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系铃人琴音可解铃 修道者笛声堪问道2

正文 系铃人琴音可解铃 修道者笛声堪问道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悦抬眸望去,见此人恰是元婴后期,一袭白袍,迎风而立,身姿颀长,衣袂飘飘,颇有神仙气度。更兼唇角含笑,一眼望去,便觉得其人温和无害,正直善良。

    秦悦放松了不少,随口问道:“这里荒无人烟,你独留在此作甚?”

    男修答道:“若在白日,我有飞鸟微云作伴若入深夜,我有静月晚风相陪。何来独留一说?”

    这种洒脱又从容的说辞很是契合了秦悦的世界观。她笑了一笑:“人修之于自然造化,在于相和,而非相斥。你这般心境,恐怕整个修真界都没有几人能比得上。”

    男修又是轻轻地勾唇而笑:“那敢问前辈,又为何独行于此?”

    “我亦并非独行。”秦悦移开手,露出怀里的翡翠,“这只沉雪兽一直伴我左右。”

    男修微微眯了眯眼:“这只灵兽似乎受伤了?”

    “道友好眼力,很少有人能一眼看出这只小兽的异状。”秦悦讶然,随后淡淡地解释道,“它先前不幸遭逢了一场音攻,受了些惊吓,所以变成这样了。”

    “音攻”男修垂下眼,须臾之后抬,“那前辈怎么安然无恙?”

    秦悦觉得这男修问的委实多了些。不欲多说,只道:“修为所在,自有抵御之能。”

    说完便施施然地走开了。

    男修一直注视着秦悦,直到她毫无阻碍地走进了不远处的一间洞府。

    “原来是她”男修自言自语,“化神期的前辈,元品阵法,机关术”

    深沉的目光盯着已然阖上的洞府大门,男修方才温文尔雅的笑容已不复存在:“我曲璀的音攻术,就算是化神修士也难匹敌。除非她自己也很精通音攻之道。”

    把翡翠放到石床上,灵脉带来的灵气温暖着身下平整的大石。翡翠的神情终于变了一变,像是十分舒适。碧眸弯了弯,似乎在笑。

    秦悦试图和它说话:“我就猜你喜欢这里,果真没有猜错。”

    翡翠仍旧没有言语,但片刻之后,竟然主动地,慢吞吞地爬到了秦悦的怀里。

    秦悦深感欣慰。盘腿坐好,慢慢吐纳灵气。

    心神放空之时,忽闻一段琴声入耳。秦悦心头一紧,当下中断了修炼,抱起翡翠,和声抚慰道:“别怕别怕,这不是音攻。”

    翡翠却蜷在她的怀里,瑟瑟抖。

    秦悦恨恨地想:“肯定是之前那个男修在弹琴!明知翡翠为音攻所扰,还要奏琴勾起它的回忆,真真是恼人得很!”

    但很快她就现自己误会了人家。这琴音一点也不锐利,反而悠悠缓缓,大有安抚人心之意。翡翠渐渐不抖了,仿佛被琴声治愈了一般。

    秦悦放下心来。

    一人一兽又静静地听了一会儿乐音,琴声悦耳动听,曲调并不高昂,却仿若高山清泉,流淌在人的心间。

    许久以后,翡翠在秦悦的手臂上坐了起来,干哑的嗓子道出了一句:“我想吃果子。”

    过了两月有余,秦悦终于再度听翡翠开口说话了。

    她拿出了几个果子,放到翡翠面前,颇为柔和地微笑道:“够吃吗?不够还有。”

    翡翠呆了一呆,旋即喃喃自语:“天哪,竟然这么好说话,早知道我就说我要去俗世八珍楼吃点心了。”

    秦悦摇失笑。翡翠又变回先前的模样了。

    原来,除却水木两系灵力以外,乐音亦有治愈之力,开解之效。

    琴音仍在继续,秦悦由衷地感谢那个奏琴的男修。刚想把掠影琴拿出来与他合奏一段,就想起掠影已经少了一根琴弦,尚未修补。

    秦悦斟酌了一会儿,翻了翻储物的坠子,拿出了一根玉笛。

    这是师兄墨安于结婴大典后赠给她的贺礼。经年未用,此刻拿出来吹奏,亦与琴声相得益彰。

    琴音袅袅,笛声绕梁,秦悦闭上眼睛,跟随着琴声的节拍吹笛。奏琴之人仿佛听见了笛声,琴音微微一顿,随后继续流畅地弹奏了下去。

    琴笛相和,悠远清幽的乐声在山间流转,秦悦愈觉得心神俱宁,思绪祥和。

    “想来那个奏琴的男修也是个深谙音律的人吧?”她想。

    悠扬的乐声把附近的飞鸟都吸引过来了,也不叽叽喳喳地鸣叫,只是盘桓在乐声附近,一圈又一圈地低飞,仿佛陶醉于此。

    空山静谧,越来越多的飞鸟聚了过来,大有百鸟来朝之意。

    这种与自然契合的感觉实在是太玄妙了。江上之清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天地万物,尽在眼底心间。

    一曲奏罢,秦悦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把玩着笛子。琴心之境,她似乎有些领悟了。

    真该谢谢那个男修她站起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男修正在不远处的草丛里,盘腿而坐,膝上放着一架琴。此刻琴弦还在微微颤动,像是不甘心就此停下。

    男修皱了一下眉头,划破自己的手指,鲜血滴入琴身,琴弦终于渐渐停止了颤动。

    秦悦慢慢地停下了脚步。没想到这琴须以人血喂养,倒不像是正道修士的所有物。又或许,此人温养道器的法子比较独特?

    迟疑了一会儿,秦悦还是继续朝男修走了过去。不论他是何人,单是他襄助翡翠这一件事,就足以让她亲自致谢。

    曲璀早就看见她朝这儿走来了,只是一直故意装作没现。直到她开口说了一句:“多谢你的奏曲,我家沉雪兽已经好转了。”

    曲璀收起琴,徐徐地站了起来:“前辈言重了。”

    翡翠受惊是因为他,如今清醒过来也是因为他,不知是否成全了因果二字。

    “我身无长物,唯有灵石尚有盈余。你若不介意,我便拿一些灵石酬谢可好?”秦悦说着,就伸手入袖,打算数些灵石出来给男修。

    “不必了。”曲璀一口回绝。

    秦悦很是不解。这世上还有人不要送到手的灵石的?

    “我只想知道一件事,还请前辈知无不言。”曲璀顿了顿,又用商量的语气添了一句,“可好?”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