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狂神刑天 >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节 怨恨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节 怨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节 怨恨

    “神风大人,我们真得不理会那些人的生死吗?毕竟他们是我人类文明的天之骄子?”在人类文明的一艘‘永恒神舟’之上,有人则是不安地开口询问着!

    “路是自己走出来的,那些混蛋既然敢去打劫别人,那就要有被人打劫的准备,这是他们自己找的,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天神秘境的控制区域,去寻找那诸个纪元之前的强大传承,至于那些蠢货是死是活与我们没有关系,他们死了那是再好不过,能够节约我人类文明的资源,这也是好事一件!”

    “可是,我们若是这么做了,那等天神秘境结速之后,我们如何回复……”

    还没有等此人把话说完,神风则是沉声喝道:“够了,没有那么多的可是,我们不是见死不救,而是没有时间去救援他们,我们得为种族文明着想,我们现在身上承担着种族文明的利益,我们的目标是天神秘境深处的传承,而不是为了一群只懂得自相残杀的混蛋而浪费自己的时间,他们是抱着什么心情去的,你我都知道,他们能够对刑天下手,那就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明白吗?”

    不得不承认神风的这番话说得太厉害了,竟然给自己找了这么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来,把自己美化到这么好的地步,而真实的情况却是洽洽相反,他之所以不去救援,心中正是有着见死不救的相法,他可没有那么伟大!

    说起来,这样的情况不仅仅在人类文明的‘永恒神舟’之中出现着,在其他文明的战船之中也都在上演着,对他们这些人来说,什么都不重要,那诸个纪元之前的传承方才是最重要的,要知道他们一生之中只有这么一次机会,若是为了一艘小小的‘永恒神舟’便错失这坐机缘,那可就是傻子的行为,是不值得他们这么去做的,也只有那魔尊太自以为是,太高估自身的实力,所以要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在修行场中想要做到舍己为人那是很难的,特别是大家还都处于竟争的地步,那就更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了,对于那些天之骄子来说同,他们的心中可没有什么种族文明的利益,因为现在他们还不是种族文明的决策者,所以他们的眼中有得只是自己的利益,他们这些人是不会为了别人的利益而牺牲自己的,所以这所谓的求援,那只是一个笑话而已,一个不可能得到大家支持的笑话罢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一点在这修行界之中那是表现的淋漓尽致,当然,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还有一个小小的原因,那就是很多人并不把刑天当成是一回事,虽然刑天表现的很不错,但是在他们的眼中那也仅仅只是不错而已,远远不同让他们为之放弃自己的计划,所以他们都不会去理会刑天在干些什么。

    在迟迟没有看到有新的援兵出现之时,魔尊的心情变得无比沉重起来,他那些跟随者的心情也都不由为之动荡起来,这时有人开口说道:“魔尊,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不然大家都得身死魂消,刑天的大阵要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大的多,我们现在应该加速冲出去!”

    听到这番话时,魔尊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的阴沉,在那阴沉的神情之中充满了无尽的冰冷,让人见了都不由地打起了冰颤来,那神情对于在场的众人来说有着太大的杀伤力了,一瞬间那些还有想法的众人都不由地闭上了嘴巴,都担心被魔尊给记恨上。

    只听,魔尊冷哼一声说道:“刑天那个混蛋以来这样就能够留下我们,就能够干掉我们,他也太高看自己的能力了,小看了本魔尊的力量,他要战,本魔尊便与他一战,让他知道本魔尊也不是好惹的,审判天平出,审判天地!”

    随着魔尊的话语一落下,瞬间从魔尊的身上暴发出一道恐怖的力量,在那力量出现之时,一杆漆黑如黑的天平出现在了虚空之中,在那天平两端则是有着不同的法码!

    在这审判天平一出,那天平两端之上的托盘之上分别暴发出一道强烈的神光,那两道神光一出,则是迅速地冲击着这方星域的法则,那诸多的力量则是被那两道神光给引到了天平之上,这时,只看到天平在疯狂地向一个方向倾斜起来!

    当看到这样的情况出现之时,那魔尊的脸色变得无比的凝重起来,事情要比他想象的要危险的多,他小看了刑天能力,也小看了这一场大战之中刑天所造成的业力,在这一场疯狂的杀戮之中,刑天并没有太多的业力,相反业力深重的而是他们这些人,这如何能不让魔尊为之恼火,让他一瞬间都要为之破口大骂起来。

    虽然说魔尊的救援之举那是抱着异心而来,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双方之间的因果业力的差距会是这么的惊人,这让他的这一份杀手锏则是白费了力气。

    在看到天平的变化之时,魔尊手下的那些人则是开口说道:“魔尊大人,如今双方的业力相差太悬殊了,就算你掌握了这审判的天平,但是也无法斩杀刑天,甚至强行出手只会承受那反噬的力量,我们现在还是先撤退为妙,我们犯不着为了这些无知的蠢材而把自己的命运给断送在这里,那没有任何的价值!”

    “不,事情还没有那么个地步,我们还有机会,虽然这一场疯狂的杀戮之中刑天没有多少业力缠身,可是我们却未必就没有可能镇压刑天这小辈。要逆转局势也不是没有办法,这还难不倒我。”说到这里,魔尊的手中光芒一闪,一张符咒出现,这是一张十分神秘的符咒,也是魔尊真正的底牌,现在为了自保,他却不得不动用了!

    究竟是什么符咒会让魔尊都如此重视?这是小命运术所炼制而成的符咒,虽然无比与大命运术相比,但是同样有着逆转战局的强大能力。

    只听,魔尊沉声喝道:“命运之力,为我逆转天地,扭转乾坤,审判天平转!”

    随着魔尊的沉声喝落下,那小命运符咒化为一道神秘的气息融入到了虚空之中的审判天平之中,而当这道神秘的气息融入之后,很快那天平则是出现了逆转,一股强大的力量在疯狂地改变着天平的审判,那天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在改变着,一点一点地发生着扭转,转瞬之间,天平就恢复了平衡,然后开始向另一边疯狂地倾斜起来。

    命运之力,这就是命运的力量,虽然只是小命运术的力量,但是却真正逆转了这一场杀戮所产生的业力,逆转了众人的命运,改变了审判天平的审判。

    在看到这样的情况之时,魔尊的跟随者的脸色则是不由为之大变,急声说道:“魔尊大人,为了这些愚蠢的混蛋,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是不是有些太过了,要知道这命运符咒可是我们用来争夺最终传承的底牌,现在用了,那我们只怕就没有力量与其他文明争夺那最终的传承了,我们也无法向文明有所交代!”

    “交代,我们为什么要向文明有所交代,就算我们保留这道符咒,你就能够肯定我们一定可以争夺到那最终的传承吗,而且你真得以为在我们魔族文明之中,仅仅只有我们一队人马去争夺那最终的传承吗,你太天真了,与其白白浪费这一道命运符咒的力量,还不如为我们争取到足够的利益,只要能够干掉刑天,付出这点代价算不了什么!”魔尊不以为然地说道,在他的心中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之处。

    在魔尊说话之间,审判天平的力量开始发挥作用了,一道恐怖的力量向刑天疯狂地轰杀而去,这一道力量出现的十分的诡异,直接无视了刑天那强大的‘周天星大阵’的力量,直接从虚空之上轰向刑天的身体,直接跨越了空间,这就是审判的力量。

    不过,虽然这审判的力量十分的诡异,可是想要任这样的手段干掉刑天,那还是有些不足,刑天现在已经不是先前的实力了,在对天地法则有了新的领悟之后,刑天的实力那可是有着强大的增进,最重要的是,这里是天神秘境,而在借助着那一丝机缘,刑天对这天神秘境之中那最为恐怖的终结之力有了一点点的了解,虽然仅仅只是一点点的了解,但也足够刑天用来逆转一切了。

    是的,是逆转一切,那魔尊能够利用命运符咒的力量逆转一切,而刑天同样能够借助着自身对天地法则的领悟,能够借用这天神秘境之中那神秘的终结之力来改变战局。

    “想要利用这样的手段来阴老子,魔尊,你也太高估自己的力量了,这里是天神秘境,在这里终结之力方才是一切的根本,想要杀我,你还不够资格,五行逆转,勾通天地,终结之力给我爆发吧,杀!杀!杀!”刑天疯狂地大吼着,在他的吼声落下之时,这片星域之中的五行之力则是发生了异变,而在这异变之时,那隐藏在深处的终结之力动了。

    终结之力一动,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那审判天平的力量虽然很强大,可是与终结之力相比,那还相差很远,毕竟这终结之力可是终结了一个纪元,审判的力量再强大,也无法与终结一个纪元的强大力量对抗。

    “不好,刑天这疯子又动用了杀手锏,老子得快点逃跑,这对抗的事情不是交给魔尊来处理吧!”很快那些天之骄子的心中又一次做出了逃之夭夭的决定,死道友不死贫道,这就是他们最真实的想法,那怕是魔尊是前来救援他们的,那也不会让他们改变自己的想法。

    原本魔尊认为只要自己用命运符咒之力逆转战局,那些天之骄子,还有各大文明的背叛者都会改变想法,都会掉过头来与刑天来一场大战,可惜他错了,他太高估这些天之骄子与那些背叛者决战的信心了,而他的这一次走眼则是直接把自己给坑惨了。

    “该死的混蛋,什么狗屁的天之骄子,你们简直就是一群懦夫,只会临阵脱逃的懦夫,一群胆小鬼!”魔尊在疯狂地大骂着,可惜不管他骂得有多么强烈,都无法改变眼前的局势,那些正在逃跑的混蛋可不会在意他的大骂,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只要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能够让自己躲过这一劫,丢点脸面那没有什么,根本不值一提。

    是啊,在性命面前,脸面又算得了什么,只要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别说是丢点面皮,就算是付出再大一点代价,他们都是不会有丝毫的犹豫,毕竟什么都没有自己的性命来得重要,有了性命方才能够谈其他的事情,若是性命都丢了,那什么也都没有了。

    “魔尊,我们现在怎么做?那些混蛋已经是指望不上了?”在看到这样的情况之下,魔尊手下那些跟随者也是忍不住沉默,急声开口询问道,他们这些人的脸色都变得无比的凝重起来,毕竟这已经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而是关系到他们所有人的生命的大事。

    “哼,现在我们还能够怎么办,撤退,先离开这里再说,与这些混蛋在一起,那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早知道这些混蛋如此无耻,如此胆小如鼠,先前就不该出手救下他们,那样我们也就不会落得现在这个地步!我们都被这些无耻的混蛋给害惨了,他们真是该死至极!”魔尊的眼中透露出无尽的杀气,对于那些无耻的混蛋可是恨之入骨了,甚至要比对刑天还要痛恨,毕竟是这些混蛋坑了他。

    在魔尊开口之时,他身下的‘永恒神舟’则是瞬间掉过头来,随即就化为一道流光,疯狂地向外遁走而去,那些先前已经先行一步的战船的速度根本无法与‘永恒神舟’相比,一瞬间就被其追上了,然后便被超越!

    “混蛋,魔尊,你这无的混蛋,你不是来救援我们的吗,你怎么能够无耻到撇下我们逃之夭夭,你这不得好死的混蛋!”在看到魔尊竟然舍弃了与刑天大战之时,并迅速地超越自己,那些天之骄子也好,还是那些背叛者也罢,一个个都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仿佛是魔尊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恶事,这些人也不想一下,究竟是魔尊无耻,还是他们无耻。

    原本魔尊是来救援他们的,可是在魔尊出手为他们挡下刑天之时,他们这些混蛋又做了什么,是他们先舍充了魔尊,先做了忘恩负义的事情,现在魔尊舍弃他们独自逃走,那也是对他们的报复,是他们应得的下场,他们根本没有资源发出任何的抱怨来。

    可惜,人性便是如此,对于那些天之骄子来说,他们是不会犯错的,任何的错事都是别人的,与他们无法,他们根本没有想过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他们现在整个人都被那疯狂的想法给迷失了双眼,根本看不清前路。

    逃,想的倒挺美,可是刑天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吗,刑天是一个大度到任由他们逃之夭夭的人吗?不,刑天不是那样的人,对于刑天来说,对于这些混蛋,那可是恨之入骨,又怎么可能让他们逃之夭夭,想要从刑天的手中逃跑,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要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他们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在这一刻,所有人的心中都已经没有了与刑天放手一搏的想法,他们的心中早已经忘记了什么道德,对于他们来说唯一的想法就是逃过这一劫,能够让自己活下来,至于其他人的死活那与自己无关,他们是不会在意的。

    出现这样的情况,实在可笑到了极点,不过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出现这样的变故,那也是再合情合理不过了,毕竟大家在进入到天神秘境之时,心中都明白,在这天神秘境之中能够依靠的人只有自己,不能够把命运寄托在别人的身上,要不然最终吃亏的只会是自己,而这一点,在场的所有人都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想逃,那要问一问刑天答不答应,刑天布下了这么大的局,会让他们这些天之骄子就这些轻易地逃之夭夭吗?很明显这是不可能的,刑天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放过这些人,刑天布了这么大的局,自然是要将他们一网打尽,一举干掉他们所有人。对于刑天来说,他需要在真正的决战来临之前保住自己的秘密,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那只有杀戮,只有干掉这些人方才能够最大程度地保住自己的秘密,而在一开始刑天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