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现代修仙录 > 正文 第1139章 战斗

正文 第1139章 战斗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展开的神域,将一个小小的庭院完全笼罩,甚至衍生出来一个简单的世界,充满鬼气,充满死气,充满神力。

    这个世界的主题是荒凉,孤寂,冰冷,阴森。

    “被包围了!”

    众海贼眼前所见尽是莽莽荒凉的场景,眼前所见是代表着死亡力量的黑暗气息,灰色气息也是大量弥漫。

    那灰气氤氲之间,不是有鬼神嚎哭的声音传递过来,让人毛骨悚然。

    在中间区域,有大一片黑暗的区域,力量波动尤其强烈,里面似乎在孕育着什么。

    外界还在下着雨,外面的世界与展开的神域奇妙的重合起来。

    海贼们感觉到此刻有着鬼神般的寂静,气氛压抑,天上下的雨也跟着似乎小了点。

    这是死亡之前的寂静。

    一阵阴风掠过,传来声音,似乎有枝叶在雨中簌簌抖动,发出沙沙响声,细碎不可分辨,让众人感觉这雨夜更加阴森了。

    “王,我们现在怎么办?”一名海贼回首看白胡,却发现白胡镇定的很,抱臂而立,微低着头,并没有因为新罗神明展开神域,形成包围之势而有任何反应。这名海贼情绪突然也变得镇定许多。

    “王!”有人又喊了一声。

    白胡安然不动,只是微低着的头抬了起来,目光中寒光闪闪,意味莫名道:“怕什么,不过是神明领域而已,徒有其表的东西罢了。”

    他接着又冷冷的哼了一声:“装神弄鬼,都给我滚出来吧!”

    随着他的一声冷哼,强大的力量波动从他身上传出,周围的环境也受到了影响,变得虚幻。

    竟是仅仅一声冷哼就让新罗众神明形成的神域受到了极大影响。

    就在这时,他们的前面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他缓缓走来,身形佝偻,目光阴沉。

    片刻之后,一名年老的大祭师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他的手里拿着一根古老权杖,苍老的脸上是肃穆的表情,眼珠转动,阴森森的,目光在白胡和他手下脸上转过,然后又落在了白胡脸上。

    神秘强者,伪装了么。

    “海贼王白胡,你胆敢进入我新罗神国,弑杀神明,罪不可赦!”低沉的声音从这名年老的大祭师口中传了出来,如老鸦鸣叫。

    随着他那低沉如鬼域的声音,他身后那荒凉的世界似乎都在响应,反馈着对白胡的审判,传出了阵阵鬼啸。

    随后,这名大祭师冷冷一笑,露出一口森森白牙:“进入了我们黑暗神域,其他小喽啰就别想再出去了。白胡,如果你想走,我们自然也是挡不住的,但是也绝对不可能让你走的这么轻松。”

    他嘴里发出恐怖的赫赫声音。

    “请众神降临!”

    这名大祭师将古老权杖重重的往地上一敲。

    土地如水,古老权杖陷入了土地之中,荡漾起一圈圈的波纹,向四周散开。

    随后,在大祭师背后传来了强大的神力波动,以及伴随着这股神力波动而响起的吟唱声音。声音透着神秘与诡异。

    “这是什么声音?”

    海贼们大惊失色,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众神的愤怒。

    在众海贼惊讶的眼神中,自大祭师身后的黑暗区域内,冥神,暴神,死神,夜叉神,萨玛神,先后走了出来。

    冥神全身被笼罩在黑暗中,露出幽暗的双眼,浑身气息如死水一般寂静。

    暴神足有三人高大,手里拿着一根狼牙棒,鼻子里哼出来森森鬼气。

    死神身上穿着一件笼罩全身的黑色罩袍,罩袍上有着诡异的花纹。

    夜叉神是一位四臂鬼神,手臂上用鲜血写就神文。

    萨玛神身材肥胖,身体摇晃而行,抱着一只古老铜鼓。

    这五位上神后面跟着十几位中神。

    为首的一个,背上长有双翼,巍峨如山,大步踩着,咚咚咚,如敲击人的心脏,是唯一的一个大将模样的鬼神,棱角分明,眼神之中鬼气溢出。这是一尊死后大将化为的神明。

    他身后的鬼神是狰狞诡异的神明,奇形怪状,凶恶异常。

    冥神所在的黑暗人影传出来了幽幽的声音:“海贼王,你究竟有什么倚仗!胆敢冒犯我新罗神国。”

    倚仗么?白胡却是哈哈大笑。

    “我的倚仗会让你们看到的。”

    在众神明当中,一名高大的神明站了出来,携带着庞大的神力,如流星一般冲向白胡。

    “吞了你。”他咆哮。

    “哼,滚开!”

    白胡双拳握紧,随后舒展而开,强大的法则力量喷涌而出,化为庞大的拳力,猛的一握,一对拳头,竟然隐隐呈现出霸道的金黄色,在这黑暗的世界显得特别明显。

    随后,他猛的一拳轰出!

    这神明脸上带着凶残的笑容,狞笑着,神力化为了大刀,大刀上面冒着黑光凶焰,还有声声鬼哭。

    只是,令大祭师们和几位上神想不到的是,这名神明还没有接近白胡,就被白胡隔空一拳打中,金黄色的霸道法则侵入他的身体,强势的法则之力立刻瓦解了他的神力,神力脆弱的如那星星光点一般消散无形。

    “嘭”的一声,这神明被拳力的余劲轰飞而走,连形体都不能保持,跌入了后面深邃的黑暗中。

    怎么会!

    后面站着的祭师们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

    一名大祭师闭上眼睛感应了一下,顿时铁青着脸,沙哑着声音说着:“好强,神秘的法则之力直接将神力瓦解,一位强大的六阶中神竟然连对方一招都没有接住就被打散了。”

    虽然这名神明不会陨落,但是会受到重伤,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八阶的海贼王,的确不是中神可以对付的。一起上吧!其他神明看准时机宰了他的手下。”暴神的身体表面涌出一层层的暴戾神力,散逸到了其他地方,转换成了一只只暴戾的怪物。

    “上吧!”他的声音轰隆隆传过来。

    众神明齐声应令着,随着大祭师们的一道道命令传下,杀机弥漫,鬼气浓郁,神力将这个临时形成的神域充满。

    冥神与暴神闪烁着身躯,来到了白胡上方,庞大的神力朝他们涌来,形成漩涡,酝酿着强大的攻击,一只冥神大手,一根巨大鬼气狼牙棒在上方显现而出。

    白胡抬头望了一眼上方,这样的力量在以前或许能让他忌惮,但是现在么,他心中冷冷一笑,摇摇头。

    他的身躯一闪,竟然消失无踪,在冥神和暴神攻击到之前闪开了。

    冥神之手和狼牙大棒在白胡原来的位置轰出了两处黑暗阴影,阴影塌陷,下面的土地瓦解成了黑暗的神域力量。

    “怎么会!”冥神和暴神惊讶极了。白胡的速度在他们预料之外,更让他们惊讶的是白胡避而不战的态度。

    此时,白胡以两人不及的速度出现在了那位七阶上位神死神面前,他的脸上带有嘲讽的冷笑:“给我滚吧!”

    白胡一巴掌拍下来,金黄色法则光芒将死神身躯笼罩。

    死神大惊!死神之神力从罩袍上冒出来,竟然使的死神头顶形成了一个笼罩四方的袍子。

    “死神之守御袍!”

    死神尽管已经把白胡高估,极其小心的防备,但真正面临白胡的力量,立刻就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气势,将他完全笼罩。

    “啊!”

    一巴掌拍下来,巴掌之上强大的法则之力,瞬间瓦解了死神的守御袍,所谓的死神之神力,面对白胡的霸道法则,根本就挡不住。

    更何况,在那霸道法则之中,还有着法则世界之力,被白胡隐藏在其中作为杀手锏。

    怎么可能!

    死神形体登时溃散,只留下一件黑色罩袍,也渐渐消散。

    新罗神明们大惊。

    “王上威武!”

    白胡的海贼手下欣喜的大叫。

    这个时候一些下神即将对他们展开围杀,但是见到这一幕全都停了下来,因为白胡的目光正望向它们。

    “海贼王,不要嚣张!”冥神怒了,整个都变成了一只冥神大手,是之前的十倍大,掀起了恐怖的暴风,狠狠抓向白胡。

    又是这一招么?白胡纵然不惧,却也要分出一部分力量来抵挡,于是,他的身影再次消失,冥神大手抓了个空。

    法则世界之力轻易突破神域的封锁,让白胡来去自如,如水中的鱼儿,随意移动,就连冥神暴神两个八阶上神都比不上。

    可恶!

    冥神怒火大炽。冥神大手分化而出,一阵虚幻,接连出现,一个接一个。

    白胡闪躲着,显得很轻松,他的身影再次出现,然后结果是:又一名上神被白胡拍散,这次是萨玛神。他的古老铜鼓甚至都没来得及动用。

    大祭师们也没想到这些七阶上神竟然与白胡的差距有这样大。

    如果白胡还是八阶,的确不能如期干脆的打散七阶上神,但他已经是成就了法则世界的九阶,法则世界之力具有恐怖威能,比单单的法则之力强悍了十倍不止。

    暴神看了大怒,铜铃般的大眼通红,挥舞狼牙棒,死气弥漫,形成了一股龙卷风。

    “暴风,给我死吧!”暴神怒吼。

    “就这点水平嘛。”

    白胡站立不动,法则世界之力在他拳上悄悄凝结,周围的神域空间出现了诡异的真空。

    他一拳打去,一拳就将龙卷风轰散,余力还再次轰散了一名上神:夜叉神。

    “七阶的小朋友就不要出来丢脸了。”

    白胡的身影再次出现,他冷笑着,语气当中对新罗上神充满不屑。

    “王上太厉害了,即使是这么多新罗神明也不是王的对手吗。”海贼们满脸的崇拜。

    大祭师们人人脸色铁青,再无丝毫的从容,甚至眼中都布满了血丝,默默的看着:“竟然连七阶都挡不了一招吗?海贼王真的强大到这个地步?难道海贼王一个人就能将我国强大神明全部解决吗?!”

    想不到一次围杀,竟然让大祭师们发现了这样一个事实,他们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恐惧来,要是这里的神明都被干掉,那整个新罗可就要乱了。

    实在太恐怖了!

    “没事,死神,夜叉,萨玛只是被打散而已,并没有陨落。”冥神告诉大祭师们道。但他心里并不轻松,那三位上神虽然没陨落却元气大伤,需要长时间恢复。

    只是,那几位上神没陨落是因为白胡还没有认真,心有顾虑。

    “现在可是来真的了。”白胡的声音诡异的传入大祭师们和众神明的耳中。

    本来一脸无所谓的白胡突然对着众大祭师们冷冷一笑,一个跳跃,冲进了众神明当中。

    “不好,其他神明有危险!”大祭师们惊恐。

    众神明立刻乱了,连上神都不是对手,他们这些中神下神就更不可能是白胡对手。

    嗤了一声,白胡眼镜一亮,看准其中的一名中神,暗中在体内调集了法则世界的力量,一爪深入了这名神明体内,法则世界的力量猛然爆发,庞大的法则玄宗之力充斥在这名神明体内,将这名神明的法则力量毁灭。

    转眼之间,这名中神彻底湮灭。

    白胡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另外一名中神面前,接连施为,连杀中神。

    接二连三,不断有中神被白胡击中,然后陨落。这次是真正的陨落,不是被打散那么简单。

    “为什么!”暴神疯狂大吼,追赶白胡,但是白胡诡异的空间移动,让他只能干瞪眼。

    算你们倒霉罢了。

    白胡杀的都是一些凶神,既然叶枫有此要求,他这次也就顺便杀了。不然,他又怎么会特意等待他们到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陨落了!”大祭师们感应之下不由惊慌大惊,被打散的神明彻底陨落。

    他们眼看着一名名中神就这样轻易的陨落,完全反应不过来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之后连续死了好位中神,一些下神。

    突然,白胡叹息了一声。

    “可惜,现在不是和你们纠缠的时候,伟大的法则世界还在等着我呢。而且,杀了你们也没有什么好处了。”

    到了这个时候,白胡知道这个时候暂时不宜正面面对新罗神明了,于是很明智的退走。

    虽然以白胡如今的实力,完全可以与新罗众神抗衡,但是他不想就这么轻易的就将自己的实力暴露在众人眼中。

    自始至终,白胡都没有将自己的九阶实力摆在明面上。

    何况,这么多神明发起疯来,他虽然不惧,却非常麻烦。

    而且,把这么多神明杀光了,新罗国就乱了,那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他自然是不愿意去做的。

    白胡以九阶的强大实力想要将一众海贼撤离,新罗众神根本就阻止不了。

    冥神和暴神也察觉到了白胡的诡异的强大,他们似乎根本对付不了,虽然不解,却根本没有办法阻止。

    白胡等人退走的时候,新罗众神十分不甘,这次他们损失惨重。大祭师们脸色阴沉的可怕。

    ……

    新罗国附近的一座荒岛。

    海贼王白胡,在海贼的世界当中是当之无愧的王者,影响力极大。

    他不仅是位八阶强者,还掌握着庞大的海贼船队,一共一千多条海贼船,近两百万海贼,构成了庞大的海贼王国,相当于是一个海外小国,而且还是实力强大的小国。

    海外的许多国家根本不敢招惹,就算是新罗,小日国,小韩国等国家也对其十分忌惮。

    因为海贼王国活跃在广阔的大海,无法一网打尽,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这个道理只要不是蠢人就都明白。

    即使如此,白胡也有自己担心的地方,不在外部,而在内部。

    俗话说的好,就算是一个国家的王,也还是有着心怀二心的臣子。

    白胡之前是毫无疑问的八阶道使,达到了“法则万象,玄奥乾坤”的境界,海贼王国之中,在他之下有两名七阶道使:犹安和罗星,是白胡海贼船队的左使和右使,地位特殊。

    这两人平时不在的时候就是他们掌控着整个海贼船队。

    白胡可以肯定的是右使罗星绝对忠诚于他,但是犹安就不一定,背后常常有着小动作。白胡不在的时候,罗星和犹安两个人在船队的权力最大,但是两人实力相当,因此算是平衡。

    除了两名七阶外,船队里还有十一名六阶道使,管亥就是其中之一,是船队的大总管,也是忠于白胡的。

    现在,海贼大本营随着时间过去,来到这里的海贼船已经越来越多,接近海贼王国的百分之八十,都是受到白胡的召集而来。

    犹安作为海贼王国的左使,有着七阶的强大实力,等于是王国中的宰相。

    犹安的海船是“天狼号”,船上海贼自号“天狼军”,战力剽悍,悍不畏死。

    犹安是一位温文尔雅的中年人,年龄看起来不大,喜欢看书,经常一个人在“天狼号”的。到了他这个位置,只要把握好大方向,基本上不要出去打生打死了。

    今天,犹安如往常一样在,看的是有关法则的运用,乃是一位前辈强者的心得。

    他是七阶,已经凝练自己的法则大势,但是不能法则化万象,这需要强大的法则控制力以及对法则更加深入的了解。

    说到底,他对法则的运用还很粗糙,不能从更深层次上发挥法则作用。

    这时,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