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狂神刑天 > 正文 第九百一十六章节 异变

正文 第九百一十六章节 异变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九百一十六章节 异变

    将世界之门开在这黑洞之中,利用黑洞的力量吸收第三重天的一切本源之力,不得不说刑天太疯狂了,而他这一举动却同样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好处,当那源源不绝的本源之力涌入到刑天的内世界之中时,刑天内世界之中的世界之树则是在疯狂地成长着,整个内世界之中也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那无尽的本源之力下刑天的内世界发生了蜕变,一场新的蜕变。

    就在刑天为自己这疯狂收取而兴奋之时,不想意外发生了,在他的内世界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丝道韵,那丝道韵之上拥有着强大的力量,那股力量仅仅只是稍微接触一下便让刑天为之震骇,力量之大超出了他的想象,在那股力量面前,刑天连蝼蚁都不如。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内世界之中突然之间会出现这么一道强大的力量,而且还不受我的掌握的力量,难道说这是第三重天之中的本源之力不成?”刑天不由地在暗自猜测着,努力地想要找出这道力量的根源来,让自己能够想出办法化解这道力量。

    “不可能,若这真得是第三重天世界的本源之力,那第三世界应该无比的强大,大到超出我所能够对抗的地步,而不是被我与那猎王之间的大战被毁掉!”刑天很快便又推翻了自己先前的那番想法,不过他想的的确没有错,这的确不是第三重天世界的本源之力,这股力量的来历超出了刑天的想象!

    突然之间,刑天的心念为之一动,他想起了自己之前所得到的那份信息,这三十三天重是一尊太古神尊的躯体,若是如此,那自己所吸收的这道本源之力岂不是这整个三十三天的本源,一想到这里时,刑天不由地为之震呆了,若是自己的这个想法属实,那自己这一次可是玩大发了,一下子弄出了一件天大的事情来,这让刑天的心中不由地为之有所犹豫。

    自己究竟该怎么办,是放弃这道强大的力量,还是利用内世界的力量一点一点地将这道强大的力量给吸收,将其融入到自己的内世界之中,若是自己能够成功做到这一点,那自己的内世界将会迎来一场惊人的巨变,自己的实力将会有所突飞猛进般的增强。

    当然,若是失败了,对刑天来说也将有着不小的代价,毕竟这股力量太恐怖了,一但失败他的内世界必会受到强大的冲击,会被那股力量给击伤,会让刑天的实力倒退。

    没有太多的时间给予刑天考虑,毕竟现在他还在与那猎王大战之中,最重要的是这样的机会可不是随时都有的,若是错过了这次机会,刑天只怕再也很难有机会可以掠夺到这样强大的本源之力,最重要的是若是能够炼化这道本源之力,那对刑天了解太古有巨大的帮助。

    “人不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老子舍命一搏,给我吞噬!”刑天心念一动,那内世界之中的世界之树则是疯狂地爆发出了强大的吸力,将那股强大的力量给强行摄入到自身之中,疯狂地用那世界之力来一点一点地磨灭这道强大的力量,要将这道力量给吞噬掉。

    刑天这一动手,他的内世界之中则是再一次发生了变化,让刑天没有想到的是这股力量竟然没有反抗,在世界之树的力量之下竟然任由其炼化,这让刑天大为震惊,要知道先前他仅仅只是用分身的力量感受了一下,便受到了强大的冲击,而世界之树如此疯狂地吸收这道力量却没有惊起它的反抗,这样的结果如何能不让刑天为之震惊。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刑天很想要弄清楚,可惜的是以他现在的力量根本就弄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毕竟那股力量太过于恐怖,除非等世界之树完全将其吸收,将其转化为内世界的本源,要不然刑天是不会轻易去接触这道力量的!

    就在刑天为自己内世界之变化而震惊之时,那猎王可是没有停手,再次冲上前来,撕开空间的阻挡与刑天再次大战在一起,这一次猎王可没有与刑天玩什么远攻,而是完完全全没有用任何的技巧,而是用纯粹的肉身与刑天对战,但是这样的对战却更加让人看的胆战心惊,要知道肉身的对抗那可是无比的凶险,稍有不慎便会受到重创,甚至是殒落当场,毕竟先前刑天那狂暴的杀戮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毕竟已经有数尊神帝殒落在这样的攻击之下。

    刑天与猎王这二人都是以肉身强悍作为自己最大的资本,两人狠狠撞到了一起,所爆发出来的力量让人难以想象,刑天了巨大的恐怖风潮,这么赤果果的搏杀,让人看得都不由为之心惊肉跳,这两人都是大开大合的那种攻击,没有使用什么精妙的力量,其实到了他们这样的强力搏杀之下,技巧所能够达到的效果已经是很低了,他们之间的战斗很大程度上已经要用一力降十会来决定,不管什么样的攻击,在其轰过来之后都是一力碾压过去。

    若是同境界之人遇到刑天与猎王这两人,那绝对将会是一场灾难,因为一般的攻击根本就无法破开他们的防御,甚至连想震伤他们都不可能,毕竟他们的肉身太强大了,那旺盛的血气将会抵消大半的攻击,想要斩杀他们,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肉身证道,在猎王的心中已经认定刑天走得是肉身证道之路,而且他所拥有的不朽真身也足以证明这一点,猎王同样走得是这一条大道,在同一条大道之上,若是两人相遇,那便是不死不休的敌人,毕竟这是大道之争,没有任何的情面可言,所以这一战那是不可避免的。

    在这一战之下,许多人都都对刑天的肉身大为震惊,虽然以前他们都知道刑天拥有了不朽真身,但是在他们的心中都不认为不朽真身在刑天的身上能够有什么样的力量可言,毕竟刑天的实力摆在那里,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神皇,而他的对手猎王则是神帝后期的高手,谁都不认为刑天能够在猎王手下活命,可是现在一切变了,让他们不得不改变自己先前的看法,刑天并非是他们所想的那样不堪一击。

    虽然刑天的境界不过只是神皇,可是在这场对抗之中,刑天丝毫没有落下风,完全与猎王拼得是棋鼓相当,这让那些人都不由地为之暗自忖道:“难道说不朽真身真得那么强大吗,能够强大到可以超一个大境界而战,能够无视境界之下的压力?”

    如此强大的肉身所暴发出来的力量,让所有人都不由为之心动,让他们一个个都渴望自己也能够有这样一尊强大的肉身,只不过他们却没有这样的机会,毕竟他们所走的道路已经定下来了,他们只能暗自羡慕刑天与猎王二人拥有如此强大的肉身。

    在这一场对抗之下,很多人都明白,猎王比刑天要差上不少,毕竟武旦虚有其表可是越一大阶在战,若是同等情况之下,刑天完全可以轻易碾压猎王,能够将其斩杀。要知道猎王的实力已经能够碾压他们了,若是让刑天这个疯子成长起来,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一想到这里时,所有人都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他们都渴望看到刑天被猎王斩杀,那样他们则会少一个生死大敌,当然若是刑天能够与猎王同归于尽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只不过这只怕是很难能够成功的,毕竟刑天不是傻子,那猎王也不是傻子。

    在看到刑天这恐怖的肉身之时,让那三十三天之上的幕后黑手因果天尊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对于这一场大战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他不由地喃喃自语道:“不行,我得加快速度了,要不然只怕当刑天这个混蛋成长起来那必会威胁到我的计划!”

    在这一刻,身为幕后黑手的因果天尊已经不认为那猎王拥有能够斩杀刑天的实力了,要不然他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由此可见因果天尊对刑天的重视有多强大。

    不过,因果天尊的计划是什么呢?这一点没有人知道,或许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好在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刑天的存在已经拥有了可以破坏他计划的力量,正是如此方才会让因果天尊如此要不惜一切代价地干掉刑天,若不是他现在无法亲自出手,只怕因果天尊已经疯狂地出手要亲自干掉刑天这个巨大的威胁了。

    在这一场疯狂地对战之下,刑天隐隐感受到自己的手臂开始都有些发麻起来,要知道这可是他第一次在力量上遇到了如此恐怖的对手,若是自己没有那不朽真身,只怕在这样恐怖的对战之下肉身已经崩溃了,毕竟那反弹之力太恐怖了。

    刑天此时尚切有这样的感受,而那猎王的心中更是为之震骇要知道他所面对的情况可不比刑天弱,甚至可以说他所受到的反弹之力更强大,毕竟他没有刑天那不朽真身,若不是他的境界比刑天强大,又有强悍的速度,只怕他是很难能够与刑天如此大战不休。

    对于这一场疯狂的对战,那猎王也是异常惊讶地看着刑天,他也没有想到刑天竟然能挡得住他全力的爆发攻击,要知道这可是肉身之上的疯狂碰撞,原本猎王一直认为自己的肉身那已经是最强大的了,可是在遇到刑天之后他方才明白自己离那巅峰还有着很长的路要走,不过刑天不仅仅是肉身强悍,关键是他的力量也是大的离谱,一拳之下让猎王的太古风神之体都有些难以招架这恐怖的打击。

    身为太古神体,猎王的肉身自然无比的强悍,而刑天真得仅仅只是不朽真身吗?这让猎王的心中不由为之怀疑起来,他在怀疑刑天也有逆天的体质,只怕同样也拥有太古神体,要不然刑天又怎么可能会这么快成变不朽真身!

    “刑天究竟是什么太古魔神的血脉?”猎王的脑海中在疯狂地翻转着,不断地闪过几尊太古魔神的名字,但是却没有一个的情况与刑天有所类似的存在。

    不仅仅是猎王心中有这样的想法,其他人都同样有这样的想法,他们都想了解刑天的体质,所有人都认为刑天的肉身一定是太上神体,就连那幕后黑手的因果天尊的心中同样也在暗自思考着刑天究竟是什么体质,也同样找不到答案。

    别人可以不顾一切地去思考刑天的体质问题,可是猎王却不能过于分心,毕竟他正在与刑天进行着疯狂的搏杀,若是他在这个时候过多于分神考虑这些问题,那他的乐子可就大了,刑天的境界虽然弱小,但是战斗力却并不比他弱!猎王冷笑一声,心中不由地暗忖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体质,不过今天你是必死无疑,你惹上了主人,那便是你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虽然心中有这样的想法,可是猎王却无法真得做到这一点,他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刑天,你隐藏的可真深啊,竟然也拥有太古神体,难怪你能够有这样的实力!”

    听到此言时,刑天不屑地冷笑着说道:“大概在你们这些人心中,除了体质也就只有体质了吧,太古神体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子告诉你,我就是凡胎**,一步一步走到这个地步的,就算你这太古神体站在老子面前,老子也一样把你撕了!”

    刑天说话之间双眸锐利如刀,身上的战意疯狂地沸腾起来,他可并不是说什么大话,要知道他的神魔炼体之术已经发生了变异,可以说他已经走上了属于自己的炼体之道,太古神体虽然强大,但是在刑天的不朽真身面前那都只是浮云罢了,根本不值一提。

    太古神体的血脉虽然很强大,但是那同样也是一种制约,这样的神体虽然很强大,但是体质的力量制绝了他的发展,而像刑天这样一步一步靠着自身的力量,用那神魔炼体之术将自己的肉身精炼到不朽真身的地步,那方才是真正的强大,没有任何的隐患。

    刑天的这番话一落下之时,让整个三十三天之中的那些强者不由为之一愣,刑天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真得没有什么特殊的体质,而是一步一步将自己的凡胎**给淬炼到不朽真身的地步?这也太让人难以相信了,所有人都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若是刑天真得没有太古神体,而是一步一步用炼体之术将自己的肉身给淬炼到不朽真身,那么在他的身上一定有无比强大的炼体传承,要知道这可并非是没有可能,毕竟在那无尽的岁月之中可是不断地出现一些惊采绝艳的天才,他们都能够开创出属于自己的功法,有人能够创造出这种直指不朽真身的练体的功法那也是大有可能!

    贪婪,一瞬间所有人的眼中都透露出一丝贪婪之念,都想从刑天的手中夺取那份传承,他们一个个都在幻想着,若是自己能够得到这强大的炼体之术,那就再也不用忌惮幕后黑手因果天尊的存在,完全可以无视对方的存在,可以进入到天域之中。

    刑天可没有想到自己的这番话落下之后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严重的隐患,不过就算是刑天知道那也不会让他退缩,对于刑天来说,压力越大,那越能够让他为之热血沸腾,越能够让他的修行更加疯狂地突飞猛进,他的道已经没有什么前人可以指点的了,至少在现在是这个样子,毕竟整个三十三天之中那所有的强者都是他的敌人。

    对于刑天之言,那猎王则是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狂妄无知,你不过只是区区一小小的神皇,也敢如此口出狂言,真是不知死活之非,就让我送你这狂徒上路吧!”

    对于刑天,猎王已经不想再与之纠缠下去了,因为他害怕自己再与刑天纠缠下去,那会严重打击他的信心,会让他的心神在这样的大战之中受损,毕竟刑天给他带来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让猎王都不由为之紧张起来的地步,若是他过不了这一关,那么等待他的下场是十分悲惨的,所以猎王在这一刻已经是下了铁心要置刑天于死地。

    对于猎王之言,刑天十分不屑,没有与之再去多废口舌之争,那并没有什么用处,对他来说与其浪费口水,不如直接出手干掉对方,直接斩杀自己眼前的这个生死仇敌。对于猎王这样的敌人,刑天可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毕竟对方的实力并不比自己弱小,对于这样的敌人,刑天那可是全力以付,生怕自己会一时失手,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掉!(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