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屡试探曲璀问灵脉 数悔悟叶荷怀怨心1

正文 屡试探曲璀问灵脉 数悔悟叶荷怀怨心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七十章

    他的语气温和而谦逊,让人不忍心拒绝。秦悦轻轻颔首,问道:“何事?”

    “灵脉所在之处,是否就在前辈的洞府之下?”曲璀说得很快,似乎不想给人时间思考。

    秦悦几乎就要下意识地答一句“是”了。但此刻怀里的翡翠突然动了一动,秦悦闪神了一瞬,立马反应过来这人问了什么。

    自然不会再说“是”了。虽然她的修为比这个男修高一个大境界,但也难保这个看似温雅的人集结一众高阶修士过来,同她争夺灵脉。

    若说“不是”,也难免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疑电光火石间,秦悦便换了一副略微不解的神色:“什么灵脉?”

    她脸上的疑惑把控地刚刚好,既不失她身为化神修士的气度,又能让旁人察觉出来,仿佛真的心存困惑一般。

    曲璀竟也不能判断她这番神情是真是假,沉默了片刻,走近两步:“前辈可曾听说笑忘山深处藏有灵脉?”

    秦悦一脸惊奇:“竟有此事!”

    看来,这人就是来找那条灵脉的。秦悦眸光微闪,暗下决心:“反正不能将灵脉所在之处告诉他,我就不信他能破开我的禁制,入我洞府探查。”

    “前辈既不知灵脉,又为何在此荒郊野外设下洞府?”曲璀半眯着眼,遮去了眼底锐利的眸光。

    “此前参加斗阵大会,一时兴起就在这儿搭了间洞府。”秦悦摸了摸怀里的翡翠,“灵兽抱恙,特带它来故地重游,消解它的惊惧之心。现在它已好转,我也不必在此停留了。”

    这个解释很是合理,曲璀不禁自我怀疑起来:“难道我猜错了?灵脉和这个女修并没有干系?”

    “可惜斗阵大会之后,笑忘山平添了不少孤魂,即便青山未改,景致依旧,我也觉得这里血光满天。”秦悦感慨般地摇了摇头,“都怪那个使出音攻的人,如此滥杀成性,也不怕那些无辜之人化成厉鬼回来找他。”

    曲璀的神色变得古怪起来。片刻之后,轻咳了两声:“方才那笛声可是为你所奏?”

    “正是。”

    “我看前辈颇通音律,想来于音攻之道亦是不差。”曲璀轻轻垂眸,仿佛确定了什么一般。

    “我倒觉得尚不如你。”秦悦想起方才和着琴声吹的一段笛子,还有那隐约领悟的琴心之境,很是诚实地陈述道。

    曲璀竟然觉得很受用。大概是因为人多贬他音攻伤人,却从未有人赞他琴音出众。

    秦悦见话已谈尽,就不打算多说什么了,转身欲走:“你既不要灵石酬谢,那你我便就此别过吧。”

    “等等!”曲璀愣了愣,连忙唤住她。

    秦悦回首:“还有何事?”

    “灵脉之事,我也只是听闻。”曲璀放慢了语速,眼光似有若无地投向了秦悦,似乎在观察她每一分神色的变化,“这几个月以来,我已经把整座笑忘山探遍了,可惜没寻到半点灵脉的痕迹。眼下,就差前辈的洞府不曾踏足了。”

    秦悦没想到他绕了一个圈子,又说起了这件事,像是还不曾死心秦悦眼眸一转,忽的勃然大怒:

    “放肆!你的言下之意莫不是想进本座的洞府一探究竟?哪里来的胆子!”

    修士看中**,非亲非故之人,确实不可随意踏足他人洞府。秦悦“动怒”算是情有可原。

    只是曲璀还从未被这般呵斥过,高傲的性子不自觉地显露了出来,笑容尽掩:“本想寻到了灵脉同你平分,你既不乐意,那便罢了。”

    说完还孤傲而决然地飞走了。

    秦悦十分满意随他走到哪里去,只要他不惦记着她洞府里的灵脉就好。

    现如今,翡翠已经好了过来,她也不想再待在这儿了,遂跳上画卷,径直飞回木摇宗。

    她飞走后,没过多久,一道白色的身影复又落在了笑忘山上。

    “竟没有回屋探查一番,她是明知灵脉存在与否,还是懒得前去探查?”曲璀望着秦悦消失的方向,自言自语道。

    “也没有加固门口的禁制,她就不怕我想到破门而入的法子?还是这屋子里根本没有灵脉,所以她毫不担心?抑或她对自己设下的禁制万分自信?”

    曲璀毫无风度地甩了一下衣袖:“都说女修令人捉摸不透,果不其然!”

    秦悦回到木摇宗后,一路上都见人欲言又止地看着自己。下意识地摸了摸脸,又看了看衣袍,心道:“莫非我今日的穿着有哪儿不妥?”

    回洞府后,席昭迎面而来,看见她也是张口欲言,却什么都没有说。见过礼后就走到一旁,时不时地看秦悦两眼。后者有所察觉,自然百般不适,回首道:

    “你这般看着我作甚?”

    席昭走了过去,犹豫了一下才开口:“前辈一路行来,可曾听说了什么事?”

    “什么事?”秦悦不打算进屋歇着了,干脆转过身来,挑眉问道。

    “就是叶荷道友的事。”席昭说着说着,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像是难以启齿。

    秦悦微微敛眉:“但说无妨。”

    “听说,叶荷在外游历之时,恰好遇上了一件稀世珍宝。不巧有一位化神期的前辈也看中了这件宝物。叶荷不愿意把到手的宝贝拱手让人,便道,便道”席昭抿了抿唇,没有继续说下去。

    秦悦很是耐心地追问了一句:“便道什么?”

    席昭这才接着说道:“叶荷便道她是斗阵大会的魁首,那位天资卓绝的墨宁道君,亲自教养长大的,望那位化神修士给点颜面。”

    秦悦点了点头:“然后呢?”脸上不见喜怒。

    席昭轻咳了一声:“据说当时聚了不少人在旁,个个把这话听得清清楚楚,都笑叶荷她只会倚仗前辈,身无半点才能。没几天这事儿就传到木摇宗来了,还有人说上梁不正下梁歪,笑话前辈您教养无方”

    秦悦听明白了过来。说白了,就是叶荷借着她的名头,意图强夺灵宝,结果反被众人嘲笑了一番,还连累了她的名声。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