    薛海和燕红月只能点点头,现在他们身上的伤势也没那么严重,应付接下来的几人,即使不敌,也没有性命之忧。

    德库拉渐渐隐没在远处的黑暗中,无声无息的速度令人惊骇。

    带德库拉走后,迈克尔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虽然德库拉并不是他的敌人,但是一名活生生的血族就这样出现在他面前,饶是他平时见过了大场面,也忍不住生出绝望的心思。

    叶枫临走之时,将目光投向塞比斯几人,眼中含有警告的意味,冰冷的杀气投向他们,令的他们全都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然后,他脚尖一点,就在众人面前消失了,待他们寻找的时候,才在远处黑暗的通道中隐约看到一点亮光。

    向着更远处移动……

    然后,

    消失。

    ——

    Ps:求推荐票,月票。没票票,没出路啊!(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