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踏归途灵均恰登门 蓄恨心青漪阴毁阵1

正文 踏归途灵均恰登门 蓄恨心青漪阴毁阵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七十二章

    承影抿了抿唇,追问道:“方才前辈岂不是把游鱼比作了叶荷,暗指前辈您曾细致入微地悉心教养过她从而变相斥责我吗?”

    秦悦回想了一下刚刚说过的话,摇首笑了几声:“你多心了,我方才只是随口一句感叹罢了。”

    承影放下心来:“怪我草木皆兵,胡乱揣测前辈的心意。”

    “你方才逞口舌之快,我又没有拦着你。叶荷行事确有偏差,这回她也算是得了个教训。”秦悦漫不经心地说道。

    承影的心思绕了几绕:前辈这是认可了她刚刚嘲讽叶荷的行为?

    “对了,席昭呢?怎么一直没看见她?”秦悦随口问了一句。

    “师姐去幽境游历了,她想觅一觅机缘,以求修为突破。”承影答道。

    “你竟没有和她同行?”

    “我原本想跟着一道去的,可我听说幽境的鬼祟之物颇多,实在胆怯”承影有些不好意思,“师姐也没有带上其他同伴,就一个人踏出山门飞走了。算算日子,这会儿离幽境还有好几天的路程呢。”

    秦悦点了点头,视线已经飘到鱼缸那儿去了。鱼苗虽却活泼好动得很,从没有静止在某一个地方,而是一直四处游来游去。

    承影上前问道:“前辈若是喜欢,不妨把鱼缸搬走?”

    “君子不夺人所好。你欢喜的东西,我怎能平白拿走?”秦悦摆了摆手。

    承影还想说什么,就听秦悦接着说了一句:“更何况,这一缸鱼若放在我的屋子里,翡翠肯定成天盘算着怎么把它们吃掉,所以还是留在这儿比较妥当。”

    承影点了点头,恭维了一句:“还是前辈考虑周全。”

    秦悦又同她随意聊了一会儿,而后便施施然地走了。

    承影把秦悦送出了屋,随后给席昭写了一张长长的传讯符,说她今日是如何如何嘲讽叶荷的,还说墨宁前辈是怎么谅解她的,最后还道:“颇为快意,可叹师姐身不在此。”

    其实承影心里庆幸得很:“幸亏没跟着师姐一起去幽境,不然就不能趁此机会把叶荷羞辱一番了。”

    秦悦百无聊赖地度过了几日,把翡翠叫过来,同它商量:“我打算回北川了,你看可好?”

    翡翠咬着一颗桃子,口齿不清地问道:“你怎么突然想回北川了?”

    “一来,我化神已久,师尊师兄还不知道,应当回去告诉他们一声才好。”秦悦娓娓道来,“二来,两地灵宇宗尚未合二为一,全是传送阵未解的缘故。我回北川也好问问师尊,可有什么破解的法子。”

    “随你,反正我也不在乎待在哪儿。”翡翠道。它如今依靠寒元灵冰修炼,远比依靠外界灵力修炼的速度快得多,所以也不必一直待在一个灵气馥郁的地方。南域北川,相差不大。

    秦悦点了点头,打算收拾收拾,再跟周浩然打个招呼,就可以走人了。

    可就在当天下午,灵均突然来访,直接找到秦悦的洞府来了。

    彼时,秦悦恰恰踏出洞府门,准备去找周浩然辞别。忽然看见灵均,很是惊讶,你怎么在这儿?

    灵均微微一笑:“师妹一直不回我的传讯符,我只好亲自找过来了。”

    秦悦又是一愣:“我不是说我在闭关修行,不要打扰吗?”

    灵均露出了一副微妙的表情:“师妹,你还真不像是会潜心闭关、勤奋修行的人。”

    秦悦扬眉:“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说她懒?

    灵均摸了摸鼻子,移开了视线:“我的意思是,师妹天资卓绝,无须常年埋首修炼。”

    秦悦姑且认可了这个说法,又看了灵均两眼,问道:“那你来找我所为何事?”

    “传送阵之事。”

    “那个传送阵,我确实没有办法解开,它的算法比较奇诡,尤其是有所改变之后我至今未曾有所领悟。”秦悦坦然道,“不过,我正打算回北川,问问师尊可有解阵的法子。想来师尊也愿两地灵宇宗互通有无。”

    “你要回北川?”灵均捕捉到了这一句。

    “嗯,”秦悦应道,“我师尊的阵法也不错,说不定他能指点一二。”

    “不必了。”灵均淡淡道,“那个传送阵并非自己改变了步骤,这一切都只是人为。”

    “什么意思?”秦悦没听明白。

    灵均似笑非笑:“具体如何,我不是已经传讯告知于你了吗?”

    秦悦实在好奇的很,又不好意思说她根本没在意那些传讯符,最后只好无辜地摊手,把罪责推给席昭:“我洞府里原有人替我保管传讯符,只是她前不久外出了,兴许忘了把你写来的传讯给我。”

    灵均自然知道这不过是她随口编来的的托词,但好歹没直言不讳地说她不曾把那些传讯符当回事儿。灵均暗叹一声,顺着台阶走了下来:“原来如此。”

    “那传送阵”秦悦接着问道。

    “你可记得你当日说过一句话,”灵均吊够了她的胃口,终于细细道来,“你说,阵法的破损程度似乎加深了许多。”

    秦悦隐约记得自己说过这句话。因为传送阵本身就是破损的,内里步骤算法变化之后,就像是旧痕添了新伤一般,把整个阵法的难度都大大增加了。

    “诚如你昔日所言,那个传送阵的确又破损了几分,不过并非阵法自己变成这样的,而是有人故意为之。”

    最后四个字,灵均说得很重,但神色依旧泰然自若,仿佛世间纷扰都与他无关。

    “是谁?”秦悦沉下了眼眸。何人会潜入灵宇宗内部,毁坏一个已然破损了的传送阵?

    “青漪。”灵均平静道。

    两道玄色的身影从天际飞过,速度快得很,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一个女修深深地凝望着那两道墨影消失的地方,露出了十分钦羡的神色。

    “这么快的飞行速度,想必有极其精深的修为做支撑。墨宁前辈,大抵如此吧。”

    这个女修便是打算前往幽境的席昭。

    她飞得极慢,倒不是因为修为不够,而是因为她前不久被一只妖兽抓伤了。现下伤口还没好齐整。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