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镇霄宗只言赚华殊 木摇府片语慰承影2

正文 镇霄宗只言赚华殊 木摇府片语慰承影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世人敬重前辈,又惧怕前辈化神期的修为,所以面对前辈亲自教养的女修,自然会忍痛割爱。”承影听见两人的对话,笑吟吟地走了过来,“此法屡试不爽,不费吹灰之力便可得到灵宝。别说是叶荷道友,就算是我也会心动不已什么时候试上一回才好。”

    叶荷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承影却得意得很。往日叶荷总对她和席昭说一些冷嘲热讽的话,如今风水轮流转,总算让她占了一回上风。

    “改日我在外便说我和墨宁前辈同住一间洞府,命旁人把得来的灵材都让给我,若他们不肯,我便以前辈之名威胁他们。”承影笑嘻嘻地说道,“前辈你看可好?”

    秦悦轻斥:“胡闹!”

    承影仍嫌事情闹得不够大,继续煽风点火:“至于叶荷道友统共干了这种事多少回这恐怕数不胜数了吧?如今她连化神期的道君都敢威胁,可见是轻车熟路,无所畏惧啊。”

    “我哪知那是化神期的同实掌门?我又看不出他的修为!”叶荷极力争辩道,“再说了,这世间的化神修士何其稀少?我哪里能想到我会恰巧碰见一个!”

    “哦?照你这么说来,你还是第一次做这种勾当?”承影笑着反问。

    叶荷刚想回答,就听秦悦淡淡地道了一句:“说实话。”她垂下头,终究承认道:“不是”

    “前辈的赫赫声名险些毁在你的身上。”承影摇首叹息,“枉前辈悉心待你,你竟这般报答她。”

    叶荷羞愧至极,见秦悦不置一词,未曾犹豫,立马跪在了她的面前:“晚辈知错,求前辈宽恕。往后往后我必改过自新,再不会如此了”

    承影冷笑:“现在才知道错了,未免为时过晚!”

    秦悦看了承影一眼,道了一句:“你先去歇着,我待会儿来寻你。”语气不见喜怒。

    承影怔了一瞬,旋即拜了一拜,应道:“是。”慢吞吞地走开了。

    “叶荷终究是前辈看重的晚辈,我数番羞辱她,前辈难免会不高兴。”承影在心里揣测着,缓步走回洞府。

    “你也起来吧。”见承影走远了,秦悦才对跪伏在地的叶荷这般说道。

    叶荷没有起身,只是抬起一张伤悲的脸望着秦悦,倔强道:“前辈若不肯原谅我,我便长跪于此。”话音刚落,眼泪就簌簌地掉下来了。

    美人泣泪,秦悦向来不忍心瞧见。思量了许久,还是伸手过去,想把叶荷扶起来:“你又怎知我没有原谅你?”

    叶荷微怔,就着秦悦的手站了起来,喃喃问道:“那方才承影那般羞辱我,前辈也不曾出言喝止,我还当我还当前辈赞同她的话”

    叶荷说到最后,又小声地抽泣起来。

    秦悦松开她的手:“承影活泼开朗,从不与人结怨,她那般针对你,你可曾想过为什么?”

    叶荷自然知道是什么缘故,但她看了一眼秦悦的神色,还是选择了沉默。

    “既然你往日轻视怠慢她,言语之中亦会折辱她们师姊妹两人,那就别怪承影今日借此机会一一还回来。”秦悦替叶荷说了。

    叶荷低下了头,犹豫了一会儿,又跪了下来:“晚辈知错。”

    “罢了,往后不要再这样了。”秦悦徐徐说道,“这世上的每一个人,哪怕一个低阶的妖兽,都值得你去尊重。既不可因为身份优越而鄙薄一个人,亦不可因为修为高深而轻视一个人。一来,众生平等,你也没有什么高贵之处二来,今日之敌,或为他日之友,今日弱者,或为他日强人,今日你不屑旁人,他日或受旁人轻视。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晚辈明白了。”叶荷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

    “起来吧。”秦悦平静道。

    这回叶荷没有等秦悦来扶,就自己站了起来。

    秦悦转身,打算回屋。走到半路的时候顿了顿脚步,又换了个方向,准备去看看承影。

    承影在洞府里养了一缸鱼,没事儿就拿一株灵草逗那些鱼玩,看它们不知所措地游来游去。可她此刻虽站在鱼缸旁边,却只是双眼无神地盯着游鱼,不知在想些什么。

    秦悦到时,正看见承影将一粒丹药揉碎了,喂给那些鱼吃。秦悦笑道:“好金贵的鱼啊,竟要用丹药喂养。”

    承影听见声音,连忙转身,行了一礼:“不过是些普通的凡鱼罢了,从山后小溪里捞上来的,没什么可喂的,只好给它们吃丹药了。”

    秦悦一听来了兴致,也拿出了一瓶丹药,打算体验一下投食的乐趣。承影连忙拦住她:“前辈,这些贵重丹药喂不得的。它们没有修炼的根基,丹药补得太过,只会适得其反。”

    “这是辟谷丹,不碍事的。”秦悦莞尔。辟谷丹仅有辟谷之用,凡人亦可食用。

    承影无奈地点了点头:“那倒无妨。”

    秦悦没喂几颗,又被承影拦住了:“前辈,这些幼鱼不知轻重,喂多少吃多少,您还是别喂下去了,免得把它们撑死。”

    秦悦意犹未尽地收回丹药,很是感慨地说了一句:“果真是你悉心养出来的,处处都这么细致入微。我还没干什么呢,你就这么急了。我若当真喂撑了一条,你岂不是要恨死我?”

    承影听得一愣,随后深深一拜:“晚辈知错,请前辈责罚。”

    秦悦倒觉得她前言不搭后语,微微敛眉,反问道:“你何错之有啊?”

    “晚辈方才不该那般折辱叶荷道友”承影细细道来,“当年叶荷入府长住,前辈最为关护她,事无巨细地替她打点好我竟,我竟那般羞辱她,真真是罔顾前辈的心意。”

    “你没有做错。即便方才语气张扬了一些,但她素日里亦轻视嘲讽过你,所以也算是情有可原。”秦悦温和笑道,“更何况叶荷这次确实出格了些,你说她几句,让她长长记性也好。”

    “前辈当真这么想?”承影犹然有些不信。

    秦悦又是略微不解:“怎么这么问?”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