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系铃人琴音可解铃 修道者笛声堪问道1

正文 系铃人琴音可解铃 修道者笛声堪问道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六十九章

    秦悦微惊,似乎想说什么,但忍住了没有说出口。

    奉衍很是善察人意:“你莫不是想问,我为何要把那些带了丹毒的丹药给解锐?”

    秦悦没有否认:“想来,道君也不是故意为之。”

    世人大多损人利己,哪有害了别人还毁了自己的道理?倘若是存心的,就不会两个人一起耽于元后,迟迟不可进阶化神。

    “当年师门内斗,一个素日善良的小师弟赠了一只元品丹炉给我。我未曾设防,一时兴起就拿来炼丹了,丹成之后,还赠了一份丹药给解锐。没想到,那个丹炉内里早已破损严重,丹毒自然也渗入那炉丹药里了。”

    解锐虽没有明说,但秦悦也能猜出一个大概。大抵就是两个师兄弟争名逐利,其中一人给另一人使了绊子,不幸殃及池鱼。

    难怪灵均会那般讳莫如深,同门相杀,终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我同解锐,相交百年。他虽为一介散修,为人却仗义慷慨,光风霁月的名声不输今日的墨寒。”奉衍娓娓道来,“得了这份无妄之灾,他也没有如何怨怪于我,只是遗憾仙途不可期罢了。”

    “丹炉之毒,难道无药可解?”

    “或许有,但我们一直没有找到。”

    其实秦悦早就猜到了这个答案。堂堂灵宇宗的掌门何许人也?若想找个解毒良方绝非难事。至今未果,恐怕真的是无药可解了。

    “是药三分毒,墨宁,以后你服用丹药的时候也注意一些。”奉衍细细地叮嘱道。

    秦悦点了点头,打算回去以后把丹炉好好检查一遍,一旦有损,立即弃用。

    奉衍没再多说什么,秦悦十分识相地告辞了。

    临走前又去灵均的洞府看了一眼,灵均尚未归来。秦悦遂给他留了一张传讯符,说她已经来过了,心中对那个传送阵仍是毫无头绪,所以没有去尝试解阵。

    写完了不忘添上一句:“此去闭关修行,勿扰。”

    她可不想再像之前那样,每隔几天就收到一张灵均寄来的传讯符。

    闭关修行,自然只是骗人的套话。她懒散至此,随着修为的增长更甚。如非必要,绝不会选择闭关。

    回到木摇宗后,先把奉衍给的玉简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里面写的都是御兽心得,翻了许久才看到这样一句:“若为修士斗法所伤,受惊失神,则可”

    音攻也算斗法的一种,这句描述和翡翠的现状十分吻合。秦悦顺手摸了摸怀里的翡翠,继续看了下去。

    而后讲的就是解决的法子。玉简上说,须其主人“运灵调养”,另加一套法诀,便可促进灵兽的恢复。秦悦看了好久才明白过来,这个法子大抵就是“人修涤荡神思,然后通过特定的法诀,传到其灵兽身上”的过程。

    秦悦本想一试,但仔细一看,那个法诀的依托竟是灵兽契约。她和翡翠之间根本不存在契约关系,此法怕是不可行了。

    秦悦揉了揉额头,很是无奈地拍了拍翡翠,哀叹一声:“你让我怎么办才好”

    “你说什么怎么办才好?”身后突然传来周浩然的声音。

    秦悦并没有躲在屋子里看玉简,而是在院子里挑了个树荫,席地而坐。周浩然闲来无事,顺道过来看看这位已然登临化神的友人,谁料化神修士亦有烦忧,走近之时,正好让他听见了那一句哀叹。

    秦悦转过身来,愁眉苦脸地指了指翡翠:“这只沉雪兽被音攻吓着了,至今都是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

    周浩然仔细看了两眼:“目光果真呆滞了许多。若非细看,倒和平常无异,你若不说,我还不知它受了惊吓。”

    翡翠呆呆愣愣的望了一眼周浩然,什么话都没有说。

    事实上,自从那两段琴音血洗了笑忘山之后,秦悦就再也没有听见翡翠说过话。误了修行倒是小事,就怕它郁结于心,久久不能释怀。

    “如它这般,可有什么解决的法子?”

    周浩然仔细想了想,道:“你不妨让这只沉雪兽再回到惊闻音攻的情形中去,故景重现一番。”

    当年秦悦困于华殊的元道钟里,翡翠便一直待在周浩然的洞府中。因而周浩然与它也算有些情分,所以此刻亦在真心实意地提出解决的办法。

    “故景重现?”秦悦微微敛眉,“何以故景重现?”

    难道让她找遍南域,把那个名唤曲璀的寻来,请他再给翡翠奏一段琴吗?

    想了想那个音攻之后,生灵涂炭的情景,秦悦还是默默地摇了摇头。

    “故景重现自然是,”周浩然道,“你再去笑忘山走一遭,让这小兽回到当初遭逢音攻的地方看看。届时并无危险,它就会把那段不愉快的经历忘了,渐渐好转过来。”

    “管用吗?”秦悦深表怀疑。

    周浩然摊手:“我不知道,你试了便知。”

    秦悦心道:“等翡翠自己好过来,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左右近来得空,去一趟笑忘山也未尝不可。翡翠也曾说要在那儿久住,说不定那边的环境更能促进它的好转。”

    于是她略略歇息了一会儿,就打算再度前往笑忘山了。

    本以为笑忘山还像她先前看见的那样,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但事实上,整座山峰都瞧不见一具尸。不过细细看去,仍能现山间树木有一些被灼烧的痕迹不知道是谁看那些尸不爽快,干脆放了一把火,全给烧了。

    “这般毁尸灭迹之举也只有曲璀那种邪道魔门才干得出来。”秦悦不负责任地猜想道。

    此刻恰值清晨,春山初醒,翠枝含露,本该是漫山遍野动人的景致。但秦悦只要一想起曾经陨落在此的那群修士,便没有了赏景的心思,只好加快了脚步,径直朝当初搭的那间洞府走去。

    还未走到洞府门前,忽觉四围气息微动。警惕地望了一周,喝道:“谁在那里?出来!”

    果真有一个男修从草丛中站起来了,一脸温煦的笑容:“这位前辈有何见教?”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