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狂神刑天 > 正文 第九百一十八章节 威胁

正文 第九百一十八章节 威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九百一十八章节 威胁

    在那一瞬间,整个第三重天之中所有的生灵都被那恐怖的崩溃力量所毁灭,而这会让天谴来得更快,来得更为之恐惧起来,要知道在那诸多生灵殒落之时,整个第三重天之上的虚空发生了变化,无尽的恐怖气息则是一瞬间笼罩了这里的一切,让刑天的脸色也不由为之变色,一切来得都是那么的突然,无论是刑天也好,其他人也罢都心有不甘!

    不甘心也没有用,天谴已经降临下来了,就算是刑天也不得不面对,而那猎王就更不用说了,因为这一切都是他主动挑起战端所引起的,他要承受大半的责任,至于那些正准备逃之夭夭的诸多神帝也不例外,谁让他们也主动前来与刑天大战,相对而言造成这第三重天毁灭的刑天,所承担的责任要小得多,因为他是被动应战,而且他也是初入这三十三天,自然要比别人多一点点的优待!

    “混蛋,我们竟然被天谴给锁定了,这都是刑天与猎王那两个混蛋害的,这下我们无法脱身了!”深蓝龙帝终于忍不住疯狂地大吼起来,在他的吼声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愤怒!

    就在这深蓝龙帝的话语刚刚落下之时,一道阴森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来:“好一个可笑的理由,你们这些混蛋若不是心有贪念要来害老子,又怎么会落理这般下场,既然你心中有如此的不满,那就给老子去死吧,把你的精华给老子贡献出来!”

    当这道声音在声边响起之时,那深蓝龙帝的心中不由为之大骇,便想要逃跑,可惜他行动的太晚了,刑天那恐怖的拳头已经狠狠地轰进了他的胸膛之中,若是在一般的情况之下,深蓝龙帝还有一线生机,可是现在他已经被天谴的力量给锁定住,想要逃走那是不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一下子被殒落在了刑天的手中。

    到了这个地步,刑天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些什么,没有半点的犹豫,疯狂地将深蓝龙帝的一身精华给吞噬掉,快速地恢复着自身的损耗,与那天谴的力量继续对抗着,虽然说他的手段有点凶残,可是这一切都是深蓝龙帝这些混蛋自找的,若不是他们心中有贪念,那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要怪只能怪他们自己太贪婪了。

    刑天开始猎杀这些神帝来恢复自身的损耗,他都能够想得出这样的办法来,那猎王自然同样可以,在刑天对这些神帝痛下杀手之时,猎王也同样把目光盯在了那些神帝的身上,与刑天一样疯狂地屠杀起他们来,吞噬这些神帝的力量来恢复自身的损耗。

    当刑天与猎王如此疯狂的举动出现时,那些神帝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无奈的悲伤,他们都明白自己的下场了,在那天谴之下,他们没有丝毫的活路,当生命的大门对他们关上之时,他们的眼中爆发出了无尽的疯狂,他们就算是死也得要让刑天还有猎王付出代价来。

    杀,那些神帝没有逃跑,也没有躲闪,相反则是疯狂地向刑天还有那猎王发动了冲锋,在看到这种反常之举时,刑天与猎王的心中都不由为之大骇,他们都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这让他们不由地想要逃跑,可是这个时候都晚了。

    “哈!哈!哈!你们这两个混蛋还想逃,都给老子去死吧,你们不给老子活路,那就陪老子一起死吧,给我爆!”那些神帝疯狂地大笑着,在那笑声之中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起,一尊尊神帝疯狂地在刑天还有猎王他们的身前自爆了,强大的冲击波瞬间将他们给笼罩起来,那恐怖的力量疯狂地在破坏着他们的身体。

    虽然刑天与猎王都有着强悍的身体,但是在这数尊神帝的自爆之下,他们都受到了巨大的创伤,别看刑天有强大的不朽真身,可以不朽不灭,但是在这些神帝疯狂的自爆之下,他也难以真正做到这一点,毕竟他的不朽真身只不过是初成,而神帝的自爆所产生的力量来过于恐怖,最重要的是这强大的自爆之力竟然能够爆发出攻击神魂的力量来。

    在这恐怖的力量之下,刑天不由地闷哼了一声,身体不由自主地被那恐怖的力量给震退,他的一身气血则是在疯狂地翻腾着,若不是他的肉身有着强大的防御,只怕他已经殒落在了这一击之下,毕竟这可是数尊神帝的自爆。

    刑天尚切如此惨,那猎王就更不用说了,虽然他的境界要比刑天强大的多,但是他却没有刑天那恐怖的身体防御,在这一刻他整个人那是血肉模糊,在这强大的冲击波下,他的太古神体的防御被击破,受到了巨大的创伤,在肉身之上,他遭受到了重创。

    在看到那些神帝突然之间爆发出如此恐怖的自爆之时,三十三天之上的幕后黑手因果天尊的脸色不由再一次为之变色,不得不说自从他对刑天发动攻击之后,他的心情可是在不断地起伏不定着,这些神帝的自爆,让因果天尊的心精无比的深重起来,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他明白这一次三十三天的变化只怕要超出自己的掌握。

    这仅仅只是开始,虽然刑天在这疯狂的攻击之中受到冲击,不过他却没有退缩,因是他将目光盯在了那猎王的身上,在看到猎王被强大的冲击波所重创之时,刑天不顾自身的伤势,疯狂地冲上前去,手中的长剑爆发出了恐怖的力量,一道强大的剑光飞斩而出,直指猎王的头颅,大有要将他一剑斩杀的架式。

    是的,在这一刻刑天也是心里发狠了,要不惜一切代价干掉猎王,在刑天看来自己想要在这一场剧变之中全身而退,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以战养战,吞噬敌人的一身精华来恢复自身的损伤,只有这样方才能够让自己可以不受外力的阻挡。

    “刑天,你这无耻的混蛋,有本事就不要偷袭,与我正面大战一场,你做这小人行迹算什么本事!”在面对刑天的疯狂攻击时,猎王不由地怒声大吼着,他之所以会说出这样可笑的话来,那是因为他感受到了压力,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刑天的攻击让他恐惧了。

    是的,在这一刻猎王心中有所恐惧,在刑天的身上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这让他的心境被破了,虽然他对因果天尊无比的忠心,可是忠心也是有一个限度的,在死亡的威胁之下,他自然有了一丝的退却之意,于是便有了这番话。

    听到此言时,刑天不屑地冷笑道:“什么狗屁的正面一战,什么小人行迹,你这混蛋也敢在老子面前说这番话,先前不知是那个混蛋趁人之威,不顾老子被人围杀的情况,还要要对老子痛下杀手,你别说那个混蛋不是你,就凭你这混蛋的行为也配与老子说这样的话,给老子去死吧,今天谁也救不了你这混蛋,老子要用你的血来警告那藏身于背后的混蛋!”

    刑天说话之间疯狂地冲杀上前,手中的长剑则是疯狂地挥斩而出,而这个时候那天谴的力量已经降临了,强大的力量已经将他们周身方圆百里都给笼罩起来,将他们二人给死死地锁定了,那恐怖的雷霆之力就要落下来了。

    在面对这样的剧变之时,猎王的心中已经再也没有了先前的那份轻松自在,他胆怯了,不想再与刑天继续大战下去了,因为他不想死,在那恐怖的天谴之下,他的心神被那恐怖的天谴之力所慑住,让他不由地大声吼道:“刑天,你这混蛋还不快收手,若是你再这样下去,我们谁都别想活着离开,都会被那天谴所毁灭!”

    刑天哈哈大笑道:“哈!哈!哈!毁灭又如何,老子不怕,今天你就算是说得天花乱坠那也没有用,老子是不会放手的,你得给老子去死,!”刑天依然疯狂地在向猎王发动着疯狂的攻击,丝毫没有因为那头顶之上的天谴而有所收敛,在他的脸上那是闪烁着无尽的疯狂。

    “疯子,没有想到这一次因果天尊那个混蛋终于吃亏了,竟然惹上了这样一个疯子,一个不把自己的性命当成一回事的疯子,这一次猎王这个混蛋只怕是要凶多吉少了,这实在是天大的好消息啊!”三十三天之中的那些大能看到刑天如此疯狂的攻击音,一个个都不由为这大骇,不过对于这样的结果那是他们所愿意看到的,他们都希望刑天能够与猎王同归于尽,那对他们来说则是天大的喜询!

    两败俱伤?这些人想得倒是很好,不过他们的想法却是不哥能成功的,刑天虽然是一个疯子,但是他还没有疯狂到要拿自己的性命去旰险的地步,要用自己的性命去赌博,他之所以敢这么做,那是因为他心中有着十足的把握可以在这危险之中全身而退。

    面对这样恐怖的天谴,就算是三十三天之中那所有的神帝,也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有能力在这恐怖的天劫之下全身而退的,毕竟这天谴的力量实大是太恐怖了,恐怖到让所有人都为之绝望的地步,毕竟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让所有人都不得不为之谨慎小心。

    不过刑天并不在意这一点,他已经有过一次炼体的经验,那天谴虽然恐怖,可是刑天依然有信心可以借助着这一场天谴的力量来粹炼一下自己的肉身,让自己的一身力量能够有所增尽,虽然说这样的选择看起来有些疯狂,有些危险,可是刑天已经不再乎这一点了,他不再意自己会遭受到什么样的攻击。

    刑天有不朽真身,肉身在天谴之下虽然有着巨大的压力,可是这压力也是动力,能够源源不绝对给予刑天强大的恢复之力,那天谴之雷虽然很强悍,但是却无法一击轰杀刑天这个疯子,看着那一道道恐怖的天谴之力在刑天的身上疯狂地缠绕着时,那猎王的心不由地为之凝重起来,让他甚至有了一丝想要掉头逃跑的打算。

    想要在刑天的面前逃走,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以说现在他已经被刑天给死死地盯上了,那怕是他有再大的本事,也休想从刑天的手中活着逃走,在刑天的心中已经给他定下了死罪,虽然说猎王是罪孽深重的,可是想要杀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对于刑天来说,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价,只要能够留下猎王,能够斩杀猎王,那都是值得地,刑天顶着天谴之力疯狂地在发动着一轮又一轮的攻击,在这一刻他的一身力量则是在疯狂地爆发着,那强大的力量让猎王一步一步地走向了毁灭。

    别看猎王成名要比刑天不知早多少岁月,但是现在他却无力反抗刑天的攻击,被刑天给压着打,渐渐地落到了下风之中,而这时第三重天已经完全毁灭了,他们二人的身上的业力则是大得惊人,一道道的雷电从那虚空而来,直接轰在了他们的头顶之上。

    如此恐怖的攻击让刑天的心神为之一震的荡漾,好在刑天的元神已经融入到了内世界之中,虽然这恐怖的攻击很凶险,但在刑天内世界之中的两尊分身相助之下,那恐怖的攻击并没有对刑天造成太大的压力,让刑天依然能够在天谴之下行动自如,依然能够爆发出恐怖的攻击,因为他有属于自己的内世界,那天谴之力虽然恐怖,但是他内世界的世界之力却能够与之对抗,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那要得益于刑天先前对第三重天本源的疯狂吞噬。

    是的,是那第三重天的本源之力,是那股强大的力量帮助了刑天,正是因为刑天的内世界之中吞噬了这样的力量,所以让刑天的本身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让他可以如何疯狂地顶着天谴对猎王发动凶狠绝伦的攻击,对其展开一场追杀。

    在这个时候,已经不是那猎王追杀刑天了,他们二人的情况则是发生了变化,变成了刑天追杀起猎王来,在刑天的疯狂攻击之下,猎王的处境则是变得十分凶险起来。

    “刑天,你这混蛋真得要赶尽杀绝吗?你就不怕被天尊追杀吗,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被刑天给打得有些无力加招架的猎王忍不住拿出因果天尊来威胁起刑天来,若是刑天什么都不知道,那或许还会被这威胁给改变想法,可是现在刑天却不会受半点的影响。

    只听,刑天不屑地冷笑道:“都死到临头了还敢拿这样的可笑之言来威胁老子,你以为老子是被吓大的吗,想要来追杀老子,那你就得有死的准确,今天谁来了都没有用,都阻挡不了老子要斩匀你这混蛋的决心,你给老子去死吧!”

    大吼之下,刑天手中的长剑划过一道流光狠狠地斩落而下,这个时候那猎王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毕竟他可没有刑天那恐怖的身体,更没有吞噬过第三重天的本源之力,所以他自然不是刑天的对手,面对刑天这疯狂的一剑之时,虽然猎王很想逃走,可惜他却没有这个机会,被刑天的长剑狠狠地斩在了那手臂之上。

    一声惨叫响起,在那惨叫声中,一道血光冲天而起,猎王手持神矛的那只右手被刑天一剑给斩落而下,还没有等猎王反应过来时,刑天心念一动将猎王的手臂与那只神矛给直接收入到自己的内世界之中,将其镇压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道阴狠的声音从那虚空之中响起:“刑天,你这小辈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不要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在这三十三天之中你不过只是井底之蛙而已!”

    原本是那幕后黑手因果天尊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下大将猎王就这样被刑天所斩杀,所以他不得不出开口警告起刑天来,希望能够救下猎王的一条性命,能够避免猎王殒落在刑天这个疯子的手中。

    可惜,因果天尊太小看了刑天,正如先前刑天所说得那样,今天就算是谁来了都没有用,他是一定要斩杀猎王,因果天尊虽然强大,但是刑天并不恐惧,而且若是对方真得有能够出手阻击自己,那也就不会开口威胁自己了,而是直接出手干掉自己,仅从这一点上刑天便能够知道因果天尊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厉害,他也有缺点在身,只要对方有缺点在身上,刑天便会有所害怕,所以刑天是铁了心要干掉猎王,要断因果天尊一条臂膀来。

    刑天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干掉猎王对那幕后黑手因果天尊的影响有多大,那绝对会动摇他的根基,最重要的是刑天可以吞噬这猎王的一身精华,能够让自己的修为更进一步!(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