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现代修仙录 > 正文 第1122章 大争之世

正文 第1122章 大争之世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晃,十几天过去了。

    五庄观中。

    叶枫将所有人叫到一起,“现在形势变化,道殿,佛国,兽庭已经相互争斗上,找到这里也只是时间问题。我有个主意,我们之后分散行动,你们也可以将这当成是一次历练,我们不呆在一起,他们也就不会将我们当成是西行之人。”

    唐三有疑问,问道:“那这西行的事情不就不算数了嘛。”

    叶枫笑着道,“不会,只要我们最后到了西极无上道殿,那就还是西行。况且,西行西行,世界的目的是搅动气运风云,或许并不一定只要到西极。其中之意,我领略了几分,只要这大势起了,西行也就成了。”

    其他人虽不明白却相信叶枫,道:“好!就分开走。”

    叶枫对那两名杨家子弟说:“你们返回杨家,将这事情告诉杨空牧,他会理解的。这样,你们杨家的风险也会小很多。”

    两名杨家子弟点头,知道在这里一切都得听叶枫的。

    众人马上收拾离开,叶枫让巫炎暗中保护唐三,其他人让他们各自历练,在这混乱的开端,是最好的历练之时,对他们有极大的好处。

    离开之前,叶枫找到了镇元子。

    “道长,我们决定离开,独自西行。”

    镇元子背对着叶枫坐着,目光闪烁:“也好。”

    “临走之前,道长可否回答我一个问题。”叶枫问道。

    镇元子沉默了一阵,道:“是何问题?”

    “道长不是道殿的人么,为何不通知道殿,反而极力隐瞒?”

    “我是道殿的人,但我不属于道殿,我的职责是确保西行,能够到我这里,保证西行就是我的任务,其他我不管。”镇元子回答,出乎叶枫预料。叶枫曾经猜测镇元子身份,是道殿隐秘的强者,却没料到他竟然不属于道殿,那他是哪方势力。

    不过,叶枫没再问下去,“既如此,在下就告辞了。”

    镇元子突然转过身来,“希望你西行顺利,这事我等的太久了。”然后便又沉默。

    叶枫淡淡而笑,点头离开。

    或许是镇元子是西行之事背后真正的主持人。不过这一切暂时与叶枫无关了,他心中还有许多疑惑要到外面去找答案。他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随着对天圆地方界的熟悉,叶枫的实力恢复的越来越多。

    ……

    自遥远的过去,无上道殿就与远古兽庭相互斗争了,每次斗争,天圆地方界大小国家必定有纷争,相互攻伐,矛盾频频,这次也不例外。大唐国,大汉国,大魏国,大宋国等等国家与他们背后的小国家,纷纷接到了来自三大势力的信息通知。

    战争,马上要开始了!

    这是一个大争之世!

    这一切带来的结果是,天圆地方界整个都处于一种紧张状态。大大小小的家族势力,小型组织为了将来的安全各自备战,就是那些健身馆也不例外。

    叶枫曾经工作过的“欣妍健身馆”也无法独善其身。

    “小姐,如今形势不妙,我们该如何自处,这健身馆看来是开不长久了。”高壮男子阿虎忧心忡忡,担心的看着方妍。

    方妍现在是满脸的疲惫,欣妍健身馆这两年渐渐走上了正轨,正是好好发展的时候,却不了百年千年都不见得会发生发生的世界战争要开始了。她深深的知道,这是一股不可阻挡的大势,是世界对这个世界势力的再次划分,三大势力,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的家族都会为此战斗,虽然不会太过影响普通人,但像他们这种健身馆却不再此列,很有可能连她都要参与战斗。

    “世界形势如此,我也没有办法,希望一切能够顺利吧。希望这次战争早点结束。难道这次又是因为西行的事情。唉,西行西行,传说中的西行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竟然引得这个世界发生一次又一次动乱。”

    以前的西行也会使得世界变化,但很多时候都是三大势力暗中博弈,不会像这次一样大动干戈。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这次的西行超出了他们的掌控,超出掌控就意味着天地变化,三大势力不由得要万分小心。

    其中,掌中佛国格外重视,因为他们就是在一次西行之事中崛起的。这次如果抓住了机会,也许可以迎来一个蓬勃的发展。

    而在五行山,是目前争斗最激烈的地方。

    五行山中,不时可以看到大坑,被摧毁的树木,混乱的游离能量,很显然这里曾经经历了一场大战。

    有人在附近巡逻,这是一队道殿的人员,吕晓鸥俨然在其中。

    “吕大人,仅仅过去半个月,我们就与佛国和兽庭冲突了三次,每次都有伤亡,我们究竟来了为了什么,那些西行的人反而躲了起来,这叫什么事嘛。”有人愤愤不平。

    本来道殿的人是来接应西行的人,但是来了之后人没看到反而与佛国和兽庭争斗了好几次,随时都有危险,这让过来的道殿人员感到不解与怨愤。

    “这事情,长老大人也已经说过了,道殿会再派人过来去接触西行的人。我们的任务改变,防备佛国和兽庭的人。而且,长老大人也试着联系西行的人,但是联系不到。”吕晓鸥安慰。他被派出来巡视,已经遇到过三波敌人,要不是实力不凡恐怕现在已经遭了不测。但是也没有怨言,在战斗中他不断成长着,他把这当成是磨练。

    就他所知,道殿再次派了千多名道人在五行山附近搜索,寻找西行的人,现在可以肯定西行的人是故意躲避他们。当然,是躲避佛国和兽庭的人的时候将他们一起躲避了。这目的不言而喻,吕晓鸥隐隐猜测背后有其他势力在帮助。为此,道尊化天机都发了一次脾气,动用了指天搜地道具,但是依然没有找到。

    现在事情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扑朔迷离。

    “好了,我们回去吧,兽庭和佛国的人似乎已经撤离了。”连续巡逻了两天都不再见到佛国和兽庭的人,吕晓鸥猜测他们已经撤走,毕竟队伍都有损失,而且这五行山也不是真正的目的地了,最初来的目的没有达到,不能再在这里消耗力量。

    佛国和兽庭的人确实已经撤走,他们暂时失去了西行一行人的踪迹,而道殿的人又在阻拦,他们没有办法完成目的,只好暂时回到佛国和兽庭,等待新的指示。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仅仅是对付西行之人,争端的乱象已经显现,即将会有一场大战,两方势力都很清楚,必须要几倍备战了,小打小闹恐怕已经不行,之后比的还是各自的底蕴。等分出胜负,西行之事也就有了结果。

    “吕队长,长老叫你过去,有任务吩咐。”吕晓鸥一回去就有人前来通知。

    吕晓鸥满脸忧心,现在形势复杂,也不知道是什么任务。怀着忐忑的心情,吕晓鸥去见这次领头的道殿长老。

    ……

    这一天,大汉国国境线处,出现了九名陌生人。

    这九人穿着迥异于天圆地方界的服饰。

    其中一人儒衫飘飘,满脸的书卷之气,一副书生的打扮,满脸笑容,目光在周围看着,显得悠闲自在,不时说着趣事,不时开口指点江山。他走在后面,步履缓缓,并不急切。

    其中一人身材魁梧,袒胸露怀,在九人中身形最是高大,脸上有着钢针般的络腮胡子,龙行虎步,显得剽悍无比,手中更是提着一把宽阔大剑,剑似乎生锈了,但透着一股古老的韵味。

    其中一人身穿灰衣,十分简朴,走在边上,是一名中年男子,他背负长剑,一副冷面,目中精光四射,与他的表情形成强烈的对比。

    其中一人做军人打扮,走在正中,身形笔直,行走之间,自有一股威严法度,让人不可轻视。

    其中一人看上去十分年轻,是个年轻人,穿着时尚,透着阳光与朝气,目光在周围扫视,对什么都惊奇,不时微微眯着双眼,流露出一股不符合年龄的深邃来。

    一人是名老者,满头银丝,一双眸子透着世情,身形矫健,呵呵笑着,对谁都温声笑语,手中握着一根拐杖,轻点脚下,人就飘出一段距离。

    还有三名是女子,一名女子雍容华贵,气质高雅,穿着古典长服,举止从容,不温不火,脸上似笑非笑,美眸顾盼间流露出万种风情。另外两名女子是一对双胞胎,面容一般无二,只是气质截然不同,一人冰霜冷艳,一人热情似火,一左一右,步履同谐,一人拿着长笛,一人拿着古琴。

    “大汉!”

    “传说在古老的历史中汉是一种禁忌,代表着一种血统,这里的大汉国莫非与这有关。”

    “一路走来,这个世界似乎要发生战争,我们来的还真巧。”

    “我们一向称呼的里世界,竟然就叫做天圆地方界,天圆地方谷,龟仙人果然与这个里世界大有关联,可恶的龟仙人竟然不透露出来,让我天朝上国研究这么多年。”

    “呵呵,且看看这个世界究竟有什么秘密。”

    ……

    两天前开始,天狼皇就带着剩下的兽王兽将返回兽庭,这次损失较大,不仅与佛国发生了冲突,随后又遭遇到了道殿的狙击,受创很重,连天狼皇自己都受了点伤。身为兽族,他的身体素质极好,即使这样也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他即使再厉害,面对千多名修士也会感到恐怖的压力,况且其中还有同阶强者。

    “狼皇大人,我们为什么先撤退,佛国的人也损失不小,我们根本就不用惧怕的。”有兽王向天狼皇劝诫,语气冰寒,充满怨恨,“我们必须要报仇!”

    “蠢货,你知道那些西行的人在哪里吗?明显是有人掩盖了他们的气息,我们必须返回兽庭,不然损失更大。”天狼皇训斥了一句。

    “那我们死去的那些兄弟怎么办,难道任由佛国和道殿的修士将我们打杀吗?”兽王们愤愤不平。

    “哼,自然不会,这次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我想兽庭的皇者们已经决定要彻底开战了,我兽庭的威严不容亵渎,以后你们有的是机会报仇。这次我们就暂时撤退,等打听到了西行之人的下落我们再好好计划对付他们。”天狼皇鼓舞士气道。

    “狼皇大人,前面来了十八个陌生人。”

    到了某地,有兽将过来报告,语气听起来非常紧张。

    天狼皇疑惑,“来了就来了,有什么好紧张的。”

    “他们非常强大,属下都没有看清,就有许多同伴死在他们手里。”这名兽将悲伤。

    “什么!本皇没有去找他们麻烦他们竟然来找我麻烦!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天狼皇很生气,区区十八个人类竟敢无视他天狼皇在这里,什么时候人类修行这这么大胆了。

    他们一大群兽王兽将加上他这个兽皇集中在一起散发出来的威势绝对让世上绝大部分人退避三舍,就算是佛国的佛祖,道殿的道人都不敢随意打他们的注意。

    十八名苦修士出现在天狼皇面前。

    联邦教廷的这十八名苦修士进入天圆地方界,也就是他们口中的里世界之后,就出现在远古兽庭的区域,一路走来多数都是异兽,对于异兽十八名苦修士除了斩杀便是降服,造成了巨大轰动,连远古兽庭都有所耳闻,在调查真相。

    苦修士们一路杀过来正好遇到了返回兽庭的天狼皇的兽群。

    当得知这里有远古兽庭的狼皇时,苦修士们立刻决定过来将天狼皇降服,然后让他带他们去远古兽庭。

    十八苦修士凌空而来。

    “你们是什么人?难道不知道本皇在此。”天狼皇皱眉,心里疑惑,他感觉不到对面十八人的具体修为实力,十分古怪,立刻让手下警惕。

    领头的詹姆士看了一眼天狼皇,面无表情的对其他修士道:“将他抓起来,其余的都除掉!”

    “谨遵教尊!”

    詹姆士一言就决定了所有异兽的命运。

    “哈哈哈哈个修士想要杀光我们人,还想将本皇抓住,真是天大的笑话,简直太可笑了。”天狼皇不怒反笑,狼目圆睁,透着凶光,

    没有多余的废话,十七人动了起来,凌虚踏空,身形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出现在兽群当中,只见他们一动不动,只是展开圣域,立刻,狂风暴起,空间波动,如一幅幅水中山水画展开,那一圈圈如涟漪一般的空间波动将所有的异兽笼罩,兽群当中发出兽吼惨嚎,有的身躯爆裂,有的化为碎片,嘭嘭嘭嘭嘭嘭,爆裂声不绝于耳。

    十七人的圣域只是展开了一丝,就展现出来了绝世威能,其中蕴含着强大的法则玄奥,将所有的异兽吞噬,对面的异兽根本没有丝毫地方治理。

    十七名九阶之上的强者对付这群五阶道使之下的异兽,如砍瓜切菜,完完全全就是欺负小朋友的节奏。

    天狼皇反应过来,立刻暴怒,双眼通红,眉心兽印闪烁,一声狼嚎之后化为了一道残影威临那十七人上空。不过,他刚到,却发现自己已经动弹不了,天狼皇大惊,惶恐,抬头。

    詹姆士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的上方,双手虚按,也不见他有多余的动作,天狼皇就感觉自己被困在了一个空间中,这个空间中他感受到了极其强大的法则波动,令人震怖。天狼皇嚎叫,声音却没有传出去。

    “你们是从外面进来的!”

    “法则世界!”天狼皇神情惊骇,颤抖的叫出声来。

    詹姆士手随意一甩,之间天狼皇所在空间被他收起,天狼皇如缩小了一般随着空间被詹姆士收起。

    “带我们去兽庭。”詹姆士恐怖的声音出现在天狼皇耳中,天狼皇感觉到了末日的气息。

    与此同时,在天柱山中,万里云雾翻滚,显现兽形。

    血海中血龙显现,一声声龙吟,如远古的召唤,如血脉的悲吟,一枚金黄色大印从兽皇殿中冲出,飞临了上空,兽皇兽王同时发现了这个异象,震惊不解。

    “兽皇印为何再次异变!”

    “这又出了什么大事!”

    兽皇大印兀自散发着光芒,耀眼的金黄色光芒将整个天柱山都笼罩了,点点金芒随后化为了一条条的迷你小龙,在天柱山中穿梭飞舞,只是这些迷你小龙身上沾染着那血海之中的血光,如血脉一般丝丝缕缕的血丝在金黄色的迷你小龙中显现出来。

    云雾大动,席卷开来,笼罩天地,血海喷发,兽皇大殿震动,如崛起的巨龙从山中拔地而起。

    而同时,天柱山摇晃大动,地下传来轰隆隆的震天巨响,异兽国度的所有异兽都有感觉,感觉到他们所在的区域在震动异变,大块大块的土块崩碎,大片片的山林摧折,方圆万里之地裂开了一条条通天巨缝,将大地分割。

    轰隆轰隆!

    天柱山拔地而起,连带着还有他方圆万里之地,一起拔地向上。

    突然,轰然一声乍响,天柱山中的兽皇印爆炸粉碎,那金黄色光芒大盛,成片成片的金黄光芒散耀开来,化为一道金黄色涟漪自天柱山向外延伸散发,将异兽国度都笼罩在内。

    突然的变故震惊了天柱山所有异兽,他们看着自己的国度从地上慢慢拔地而起,来到了空中,远处天柱山依然醒目,但是却彻底变了样子,变得狰狞恐怖,似乎有一条巨龙在盘旋,是他们的兽皇大殿。

    许久之后,一座方圆万里的国度悬浮在空中,异兽国度变成了悬浮国度,他的外围包裹着一层金黄,熠熠生辉,照耀天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