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武侠修真 > 狂神刑天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六章节 当面打脸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六章节 当面打脸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八十六章节 当面打脸

    女娲娘娘越是如此诋毁刑天,对她自身的形象影响也就越大,也就越被嫦曦姐妹反感,人都会辩别好坏,女娲娘娘的行为让嫦曦与嫦娥姐妹不屑,就算是敌人,你也不该在别人面前如此诋毁,而且还一而再再而三地这么做,这就有点过头了,也太失礼了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女娲娘娘、三清这些入室弟子的心中鸿钧道祖是神圣的,可是对于其他人而方却并非如此,虽然大家曾在紫霄宫中听道,可是他们所得到的并不多,他们的心中对鸿钧道祖的印象没有女娲娘娘想的那么美好,至少大多数人是如此,而嫦曦、嫦娥姐妹二人便是其中之一,毕竟他们在那些分宝之中是一无所获!

    嫦曦淡然说道“女娲圣人,你若是前来广寒宫中只是抱怨刑天道友的,那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谈得了,你是圣人有充足的时间去关心这些事情,我们只是小小的大罗金仙,还需要努力修行,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关心这些小事!”

    小事,听到嫦曦的评价时,女娲娘娘的脸色不由再次为之变色,自从她踏足这广寒宫时,她所遇到的意外实在是太多了,多得让她有些难以接受,很明显在嫦曦的心中刑天的形象并非她想的那样不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女娲娘娘有些难以接受嫦曦的观念,或许是刑天曾给予女娲娘娘太多的压力,让她心中不由地再次想到了阴谋,想到了嫦曦如此的反应是不是受到了刑天的威胁所导致的。

    女娲娘娘沉声说道“常曦妹妹,你们是不中受到了刑天的威胁,若是如此你们用不着害怕……”

    还没有等女娲娘娘把话说完,嫦曦便已经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说道“女娲圣人,你有什么事情还是直说吧,我们用不着在这件事情上讨论,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们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威胁,那都是你自己主观认为的,我们姐妹真得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还请你直接说出自己的来意吧!”

    打脸,这是赤/裸裸地打脸,而这却又是女娲娘娘自找的,谁让他总是以主观在行事,一味地用自己的主观来认定一切,于是引起了嫦曦的不满,最终便引出了这样的结果,让人给打了脸,丢了面皮!

    当然,这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嫦曦有点不通人情,对于嫦曦与嫦娥姐妹二人来说,她们一直都生活在太阴星上,除了几次前去紫霄宫听鸿钧道祖讲道之外,接触外人的时间很少,所以她们的行为之中有一点点的不通人情,也正是如此方才有了嫦曦这种打脸的举动。

    生气吗?身为圣人之尊,却被嫦曦这样一个大罗金仙给打脸,这让女娲娘娘如何能不十分生气,恼火,可是她又明白嫦曦与嫦娥的一些情况,又不能发火,更何况这一次她还是有事前来,那就更是不能冲动,只能忍下这口恶气!

    “混蛋,都是刑天这个混蛋害我如此丢脸!”好家伙,女娲娘娘在嫦曦这里受了气,却把气撒在了刑天的身上,认定这一切是刑天害的,岂不知这一切都是她自己所造成的,与刑天没有太大的关系,若非要勉强地认为有关系,那就是刑天先行了一步,而且刑天的行为要比女娲娘娘要温和的多!

    对于女娲娘娘一再诋毁刑在的话语,嫦曦与嫦娥都不想再听了,她们迫切地想知道女娲娘娘的来意,想要知道女娲娘娘是不是真得如刑天所说得那样,是带着阴谋而来!

    女娲娘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那份愤怒,然后开口说道“两位妹妹,姐姐这一次前来是想给两位介绍不错的道侣,有道是孤阴不生、独阳不长,两位妹妹一直都生活在这太阴星上,一身的太阴气息太重,限制住了自身的修行,想要有所增进那是难上加难,除非行那同修之道,借助外力来突破,而妖皇帝俊与东皇太一洽洽是最合适的人选,他们出身于太阳星,与太阴星相生相克,一身太阳真火至刚至阳洽洽能够与两位妹妹的太阴气息交融,与两位妹妹可谓是天造之合!”

    女娲娘娘此言一落,嫦曦与嫦娥不由地相互对视了一眼,她们的心中都不由地暗叹道“果然一切都被刑天道友给说中了,女娲娘娘前来广寒宫是带着阴谋而来,什么天造之合,这分明是在损人利已,利用我们的无知而陷害我们于绝境之中!”

    若不是女娲娘娘是圣人之尊,只怕嫦曦与嫦娥在听到这番话时早已经翻脸了,可是她们面前的毕竟是一位圣人,她们可没有刑天还有巫族那样强悍的实力,不能直接与女娲娘娘翻脸,至少不能撕破脸皮。

    嫦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多谢女娲圣人的好意,我们姐妹还没有想过要寻找伴侣,而且我们也不想牵扯到巫妖两族的争斗之中,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你还是请回吧!”

    什么,这怎么可能,嫦曦竟然拒绝了自己的提意,她们不是很重视修行吗,为何有这样的大好机会却要放弃?不,这其中一定是刑天那个混蛋在捣鬼,是他威胁了嫦曦与嫦娥姐妹二人,要不然她们不可能如此反常,刑天这混蛋一定还在广寒宫中,所以嫦曦、嫦娥两姐妹方才会一再地拒绝与自己交流。

    一想到这里,女娲娘娘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怒火,沉声喝道“刑天,你这混蛋给我出来,有本事就正面交战,暗地里威胁两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

    女娲娘娘的突然暴发让嫦曦与嫦娥姐妹为之愤怒,自己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可是女娲娘娘却依然是我行我素,依然以自我为中心,这如何能不让她们为之愤怒!

    就在嫦曦要出言反驳女娲娘娘之时,一道沉喝响起“好一个妖族,好一个圣人,真是无耻到了极点,明明是自己阴谋算计别人,失败了却把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

    “刑天,你休胡说,我有什么阴谋,你给我说清楚!”女娲娘娘气急败坏地向刑天大声吼道,仿佛是被激怒了,又仿佛是被说中了心事,她越是表现的如此激烈,在嫦曦与嫦娥的心中越是被坐实了那阴谋算计!

    刑天不屑地冷笑道“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把你那可耻的面目当众给揭穿,不要以为你们妖族那点小心思别人看不穿,先不说你在对嫦曦与嫦娥两位道友选择道侣之上的用心有多险恶,仅仅只是你想拉她们入妖族一事上便阴狠无比,你明明知道两位道友的心思,不想参与到巫妖两族的争斗之中却非要拉人入伙,这等行为不阴险吗?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是不假,可是帝俊、太一两只贼鸟是什么修为,而嫦曦与嫦娥两位道友是什么修为,你还能说你用心不够险恶吗,傻子都知道这样的同修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

    刑天的话有如利箭一样深深地刺入到了女娲娘娘的心中,在这件事情上好的确有私心,的确在算计嫦曦与嫦娥姐妹,想要了结自己与妖族之间的因果,可惜好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以刑天的眼光竟然能够看穿自己的算计,没有想到刑天一个巫族出身的大巫竟然对阴阳大道如此了解,一失足成千古恨,被刑天当面拆穿了自己的阴谋时,女娲娘娘的脸色是一变再变!

    嫦曦沉声说道“女娲圣人,刑天道友所说的这一切可都是真的?”

    面对嫦曦的质问,女娲娘娘则是无法回答,因为这一切都是真的,她没有脸面回答嫦曦的质问,想要说假话,有刑天在那根本就行不同,这让她是坐立不安,不知所措。

    对于打击女娲娘娘,刑天那可是从来都不惜余力,他冷笑道“怎么,女娲你这圣人回答不出来了,你先前不是口口声声在骂我刑天是个混蛋吗,骂我刑天暗中威胁嫦曦与嫦娥两位道友吗,不是要与我一战吗,现在怎么说不出话来了,我们之间谁是混蛋,谁无耻!”

    说到这里,刑天的语气一顿,稍微停顿了片刻,然后又说道“女娲,你这妖族圣人可是做得挺合格的,为了妖族是不惜余力,连这等下作的手段都用上了,不过你以为自己能够成功吗,不仅仅是我看穿了你那点小心思,稍微有眼光的人都能够看穿,你妖族想打太阴星的主意,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你想战,那就战!”

    刑天说到这里,身上瞬间暴发出恐怖的战意,在补天之后身为武道之祖的刑天可是有了质的转变,他的战意一出,整个太阴星都被他那恐怖的战意所笼罩起来,那怕是女娲身为圣人想要脱离刑天战意的压制都很困难。

    在这个时候与刑天开战值得吗?女娲娘娘暗叹了一口气,不值得,因为她没有信心能够战胜刑天,先前她之所以说出那么一番话为得仅仅只是打击刑天,真得让她选择在这个时候与刑天决战,她是不会这么做的。

    嫦曦也看到了女娲娘娘的犹豫,虽然她心中对女娲娘娘那阴险的算计而愤怒,可是她不想与女娲娘娘反目成仇,至少现在她不想这么做,嫦曦长叹一声说道“刑天道友,这里是广寒宫,来者是客,那怕是女娲圣人有再多的不是,但是她总是我的客人,还请你看在我们的面上不要大动干戈!”

    听到嫦曦之言,刑天的心中不由为之高兴起来,他虽然很想干掉女娲娘娘,可是这并不现实,若是女娲娘娘想要离开,那是他所无法阻止的,毕竟女娲娘娘是圣人,那怕是一个没有掌握圣人力量的圣人,她依然是圣人。

    刑天长叹一声说道“也罢,既然嫦曦道友这么说了,在下也不能拒绝,两位道友也太仁慈了,对于像妖族这些无耻之徒,你越是仁慈,他们截止是嚣张,不过两位道友请放心,只要有我刑天一天,他们妖族休想打这太阴星的主意,休想算计两位道友!”

    刑天说女娲娘娘与妖族无耻,其实他与女娲娘娘还有妖族没有什么两样,都在打太阴星还有嫦曦与嫦娥姐妹的主意,只是女娲娘娘与妖族的手段太低劣了,被刑天这个更加阴险之徒给拆穿了,让他占得了上风!(。)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