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现代修仙录 > 正文 第1288章 终于灭杀

正文 第1288章 终于灭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于飞与海龙兽已经暗中较量了不知多少次,两人使用水系法则相互较量,隐藏在暗中的力量接连爆发,只见空中发出一声声啸声,又好似是水浪的声音。

    于飞一直保持着隐藏的状态,即使是海龙兽也没有将他逼出来。

    这其中也有着玉片的作用,增幅了于飞的水系法则力量,海龙兽没那么容易看破,只能根据水系法则力量的波动追寻到于飞的形迹,但即使如此也施展出一样样的水系攻击手段,将周围区域都变成了战场。

    于飞自恃有着法则之势,一时也没有攻击到,而且越来越熟悉海龙兽的攻击手段,也学它的攻击手段,将之变成自己的。

    而海龙兽虽然是海兽,但是脑子也不简单,手段很多,很玄奥,到了后来于飞并没有占了多大优势。

    时间随之过去,海龙兽运使水系法则十分古老精深,让得于飞进一步一窥端倪,获益匪浅,到了后来,明明于飞可以占据优势的时候,他动手就有所保了留,不想把海龙兽打跑了,还想学到更多的东西。

    对于于飞的手段,对面的海龙兽暗自气恼不已,任由他如何千变万化,将水系法则施展的变幻通神,都无法在于飞手上占到便宜,这让它心中惊奇的同时也心中暗自凛然,不敢小看。

    两人你来我往斗了好长一会,两人还不觉得什么,在一旁关注两人情况阮家众人和上官风三人却是感觉度日如年,非常难受,逃又逃不了,还得胆战心惊的看着两人争斗,不知道胜负如何。

    于飞感觉学的差不多了,不必再跟这头海龙兽客气了,下一刻他就现身了出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现身。

    他一现身,身上立刻就隐晦的闪过了一丝法则之势的波动,长剑在手,如水浪滔天,一波剑光闪动着向海龙兽斩去。

    海龙兽早就在等着他的手段了,见这一剑气势强大,虽惊不惧,庞大的身躯随之腾空,双翅扇动,立刻就荡漾起来了一波水浪,长剑分波,正好斩在了水浪上。

    水浪被这一剑斩开,顺势而入,切入了海龙兽的身前,海龙兽眼中明显可见一抹惊恐,不懂为什么这一剑突然会变得这么犀利,它来不及反应了,口中水箭应机而出,灵动的朝着剑光而去。

    水箭与剑光撞到了一起。

    只见水箭砰然而碎,化为了水滴四散,剑光余势一下子就要斩到海龙兽身上。

    就在这一瞬间,海龙兽的庞大身躯陡然一阵模糊,好像空间变幻,位置挪移,海龙兽一下子就脱出了剑光的笼罩。

    海龙兽在另一边出现,只是此刻海龙兽狰狞的面上满布着死亡的惊恐,残留着余味,身躯微微颤抖,双翅有些萎靡,像是受到了损伤。

    于飞略微惊奇的看着海龙兽死里逃生,刚才那一幕他曾经也在一头四阶海龙兽身上见到过,只是那四阶海龙兽发挥出来的力量远没有现在这头海龙兽发挥的清晰。

    在那一瞬间,于飞分明感觉到了属于空间法则的波动,而是还有着奇特的能力,使得海龙兽关键时刻挪移的庞大身躯,避开了他的绝命一杀。

    难道那头四阶海龙兽与这头海龙兽有些关系?

    于飞心中猜测,手上却没停,一见长剑无功,立刻飞身而上,手捏剑指,犀利的剑影道道,骤然凝聚而成一道金色长剑,刺破了空间,一声破空啸音过后,金色长剑一剑砍在了海龙兽身上。

    生死一刻,海龙兽将双翅收拢在身前,被金色长剑一剑砍中。

    海龙兽庞大的身躯顿时便被一剑斩飞,落到地上砸出一个大坑来,坑中鲜血直流。

    海龙兽的双翅更加萎靡不振,像是随时会断裂一般,海龙兽脸上全是痛苦的表情,还有一抹畏惧,赶紧从大坑中起来,向其他地方逃去。

    于飞紧随其后,冷冷的一笑,金色长剑立刻又成形,这是金系法则之力凝结而成,还带有了一丝法则之势的威势,比之六阶的力量厉害了不是一点半点。

    察觉到犀利的金系法则力量在身后,那恐怕得威势好像要把人撕成两半,前面逃跑的海龙兽立刻大惊,竭力想要鼓动翅膀,但是之前受伤太重了,现在根本就飞不起来了。

    金色长剑再次斩到了海龙兽的身上,它的身上立刻亮起一道浑厚的土黄光芒。

    金光淹没了那土黄光芒,海龙兽直接被一剑斩飞。

    不过海龙兽毕竟是皮糙肉厚,竟然没死,看上去依旧是生龙活虎的样子,再次飞速的爬起来向远处逃跑而去,口中还哇哇大叫,对着身后的于飞呲牙咧嘴,十分的愤怒。

    于飞一笑,大手一抓,大地震动,大地之上涌动着大地的力量,起伏不定。

    海龙兽不停的逃跑,大地的震动限制了他的速度,大地的法则力量作用在它庞大的身躯之上,海龙兽立刻感觉到庞大的压力,它脸色一变,那大地的力量它非常熟悉,分明就是土系法则的力量。

    土系法则他同样精通,只是不像水系法则那么厉害,土地法则他能运用的手段只是很普通的手段,对方在土系法则上的领悟要比他强,它竟然不能使用相同的法则力量来阻止大地的震动。

    “吼!”

    海龙兽大声咆哮,声音也发出一**震荡的力量。

    海龙兽的速度还是慢了,于飞飞身而至,在它面前落下,向它不断的攻击,剑光将空间分割成好几块,水系法则之力充斥在了周遭的空间中,不断与海龙兽所操控的法则力量碰撞,发出一声声沉闷的撞击声。

    于飞是试图逼出海龙兽全部的手段,海龙兽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打败了,于飞要以防海龙兽临死反击伤到自己。

    海龙兽一脸怨恨的看着于飞,眼神中还有一丝惧怕,显然是被于飞刚才的手段给打怕了。

    看见这么人性化的表情,于飞一脸的惊奇。

    到了后来,海龙兽突然身影晃动,像是施展了某种秘术,于飞一时也不能察觉它的踪影,海龙兽极度愤怒,将于飞当成了死敌,凭借自己庞大的身躯之力向于飞轰然撞去。

    庞大的身躯之上覆盖了一层层的法则之力,将它保护的严严实实,同时也增强了撞击的威力,于飞不敢直撄其锋。

    打到现在于飞其实也没有一击必杀的能力,只有不断的消耗海龙兽的力量。

    突然,于飞感应到玉片重新散发出来淡青色光芒,与体内的淡青色光芒相互呼应了。

    然后,于飞就发现了一件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的体内好似出现了一轮清辉笼罩的明月。

    于飞一边与海龙兽争斗,一边心神进入了那明月之中,而此刻在明月中,照映出来的不是他身体的所有一切,而是外界的一切信息,情况,包括法则力量的流动,强弱,多少,甚至包括了对面海龙兽的各种力量信息,都反映在了那轮明月之中。

    而于飞心神在明月中,也就接收了这所有的信息情况,将所有的一切都反应到了自己心神中,对场上的情况了若指掌。

    于飞的心神好似分为了两半,一半在竭力与海龙兽厮杀,一半在明月中洞悉厮杀的一切。

    这也是的于飞的厮杀手段出现了变化,向着鬼神莫测的层次而去,海龙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对手好像突然之间变得料敌先机,进攻犀利了,好像知道了它的意图,知道了所有的一切。

    海龙兽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恐慌,从未有过的恐慌感遍布在它心中,差点让它失去了继续厮杀的勇气。

    但即使如此,海龙兽也在不断负上,被于飞一直压着打,压着杀,不过片刻时间,海龙兽就受了许多伤,可以想见再过不久,它就会彻底失去,然后被杀。

    海龙兽不甘的咆哮,愤怒与怨恨的看着于飞,连续施展了几样保命手段,还是没有摆脱于飞的攻击,最终力量渐渐被耗光,被于飞一剑穿透了头颅,它的脸上还带着不信的表情。

    击杀海龙兽的成功并没有于飞感到过分的喜悦,此刻他更多的是沉浸在了新领悟的手段中,借助神奇玉片的帮助,于飞心神一分为二,一半心神进入体内虚化明月,能将周遭的一切都掌控在心中,包括各种信息,力量,气息波动等等。

    也就在于飞不断试验体会这种神奇能力的时候,他看到阮家众人来到了他与海龙兽厮杀争斗的地方,而且看到了他们对他散发出来的敌意,杀意,对海龙兽尸体的贪婪心思,这一切都反映到了于飞心神中。

    于是,于飞从心神照映的感觉中退出来,抬头看向了阮明堂一行人。

    阮明堂满脸兴奋的看着地上的海龙兽尸体,就感觉好像在看一座金山。

    这可不是普通的六阶海龙兽,而且一头变异的六阶海龙兽,绝对拥有巨大的价值。

    我一定要得到它!阮明堂心中不断翻滚着这样的心思,看向于飞的目光中就多了很多不善与杀意,不过他很小心的隐藏了起来。

    阮明堂还不知道自己等人的心思已经被于飞看透。

    阮明堂一脸的感激的上前,向于飞道谢。

    “多谢这位兄台帮忙杀了这头海龙兽,你可不知道为了这头海龙兽我们阮家付出了多大的代价,现在终于杀了这头海龙兽,实在是太感谢了,以后兄台有何需要,只管只会一声,我阮家一定竭力帮忙。”

    阮明堂感激的说着,直接将于飞定性为是帮忙了,而不是救命之恩,而且还将自己等人说成是追捕这头海龙兽,直接将海龙兽尸体划归了自己等人的手中,又点出阮家的名字来,想让于飞知难而退。

    阮明堂身后七人一个个神色奇异,默不作声,小心的走到阮明堂身边,对海龙兽的贪婪也让他们直接忽略了于飞的强大力量。

    而且,在他们看来于飞与海龙兽一场大战,肯定消耗巨大,现在还剩下多少力量都说不准,要不是刚才看见于飞强大的实力,生怕惹急了于飞跟他们拼命,恐怕他们连于飞都不放过。

    于飞一脸漠然,脸上淡淡的笑着,只是笑意中带着冷意,眼中隐藏着极深的杀机。

    对于阮明堂等人的想法,心思,他刚才在心神观照下都已经了解了,因此没有放松半分警惕,反而做好了将他们一柄斩杀的准备。

    只不过他刚才与海龙兽厮杀,的确消耗了不少的力量,此刻能休息一分就多休息一分。

    “阮家?莫非就是海外家族中赫赫有名的阮家?”于飞面带疑惑的问道。

    阮明堂大喜,哈哈大笑,“不错,正是我阮家,我叫阮明堂,是阮家五少爷,只要兄台下次有事找我,我一定尽力帮忙,这次就多感谢兄台了,我们为了这头海龙兽死了不少人,是不可能放过这头海龙兽的!”

    “对,要将这头海龙兽抽筋扒皮!”

    “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一旁,被阮家众人逼迫着跟他们一起来到此地的上官风眼见事情在朝着对他们不利的方向发展,不由大急,急声大呼,“这位公子,我等是天涯海阁的上官家,这次被阮明堂算计落进他的陷阱,求公子救我们一救,救命之恩不敢忘,一定会好好报答您。阮明堂他们根本不是来追捕这头海龙兽的,他们根本就是被海龙兽杀的,杀了海龙兽的是公子您,他们怎么又脸要据为己有。”

    “阮明堂,你们真是太可耻了!”

    上官雪也急道:“这位公子,阮明堂为人阴狠,睚眦必报,不是好人,一定会对公子不利的。”

    “闭嘴!臭娘们!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阮明堂大怒,几乎就要向上官风三人杀去。

    他们现在人手不足,对上官风三人也没有多少优势,因此并没有多加逼迫,如果他们三人拼命,他剩下的一群手下又要损失几个,在裂天岛,危险众多,他损失不起,因此暂时没有对上官风三人有所动作。

    而且,还有一个实力看不透的于飞,阮明堂生怕出了什么变故,并没有妄自动手。

    谁知道,现在上官风三人一直跟他作对,要激化矛盾,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这位兄台,你可不要听他们胡说,我阮明堂不是这样的人。”阮明堂大急,嘴上解释狡辩。

    于飞冷眼旁观,并没有听信他们其中任何一人的话,对他来说,无论是阮明堂众人还是上官风三人,对他来说都没有丝毫关系,他也不会在意,他也不会有什么懒好心,要救人什么的,如果这样,他早在好几年前就死了。

    从小经历了许多的于飞深深的明白这个道理,一切都是在实力的基础上,其他一切都是虚假的,他所能依靠的也只是他强大的实力。

    “虽然你是阮家的人,但是这海龙兽是我杀的,我不允许其他任何人染指,你们还是走吧,我不想管你们所谓的事情。”于飞冷冷的看了一眼上官风三人,还有阮明堂以及身后众人。

    阮明堂脸色陡然一变,他没想到对方竟然敢直接拒绝,在知道了他是阮家人之后还敢如此的不给面子,他心中怒气勃发,恨不得直接将于飞斩死。

    但是理智告诉他,眼前的人是个可怕的敌人,拥有着极其强大的力量,虽然现在力量消耗大半,但也不是轻易就能杀死的。

    他深吸一口气,脸色难看的道:“难道兄台真要与我阮家为敌,我阮家为了这头海龙兽,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是不可能看着兄台带走的,兄台给我阮家一个面子,日后也好相见。”

    于飞冷冷的一笑,“你阮家如何,与我无关,面子于我,有几两钱?再说废话,就试试我手中的剑。”

    阮明堂脸色大变,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阴沉无比,他看了一眼身后的其他几人,心中权衡,目光落在海龙兽的尸体上,再看了看身旁不远处的上官风几人,心中犹豫不决。

    于飞看在眼里,眼中轻蔑的笑意闪过,身形一动,向前冲去,而手中的剑绽放水色波纹,荡漾起如潮汐一般的力量来,将阮明堂几人都笼罩了。

    那水系法则之中,蕴含了法则之势,威能远超一般的法则攻击。

    而且,于飞洞悉一切,将所有情况都掌握在心中,选择攻击的地方是阮明堂几人最薄弱的地方,而且他这下突如其来,谁都不知道他竟会突然攻击,可以说是没有太多防备。

    心里上面的冲击还要更大,对于于飞突然袭击,肯定心中特别吃惊,这一刹那,对于于飞来说足够了,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于飞全力以赴,除了运用水系法则之力外,还动用了金系法则之力,一把金色长剑凝聚而出,呼啸而去,只见一道金光闪耀,就传入了阮明堂几人之中,带起了一蓬蓬血雨。

    于飞袭击太突然了,而且也太猛了,谁都没有料到,纵然是戒备了,也没有戒备到最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