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现代修仙录 > 正文 第1295章 血战

正文 第1295章 血战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白胜一边来到白天的身旁,看向了他的伤口,的确有着极其犀利的金系法则力量,而且在其上的造诣绝对不低,他不仅吸了一口凉气,更重要的是,以他的目光自然看的出来,这的确是七阶法则之势的增幅力量造成的伤口,上面还能隐约感应到残留力量。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个六阶的人会有七阶的力量?

    难道他有异宝?什么样的异宝可以使人使出高出一个层次的力量?

    白胜产生了好奇,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如果我得到了这样异宝那岂不是九阶有望,最不济也能进入八阶,到时候修为提高,在白家的地位更进一步,甚至今后有希望竞争白家家主的位置。

    原本白胜对于白家家主的位置是基本不存想法的,因为在白家比他修为高的同辈人不少,而且还有强出不止一筹的厉害人物,他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但是如果有了宝贝相助,使他战力大增,又或者能够从中领悟出法则奥秘,更进一步,那么他的前途就将无可限量。

    白胜越想越是有可能,看向于飞的目光变得更加阴狠了,充满了浓浓的贪婪之色,神色变化之余,他不由哈哈大笑,“真是天助我也,今天合该我走运。”

    其他人不明所以,不知白胜为何发笑,但白天已经大约猜到了,他能感觉到伤害自己的力量非同小可,那股力量简直太熟悉了,正是法则之势,他的心中也一阵激动。

    但在白胜面前他不敢表现出来,心中也在转悠着心思。

    一剑奏功,于飞并没有再看白天,而是转身向其他人杀去,六阶对他来说已经不足为惧,之所以要先将他们斩杀是因为不希望留着束手束脚,这些六阶单个拿出来或许不值一提,但是来自同一个家族,配合默契,有联合之法,倘若被围困在其中也是十分麻烦。

    于飞剑光挥洒,法则的力量爆发,有浓郁的金色充斥在周围,一股暗淡的气势发散开来,剑光四射,犀利如刃,伴随着水的波纹,扩散到了那几名六阶强者之中。

    扩散之间,无声无息,令人防不胜防。

    这一瞬间,那几名六阶强者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被剑气冲击,澎湃的法则力量,犀利的金系法则之剑气冲击在他们的身上,不留丝毫的余地。

    噗噗噗!

    于飞剑光挥洒之间,顺势又往他们身旁一跃,好似鲤鱼跃水波,灵动之跃,闪过一道水系法则的光芒,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切入了众人之间。

    随之于飞的剑光连连闪烁,一个刹那闪烁了数百次,力量层层叠加,同时剑光转动,转了几圈。

    好似游剑一般,剑光跳跃舞动,带起了奇异的法则力量,犀利,诡异,不可捉摸,更不感应,立时就在几名六阶的强者的脖子上转了个来回,那锋芒之利,刺骨寒冷,磨损他们的意志,冲击他们的心神,在他们失神刹那之间就将他们生机斩尽,变成了几具尸体。

    “好厉害!”

    “怎么回事,一瞬间的事情!”

    “好!果然厉害,难怪敢杀我白家的人,的确有些资本。我就奇怪了,你只有六阶的修为,是如何使用出这样强大的力量的,莫非真有异宝?如果真是这样,只要将宝贝叫出来,我可以饶恕你死罪。”白胜看到于飞一剑斩杀了三名六阶,不但不怒反而大喜,开口就训问起来,更是要逼问于飞的宝贝。

    白胜话语之间简直不敢手下的性命当一回事,好像不是六阶,只是一群普通人。

    余下的四名六阶顿时便感觉浑身冰冷,不仅白胜的话刺激到了他们,于飞的果决狠辣,杀人诡异也深深的刺激到了他们的心神。

    回想刚才剑光杀人,顿时就有一股悚然充斥在心中,那四名六阶心中升起来恐慌之意,难以压下。

    在他们眼中,于飞一个瞬间就斩杀了三名六阶巅峰强者,对他们一样不用太过费手段,倘若落到他手里恐怕也走不了几招,这个时候都将目光看向了白胜和白天,目中有隐隐十分戒惧。

    于飞可没有回答敌人的问题的打算,在斩杀了那三名六阶强者之后,就一个窜步冲向了另外的四名六阶。

    这也是他们心胆俱丧的原因,于飞一下子就扑向了他们,剑光升起,也要向刚才那样将他们快速斩杀。

    “好胆!”

    “休想得逞!”

    于飞的厉害,使得白胜对于飞身上的秘密特别感兴趣了,心中一惊,目光转动,认定他有着增幅战力的异宝,贪婪之心更是大胜,不再如戏耍一般的在旁边看戏。

    而且六阶损失的太多他回去也不好交代。

    白胜出手了,顿时就有一道猩红色剑光闪烁,其中铮铮之音连成了一片,如金戈铁马带着铁血气息,杀向了于飞。

    白天虽然受了伤但也没有失去战斗力,也同样出手,他也是七阶,一出手的威力也足够对于飞造成伤害了。一股厚重的力量气势就弥漫开来,笼罩向了于飞。

    几方夹击,法则爆发,白天能感觉到自己一方的法则力量将于飞的力量压制,在一片混乱力量之中,于飞的动作明显受到了影响,在白天心中顿时生出一种对方黔驴技穷的感觉。

    一股喜意就诞生了,但随即白天就感觉到不对了,对方不应该这么快就丧失战力,怎么回事?

    糟糕!白天心里一个咯噔,在他眼中隐蔽的地方突然钻出来了一道犀利明亮的剑光,那道剑光原本是奔向四名六阶的,此刻却直向他攻击而来,唯独瞄准了他,犀利的力量猛然爆发。

    “可恶!”白天想都没想到于飞竟然示敌以弱,而且第一时间就向他攻击,不管其他的攻击。

    于飞此刻犀利的剑光不仅威猛,还生出了变化,似乎拢上了一层轻雾,变得朦胧不清,模模糊糊,水汽蒸腾,又好似轻雾之中蕴含了厚重大力,带起一股压迫人的气势,且源源不绝的影响人心。

    不过白天毕竟是一名七阶,掌握了法则之势的强者,他见剑光诡异,变化连连,心知对方势在必得,自己也没有万分的把握躲过,于是便全力发动大地法则防御,他更是拿出了身上的防御之宝,几方防御。

    只要挡下这一剑,其他人就能立刻就反应过来,立刻就能让对方陷入必死之境。

    剑光闪耀,犀利的剑气动魄惊心,给白天的感觉是:这剑他挡不住。

    在这一瞬间,剑气就破了他的大地法则力量防御,随后立马犀利的破开了他的防御之宝。

    怎么会!

    剑气撕裂了白天的防御,袭击中了他的身体,撕裂了他的肌肉骨骼,其中蕴含的力量爆发,白天忍不住大声惨叫,半边身体都几乎被剑气摧毁,但随即他的惨叫就戛然而止,剑气在他体内最后爆发,如水一般的剑气瞬间就流过他的体内,在其中轰然爆裂,摧毁了他的生机。

    一剑就将白天这名七阶结果,这是其他人万万没有想到的,就算是白胜也没有料到,于飞的攻击威力竟然这样强大。

    于飞的确是使用了全力,法则之势的威力彻底爆发,集中一人,将白天斩杀。

    不过于飞受到其他人的攻击,也受到了伤,虽然利用诡异的速度躲开了致命攻击,但白胜的强大力量却没躲掉,猩红色的剑光撞到了他的身体,一部分力量在他体内肆虐,幸好他有心神圆月映照,调动自身水系法则力量向之扑杀,总算缓解了伤势,没有扩大。

    白胜心惊了一下,心惊于飞抵抗力的强大之余,也非常意外于飞的法则力量竟然如此厉害,竟然一下子就将一个七阶的防御给破去。

    六阶的修为怎么可能发出这么强大的攻击。白胜心中疑惑的同时,但也更加热切。

    其他几名六阶看的有些呆了,看到于飞一瞬间就杀了一名七阶,肝胆尽丧了。

    他们不知道在心神圆月之下于飞洞悉一切,所有的攻击都被他解析开来,所有的力量都被他知悉掌握,从中找到空隙,避重就轻,避虚击实。

    这也是于飞能最快斩杀白天的原因所在。

    “你们从旁牵制他。”白胜咆哮一声,剑光撕裂空气,猩红如血,直射于飞。

    犀利的威势令于飞隐隐感到刺痛。

    果然不愧是真正的七阶高手,而且还是修炼的极其厉害的金系法则。

    心神圆月中呈现出来剑光的运行方式,袭击路线,力量构成,法则之势,一清二楚,于飞心中一动,土黄色光芒就绽放开来,于飞身形诡异的移动,好像是凭空闪过了一道水光,化为了流水,流入了另外四名六阶当中,然后立刻就是剑光闪耀,剑光如水,时而至柔,时而至刚。

    一剑划过,那法则之势呈现出三种形态,剑光也在瞬间就变幻了三次,绕过了四名六阶的身躯,脖子。

    四种惊恐的表情流露在他们脸上,接着就变成了痛苦的表情。

    白胜的犀利剑光击中那土黄色的光芒,光芒一阵动荡,如水一般的流淌,随着而来的还有一层力量涟漪,成波纹状向四周散开,但是并没有破碎。

    “嗯?”白胜一瞬间变色,那土黄色光芒竟然挡住了他的剑光,他不敢相信,他的剑光有多么厉害他一清二楚,别说是六阶,就算是七阶的人也不一定挡得住。

    “三种法则交互流转,加上法则之势,果然挡住了。”

    于飞看到那土黄色光芒将白胜的剑光挡住,心中一喜的同时也是明白了多种法则力量融合的威力。

    他三种法则每一种都达到了极高的层次,相互流转融合,结合在一起,又有法则之势增幅威力,此刻虽然法则之势还有所不足但威力极强了,足以挡住白胜的攻击。

    “不好,他似乎还有什么秘密,现在我一个帮手也没有很可能阴沟里翻船。”白胜心中不由产生了撤退的心思。

    他这会心思一动,于飞就立刻展开了反击,身形一略就绕到了白胜的身后,水色剑光再起。

    白胜一惊,挥剑反击。

    “死吧。”

    白胜眼神疯狂,出剑更加凶残犀利,猩红色布满他的面孔,犀利之中还带着了一抹诡异的煞气。

    白胜的剑光集中,密密麻麻,层叠而出,到了于飞近前随即骤然爆发而出,强大的法则力量在爆炸中化为了点点滴滴的剑光从天而落,如剑雨一般。

    突然的变化被于飞的心神捕捉,呈现在心神圆月之中,神奇玉片释放淡青色光芒,让于飞拥有着使用法则之势的能力。

    于飞将剑光攻势捕捉,一点一滴的反应在他心神中,那爆发的剑光力量极强,不在之前他的一击之下,甚至还要超过。

    白胜脸上得意,这一剑是他的得意剑技,威力极大,骤然施展出来,他觉得于飞不可能挡住,即使再有刚才的土黄色光芒他也料定挡不住。

    这一剑于飞的确很难挡住,但不代表他就躲不过,他精研水系法则,做到水无常形之态,又能潜藏在水汽之中,诡异莫测,再加上他能借着心神圆月察觉到白胜一剑的各种信息,攻击落点,攻击威力,做出预判,提前躲避。

    白胜只是对金系法则领悟的深,在其他方面并不强,只有金系法则的法则之势,而于飞则有着三种法则之势,施展出来水系的身法,法则之势增幅,直接将他的隐秘与诡异提升到了一个令白胜想象不到的高度,躲开了他的爆裂一剑。

    剑光挥洒,剑气肆虐,却没有伤到于飞,反而接着白胜剑气之助隐藏了起来,然后突然窜出,好似从虚空中来,出现在一个刁钻的角度,出其不意,诡异难防,直接就是一剑斩去,带着厚重之势,封锁四周。

    白胜还以为于飞重创在了他的一剑之下,心神稍微松懈,却没想到于飞不但躲开了他的攻击还马上向他刺杀攻击,这一刻他心中感应到了强烈的危机感,好像一口大钟在敲打他的心房,不合时宜的声音敲击在他的心头,令的他几乎要气血逆流。

    怎么回事,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剑光散开,播撒四周。

    于飞的剑光时而犀利,时而厚重,又时而变化莫测,道道剑光都不同,好似不止一个人在出现,每一剑都从不同的角度,针对了不同的弱点,每一剑都不是无功而返。

    “正好拿他当作我的试炼石。”

    于飞心中不时闪过这么个念头,然后攻势逐渐放缓,不急于将白胜杀死,反而试验自己的法则之力,而且还窥视白胜的剑法,他的法则。

    这转眼间就破了白胜的围困,胜利的天平被他拨转过来,陷入死亡危机的反而变成了白胜。

    不断的受伤,白胜终于心中惶恐,产生了恐怖之心。

    在他眼里原本不值一提的于飞,却变成了他的催命之人。白胜有心开口求饶,但于飞没有给他机会,炼求饶的话语都说不出,于飞的剑每一次都能在他要说出话语的时候冒出,将他的话斩掉。

    于飞洞悉一切,剑光不仅斩人,还斩他的思想念头,他的声音。

    如此一来,白胜越发焦躁,出剑也失去了原本的威势,只能尽力抵挡于飞的攻击。

    他绝对想不到,他已经变成了于飞更进一步,体会法则力量的磨练资本。

    ……

    最近一些日子,裂天岛上流传着一个令人惊愕的消息。

    于飞干净利落的将白胜一个队伍杀灭的消息不知为何流传了开来,好像是有人故意为之。

    消息在修士之间传播,基本上每一个修士都知道了这一消息,知道了有一个年轻的强大修士,战力强大,灭亡了白家一个队伍。

    消息同样传到了柳家的队伍之中。

    与于飞有过一面之缘的柳焕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不由心中冒出来于飞的影子。

    “难道是他?”

    小溪潺潺而流,光明照耀山谷。

    在一处隐秘的密林中,柳焕与一对柳家队伍现身而出,队伍中跟着一个**岁的小姑娘,正是柳家的小公主柳灵。

    柳家队伍为首的是一名七阶巅峰强者,柳焕在其中是第二高手,这还不是柳家全部实力,有传言在某处驻地有柳家的八阶强者坐镇。

    出现在密林的不仅仅只有柳家一个队伍,不久之后就有其他修士到来。

    “一别数年,柳焕大哥修为更上一层楼了,可喜可贺。”

    说话的是个女子,也是修士,看上去四十多岁的年纪,已经不再年轻,虽然不是很漂亮,但是甚有威仪,面容严肃中带着一分笑意,给人既能亲近又不好接近的感觉。

    女子与柳焕打招呼,她所在的队伍也与柳家队伍各自招呼。

    “贺姑娘,我在进步,你又何尝不是在提高,看样子好像比之我想的还要厉害几分,莫非贺姑娘这些年有些奇遇?”柳焕轻笑了一声,并不将女子的话放在心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