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现代修仙录 > 正文 第1294章 珍奇

正文 第1294章 珍奇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入海观天,神光绽现,遍视周域,一目尽扫周遭一切,天上天下,尽在心中。

    万千景象自心中汇聚,显现而出。

    叶枫此刻所见,是海外盛景,风云激荡,万种气息汇聚,内外潜藏,引动了天地,展现出来格外的精彩。

    还有那海兽飞空,窥视人域。

    有种风雨将倾的威势,不属于天圆地方界的气势在流动,与天圆地方界相互交杂,造成了混乱,又带来了机会与新生,还有各种危险。

    绝壁岛,悬崖绝壁之上,叶枫立于此,风吹衣衫动,眸若星辰,深邃如海。

    这里无人打扰,更是无人可见。

    纵使绝壁城中九阶绝世强者也看不到叶枫的身影,更是察觉不到。

    “潮起潮落,风云变幻,一时多少英杰……”叶枫所见的更是天圆地方界的大势,目光投向无限远方,各方汇聚,兴起风云,在天圆地方界变幻之际。

    天才精英,不断的诞生,出在这个大争之世,这既是机会,又是危险,不同的选择将带来不同的结果。

    天上地下,天圆地方界,所有的一切都反映在叶枫的心中,让他心中明悉,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通天计划在施行,他的规则之道也在逐渐丰满,都十分顺利,在一步步前进,总有成功结束的易天。

    而且,这个世界没有强大的敌人,让他有充足的时间提高自己,未来势必将震惊整个宇宙。

    “海兽暴动,遗界争锋,又将诞生多少英杰呢。”

    叶枫微微一笑,似感有趣,目光落向了下方。

    绝壁岛上山石林立,奇翘陡壁,珍奇异草,显露于形。

    岛上可见穿梭人影,寻幽探秘,采摘草药,修行练体,法则之力的波动向外传递,整个绝壁岛上的法则力量并不少见,相反有些地方相当浓郁。

    不过,绝壁城中高手不少,他们来到这里其中有不少人都是为了绝壁岛上的稀有珍草,一味名叫龙蛇草的草药,它有助于提升法则感悟,助人修行。

    在他眼中,整个绝壁岛山的龙蛇草,不管是多少年份的,普通的,精良的,还是变异的都一览无余,别人求之不得的东西清晰的展现在他的眼中。只是他并不感兴趣。

    雅菲来了绝壁城之后也对闻名海外的龙蛇草上了心,在计划着去岛上找一些,提高实力。

    雅菲带着三十名强者来到绝壁城,在绝壁城中也算是一个极为强大的势力了。城中的很多强者都对雅菲一行人忌惮非常。

    雅菲不是唯一的为了猎杀海兽进入绝壁城的一方势力,有不少强大势力都进入了绝壁城。

    事实上,自从发生了海兽暴动的事情之后,就有修士势力进入绝壁城了,从六阶到七阶,八阶,九阶修为不等,从绝壁城方向往百里之外就有一部分海兽群,他们的目标正是这些海兽,厉害的海兽也不少。

    雅菲也是如此想的,绝壁城对她来说可说是一个不错的试炼地方。

    “龙蛇草,只生长绝壁岛上,是绝壁岛上特有的一种草,生长在法则力量浓烈的地方,草将法则力量都吸收进去,显现出来龙蛇一般的形体,有助于大部分的法则领悟。”

    “这次来绝壁城我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龙蛇草,一定要多弄一些。”

    雅菲心想着,与自己的护卫来到城中龙蛇草摘取资格申领处。

    因为常年的采摘,龙蛇草越来越少,因此对采摘龙蛇草做了规定,没有采摘资格证的人不得采摘,这也是为了不竭泽而渔。

    采摘资格证发放数量有限,不一定每个人都能拿到。

    事实上,只有一部分人能拿到采摘资格证,大部分都被城中的大势力拿走,外来人想要资格证很困难。

    雅菲也明白这个道理,因此早早的就打点好了,向城主势力交了足够的钱。

    资格证是一个令牌,上面显示有采摘资格有效时间,一般令牌是三天,也有特殊令牌有足足一个星期七天时间。雅菲购买的是普通令牌,有效时间三天,一共买了五块,五名七阶一人一块。

    雅菲一共让其分为了五个队伍,一名七阶带领几个六阶,到绝壁城外面寻找龙蛇草,雅菲算先找三天龙蛇草然后再离开绝壁城去猎杀海兽,毕竟绝壁城不能白来一趟。

    令雅菲十分郁闷的是,叶枫可不会听她的吩咐。

    进了绝壁城之后,叶枫就自由行动了,只跟雅菲说去猎杀海兽的时候传音给他。

    ……

    裂天岛,海龙兽吼叫,灭杀修士。

    于飞的身影在各处山峰闪动,时而身影如流水,而是如一道道利剑飞射,他的修为极为接近七阶了,法则之力萦绕周身,散发出阵阵波动。

    不过于飞虽然还未真正到七阶,但却能使用法则之势的强大的力量,增幅法则威力,一次次将六阶海龙兽斩杀,与七阶海龙兽争锋。

    “嗯?”

    在心神观照下,于飞注意到底下的一个飞快穿梭的小身影,感到好奇,有奇异的法则波动。

    那是一只通体红光的老鼠,娇小的身影像是在寻找着什么,目光灵动,充满了灵性。

    “什么东西。”

    于飞好奇,身体迅速往底下那个极小的身影飞去,目光犀利,将那老鼠牢牢锁定。

    “必定是一只宝鼠。”

    骤然听到声音,宝鼠大惊,眼珠子咕噜噜急转,速度加快了几倍,往前面一窜。

    于飞道念一动,法则之力自大地而起,沿着大地的脉动极速移动,宝鼠所在地方大地隆起,形成土层牢笼,瞬间宝鼠就被困在其中。

    土层形成的牢笼分开,于飞大手一抓,宝鼠唧唧叫着被于飞抓到手里,于飞感觉手中的宝鼠似乎有些神异之处。

    宝鼠唧唧大叫,闪烁着凶狠的神情。

    于飞心神照映,顿时从其中解析出来宝鼠的意思。

    “落在我手里就由不得你了。”于飞冷冷一笑。

    一个小时之后,于飞总算搞清楚了这只宝鼠的能力,这是一只能够寻找宝贝的貂鼠。

    对于飞来说还算有些作用,于飞就暂时将宝鼠留了下来。

    于飞正想离开,心神圆月之中立刻察觉到了一丝异常,天空之中盘旋着一只大鸟,目光犀利如鹰,大鸟极大,上面有人。

    大鸟降落下来,上面有人跳了下来,一大一小,飘落下来,年纪大的一人面目普通,个子不高,三四十岁的样子,看上去修为精悍异常。

    于飞稍一打量就发现这是一个高手,至少也是七阶修为,于飞虽然自信能抗衡七阶,但对同样是七阶的强者也没有一定的把握。

    当然,这名年纪颇大的强者将气息收敛,于飞也是因为自己能够使用法则之势的力量才能感应到,而且心神圆月之中,更是将那人的一切气息,力量都反应在心神中,做到掌控一切。

    “这位兄台,在下柳家柳焕,见过兄台。”来人一脸和气。

    “于飞。你是?”

    在柳焕身旁的是个小女孩,粉雕玉琢,**岁的样子,看上去十分可爱。

    小女孩嘟囔着嘴巴,指着于飞道:“坏叔叔,把阿宝还给我。”

    “什么阿宝?我可没见过什么阿宝。”于飞饶有兴致的问道。

    “丫头,不得无礼。”柳焕小声喝止了一声。

    “这位兄台,丫头所说的阿宝是一头貂鼠,那貂鼠与丫头有心灵感应,刚才感应到了貂鼠在兄台身上,希望兄台能还给我们。”柳焕解释道。

    “哦?不知可有证据?”于飞好整以暇道。

    “它就是我的阿宝,这就是证据。”小丫头气哼哼的大怒。

    “只要看到我,它就会跟我走的,你把阿宝拿出来。”小丫头再次强调着。

    “呵呵,抱歉,我可没见过你的什么阿宝。”于飞笑了一声,不为所动。

    事实上,在这之前于飞就大致弄明白了那只貂鼠的来历,这貂鼠生长在裂天岛密林中,没有所谓的主人,眼前的小丫头不过是早几天抓到它而已,不过被它给跑了,或许在此期间被下了追踪的印记。

    “丫头,不能再无礼了。”

    柳焕喝止了小丫头的纠缠,转而对于飞笑道:“兄台抱歉,小丫头年纪小不懂事。几天前我们抓到一只貂鼠,小丫头在它身上下了法印,如果兄台抓到了希望可以还给我们,小丫头对这貂鼠可是喜欢的很。当然,我们也不会白拿,我愿意拿一头六阶海龙兽的一部分材料交换,如何?”

    要是在以前于飞或许会动心,但如今他身上的材料六阶的都不少了,自然对柳焕口中的六阶海龙兽材料不放在心上。

    而且,他觉得那貂鼠价值更大一些,能够在裂天岛找宝贝的貂鼠不用想就知道,那必定将来有许多好处。

    如此一来于飞自然不会将貂鼠让给他们。

    “抱歉。”

    说着,于飞就飞身离开。

    “柳叔。”小丫头气哼哼的叫了起来。

    柳焕不为所动,看着于飞离开,回头对小丫头道:“丫头,既然这貂鼠与你无缘那就算了吧,如今被别人得了去,我们也不能平白讨要。”

    “不嘛,不嘛,我一定要阿宝,他不给那就抢过来……”小丫头撒娇,心中气急。

    “丫头,这话可不能乱说,那位兄台实力不凡,或许不比我差,想要强抢,我看难度太大,我们还是先回你爹那里,之后再做算计。”

    小丫头十分不甘心。

    最后两人带着遗憾的心情离去。

    于飞还以为那柳焕会强行动手却没想到最后没有动手,让他有些意外,虽然他不怕,但在这危机四伏的裂天岛上如果与柳焕两败俱伤了,不是好事。

    即使他自信最后赢得一定是自己,但也对他没多大好处。

    不过于飞心里明白,既然都在裂天岛上,或许以后还会遇上,到时候说不定就有麻烦,不能不防。

    于飞又想着,既然这个时候不找他麻烦,那等他修为实力提高了,就更不可能将他怎么样了。

    他一笑,将宝鼠放出,让其给自己寻宝。

    貂鼠倒是真有几分本事,随着貂鼠于飞找到了几样在裂天岛上生长的奇珍,都是有助于他修炼领悟水系法则的宝贝,让他大感此行不虚。

    只不过,因为珍宝也因此了一些纷争。

    来到裂天岛上的修士不少,随着时间的过去更是有更多的修士来到岛上,碰上一些也在情理之中。

    其中的一些甚至也都有着七阶修为,因为于飞此刻所在之地已经慢慢裂天岛之内而去了,在这里出现的最少也是六阶高手,否则根本无法走到这里。

    那么七阶也就寻常了。

    与七阶争斗了几场,于飞对于七阶力量的把握更深,对法则之势的领悟加强,实力飞速提高。

    “白家么。”

    于飞在一处山谷落下,目光微微凝聚,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这些日子,他与人争斗厮杀,或许是杀了某个势力的重要人物,引得一股队伍对他展开追杀。

    那个队伍实力强悍,于飞不能硬拼,于是便一直杀杀逃逃。

    但不知为何,那只队伍总能找到他的位置,于飞心想或许是使用了某个特殊的方法,即使是他使用心神映照也发现不了一点端倪,心中猜想必定是某个隐秘偏僻的手段。

    在厮杀中,于飞的实力竟然也在提高,并不是原地踏步。

    “他们也该来了吧,”于飞眼中闪烁一道精芒。他实力提高,不打算逃了,而且再逃下去对他不利,力量消耗,等到消耗殆尽就为时已晚。还不如搏一搏。

    这个时候,山谷之上传来了一声厉啸,声音荡荡,蕴含着法则之力,震得整个山谷都震动不已。

    “找到你了!”

    随着厉啸而出的是九道人影,每一道人影都是气息强悍之辈,从山谷之上扑击而下,落在于飞身前。

    “小子,你倒也厉害,竟是杀了白翎,但你可知道杀我们的人是要付出代价的,不过一个六阶,识相的就束手就擒,省的受些皮肉之苦。”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脸上带着狂傲之色,看向于飞的目光透着不屑。

    “哦?我不过是反击杀人而已,难不成他要杀我我还要束手待毙不成,真是可笑之极。”于飞冷笑了一声。

    “哈哈哈哈哈,能让他杀你是你的荣幸,你且死去就行,何必再多生事端,害的我们还要出来追杀于你,就算是你想要死的痛快也不能了。你说你这又是何苦呢。”白胜一脸的悲天悯人,哈哈大笑之间,简直不将于飞当人,于飞之生死在他看来不过是该有之事,就是被他们白家杀了也是荣光。

    “无稽。”

    于飞总算知道了之前被他杀了的那人为何会如此霸道嚣张,原来从白家出来的都是一副德行,都是如此不将人命当回事,而且自认高贵。

    于飞的心神圆月映照一切,事实上在这之前的追杀中他已经见识过白胜的厉害,知道这个是强敌,不仅是七阶修为那么简单,战斗经验也是非常丰富,所领悟的金系法则十分厉害,不比他差。

    而且此刻在他的身旁还有一名七阶,同样修为高深,战斗经验丰富。更不说在他们身后还有七名强大的六阶巅峰,每一个都厉害非常。

    白胜面色冰冷,冷笑了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动手!”

    倏忽,他自己不动,他身旁的白天和身后的几名六阶动了起来,马上就扑向了于飞。

    在白胜喊出的瞬间,于飞也瞬间动了,身形一动就如一道水练,从旁流过,紧接着就是一道耀眼的金光闪耀而出,金色之中带着一点暗沉的色彩,这是金系法则浓郁之际,融合了法则之势的效果。

    金光闪耀,于飞立刻就扑向了白天,想要先将他斩杀,金光锋芒锐利,即使是七阶的白天也不敢撄其锋芒,立刻就向后闪避,同时提醒周围同伴。

    但于飞既然瞄准了白天自然不可能让他轻易逃脱,金色剑光骤然加速,如水流一般松软了一下,然后猛地绷紧如一个弹簧瞬间弹起,那金色剑光也是如此,一松一弹立刻就骤然加速,速度快了一倍,而且金光转折柔畅,瞬间就来到了白天身前。

    白天立刻就吓了一大跳,金色剑光余他的护身法则力量碰撞,一道极其犀利熟悉的感觉就从护身力量上传入他的心中。

    那熟悉的感觉正是如白胜的剑光一般,有着七阶威能的金系法则力量,他心中一惊,增强了抵挡的力量,但是那剑光犀利,且不仅仅是金系法则,还有着水之柔,水之刚,一瞬间爆发的力量有摧金裂石之威,白天好像听到了啵的一声,就感觉浑身刺骨,被剑光锁定,顿时大惊失色,脸色煞白,大叫一声:“大地护身!”

    大叫声中,白天极其狼狈的被金色剑光撞开,远远的谭飞。

    而这个时候白胜才反应过来,刚才金色剑光的力量连他都感觉震惊,简直不下于他的力量了,在他眼中只有六阶修为的于飞怎么会有这样强大的攻击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